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傳真
史亞平下令查帳 金馬獎爆公款私吞醜聞


一年一度的金馬獎頒獎典禮,每年都接受行政院新聞局的經費補助,及一些熱心廠商的贊助,才能呈現眾星雲集的亮麗場景;但新聞局最近接獲檢舉並查帳發現,金馬獎主辦單位∣「電影事業發展基金會」帳目不清,基金會董事長、藝人Linda的父親廖治德,更涉嫌私吞公款,使金馬獎蒙上了醜聞的陰霾。


藝人Linda(廖珮伶,左)的父親廖治德(右),擔任電影事業發展基金會董事長,遭新聞局查帳發現他涉嫌私吞公款。


史亞平去年12月盛裝出席金馬獎頒獎典禮前,已下令新聞局電影處、政風室等相關單位清查之前金馬獎活動的帳目。


由於《色戒》《海角七号》等賣座電影的襯托,最近二屆金馬獎的頒獎典禮格外受到矚目,前新聞局長史亞平轉任新加坡代表前夕,更曾盛裝出席,讓這項結合官方補助與民間贊助的活動,成為華人電影圈每年一度的盛事。


廖治德號稱是台灣的「影城大亨」,旗下擁有台北欣欣秀泰、今日秀泰等影城,《海角七号》上映期間,生意盛極一時。

廖治德小檔案
年齡:69歲
現職:欣欣晶華影城董事長、花蓮蝴蝶谷渡假村董事長、北市電影戲劇公會理事長、中華民國電影發展基金會董事長
經歷:白手創業,從經營板橋萬國戲院起家,至今擁有全台14家電影院,有「影城大亨」之稱,曾主辦2007年、2008年金馬獎。
家庭:妻子廖詹明英,子廖偉銘、廖偉翔,女廖珮伶(藝人Linda)

影城大亨 涉吞公款
不過,二○○八年十二月,史亞平接獲檢舉,指每年接受新聞局補助一千五百萬元的金馬獎活動,暗藏了一段主辦單位電影事業發展基金會公款疑遭私吞的「不能說的祕密」。
史亞平隨即下令,要新聞局電影處、政風室及會計室共同查帳,調查報告已在日前出爐。報告中指出,電影基金會在動支金馬獎廣告佣金及公關費用上,出現公款遭私吞、帳目不清、開立不實發票等,涉嫌侵占的醜聞。新聞局已決定將此案移送刑事警察局偵辦。
金馬獎公款遭董事長私吞弊案,可說是金馬獎舉辦四十五屆以來的頭一遭,而涉案的主角,則是基金會董事長、藝人Linda的父親廖治德,他有台灣「影城大亨」之稱,擁有今日秀泰、欣欣秀泰等十幾家影城。
廖治德從二○○七年十月起擔任電影基金會董事長,這次他被新聞局查出,經手二○○七年十二月在台北小巨蛋舉辦的第四十四屆金馬獎活動經費過程中,涉嫌未經法定會計程序,疑似私吞了至少七十萬元,而這恐怕只是冰山的一角。


新聞局電影處與政風室、會計室聯手查帳,簽發公文要求廖治德繳回相關公款,並把此案移送刑事局偵辦。

支領佣金 違反內規
根據新聞局的查帳,廖治德有三筆與金馬獎活動的公款涉嫌私吞,一是贊助金馬獎活動的廣告佣金五十萬元,未依程序支付給招攬廣告的廠商,而是直接支付給了廖治德;二,廖治德未依程序支領了二十萬元公關費,且帳目不清;三,招待大陸「金雞百花獎」貴賓到廖治德自己開的花蓮「蝴蝶谷溫泉渡假村」住宿,卻開立了不實發票。
有關廣告佣金部分,新聞局會計室查出,由拍攝《報告班長》導演梅長錕妻子經營的司邁特公司,於二○○七年一月間,向台灣菸酒公司、福斯影業及萬華企業募款,共募得了二百一十萬餘元的贊助廣告,分得廣告佣金五十萬元,但結果這筆佣金卻付給了廖治德。
新聞局主計室主任黃叔娟表示:「我們查帳時發現,這筆廣告佣金拆成二張支票支付,一張三十萬元支票直接開立給廖治德,另二十萬元支票原抬頭為司邁特公司,但事後卻被劃掉,改由廖治德兌領,這與金馬獎執委會簽呈支付司邁特公司佣金的事實不符,也違反董監事禁止支領廣告佣金的內規。 」

