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牌傳奇
嘴巴裡的派對 加倍佳棒棒糖


Chup,在西班牙文是「舔」的意思;而如何方便地讓味蕾盡情享受糖果香甜?Chupa Chups問世之後,嘴巴裡含著一根棒棒糖,也成了一種風格展現。
西班牙的繽紛氣息加上大師達利設計的小雛菊標誌,棒棒糖或許有成千上萬種,但最值得一提的,想來想去,還是只有Chupa Chups。


來自西班牙的Chupa Chups堪稱是棒棒糖界第一品牌,形同豎立了我們所熟知的棒棒糖原型。(AFP)


菸害防治法起跑後,台灣的癮君子們開始過著危危顫顫的日子;但再如何不悅,公權力畢竟有壓倒性強勢,還是得想辦法到安全的地方再點菸—不然乾脆戒掉算了。
怎麼戒,心情才會好一些?或許可以考慮用棒棒糖代替,譬如七十年代紅極一時的影集《警網鐵金剛》(Kojak)中,主角—光頭紐約警探Telly Savalas為了抑制菸癮,總是含著一根棒棒糖;硬漢也會耍可愛,有趣的反差讓他因此成為小螢幕經典人物。


開演唱會時,鄭秀文拿著一根超大的Chupa Chups充當麥克風。(香港資料室)


嘴裡含著棒棒糖的王力宏,帥氣不減。(台灣蘋果日報)


孫芸芸手上的Chupa Chups彷彿是個可愛配件。(右為關穎)

簡單 又聰明
一提起棒棒糖,多數人腦海中浮現的,肯定是來自西班牙的Chupa Chups。紐約現代美術館(Museum of Modern Arts,MOMA)的知名策展人Paola Antonelli曾選出包括迴紋針、保險套與魔術方塊等一百個「日常設計經典」,Chupa Chups也是其中之一;而這些散佈在我們生活之中的不起眼小物,其實「都訴說著設計的恆久性、創意的即時性及物質文化的影響。」Antonelli如此詮釋。



看看Chupa Chups。如果不只把它當成是理所當然的零食,如果我們好好研究一下它的組成重點:一、把棍子插進糖果之中,讓小朋友拿著吃,就不會沾得到處都是。二、做成小圓球體,方便含在嘴巴裡(假使是周星馳電影《功夫》裡那支麻花棒棒糖,尺寸就太大了);而在嘴裡旋轉這圓球體時,舌頭上的味蕾因此得到刺激,不管是橘子、草莓或可樂口味,也讓人覺得更加香甜美妙了。
這難道不是非常簡單,又無比聰明的設計嗎?
類似概念歷史上早就出現過,遠古時期的阿拉伯人已經懂得在水果外頭沾上一層蜂蜜後,插上木棍食用以免沾手,而棒棒糖的英文「lollipop」,據說則是來自於「lolly」(舌頭)與「pop」(插)這兩個英國俚語;十九世紀末起,美國市場也開始可見些許形狀不一的棒棒糖產品,但若是正式將其發揚光大並進入機械生產時代(與民眾心底)的代表,絕非Chupa Chups莫屬了。


Chupa Chups推出不少週邊產品,譬如這款與迪士尼合作的相機造型棒棒糖。(香港資料室)

行銷 入人心
一九五八年,西班牙人Enric Bernat接掌生意搖搖欲墜的家族糖果工廠,他知道必須創新才能突破這灘困境。但該如何創新呢?有時一個驚天動地的點子,不過來自於小小的靈感火花。
「我很驚訝,」Bernat曾說:「小朋友是糖果主要客戶,但竟然沒有針對他們設計的產品!」他想,如果吃糖果像吃飯一樣,用個叉子呢?同一年Chupa Chups正式推出,Bernat大膽停掉約兩百多種產品線,全力推廣這理想之作,還打破糖果一定要放進玻璃罐賣的常例,設計出活潑的擺設方法,Chupa Chups果然迅速紅遍大街小巷,甚至打進了糖果大宗市場—美國。
Bernat不愧是行銷高手,他明白國際化的產品更需要國際化的辨識度。一九六九年他驅車前往位於巴塞隆納北方的小鎮Figueras,拜訪隱居於此的畫家好友達利,一個多小時聊天中,達利隨手畫下的線條,成了Chupa Chups包裝紙上的標誌;達利萬萬沒想到,以夢境般超現實畫風聞名於世的自己,幾十年來最被一再複印使用的作品,竟然會是棒棒糖上這甜蜜的小雛菊。


西班牙著名賽車手Jorge Lorenzo每次出賽都會戴上有Chupa Chups貼紙的安全帽,已經成了他的標誌之一。(達志影像)


二○○八Chupa Chups度過五十歲生日了,一根棍子加上一顆糖果的組合,放在小孩口中很俏皮、放在少女口中甜美又叛逆,放在騎重車的男子漢口中顯得非常性格,放在戒煙族的口中—嗯,則有種無奈的幽默感。這麼純粹卻又多變、滋味無窮的Chupa Chups,要再流行個很多五十年,也不會是問題吧。



Chupa Chups大事記
1958年 正式問世,一開始有草莓、橘子、可樂與薄荷口味。

1965年 自設廠房引進嶄新技術,推出牛奶系列,是第一個做出草莓牛奶口味的糖果品牌。

1970年 達利設計的logo開始使用。

1993年 銷售量突破三百億支。

2008年 慶祝五十週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