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Y檔案
台客殺手 肖想上床忘初戀


人家說南部女生開放,其實不一定。高雄小模特兒Alice拍照拒絕比基尼尺度,要她露個背,也擺臭臉喊:「太over!」;她二十歲才開始有性經驗,至今還頗後悔,你要她談性,她只想回憶初戀。以為乾瘦的她,鐵定是因為一對A cup迷你奶太自卑,她說:「對啦,我一脫衣就扣分,不過,主要是我以前一直覺得婚前不能發生性行為。」有沒有聽錯?婚前不能發生性行為,現在竟還有這款美眉。


外拍小模Alice看起來風騷其實保守,不像一般model敢穿比基尼,她拍照只肯穿小可愛配短裙,不過,不愛露,也可能跟她上圍size迷你有關。


平時很 的Alice,只有喝了酒,才能整個人放鬆。


對於要接受本欄目採訪,小模Alice顯得既害怕又期待。「我常看啊,你們寫的那些女生都很厲害,我還好耶,我沒有什麼特別的性經驗。可是,我有很刻骨銘心的初戀,應該也可以吧。」刻骨銘心的初戀,可以啊,反正聊兩句初戀,就再兜到性經驗,這是記者打的如意算盤。


Alice國中是田徑隊一員,自認又黑又醜,現在已走辣妹路線的她,隨便跑跑步,就吸引路人偷看。

沒自尊 苦戀撐十年
她開始滔滔不絕,「我初戀是國二,我們是全校公認的班對,一起上學、一起放學,很甜蜜地交往兩年。可是畢業前夕他喜歡上別的女生,跟我提分手,那時候我好痛苦,一直苦苦哀求,甚至跟他說,他要跟那個女生在一起也沒關係,但不要分手好不好?三個人一起好不好…。」是不是痛苦到丟掉自尊也沒關係?記者隨口說,其實還在苦惱初戀故事向來不討好。但一抬頭,Alice淚水已在眼框打轉。
國中的初戀,到現在還那麼傷?「過去十年我都還很愛他,」Alice伸出手摸了摸,「前幾年,我把他的名字刺在手腕上,然後又把它雷射掉。」她說她心痛得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故意去試皮肉痛。
「所以,妳的『第一次』一定是給初戀吧,通常女生對給第一次的那個男友最難忘。」記者見縫插針,「沒有啊,我跟初戀沒有發生性關係,我那時候才國中耶,怎麼可能。」真是傻眼了,難道要回憶的是純純的初戀。
Alice說,她來自正常的家庭,身邊的同學、朋友也都滿正常,她的女生朋友大都跟她一樣,覺得婚前不能發生性關係。「從小就有這樣的觀念啊,覺得要結婚後才能有性愛。我跟初戀是交往快半年才牽手,一年後才接吻,最親密的關係就是抱在一起接吻,已經覺得很幸福啦。後來慢慢改觀,是因為高中,班上出現了一個兩性小老師。」

裝風度 男友愛C奶
高中的兩性小老師,是一位跟她比起來,戀愛經驗豐富的男同學,「每次下課,就會有一堆女同學圍著他問東問西。大家也沒問太多限制級的問題,大多都是請教他,男生到底在想什麼?」兩性小老師那時跟她們講:「女生真傻,覺得要把初夜留給最愛的人。問題是,最愛的人不會把第一次留給妳啊,而且也不會記得妳的第一次給了他。真的沒必要把第一次當寶。」
後來,又有個老師跟她們說,性在婚姻中很重要,「幾個同學們就開玩笑說,那是不是應該要在婚前試一試呢?不然如果婚後才發現性生活不合,多慘啊。」大家的玩笑話,Alice已記在心裡。
高中時期不止是Alice性觀念改變的轉捩點,也是她轉型成辣妹的階段。「我國中其實滿醜,那時候是田徑隊的,練短跑,曬得很黑像男生。我初戀男友是籃球隊的,又會畫畫,很有才華是風雲人物。」Alice說,當時學校很多女生喜歡她的初戀男友,然後就在背後說她配不上男友,她其實有一點自卑。
「分手一年多後,我假裝想跟他當好朋友,其實是還想跟他保持聯絡。我裝做有風度,問他新女友到底哪裡好?他笑說,新女友比我漂亮,身材也比我好,有C cup。我聽了也假裝一起笑,還自嘲:『對啦,對啦,我就是奶小。』其實我心裡好難過,他都不知道,我跟他分手的那半年,每天吃不下飯,瘦到只剩三十七公斤,像鬼一樣。」


初戀男友送她的畫、卡片、信,還有親手折的一大罐星星,Alice都收藏得好好的,她說現在哪個男生會自己做東西給女生。


Alice苦戀初戀男友十年,二十歲之前還覺得婚前不能有性行為。




平常表情很殺的Alice,笑起來其實很甜美,瘦高紮個把尾巴的她,是台客及阿兵哥的菜。

大變身 脫衣才扣分
高中三年,她不練田徑,懂得要美白,「也比較會化妝、打扮,然後走在路上開始有很多人搭訕,動不動就有卡車司機對我吹口哨、鬼吼鬼叫,我才發現,我好像長得也不差。」高中同學還封她為台客殺手,不過,她還是沒忘情初戀,只願跟男生搞搞曖昧。
164公分的Alice身材比例滿好,上身短、腿長,還有大眼、巴掌臉,打扮起來,的確滿亮麗。開始有自信的她,高中畢業後就當起外拍模特兒,「很希望初戀男友知道我大變身了,我約他見過一次面,可是,他好像也沒特別誇我變正了。」
變美的Alice唯獨就是迷你的上圍一直沒辦法改良,雖然她堅稱有小B,但記者目測恐怕只有A cup。難怪她拍照尺度小,不像一般外拍小模隨便都是比基尼尺度,「我真的弄不出溝來啊,攝影師都拍我腿。」
記者覺得她真正不跟人上床的原因是奶小自卑,她說,其實還好,雖然她脫了衣會扣點分,但目前為止還沒有人當面嫌過。像她二十歲那年,終於有了第一次,那男友也沒有因為看到她發育不良的小奶就被嚇跑。
「那算是我交的第二個男友,是個軍校生。那時我二十歲了,已經成年,而且性觀念也有點改變。最重要是,我想如果我能跟他上床,就表示我已經能把初戀忘了。」


