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珍供出30億黑錢來源 扁家20超級金主曝光


吳淑珍為了救兒子陳致中,過年後大動作不斷,不僅親自出庭應訊,二月三日還向特偵組遞了第二份陳報狀,清楚交代國泰世華保管室鉅額現鈔來源,詳列了二十位大老闆送錢明細,橫跨了金融、科技、地產、百貨、傳產及媒體。除了八家金控老闆合計送了七億五千萬元外,曾公開強調「最不喜歡塞錢的人」的遠東集團總裁徐旭東,也貢獻五千萬元。最令外界意外的是,經營之神王永慶、裕隆已故前董事長吳舜文、台灣首富郭台銘、半導體教父張忠謀、《自由時報》創辦人林榮三,也都在給錢名單,總金額高達十二億一千萬元,如果加上海外資金,扁家收受不義之財高達近三十億元。
吳淑珍的大動作,有反將一軍的效果,變向對這些大老闆丟出震撼彈,特偵組將陸續約談這二十名老闆,追查是否涉及對價等不法。


吳淑珍為了救兒子陳致中,不惜出庭認罪,還遞出2份陳報狀,供出國泰世華保管室的20名大金主,向特偵組及企業界丟出震撼彈。


二月十三日下午,最高檢察署特偵組檢察官李海龍、周士榆、越方如,到寶徠花園廣場就訊吳淑珍。根據本刊掌握的消息,當天訊問的重點,就是吳淑珍過年前後遞給特偵組的二份陳報狀,進一步深入了解內情。吳淑珍第一份陳報內容是針對海外資金,第二份則是在二月三日交到特偵組手裡,她交代國泰世華銀行保管室內現鈔的資金來源。


王永慶 1億元
台塑集團已故創辦人


張忠謀 2,000萬元
台積電董事長


郭台銘3,000萬元
鴻海集團董事長

王永慶 遭變相勒索
第一份陳報狀,列了中信少東辜仲諒、兆豐金前董座鄭深池及元大馬志玲在海外幫忙保管的六億元。而第二份陳報狀則更為驚爆,吳淑珍詳列了二十位國內首屈一指的大老闆送錢名細,名單橫跨金融、科技、地產、百貨、傳產及媒體等,現鈔總金額共十二億一千萬元,全部進了國泰世華保管室,連已故台塑集團創辦人、經營之神王永慶,及色彩極度偏藍的已故裕隆集團前董事長吳舜文,都難逃扁、珍強募鉅款魔掌。
根據吳淑珍供稱,王永慶送了一億元,雖然珍沒交代一億元捐贈目的,但檢方懷疑,可能與扁要他挹注台灣高鐵有關。因王永慶認為,台灣高鐵的投資是無底洞,而台塑對於交通產業不內行,為顧及總統面子及維持起碼的關係,王永慶最後以給扁、珍一億元,換取不要投資高鐵,扁、珍等於變相勒索王永慶。至於吳舜文,則透過前行政院副院長林信義,轉送一億元給扁、珍。


吳舜文 1億元
裕隆集團已故前董事長


徐旭東 5,000萬元
遠東集團總裁


林榮三 2,000萬元
《自由時報》創辦人

第二份陳報狀
國泰世華 保管室資金來源



吳東亮 1億元
台新金控董事長


趙藤雄 3,000萬元
遠雄集團董事長


陳國和 2,000萬元
日盛金控董事長


蔡明忠 3,000萬元
富邦金控董事長


馬志玲 2億元
元大集團總裁


辜仲諒 2億元
中信金控少東


蔡宏圖 1億元
國泰金控董事長(註一)


林明成 5,000萬元
華南金控董事長


陳哲芳 5,000萬元
前國票金董事長
耐斯集團董事長


陳致遠 3,000萬元
萬海集團少東


林堉璘 4,000萬元
宏泰建設董事長


林義守 2,000萬元
燁聯集團董事長


廖偉志 1,000萬元
微風廣場董事長


蔡辰洋 1,000萬元
寒舍負責人

總計 12.1億元
國泰世華保管室的12.1億元資金,其中7.4億元搬至元大花園廣場(5.7億元匯海外、1.7億元遭查扣),另4.7億元去向不明。

註1:蔡宏圖共給5億元,1億元放國泰世華,另4億元不知去向。


徐旭東在拿下SOGO經營權後,還特地請吳淑珍到遠東百貨點燈,雙方關係很密切。
吳淑珍(左) 徐旭東(右)

