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號頭條
扁家淒慘過年 陳幸妤攜子移民加拿大


陳水扁卸下總統光環後的第一個農曆新年,將在看守所度過。住在寶徠花園廣場豪宅的扁家成員,幾乎全陷在愁雲慘霧中,只有陳幸妤一家,在憂愁之餘顯得異常忙碌。親近扁家的友人透露,陳幸妤正緊鑼密鼓的籌備移民事宜,希望能趕在寒假結束前,帶著趙翊安三兄弟移民加拿大,目前她已幫兒子們找好就讀的學校,也為自己選好攻讀牙醫博士的大學;吳淑珍因不放心陳幸妤一個人帶著三個寶貝金孫長住海外,初期將安排他們暫住在加拿大一位親戚家裡。


陳幸妤預定寒假結束前,帶著三個孩子移民加拿大。


正當家家戶戶忙著過年的同時,寶徠花園廣場內的扁家卻感受不到一絲絲喜氣,陳致中、黃睿靚夫婦正為認罪協商官司及如何把海外的錢匯回台灣,忙得焦頭爛額;而陳幸妤除了上班時間,幾乎都窩在家裡的電腦前敲鍵盤,除了投書媒體一吐心中不快,還忙著與海外朋友e-mail往來。親近扁家的友人說,如果沒有意外,陳幸妤一家最快在寒假結束前,就會舉家移民加拿大。


趙翊安在全美語學校加強英語能力後,即將隨母親赴加拿大念小學。

陳幸妤 將住表姊家
該人士指出,針對移民事宜,陳幸妤已經籌劃了好長一段時間,她經常利用網路搜尋,並發郵件給國外的友人及親戚,請他們幫忙打聽各國技術移民的門檻及相關辦法,陳幸妤希望能夠以技術移民的方式,到國外繼續當牙醫賺錢,並且一邊工作一邊修牙醫博士學位。
此外,因為吳淑珍不放心情緒不穩的陳幸妤,獨自一人帶著三個寶貝金孫在海外流浪,堅持要她住在親戚家。知情人士說,陳幸妤在一位阿姨的協助下,將寄住在加拿大的表姊家。有了落腳的地方,陳幸妤幾乎天天守在電腦前,查詢加拿大技術移民的細節,但因為門檻太高、太複雜,移民加拿大初期,她將無法繼續行醫,而決定先修博士學位,並已替三個兒子物色好就讀的學校。


陳水扁自總統卸任後的第一個農曆新年,確定要在看守所度過。


最近吳淑珍常因過年期間扁家冷清、低迷,而感嘆不已。


提出認罪協商的陳致中及黃睿靚夫婦,抱著愧疚的心情,在寶徠陪吳淑珍過年。




元大總裁馬志玲(右)曾要杜麗萍(左)牽線,邀扁家到世貿聯誼社吃年夜飯。

趙建銘 年假僅三天
陳幸妤想要移民的念頭已經存在好幾年,過去她就經常向友人吐露長居海外的想法,並請教相關人士移民的細節,但因為當時陳水扁還是總統,所以她總是未能化為實際行動。扁家友人說,陳幸妤一直深深羨慕著馬英九的女兒馬唯中,雖然她經常批評馬家姊妹,但實際上卻渴望自己能和她們一樣,在國外過著自由自在的生活。
至於被司法枷鎖牢牢鎖住的趙建銘,雖無法隨著妻兒逍遙海外,但也支持陳幸妤的行動,今年過年他拿到了二個月的年終加工作獎金,如果再加上當月薪水,直逼百萬元的年終收入已全數繳庫,交給陳幸妤當家用。由於經濟不景氣,趙建銘上班的新樓醫院並沒有舉辦尾牙,新年假期也只有除夕、初一、初二這三天,初三下午,趙建銘就得恢復正常看診。

