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氏物語
加薩戰火 沙漠中的叢林戰爭



插圖.龔雲鵬


以色列所發動的加薩戰爭,兼有都市游擊戰和反恐戰爭的特色。在一個人口稠密的城市,向一個藏在市民中間,隨時移動位置並改變身分的組織作戰,等於跟影子作戰。以色列擁有最先進的資訊戰裝備,哈馬斯則以人肉為盾牌,用詭計和陷阱與敵人周旋,無辜平民在戰火中哀號,以色列受到國際輿論的嚴厲譴責,但以色列不為所動,堅持幹到底,但幹到底是什麼意思,恐怕連以色列人自己也不知道。
在戰爭爆發前兩星期,以色列負責國內情報的「辛貝特」(Shin Bet)已作好「鑄鉛行動」(Operation Cast Lead)計畫的最後準備工作,他們完成一個內容龐大的「目標庫」(target bank),鎖定所有攻擊目標,提供給空軍和地面部隊,「辛貝特」在作戰總部全程參與執行攻擊計畫。
在以色列作客,不小心就會碰到退休將軍和特工人員,還有無所不在的軍工業人士,他們的高科技和國防工業密不可分,早期科技人才大都從國防系統培養出來。充滿神祕色彩的「八二○○小組」,和美國國防情報局一樣,負責收集、破解、研析各種影像、聲音資訊,「八二○○小組」是以色列的科技、軍事和情報的王牌,有機會再介紹。
以色列在加薩曾經廣布線民,阿拉伯家族關係緊密,誰幫以色列做事,很容易發現,一旦東窗事發,「巴奸」會被人用點火的輪胎燒死,家人連帶處罰。辛貝特情報員也會被人出賣,落入陷阱,被人槍殺。
從加薩撤出以後,以色列不能再靠地面人員收集情報,改採高科技政策,加薩走廊的電話、傳真、簡訊、網路和所有通訊方式均被辛貝特所掌握。以色列情報人員說,「加薩蚊子飛不出去,聲音也發不出去,除非先經過我們的耳朵。」但是人是萬物之靈,窮則變,變則通,哈瑪斯決心要讓以色列付出慘痛代價。
哈馬斯在伊朗和真主黨的訓練和支助下,短短兩年就把巷道、地道和建築物串起來,變為死亡陷阱。武器分別藏在清真寺、學校和醫院中,指揮部設在醫院地下室。出入口設有引爆器,假人伏在屋頂上。作戰人員全換上平民衣服,警察也不准穿制服。狙擊手對以色列射擊完畢,立刻消失在市場。以色列軍隊草木皆兵,永遠分不出武裝分子和平民。
每一棟房子都可能有陷阱,進行搜索行動的以色列士兵不敢從正門進入,通常都打破牆壁闖入,進入房間後又打破房內的牆,穿洞而行。以色列發明一種可以炸穿大門,但不會把大門全部炸破的炸彈,這種炸彈又輕又準,以減低破壞力。
攻擊之前,以色列軍人先以傳單、廣播和電話警告當地平民緊急疏散到安全地帶。一旦開始攻擊,先用飛機和坦克摧毀目標,步兵跟隨在裝甲車和推土機後面,減少暴露機會,而且不斷移動位置,一碰到抵抗,立刻重拳反擊,保護士兵生命是指揮官的首要任務,他們不能讓任何士兵死亡或被俘。其實,被俘比死亡還嚴重,一旦成為哈馬斯俘虜,以色列即使付出再大代價也要設法救出來。
哈馬斯紀律嚴明,武裝人員抱著必死決心,準備當烈士,一般平民只想安居樂業,但他們像三明治,夾在這場骯髒的戰爭中,無處可逃,他們看到武裝部隊在附近出沒,就知道猶太人很快會追上來,許多人和武裝人員發生爭執,拜託他們趕快離開,以免自己淪為烈士。不過,平民是哈馬斯最後的盾牌,平民死亡的慘狀,最後都變成哈馬斯的政治資產。死的平民夠多,哈馬斯就可立於不敗之地。


哈馬斯設立學校和醫院,以教育、醫療和社會服務來爭取人心,在選舉中普受支持。以色列也不敢把他們當作恐怖組織,他們也不是藍波,他們有自己的政治目標和作戰計畫,充分利用地緣特性,發展出一套把沙漠當作叢林的作戰守則,南部與埃及交界的拉法市(Rafah),廣布地道,像越共在叢林挖的地道,這裡是哈馬斯版的胡志明小徑。
十多萬人口的拉法市是激進派的大本營,這裡有數不清的地道,有人說二百條,有人說三百條。平常偷運走私商品,戰時就被哈馬斯徵收,如被以軍發現,出口會被炸掉,上面的房子則被推土機剷平,巴人只能流淚問青天,詛咒猶太人死光光。
地道是走私客所經營的企業,一條地道平均花六個月挖掘,用手提鑽探工具,長度可達三公里,中間有電燈照明,還有機械牽引車。幾千塊美金的投資,很快就可以回收,因為它是加薩走廊的生命線。日用商品包括香菸、肥皂、電池、肥料、藥品、電視、手錶、衣服,甚至發電機與汽車零件。從開羅批發偷運進來,利潤三、五倍,許多人發了大財。
地道的出口不是在住宅就是倉庫或花園,都有很好的掩護,一旦被發覺,炸彈和推土機隨叫隨到,附近房子可能跟著倒,有時哈馬斯也會出高價向人租地道,走私軍火和商品的地道,以色列本來分得很清楚,但戰爭開始後,就一視同仁,先炸再說,但是這個城市占地數十平方公里,怎麼炸也炸不完。哈馬斯領導人顯然仍藏身於地下,他們的指揮系統仍在運作中。
以色列軍隊在這個城市掃蕩殘餘哈馬斯部隊,但是他們來無影去無蹤,與平民混在一起,每一棟建築物裡面可能都有陷阱,每一位平民可能都是敵人的偽裝,哈馬斯把都市當作叢林,用游擊戰和地下道戰爭,把來犯的敵軍咬住不放。
這是一場殘忍而令人絕望的戰爭,誰勝誰敗,都改變不了現狀。這種戰爭打太多次,人們早已忘記每次是怎麼開打的。
這個鳥不生蛋的沙漠地區,先後出現三大宗教,祂們都是一神教,主張真理只有一個,唯一的神是他們所相信的神,但是不論耶和華、耶穌或阿拉,都對人類的頑靈和愚蠢束手無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