徐旭東 多次遭點名
讓外界跌破眼鏡的,還有台灣首富、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及科技界大老、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也在送錢名單之列。這也讓吳淑珍第二份陳報狀威力十足,特偵組接到陳報狀後頭痛不已,對這些在企業頗有聲望的鉅富偵查,將是高難度的挑戰。
根據吳淑珍陳報狀內容,扁家大金主名單包括王永慶、吳舜文、遠東集團總裁徐旭東、郭台銘、張忠謀、聯邦集團董事長林榮三、台新金控董事長吳東亮、日盛金控董事長陳國和、國泰金控董事長蔡宏圖、元大集團總裁馬志玲、中信金控少東辜仲諒、華南金控董事長林明成、富邦金控董事長蔡明忠、耐斯集團董事長陳哲芳、遠雄集團總裁趙藤雄、萬海少東陳致遠、宏泰建設董事長林堉璘、燁聯集團董事長林義守、微風廣場董事長廖偉志及寒舍負責人蔡辰洋等二十位。


寒舍負責人蔡辰洋原本自認十拿九穩可搶下SOGO,最後卻敗給徐旭東。


名單中,最讓外界感到氣憤的是遠東集團總裁徐旭東。他不僅涉入SOGO經營權之爭,還在ETC案中敗部復活,是最典型瓜田李下、應該避嫌的企業老闆,但多次遭外界指控送錢給吳淑珍時,他都嚴詞否認。
徐旭東還曾召開記者會表示,他在SOGO經營權之爭時,曾經去見過吳淑珍,他也帶著筆記型電腦向吳淑珍解釋,不過他現在後悔透了,當時不應該去的。他還強調在父親徐有庠教導下,最不喜歡「塞錢的人」「收錢的人」,他希望新政府拿出魄力,趕快把拿錢的、送錢的人抓出來。
結果,吳淑珍在陳報狀中承認,徐旭東給過她五千萬元,雖然要求收據,但金額龐大,很難不讓人起疑。如果當年SOGO禮券案,檢方只查到吳淑珍僅用了十七萬元,因金額太少,構不上對價關係,放了吳淑珍一馬,現在吳淑珍坦承收五千萬元,金額比禮券翻了幾百倍,對價嫌疑顯然提高。特偵組在收到這份陳報狀,已對吳淑珍就訊細節,將在必要時再約談徐旭東等人,調查當初送錢的原因及目的,追查其中是否有對價關係。
巧的是,與徐旭東爭奪SOGO經營權的寒舍負責人蔡辰洋、微風廣場董事長廖偉志,也在送錢名單中,但只各給了一千萬元,輸給五千萬元的徐旭東,最後SOGO經營權落入徐旭東之手,吳淑珍是不是以誰給的錢多,就支持誰取得經營權,也是特偵組調查的重點。


元大集團總裁馬志玲、台新金控董事長吳東亮,也雙雙捲入2次金改弊案中。


耐斯集團董事長陳哲芳,與扁家關係是透過趙建銘搭上線,當年搶下國票金,與獻金扁家有密不可分的嫌疑。


SOGO經營權之爭一直糾纏至今,雖然法院以徐旭東進官邸見吳淑珍是禮貌性拜會,沒有對價,現在爆出5千萬元,對全案將有新的衝擊。




微風廣場董事長廖偉志(右)曾走吳淑珍(左)路線,想拿下SOGO,但只送一千萬元,輸給徐旭東的五千萬元。

林榮三 角色引聯想
不過,徐旭東的麻煩還不僅於此,本刊曾踢爆遠東集團買回SOGO中控股權涉嫌背信部分,特偵組也積極調查中。根據特偵組接獲的檢舉,遠東是透過旗下裕元投資公司與荷蘭銀行簽約,由荷蘭銀行倫敦分行先買下太平洋中國控股(中控)四成股權,事後再由遠東旗下另一家公司百揚投資買回。
買賣之間,扣掉荷銀服務費用二百五十萬美元,產生約四億元的價差,只要這四億元不是流入百揚投資的公司帳,徐旭東就涉嫌背信罪,如果流到其他人的口袋,就有圖利他人之嫌。
在扁家金主名單中,《自由時報》創辦人、聯邦集團董事長林榮三也給了二千萬元,雖然他屬於給錢的C咖級人物,但他自己經營媒體,《自由時報》報性親綠,又在阿扁機密外交案中,從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拿下公投廣告費,種種錯綜複雜的關係,也不得不讓人有其他的聯想。