招待貴賓 造假自肥
更荒謬的是,這筆金馬獎廣告贊助款尚未入帳前,就先付出了廣告佣金。新聞局查核帳冊時發現,廖治德支領的廣告佣金請款,發票開立日期是二○○八年一月二十五日,支票則在二月二十五日開立,金馬獎執委會卻遲至三月二十一日才簽呈佣金公文,但在公文加簽上,卻明寫著廣告贊助款尚未入帳。
另外,廖治德支領公關費二十萬元,也出現先開立支票付款再補簽呈的荒誕情形。新聞局發現,這二十萬元簽呈日期是去年四月二日,但廖以董事長身分核准的日期,卻是三月三十日,支票開立日期為四月一日,竟然都比簽呈早了一步。
同樣荒謬的是,這筆二十萬元公關費用,在電影基金會的後補單據中,卻只有十五萬八千元,帳目短缺四萬二千元,帳冊上也未註明事由,單據上更未依規定打上基金會的統一編號,結果造成帳目不清,無法核銷。
此外,電影基金會邀請大陸金雞百花獎貴賓來台訪問,招待至廖治德自己所投資開設的花蓮蝴蝶谷溫泉渡假村住宿一晚,基金會說是招待這批大陸貴賓去年四月二十一日住宿,但發票日期卻是四月二十五日,疑似以造假的發票報帳。


新聞局查出金馬獎弊案後,電影事業發展基金會1月15日晚間在喜來登飯店舉行董事會尾牙宴,一頭白髮的廖治德神情非常沉重。


廖治德投資的花蓮蝴蝶谷溫泉渡假村,招待參加金馬獎的大陸貴賓,卻爆出廖疑似以假發票報帳的醜聞。


廖治德(左)1月15日與導演梅長錕的妻子(右)在尾牙宴中碰面,他一臉無奈向記者訴說被冤枉,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未編預算 浮濫付款
新聞局電影事處處長陳志寬說:「馬英九總統對清廉有嚴格的要求,新聞局已於一月十四日發文,要求廖治德把五十萬元的廣告佣金及二十萬元的公關費立即繳回,同時對於廖治德涉嫌侵占公款的情節,新聞局已移請刑事警察局法辦。」
一月十五日電影基金會董事會尾牙宴上,名導演侯孝賢以董事身分出席時表示:「這件事不是繳回公款就沒事了,就像阿扁涉貪一樣,後續還有刑責問題。」侯孝賢的一席話,讓在場的廖治德臉色沉重。
事實上,除了廖治德涉嫌公款私吞外,電影事業發展基金會財務不但內部控管流程混亂,並與所屬的金馬獎執委會之間的經費支出,也混淆不清。新聞局就查出,因金馬獎來訪的大陸金雞百花獎貴賓的招待經費,分由二單位支應,造成帳目不清;甚至在未編列預算下,仍支付二十八萬餘元參加大陸金雞百花獎的差旅費。

匯聚星光 盛事蒙塵
電影基金會一九七五年成立,迄今已三十四年,早年基金來源是由新聞局及台北片商公會捐助。之後,新聞局每年都提供巨額經費補助,配合辦理金馬獎等相關電影活動。自從一九九一年後新聞局退出會務,改由民間片商主導,就逐漸萌生人謀不臧的問題。
二○○六年九月,電影基金會所屬的金馬獎執委會陳姓女會計,就被刑事警察局查出,涉嫌挪用掏空基金會二千多萬元,這位陳姓女會計就是把金馬獎的補助公款及支票存入她個人帳戶內,造成公款、私款混用。不料事隔二年多後,基金會又被查出仍有公款存入會計私人帳戶及董事長疑私吞公款等情節。
一年一度的金馬獎活動,雖然無法與奧斯卡金像獎等外國影展相比美,但至少是台灣電影的年度盛事,讓眾多影迷享受追星的歡愉。如今竟爆出主辦單位負責人涉私吞公款的醜聞,實在愧對納稅人及贊助者。

回應
針對新聞局的查帳指控,廖治德說:「我一向憑良心做事,沒有侵占基金會一毛錢,金馬獎廣告佣金50萬元是基於幫忙拉廣告的朋友,在沒有佣金收入前就需要企畫費、交際費等開銷,我才決定個人先墊付給司邁特,基金會的會計後來問過司邁特、瞭解實情後,才會開立支票把佣金給了我,這個流程有行政瑕疪,並非私吞公款;不過新聞局現在認定有問題,我會把佣金先退還基金會。」
廖治德表示:「我預支20萬元公關費,是用來分批招待大陸、香港參加金馬獎的貴賓,總共花掉15萬8000元,這些開銷都有蓋印收據,新聞局單憑沒有統一編號就認為我有問題,我不服氣;事實上,這筆公關費的剩餘款,我也已經繳回基金會。另外,花蓮蝴蝶谷溫泉渡假村的發票問題,純粹是民間正常的發票後補作業,我以半價的住宿費招待貴賓,發票總額才一萬多元,我要是想貪,何必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