珍拗保姆 煮年夜飯
陳幸妤則是和去年一樣,還是不願意隨趙建銘回台南鹽水過年,但考慮放鬆界線,讓趙建銘帶三個孩子回南部,也就是說,扁家今年將比往常冷清,只剩五個人圍爐吃年夜飯。
親近扁家的人士說,越接近過年,扁家人越是深刻體會到今非昔比的落寞,吳淑珍看著家中冷清的模樣,常常不經意提起過去扁在任總統時的熱鬧景象:官邸內總是人氣旺盛,除了客人來訪,禮物、花籃更是絡繹不絕,門口擺飾的蘭花,台糖公司天天都會派人來更新。當年第一家庭的年夜飯,不是在喜來登圍爐,就是和好友黃芳彥、許志仁到華泰王子飯店享用;二○○四年除夕在世貿聯誼社的年夜飯,也是由副董事長杜麗萍親自張羅,享用蔥薑牛肉煲、豆腐堡、雞湯和糯米粽,連吳淑珍的寵物狗Honey,都特例進到世貿聯誼社的餐桌用餐。
如今,當年和扁家圍爐的成員幾乎個個處境淒涼,黃芳彥滯美未歸,杜麗萍為洗錢案所苦,吳淑珍只收到律師送來的禦寒圍巾當過年禮,沒了各界邀約的飯局,又不方便上飯店圍爐,吳淑珍便要保姆何淑敏大年夜加班,留下來替扁家人煮年夜飯應景,但卻苦了幾乎全年無休的保姆,一直得工作到大年初一,才能放假。
過去幾乎年年尾牙宴邀約不斷的陳水扁,今年卻得獨自在牢裡過年,扁辦人員一月二十一日前往台北看守所探望阿扁,這也是過年前阿扁最後一次和扁辦幕僚會面。
阿扁說,十九日法院開庭時,檢察官對他追加起訴二項罪名,卻未提出新的犯罪證據,顯示檢方的調查已經齊備,實在沒有再羈押他的必要,他希望過年前能獲得釋放,好讓他返家和家人團聚過年。
不過,扁辦及扁家人則是對阿扁能否回家過年,抱持悲觀的態度。因此,已著手安排過年期間前往探視阿扁的人員。由於看守所只在大年初一、初四及初七開放收容人會客,因此,扁家人將把握這三次的會面機會,前往探視,好讓阿扁這個年不致過得太孤單。扁家友人說,由於不想在過年期間叨擾其他人,因此,扁家將把會面的機會全留給家人,就算隔著鐵窗,也要和阿扁共享短暫的團圓之樂。


扁總統任內,逢年過節總是門庭若市,天天有人送花、送大禮。


扁家在世貿聯誼社的年夜飯,就曾出現這道相當受歡迎的蔥薑牛肉煲。


在趙建銘的請求下,陳幸妤考慮讓他把兒子帶回台南過年。




扁家密友黃芳彥目前仍滯留海外,確定不回台過年。

獄中寫信 頓感造化
人在獄中的阿扁,目前正埋首於創作。扁辦人員表示,阿扁要寫五十封信給政治人物集結成書,目前已寫完第三十封、給前法務部長陳定南的信,前一封則是寫給國史館台灣文獻館前館長、民進黨立委翁金珠的夫婿劉峰松。
劉峰松夫婦十九日曾前往探望阿扁,並對扁說,二十九年前他參選彰化縣國大代表,三個月後被以煽惑他人犯內亂罪偵訊,隔天便被起訴,而起訴他的檢察官,正是當今的檢察總長陳聰明。
對於陳聰明事隔近三十年後獲扁提名,出任檢察總長,阿扁也感到造化弄人。
但命運捉弄人還不止於此,當年為劉峰松辯護的,正是阿扁日前出書爆料,以「長扁情結」和扁糾葛不清的謝長廷。謝長廷當時為劉峰松辯護的意旨,言簡意賅地點出,陳聰明起訴是故意羅織,入人於罪。謝其時如此批評陳聰明,對照如今陳指揮特偵組偵辦扁案,起訴阿扁等人,扁感受應該特別深刻。


謝長廷遭陳幸妤投書爆料,為參選總統掩飾小中風,對外謊稱是腳受傷。

不願談 謝長廷病情
不過,對於接續他之後爆料,抖出謝長廷曾經小中風的女兒陳幸妤,阿扁則是要扁辦人員轉告她:「寧可人負我,不可我負人。」意即不希望女兒再度道人長短。據了解,謝選前小中風而非腳扭傷的傳言,早已傳遍政壇,只是沒人敢開第一槍,公開質疑他的病情,而使謝的健康問題,始終處於「公開的祕密」狀態。
知情人士透露,選前有位具醫界背景的人士拜會阿扁,說以他行醫多年的經驗,「保證」謝一定是中風而非扭傷,希望民進黨能改提名其他人參選,但遭到阿扁拒絕。該人士表示,阿扁當時向訪客說,謝告訴他只是腳扭傷而已,絕非中風。如今,個性剛直的陳幸妤開了第一槍,把謝選前打電話給扁,說他小中風怕影響選情,所以才謊稱腳傷的祕密公諸於世,兩相對照,阿扁在新書《台灣的十字架》對於謝的健康問題,顯然仍是有所保留。


