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扁家絕處逢生 法界大老出手相救


為了應付冗長的官司,並打贏這艱苦的一戰,身陷四大弊案的扁家人,除各自委任律師辯護外,日前更由扁辦出面,邀請法界大老陳傳岳、陳繼盛等組成顧問團,經常和律師在扁辦討論訴訟策略。
阿扁自己也沒閒著,除了非常注意扁案報導外,也特別要求律師團給他一本講授刑事訴訟法的教科書,讓他可以「update」。面對堅強的扁家律師顧問團,未來法庭大戰,檢方也不敢大意。


曾是律師的陳水扁,去年12月底再度被押後,苦讀新修刑訴法,準備在法庭為自己辯護。


扁案的委任律師鄭文龍(右)、石宜琳(左)及洪貴參,經常前往扁辦聽取顧問團意見。


特偵組來勢洶洶,一口氣就起訴扁家四大弊案,扁家擔心律師團無法應付,特別在律師團之外再成立顧問團,由法界耆宿陳傳岳主持,成員包括同是法界大老的陳繼盛,及行政院前政務委員許志雄等人,專供律師團「求救」。

三大將扁 律師顧問團
陳傳岳是國內知名法律事務所萬國法律事務所的創辦人之一,之前阿扁的「御用律師」顧立雄也是萬國的律師。陳傳岳近年來投身台灣司法改革運動,希望為台灣建立一個值得人民信賴的司法制度,此次扁案的法律訴訟由陳傳岳親自坐鎮,頗有老將出馬勢在必得的味道,也是律師團的最強後盾,連特偵組及台北地檢署的扁案公訴檢察官也不敢大意。
據扁家友人指出,阿扁的三位律師洪貴參、鄭文龍及石宜琳,三天兩頭就會到扁辦開會商討訴訟策略,再赴看守所告知阿扁攻防重點。而扁在看守所內閉關潛修法律及案情後,最近功力大進,不時對官司提出自己的觀點,讓律師團,甚至是顧問團眼晴為之一亮,一致認為扁的法律細胞又活了起來,現在的阿扁猶如劍道團體戰的大將,功力非凡。
二月二十四日,阿扁將再度到台北地方法院為自己辯護,這也是農曆年後扁首度出庭。由於扁嫂吳淑珍為了救夫保子,二月十日出庭時態度已經軟化,仍在獄中的阿扁是否還會頑抗,備受矚目。

扁律師顧問團


陳傳岳 小檔案
出生地:台南市
年 齡:70歲
學 歷:台大法律系畢,美國南美以美大學碩士
經 歷:司法官六期結業,曾任法官、萬國法律事務所創所律師、律師全聯會理事長、民間司改基金會董事長

萬國律師事務所創辦人之一的陳傳岳,為阿扁官司出面組顧問團。


許志雄 小檔案
出生地:雲林縣
年 齡:55歲
學 歷:台大法學士、碩士,日本東京大法學博士研究
經 歷:行政院政務委員、蒙藏委員會委員長、台灣法學會理事長

阿扁官司顧問團成員許志雄,曾任行政院政務委員及蒙藏委員會委員長。


陳繼盛 小檔案
出生地:台北市
年 齡:74歲
學 歷:台大法律學士、碩士,德國慕尼黑大學法學博士
經 歷:總統府資政、台灣勞動學會理事長、律師

曾任總統府資政的公法學者陳繼盛,對陳致中夫婦認罪曾表示有意見。


除了司法類書籍,扁在看守所也會讀聖經尋求心靈平靜。

藍白拖 形塑遭迫害
據台北看守所人士透露,阿扁二度被羈押於看守所,從生活起居觀察,鬥志十足。阿扁首次被羈押是由特偵組聲押,當時扁案還在檢方偵查中,為了凸顯司法不公、政治迫害,阿扁以禁食吸引全國目光;扁案起訴後,阿扁雖獲短暫自由,但去年十二月三十日再度被羈押,編號從二六三○變成二一八五,阿扁仍認為是司法不公,但不再選擇禁食抗議,而是全力為自己及家人的官司辯護做準備。
所方人員透露,阿扁可以說是牢獄內的「帝王被告」,再度入獄時,看守所一度非常緊張,壓力很大,怕阿扁再搞禁食這一套,結果阿扁表現中規中矩,跟其他被告一樣,讓看守所上下鬆了一口氣。
因未遭禁止接見,阿扁可透過報紙、掌上型電視獲得外界訊息,而他也很能掌握媒體習性。像每天一次的「放封」運動,得知有媒體拍攝後,即使收容人可換穿運動鞋運動,他還是穿著藍白拖跑步,雖然一派輕鬆,但畫面很不協調。所方人士說,外界看了可能會認為監所在迫害阿扁,連運動都不讓他穿球鞋。


二月十八日是阿扁身分證上的生日,紀政準備了生日賀卡與禮物,請看守所轉交。賀卡上寫到:如果一個人是生活在昨天的「遺憾」,或是明天的「憂慮」,就不會擁有「感恩」的今天。

