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行各業
電影美術


「廣告做的是假得很美,電影是要醜得很真。」


蔡珮玲 32歲 
從事本行3年 月收入約10萬元


國片開始熱絡,不僅導演有電影拍,就連電影美術這個「老行業」也有復甦的跡象,3年前入行的蔡珮玲其實已經做了13年的廣告美術:「只有侯孝賢、蔡明亮等大導才有專用的電影美術,台灣已經十幾年沒有新的人做電影美術。」
像她這一代「新秀」大多廣告出身,「廣告所有的設計都是為了呈現商品,做的是假得很美,而電影是要醜得很真。」開拍前,她密集和導演開會,了解角色的個性,然後從空間的家具擺設、衣服的花色來呈現,「簡單的說是控制整部電影畫面呈現出來的『顏色』。」歡樂的場景,空間的物件要暖色調,悲傷的則要冷色調。
她常站在景的中間揣想角色如何在這個空間活動,「演員用肢體演戲,我們是用空間演戲。」諸如,常碰的電燈開關要做出舊痕跡,主角會喜歡什麼風格的傢俱,連菸灰缸她也管,「神經質的人熄菸按得大力,菸屁股立起來,一整盆菸灰缸像刺蝟」。
還有像是角色個性嚴謹,房間裡的每件衣服就要整齊掛好;隨性的角色,床上的衣服則是亂堆,但還要考慮從哪個門進房間,亂堆的衣服還要有「方向」,「因為太融入,常跟著劇中人又哭又笑。」


蔡珮玲在《花吃了那女孩》裡設計的場景,風格強烈,頗受好評。

自掏腰包買道具
不過,「國片經費很少,有錢搭景,就沒錢買道具了。」她常向朋友借各種家具,「美術做久會習慣收集舊玩具、音響,以防有一天會用到。」她曾因借不到道具,乾脆自掏腰包買了一萬多元的皮椅。
此外,她也曾和國外團隊合作,因台灣技術不如人而受歧視,大熱天的現場只有香港和美國人有水喝,「為了這杯水,我更要證明台灣也能做出有水準的電影美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