辜仲諒可以說是扁家最大金主,共送出六億四千萬元,最後卻淪落日本遭通緝。

辜仲諒 共送六億多
至於金控業,幾乎是在給錢名單中對價嫌疑最明顯的一群,也是送錢最多的A咖。中信少東辜仲諒,是送錢第一名,前後共送出六億四千萬元,三億元放在日本,另外三億四千萬元,檢方查出其中二億元放在國泰世華保管室,二○○五年時,扁、珍轉出五千萬元,挹注羅文嘉參選台北縣長之用;至於送錢第二名,非蔡宏圖莫屬,吳淑珍在陳報狀中交代,蔡在扁執政八年內,共送出五億元,一億元是存入國泰世華保管室,另四億元下落,吳淑珍也沒交代。
而這八家送錢的金控業者,幾乎都在阿扁二次任期中拿到好處,讓人很難沒有瓜田李下的疑慮。
馬志玲送出的二億元,很明顯的是為了元大併復華金控,希望吳淑珍不要介入阻撓。辜仲諒則有中信插旗兆豐金,蔡宏圖是國泰人壽併世華銀行,吳東亮則是台新吃下比自己資產大好幾倍的彰化銀行,林明成在華南金董監事改選中,經過政院介入協調,拿下民股董事長寶座。


國泰金控董事長蔡宏圖與富邦金控董事長蔡明忠堂兄弟倆,都是扁家金主。

陳哲芳 籠絡趙玉柱
金控合併大戰中,最精彩的是國票金經營權大戰。台灣金聯董事長洪三雄、陳玲玉與夥伴黃春發,對上了耐斯集團的陳哲芳,兩造都和扁家關係極好。不過,陳哲芳走後門成功,他透過種種關係,找扁珍女婿趙建銘的父親趙玉柱,「借給」趙玉柱五千萬元,結果打著第一親家招牌,最後果然把黃春發以及洪三雄、陳玲玉夫婦扳倒。
二○○六年台開案爆發後,趙建銘成為眾矢之的,大家都以為貪婪的駙馬爺竟然介入金控人事,但從吳淑珍最新的陳報狀,陳哲芳也對扁家直接送上五千萬元,也就是當年搶奪國票金,陳哲芳前後送出了一億元大禮給扁家族。這也不得不讓人懷疑,趙家拿的五千萬元,會不會也只是前金或是扁家收錢的人頭而已。
而目前扁家住的寶徠花園廣場,是由宏泰、吉美和元利建設合資成立的寶徠建設所興建,宏泰建設董事長林堉璘在吳淑珍的送錢名單中,還大手筆給了四千萬元,屬於送錢的B咖級人物。


陳致中與黃睿靚婚後,曾一起手牽手、笑呵呵地走進國泰世華保管室看扁家金庫現金。

陳致中 偕妻逛金庫
根據吳淑珍的陳報狀,扁家在國泰世華銀行的祕密金庫,最高紀錄曾擺放了十二億一千萬元的現鈔,其中分一千元及二千元二款面額,依一千元現鈔重量統計,十二億元如果換成新台幣一千元的鈔票,總重量超過一噸,疊起來超過百公尺,約三、四十層樓高,如果放在金庫內,可真會塞得滿滿的。
依國泰世華職員的筆錄,陳致中曾經去過金庫四到五次,其中陳致中與黃睿靚結婚後一個月,也就是二○○五年七月左右,「他們是手牽手從松仁路走進來,所以我印象深刻,且他事先也沒有通知我們他要過來。那也是我第一次看到黃睿靚。我記得他跟黃睿靚也還有再來過一次,我總共看過黃睿靚去二次,應該是他們結婚之後,當時黃睿靚還沒有懷孕。」
國泰世華職員指稱,陳致中和黃睿靚來時,並沒有帶走任何東西。「但如果他不是跟黃睿靚來的話,就是陳鎮慧陪陳致中一起過來…」這也說明,國泰世華保管室的錢,一直都在陳致中的掌控之中。