過生日 家人沒探望
所方人員透露,阿扁目前生活非常規律,三餐正常,十分珍惜家人、親友送來的「家常菜」,每次都只吃個七、八分,分成二餐吃完。
二月十八日是阿扁身分證上的生日,但阿扁無過生日習慣,據透露,當天也無扁家人前來探望,只有幾位友人透過扁辦安排,在下午到看守所與扁會面,並祝他生日快樂。
所方人士說,阿扁非常注意新聞報導扁家情形,有幾次晚間新聞播了幾則扁家報導,他似乎有感而發,新聞結束後,就開始寫筆記,即使過了晚上九點睡覺時間,還是寫得欲罷不能,要管理員提醒才歇筆。二月十日扁嫂出庭當晚,也是如此。
接近扁家的人士說,阿扁對官司的訴訟攻防,隨著《台灣十字架》及《給馬英九等人的一封信》等書完成,也已經完成整備。
消息人士透露,阿扁從政多年,加上執政八年,很久未接觸法律實務,再度碰觸竟因自身官司,為此,阿扁特別要求律師團,給他一本講授目前刑事訴訟法的教科書「update」。


擺脫奢華形象,黃睿靚連情人節都現身平價超市,替女兒買打折尿布。(讀者提供)


吳淑珍愛子心切,配合陳致中認罪協商,乖乖出庭應訊並對部分案情認罪。


陳幸妤因不願與趙建銘離婚而放棄移民加拿大計畫,轉往易遭台媒包圍的美國發展。




陳致中對南下入住人文首璽豪宅,展開新生活一事,出現不安全感,致使南遷計畫延後。圖為人文首璽警衛。

將南遷 陳致中不安
在看所守外,扁家南遷時刻異動,據知情人士透露,延期的關鍵因素其實是陳致中夫婦,對於即將展開的高雄新生活,出現了莫名的不安全感所致。
最近常有關心扁家南遷的友人,向陳致中詢問搬家計畫,但陳致中常在言談中流露出不確定感,還不時對外打聽「高雄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地方?」「高雄人好不好相處?」但他最在意的是,究竟要如何與高雄的媒體記者打交道。
在台北,只要一出寶徠花園廣場的大門,不只有扛著攝影機的電視台記者留守,連想盡辦法使出調虎離山擺脫記者跟車,成功溜到外頭,竟也有民眾拿著手機或相機對他們猛拍,甚至還將影片送到電視台,讓他們的行蹤曝光。
陳致中覺得,在台北連家中談話都遭媒體一一披露,私生活被攤在陽光下談論,寶徠客廳簡直就像被裝了監視器的公共區域。友人形容,扁家人的生活,宛如電影《楚門的世界》真實版,這也是逼著陳致中想帶家人搬到高雄的主因。
台北的媒體雖然教人不敢恭維,但長久下來,陳致中也研發出一套應對模式,但高雄的記者生態對他們而言,卻是完全陌生的狀況。對於習慣台北生活機能的扁家人,要南遷展開全新的生活,真的需要很大的誘因再加上一點勇氣。


身為扁家發言人的陳致中,日前穿著輕便休閒服,在寶徠樓下接受記者訪問認罪協商事宜。

護妻女 寧犧牲母親
事有輕重緩急,如何讓庭上接受他們提出的認罪協商,對陳致中來說才是第一要務。知情人士說,陳致中之所以提出認罪協商,就是為了要保護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二個女人─太太黃睿靚及女兒陳潔歆。
陳致中曾對友人說:「假如我和睿靚以及爸媽真的都被關起來,那女兒該怎麼辦,難道要丟給姑姑(陳幸妤)照顧嗎?她自己有三個孩子要養,自顧不暇了!」為此,陳致中選擇犧牲一直最疼愛他的媽媽吳淑珍。
陳致中和黃睿靚確定提出認罪協商後,就由陳出面和吳淑珍討論。愛子心切的吳淑珍選擇尊重兒子的建議,並積極配合,不但如期出庭,也對部分案情坦承不諱。
黃睿靚雖對吳淑珍感到抱歉,但更不捨頻頻遭受案情波及的娘家父母。洗錢案演變至今,原本獨立自主的她,愈來愈依賴學法律出身的陳致中,並對他的安排言聽計從。
過去在媒體前,總是較常見到黃睿靚主動靠近麥克風,並大方接受訪問,陳致中則是扮演補充說明的角色。友人說,陳自覺口才不如妻子,所以無論大小場合都是由黃當發言人;但洗錢案爆發,黃睿靚漸漸無法招架媒體及名嘴的窮追猛打,每回看到關於自己的負面報導,一向自覺是好學生的她,常難過地想掉眼淚,心情也越來越憂鬱。
友人形容,黃睿靚如誤入叢林的小白兔,陳致中為保護妻子跳上第一線,並克服心理障礙,主動接下發言人的棒子鎮靜受訪,但事前還是會和妻子先行討論。仔細觀察,只要講到黃在乎的重點時,陳都會下意識地看妻子一眼,探詢她是否有想補充說明的意思,二人的默契盡在不言中。

為建銘 幸妤棄赴加
扁家另一位對感情忠誠度超高的就是陳幸妤,親近扁家的友人說,原本計畫移民加拿大的陳幸妤,因為愛趙建銘,而選擇了台灣媒體也總是如影隨形的美國。
友人說,依照加拿大移民法規定,想移民加拿大,須全家都持有良民證,對陳幸妤來說,這等同要和趙建銘離婚,因此經過再三思索,決定放棄移民加拿大的自在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