沒有什麼胸部的Alice,還好有雙美腿,靠給攝影師拍拍腿,她也有固定的通告可接。


高中以後Alice才懂得化妝、打扮,電腦桌面上放的是她最喜歡的一張照片,她自認很有氣質。




大變身後的Alice,舉手投足已經充滿自信,只差A奶可能還鬥不過搶走初戀男友的C奶情敵。

士官把 等級搞更差
不過,試過之後,結果並不好。Alice跟軍校男友交往一年,覺得自己覺得自己並沒有很享受性愛,「理論上,能跟這個人上床,一定是很愛他吧,可是我發現也沒有,常常還是想著初戀男友,總覺得心裡悶悶的,有個很大的缺口。」Alice其實還滿後悔發生性關係,因為她發現,上床這回事,是有一就有二,上了一次,之後就變得比較容易。
「最倒霉的是,我後來又跟了個士官交往,朋友說,我從台客殺手變成阿兵哥殺手,原以為這樣是晉升一個等級,沒想到更糟。」Alice說,以前在學校,有個教官就警告大家,什麼男友都可交,就是不要碰士官,「他說很多士官很沒水準,吃喝嫖賭樣樣來。大學時候的聯誼排行榜,軍人也都是最後一名,哪知我好像偏偏是軍人的菜,每次去一趟左營、岡山,就一堆人阿兵哥跟我要電話。」
士官男友很厲害,知道Alice比較ㄍㄧㄥ,就常帶她去喝酒,聽她談心事,喝茫了的Alice一放鬆,不到一個月就被士官男友上到了。「其實我很氣自己,我當初那麼愛初戀男友,卻交往了兩年都沒跟他發生性愛,但這次不到一個月就跟爛士官上床了,而且還是糊里糊塗地就發生了。」
Alice這麼生氣的另個原因是,士官男友跟她性愛完之後,隔天竟然就消失了。「打電話也不接,傳簡訊也不回,好像上到床就沒什麼了不起了,那種感覺非常差。但過了一個月,他又忽然出現,然後一直道歉,說他是臨時被調到別的基地,那裡太偏僻收不到訊號,也沒辦法聯絡。」


曾經覺得與男友結婚後才能有性行為的Alice,現在已改觀,認為只要是有愛情的性,就很美好。

終死心 幻想性不合
Alice原諒了士官,又跟他扯了一個月,「一樣常找不到人啊。跟軍人交往很可怕,他們是排休,時間根本不定,可以跟你說是在值班,其實天天混夜店,總之他們很簡單就把你騙得團團轉。」Alice最後是看到士官男友帶別的辣妹去春吶,才發現,他一直都在亂劈腿。
這幾年,Alice共交了三、四個男友,她以為男友交多了,不堅守最後防線了,應該就可以忘記初戀男友,「沒想到,還是忘不了耶,比較之下反而更想念他。一直想起交往的那兩年他對我好貼心,常畫畫、做小東西給我,現在還有哪個男生會親手做卡片送女生?」Alice還陶醉在初戀,還說初吻時兩人發燙的臉頰她到現在都記憶猶新。
「去年我還厚臉皮打電話給他,問他有沒有可能再在一起?他想都沒想就說不可能了,還說那是小時候的事,都過去了。」Alice說自己已徹底死心,現在也交了新男友。「他在岡山賣刀,是菜刀小開,朋友笑我,又從阿兵哥殺手變回了台客殺手。」已經有自信的Alice說,她不會再沉溺在初戀了,也不會再用性愛來試驗是否能忘記初戀了。
「我現在覺得,是婚前或婚後發生性關係不重要,只要很愛對方的話,性愛就很美好。」Alice講得很好聽,但還是坦承她最希望的結果是,初戀約她上床,她試過之後發現完全不合,從此就可把他忘得一乾二淨了。

告別式後再談愛
心理諮商專家林萃芬認為,從Alice的case看,她現在可能並沒有想像中那麼愛她的初戀男友,只是不甘心、並卡在自己的情緒裡出不來而已。她已經有點創傷壓力症候群的症狀,這樣的人會一直重覆回顧過往的情境,譬如她把初戀的紀念品都保留,就等於把自己封在回憶。而她生活的注意力和重心就都放在如何挽回過去上。
其實,她應該要學習面並跟隨年齡成長,了解就算對象一樣,二十五歲的戀愛跟十五歲的戀愛也不可能是一樣的。另外,也不用急著把信或紀念品燒掉,摧毀過去不如重建信心。我強烈建議她,一定要去做個感情的心理諮商,找到卡住的那個點,安撫受傷的情緒後,再正式地、心平氣和地對初戀做個告別儀式。很多人上一段愛情沒療傷,就急著找下一段談,這樣的感情並不健康。

小奶Alice
年齡:26歲
身高:164公分
體重:43公斤
三圍:32B(自稱)23 34
交過男友:五個
職業:外拍模特兒
最滿意部位:腿、眼睛
最難忘:初戀
最討厭:阿兵哥
喜歡男生類型:樣子有點壞壞的帥男如陳冠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