各行各業
寵物標本製作師


「寵物像親人,標本美不美不重要,維持生前模樣就好。」



傳統標本做法,必須剝下外皮、塗上防腐劑,再以鐵絲做骨架,塞入泡綿填充,郭聯成說:「寵物就是家人,一聽到骨頭身體要挖出來丟掉,飼主都不忍心。」他改從寵物腹部開小洞、抽出內臟脂肪,以特製藥水浸泡防腐,乾透後跟生前一模一樣,讓飼主安心。缺點是製作時間較長,三個月到半年,標本才能完全乾燥。
郭聯成原從事飾品設計加工,因為從小喜歡養各種動物,「死了爛掉很可惜」,無師自通學會做標本。早年,他多接受民俗村或動物園的委託,做野生動物標本;現在,兔鼠龜鳥和貓狗等寵物佔了8成。


標本乾燥後毛會結成團,必須用長籤和鑷子仔細刮梳。

無可取代的 回憶
最普遍的是鸚鵡或白文鳥,「這3年才有貓狗,貓比狗少,可能一般認為貓比較陰,遺體不適合放家裡。」但他百無禁忌,桌上就擺了一隻白色金吉拉標本,唯一的原則是「不收盜獵者打死的動物」。標本師傅人數少,即使景氣不好,也不影響生意。
貓狗老病死相不好看,郭聯成為牠們調整出帶笑的嘴角、舒服的臥姿,讓主人忘記寶貝開刀插管的痛苦;被車撞到眼睛突出,也可以修補。但如果「鮮度」不夠,會因腐敗導致皮毛鬆脫,遺體要盡快密封放冷凍庫。製作費用根據大小和種類而定,鳥鼠龜約1千至8千元,貓狗10公斤以下2萬5千元,幼犬貓1萬元。
郭聯成客戶年齡層廣,有老人家送來相伴多年的老狗,也有因心愛小烏龜病死而哭紅眼的小學生。郭聯成也曾把父親生前養了14年的鬆獅狗做成標本,「爸爸晚年身體不好,多虧有牠陪著。」
有對年輕情侶將一起養大的雪納瑞送來,標本還沒完成,兩人已經分手,「狗會死,愛情也會變質啊。」即使如此,仍有許多客人上門,希望留下紀念,「做成標本起碼還看得到。」那,也會有人想將過世的親人做成標本嗎?郭聯成笑說:「有啊,兩位蔣總統不就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