吳淑珍總共承認收了企業近三十億元,扁家錢簡直到「淹腳目」的地步。


陳鎮慧告訴檢方,企業送給扁家的錢,多到在官邸2樓更衣室地上到處擺。


馬永成的筆錄,曾詳細交代企業家如何送錢給扁、珍的過程。

收鉅款 多到擺地上
為追查扁家金庫,特偵組突破陳鎮慧的心防,真相才揭露。扁珍收企業的錢,可說多到官邸的保險箱都放不下,才會叫陳鎮慧搬到銀行保管室放。扁家先在誠泰銀行設有保險箱,後來轉到交通銀行,二○○三年間才又改到國泰世華保管室。陳鎮慧說,吳淑珍叫她去官邸拿錢時,有時會直接叫她到官邸的保險櫃去拿,「官邸保險櫃位在屋內電梯坐上去轉彎一個更衣室內,因為保險櫃很小放不下,就整袋放在更衣室內的地上。」
二○○四年選舉期間,陳鎮慧經常接到吳淑珍或護士的電話,要她到官邸將錢包一包,送到國泰世華銀行存放,並動用隨扈、司機護送。不過,二○○六年爆發台開內線交易案、紅衫軍及國務機要費案,撼動扁家的祕密金庫,阿珍決定搬移國泰世華銀行保管室內的鉅款。一開始,吳淑珍打電話叫陳鎮慧去搬,但陳鎮慧因為台開案及國務機要費已經爆發,而第一次婉拒吳淑珍。
吳淑珍最後逼不得已,只好請出哥哥吳景茂幫忙。搬錢前一天,吳景茂一家人就住進世貿聯誼會附近的君悅飯店,隔天與阿扁高中同學吳文清、杜麗萍在世貿聯誼會大樓會合,然後駕駛二輛箱型車到國泰世華銀行,杜麗萍還為了掩人耳目,特別到廁所變身,換戴了一頂長假髮,連吳景茂都認不出來。


國泰世華保管室最高曾放了12.1億元。

珍小心 運鈔毀證物
根據吳景茂筆錄:「從銀行保管室載走一百多個牛皮紙包,每一包都是五百萬元現鈔,大的牛皮紙包是一千元鈔一捆,小的是二千元鈔一捆,二輛車裝運完畢後,轉回世貿聯誼會大樓地下室等候,由吳景茂、杜麗萍二人先駕一輛車趕到龍江路的元大花園廣場,車子直驅地下室馬家車庫,車庫鐵門慢慢升起時,馬志玲、馬維建已經在裡面等候,車子進來鐵門降下,包括馬家父子都一齊動手將車上牛皮紙包卸下,最後杜再回世貿聯誼會,將第二部車的錢運來。」
「等錢全部運到,馬志玲才打開馬家車庫內的祕密金庫。」吳景茂向特偵組說:「馬家的金庫比國泰世華的還要大。」吳景茂還供稱,由於錢太多,而且大家互相相信,只有象徵性打開二包,看大包的是一千元現鈔、小包的是二千元現鈔,不然錢那麼多,「要點的話,二個小時也點不完。」吳景茂強調,阿珍很小心,還交代要將外面的牛皮紙燒掉,馬志玲當時還說「沒有問題」,他會連捆的繩子交代外勞燒掉。
吳淑珍雖然供出國泰世華保管室錢的來源,但她沒交代這些錢的屬性及其他錢的去向,大部分已被檢調約談的大老闆,都否認有送錢,所以離檢方要給陳致中認罪協商的條件還隔了一大段,也就是吳淑珍如果要以此救子,還要如實交代真相。

回應
遠東集團透過楊政憲律師重申,遠東從不行賄,而2004年總統大選時,遠東對各黨政治捐獻,全以關係企業名義簽發,以支票捐贈,並依法取得收據及報帳。台新金董事長吳東亮就捐款1億元表示,絕對沒這回事。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說,他不曾捐贈任何政治獻金給扁、珍。台塑高層表示,創辦人王永慶已辭世,有無給扁家1億元無從查證。《自由時報》創辦人林榮三透過律師林樹旺回應,給扁家2千萬元一說,「並非事實」。就給扁家3千萬元,鴻海董事長郭台銘說,沒有這回事。裕隆董事長嚴凱泰則說,「沒有」給扁家1億元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