馬永成無心享受過年氣氛,每日埋頭研究案情。

囚室寫作 效率較高
扁家友人指出,阿扁被關在看守所,心情可能比前去探望他的人都調適得要好,還常常勸訪客要忍耐,不要為他煩惱,並說扁案發生後,很多人怕被牽連,都不敢到辦公室看他,現在他被關在看守所,大家沒了這層顧慮,反而紛紛前往探視,讓他備覺溫暖。而且,他以前就有寫作的念頭,但在外面一天到晚也不知在忙些什麼,始終未能動筆;現在被關在裡面,第一本書《台灣的十字架》十萬多字,二十幾天就完成。「阿扁把囚室當工作室,看來還滿自在的。」一位曾經探視扁的友人如此形容。
不過,也有人指出,第二度遭羈押的阿扁,心情其實很焦躁,尤其離過年愈近愈是如此。「他每次看到訪客都很高興,但會客時間截止,客人走出監所,是自由自在的天地;他走回監所,卻是封閉、晦暗的囚房,而且日復一日,不知何時才能獲釋,心情難免焦躁不安。所以,他目前要拚的,除了冗長的官司程序外,最重要的就是解除羈押。」


扁獄中日記熱銷,成為扁在看守所期間唯一收到的好消息。

馬永成 在家研案情
與阿扁相較,他昔日的部屬馬永成、林德訓,則是略顯幸運,能夠在家過年。賦閒在家的馬、林二人,目前最主要的任務,就是打好眼前這場官司,馬永成甚至對馬英九的部屬余文遭判決有罪,研究得特別透徹,認為余文還有蒐集他人的發票報帳,他卻連蒐集發票都沒有,但余文僅遭偽照文書的輕罪起訴、判刑,他卻被依貪污治罪條例的重罪起訴,實在太不公平。
一連串弊案走下來,阿扁和昔日親信漸行漸遠不再同心,但諷刺的是,這群人卻在大過年裡,短暫找回已經失去多時的默契,同時嘗到了孤單愁苦的滋味。

致靚認罪協商 為時已晚
◎陳致中夫婦提出認罪協商,依《刑訴法》第455條之2規定,除了觸犯死刑、無期徒刑、最輕本刑3年以上有期徒刑,或高等法院為第一審管轄之罪,如內亂、外患等以外的輕刑罪,都可在一審言詞辯論終結前或簡易判決處刑前,由檢察官、被告或被告律師向法院提出協商程序。

◎陳致中夫婦被特偵組起訴的罪刑,應可符合認罪協商要件。原則上,經過認罪協商的案件,不可以上訴,但陳致中夫婦如果有心坦白,早就可以在特偵組起訴前的偵訊階段,採取配合偵查的做法,搏得檢方認同他的「坦白從寬」,說不定還有希望爭取「緩起訴」處分,或在起訴書中為他倆求取減輕其刑的可能,但這個機會現在似乎已經錯過了。

加拿大 技術移民
◎加拿大的移民政策是世界上最寬鬆的,所謂技術移民,就是要以本身的職業、教育及語言能力作為基本條件來申請。加拿大政府規定了一系列有高度需求的專業技術類別,分技術A級以及B級職業,並需依該國職業分類的評分標準計分,最低要取得67分才算及格。

◎簡單來說,陳幸妤要到加拿大,第一關英文能力得達到基本要求,如果她要到溫哥華繼續當牙醫,必須在該地考上執照,如果申請的省分急缺醫護人員,最快1年內就可以核發下來,但若是到沒有特別需求的地區,通常要1年半~2年內,才可能通過。


李勝琛角色 院檢質疑
◎特偵組檢察官日前當面質疑馬永成、林德訓的律師李勝琛,是否真心誠意替馬、林2人辯護?還是陳水扁請他來監視2人?這個場景,19日在台北地方法院開庭時再度上演,審判長蔡守訓問李勝琛,為何沒有閱機密外交的卷證?李回答,這些卷證到底屬不屬於機密,還在高院更裁中,沒定讞不方便調閱。蔡守訓則說,這些卷證早經馬英九總統註銷機密;接著,公訴檢察官林勤綱也表示,他質疑李勝琛到底是在幫陳水扁辯護?還是替馬永成辯護?並且一度有意讓公設律師上場,替馬永成辯護。

◎據了解,李勝琛自去年8月14日主持陳水扁記者會,扁承認有海外鉅款,讓前一天還替扁否認的李勝琛,當場腦袋空白3分鐘,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此以後,李便不再受邀和陳水扁等人開會討論案情,最後甚至因必須在馬、林及扁之間擇一委任,而和扁解除委任關係,沒想到時至今日,他的立場問題仍引起院檢雙方懷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