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觀點
每一位政客都有一本密帳


選舉是向富人要錢,向窮人騙票的遊戲,如何規範政治獻金和選舉經費,乃是衡量民主成熟度的重要指標。
政治獻金和賄賂之間有灰色地帶,但是兩者性質不同,不能混為一談。



2009/02/19
民主是十分昂貴而缺乏效率的制度,因選舉是向富人要錢,向窮人騙票的遊戲,如何規範政治獻金和選舉經費,乃是衡量民主成熟度的重要指標。台灣在這方面仍在學步階段,這是扁家洗錢案給我們最大的教訓,最近監察院首次開放查閱政治獻金的申報,總算走了一小步。
企業家廣結善緣,通常都會兩邊壓寶,但從公開資料中,仍可看出其政治傾向,台塑集團和遠東集團對國民黨馬蕭團隊情有所鍾,對民進黨的長昌配只是意思意思。相反的,元大集團和新光集團對綠營較有偏好,馬家具有深藍背景,但馬志玲與馬維建、馬維辰父子均以個人名義另捐十萬元,其中必有緣故。但是這些數目,令人看得眼花撩亂,卻也看不出什麼所以然來。
沒有人相信候選人可能誠實申報他們的選舉經費,國民黨收到的獻金必定倍甚於民進黨,其候選人的開銷更數倍於民進黨,這些是公開的祕密,但大家都不敢說實話,法律規定形成具文。扁家以此為藉口,把賄賂和政治獻金混為一談,替自己脫罪,許多人至今仍然信以為真。
政治獻金的制度是為了鼓勵政治參與而設立的,金額必有上限,希望積少成多,避免受到財團或利益團體的控制,而且有時間限制,只有在選舉期間才能接受捐獻,它也是一種政治動員,誰募得最多的小額捐款,誰就更有機會當選。金錢與選票在這裡結成一體,這次歐巴馬的成功,就是最好的示範。
台灣對政治獻金的規範,大多抄襲美國制度,對企業團體和個人捐款數額的規範,看起來頗為合理。但是個人捐款有限,企業祕密捐款才是候選人的主要彈藥庫,小額捐款功能有限,表示選民對政治的冷淡,而企業祕密捐款大為盛行,表示貪污賄賂的可能性日增。兩者均扭曲台灣民主的健全發展。
政治獻金和賄賂之間有灰色地帶,但是兩者性質不同,不能混為一談。扁家隨時都在接受企業家的進貢,從數百萬、數千萬到上億,這種赤裸裸的賄賂,不論如何狡辯,均無法自圓其說。但是扁家的貪腐不等於國民黨的清白,雙方不同之處,在於國民黨可以分散責任,而民進黨卻由扁家一手承包到底。
政治獻金很容易造成畸型政商關係,因此立法時,對企業家的政治捐獻應該有嚴格的限制和必要的處罰,這種處罰其實是一種變相保護,使他們比較不會受到政客勒索,否則選舉季節一到,每位企業家看到政客,就像看到鬼一樣,急著先走一步,以免鬼附身。
但小額政治捐獻對參與式民主很有幫助,捐的人越多票越多,捐獻者都是參與者,他們對政客就會形成監督力量。
政治獻金是扁家弊案的根源,扁家是病人,獻金是病因,現在大家亂棒打死病人,卻不去尋找病因,如果每位政客心中都有一本見不得人的密帳,我們的政治永遠見不了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