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國華台股教戰
保護主義悄悄降臨


09年以來的台股處在一個不斷向下沉淪的總體經濟,卻也迷惑在「利空不跌」的盤面事實間,它讓空手的旁觀者燃起了一點焦慮,但也讓深陷在套牢深淵的投資人度日如年。今年以來短線的氣氛看似很熱絡,只是細心的分析者依舊可以從最簡單的數字看出,這個盤對消息面與總體面的利空雙雙失去反應。
從去年底到2月13日為止,政策利多與實質利空的兩相決鬥下,台股指數只漲了區區的一點,多與空似乎找到了一個平衡的支點,當然也可以說多與空都討不到便宜,所以,至少從去年底以來,「空手」的確是最佳策略。只是散戶可不這麼想,今年以來融資餘額悄悄地增加了50億元。


美國總統歐巴馬提出的經濟刺激計劃之中的「購買美國貨」條款,成為各方關注的焦點。(路透社)

限買美貨 等同保護
我也承認指數從9,000多點跌到4,000多點以後,要讓股價在短時間內作出進一步的下跌修正是不太容易的事,然而,這只是「不太容易」而非「絕不可能」。環顧人類金融史上,能夠讓已經大跌過後的股市再度重挫的要素只有兩個,一個是非經濟因素的恐怖性利空,如九一一或SARS;不然,就是發生更險惡的景氣利空。前者的非經濟性利空並不可怕,一旦未來股市發生非經濟利空的話,反而是個絕佳的長線買點,然而現階段更令人擔憂的實質利空就是國際間的保護主義。
在這個玩弄文字遊戲的新世紀,不會有任何一個國家與領袖會承認「保護主義」的存在,但是很不幸的,保護主義的實質動作已經在大小國家間發生了。譬如美國振興經濟法案中備受爭議的「限買美貨」條款,已經獲美國國會通過,而美國只允諾振興經濟方案中不會有保護主義等「字眼」,以避免觸發貿易戰爭。
美國老大哥「文字遊戲耍嘴皮」的把戲已經表露無遺,否則七大工業國(G7)的財長和央行總裁在會議後何必發表聯合聲明:「G7承諾避免保護主義措施,避免樹立新的貿易障礙。」這種聲明已經到了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欲蓋彌彰境界。



貶值搶單 熱錢緊縮
傳統的保護主義指的是關稅的保護和進口的設限,然而現代實質的保護主義行為已經相當地多樣,譬如台灣電子業的對手國南韓在去年下半年,一口氣將韓元匯率貶值5成以上,讓台灣蒙受無單可接的窘境,以致出口金額掉了4成以上,南韓這種貶值手段也是一種保護主義。
另外還有一種看不見的金融保護主義悄悄產生,那就是熱錢與國際金融的緊縮效果,如流向新興市場的歐美銀行借貸資金從前年的1,670億美元流入,到了去年就變為 610億美元從新興市場的淨流出。
特別是近年來占台灣出口比重越來越高的中國,或許經由其內部政策的指導,也或許因為陷入內需不足的牽扯,09年1月的進口金額竟然比去年同月衰退了43%,而出口卻只衰退17%,不論這其中有何錯綜複雜的產生原因,大國的大幅降低對外進口的需求,其影響與殺傷力也和保護主義不相上下。


自築城牆 不宜樂觀
沒有一個政客可以輕鬆的面對日漸升高的失業率,就算是沒有改選壓力的非民主國家,歐巴馬的「限買美貨」條款、韓國的惡棍貶值政策以及各國接踵而來的「保護本國勞工」的排外勞政策,中國可能實施的外銷退稅與補貼,這些變種保護主義,極有可能在各國為了「搶救失業」這個道德與政治正確的光環之下,各自築成一道道保護主義的城牆。
更諷刺的是,我看到全球各國所費不貲的一大堆經濟刺激方案中,絕大多數都將成為保護主義的幫凶;或許我過度謹慎保守,然而,對照今年以來的台股,散戶似乎又是過度樂觀了。我無法以預估數字呈現全球保護主義所帶來的傷害有多大,但是投資人在面對這股保護主義所產生之衝擊時,應該更加的保守謹慎。


黃國華
台大經濟系畢。曾任大眾證券自營部副總,台股投資經驗二十一年。自二○○六年二月起,以「總幹事」為名經營部落格,著有《總幹事的投資筆記》、《金色巨塔》、《交易員的靈魂》、《收盤後的人生》、《台北金融物語一部曲—內線國度》、《台北金融物語二部曲—金控迷霧》等六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