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講
慾望像野獸




謝智博 • 25歲
桃園縣 • 徵信社負責人
我爸媽大學時代就結婚,婚後兩人常吵架,我七歲時爸爸外遇,他們就離婚了。我是阿嬤帶大的。我不想給阿嬤負擔,考上東海念兩年就休學,賣雞排、送貨,什麼都做。
三年多前,有徵信社缺調查員,門檻不高,我就去應徵。潛入民宅放監視器、竊聽手機之類都幹過。有次跟監,發現客戶的老公有外遇,我同事慫恿她抓姦,開價三十萬。那客戶很年輕,抱著小孩,沮喪地說她沒那麼多錢,同事就開始耍流氓:「裝肖ㄟ,當初說查到外遇就來抓姦,器材都裝下去了,現在妳說不抓就不抓?」
那女孩當晚就燒炭自殺了。同事說起時,一臉無所謂:「不知道死了沒有?」又教我找帥哥美女勾引客戶的配偶,煽動客戶情緒,讓他們「氣、怕、貪」,才能大賺一筆。我聽過最厲害的,是讓客戶為抓姦砸了八百多萬,還感激得要命。
我是破碎家庭長大的,看同事不擇手段製造破碎家庭,感覺很不堪,偏偏徵信社最大宗的生意就是抓姦。我乾脆自己出來接案,常勸客戶冷靜,多替小孩想。除非一刻也不想再跟對方有瓜葛,抓姦後的人生,不會變更好。
這行做久了,什麼感情糾紛都看過,根本搞不清誰是誰非。有同業因為錢太好賺而濫賭,或和女客戶上床,搞到妻離子散,我覺得那是報應。我一度沉迷酒店,也劈腿過,疑心病變很重。去年我交了個女友,還在念大學,乖巧單純,但只要她沒接電話,我就胡思亂想。畢竟,一個人要說愛你很容易,控制慾望卻很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