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內幕
華揚史威靈案再掀波 尹啟銘虛擲一二五億 郭清江落跑返美


扁案開庭前夕,卻驚傳涉及華揚史威靈案的郭清江已先一步離台返美。本刊調查,1月12日再度遭特偵組約談的華揚史威靈公司(SSAC)前董事長郭清江,經檢方同意以100萬元交保代替限制出境後,已迅速於15日離台,對本案的後續偵查,勢將帶來不利影響。
另一方面,經濟部長尹啟銘最近遭人指控,他在擔任耀華玻璃管理委員會主委期間,曾大量注資華揚史威靈達新台幣125億元,占台灣政府總投資188億元的66%,華揚史威靈最後虧損累累,尹啟銘疏於把關,恐怕也難脫責任。


華揚史威靈前董事長郭清江在扁案開庭前夕,已先一步離台返美,對案情的後續偵察,勢將造成不利影響。


華揚史威靈製造的SJ-30飛機,出現機翼不對稱的問題,竟還裝上飛機,導致試飛時摔了下來,試飛員因此喪命。


特偵組一月十二日在郭清江的要求下,傳喚他到案說明,經訪談後,同意以一百萬元交保代替限制出境,郭清江利用二天籌足保金交給檢方後,即迅速離台赴美。他在抵達美國後向本刊表示,他清清白白,卻遭檢方限制出境超過十一個月,他很想念家人,因此,才會在解除出境限制後立刻返美,一起和家人過年。


尹啟銘之後接任耀管會主委的陳瑞隆(右)及施顏祥(左),至2008年只有再投資華揚史威靈約12.5億元左右。

郭清江 嘆被當賊
郭清江表示,他接手華揚史威靈前,公司的淨值為新台幣十一億三千萬元,亦即他接手前,公司已經虧損了一百六十三億六千萬元,他任內努力使公司增值三十八億元,後來公司交割給阿聯投資公司時,價值為六十一億九千萬元,與總投資一百八十八億元相比,虧損一百二十六億元,比他接手時已虧損一百六十三億六千萬元,減少了近新台幣三十八億元,自己對華揚史威靈有貢獻,現在卻被當成賊來辦,叫他情何以堪。
他指出,華揚史威靈前三任執行長在職期間,政府投資的比例,分別是Braly六○%、陳磊三四%,他只有六%,即十二億五千萬元,是歷任執行長任期中最少的,同時還向股東貸款新台幣二十五億七千萬元。他說,他已將案情詳細向特偵組說明,未來如有需要,也會配合調查隨時返台。
另一方面,特偵組去年初沸沸揚揚查辦本案,後來卻歸於沉寂,外界雖然眾說紛紜,但有一說是,可能和偵辦線索最後指向馬政府的經濟部長尹啟銘有關。


華揚史威靈CEO待遇比一比


尹啟銘
經濟部長尹啟銘擔任耀華玻璃管理委員會主委期間,大量注資華揚史威靈,最後卻虧損累累,恐怕也難脫責任。

尹啟銘 疏於把關
消息人士表示,尹啟銘在二○○八年三月曾指出,華揚史威靈是他這位「國民黨舊官僚」救起來的,卻遭民進黨腐敗的官僚所毀。但經調查,尹在擔任耀華玻璃管理委員會主委期間,共注資華揚三?八億美元(約合新台幣一百二十五億元),占台灣政府總投資一百八十八億元的六六%,華揚史威靈最後虧損累累,尹啟銘疏於把關,恐怕才應負最大責任。
一九九五年成立的華揚史威靈飛機公司,到尹啟銘二○○○年三月三十一日擔任耀管會主委前,五年期間台灣政府共投資四十九?五億元。尹啟銘上任後至二○○五年九月十二日卸任,五年間再投入一百二十五億元,是前五年政府投資總額的二?五倍;接任的陳瑞隆及施顏祥,至二○○八年只有再投資約十二?五億元左右,亦即尹任內才是投資華揚史威靈的最高峰。

華揚史威靈案事件簿
時間/事件
1995 台灣政府為籠絡美國參議員洛克斐勒,出資入股美國華揚史威靈公司(Sino Swearingen)。
2002.9. 經濟部次長尹啟銘主導華揚經營權改組,由蔡春輝出任董事長,台裔華人陳磊出任執行長。
2005.9. 在經濟部長何美玥建議下,行政院核定前工程會副主委郭清江擔任華揚董事長。
2006.3. 華揚虧損殆盡,立法院作出不得繼續投資的決議。
2007.7. 郭清江卸任,由漢翔飛機公司總經理羅正方繼任。
2008.2. 國民黨立院黨團指控,扁政府打算在選前賤賣華揚80%股份,經濟部長陳瑞隆隨即將全案喊停。
2008.3. 最高檢察署特偵組主動偵辦華揚疑遭掏空案,以被告身分傳喚前董事長郭清江,並限制出境。
2009.1. 特偵組再次傳喚郭清江後,同意解除限制出境,郭隨即赴美。

陳磊 上任缺失多
據表示,尹啟銘在二○○二年四月,以耀管會主委身分率隊赴美評估,認為SSAC產品仍有競爭力,但經營與管理團隊需要重整,隨後即對華揚史威靈公司的經營階層進行改組,由漢翔公司前董事長蔡春輝,取代太平洋集團前董事長孫道存出任董事長,並延攬曾在美國經營小飛機公司AASI的台裔華人陳磊,出任執行長(CEO)。
消息人士指出,尹啟銘沒有查清楚陳磊過去失敗的歷史,就請他出任執行長,是SSAC一直沒能成功的原因。該人士表示,陳磊過去唯一經營的飛機研發公司AASI,最後以倒閉結束營運,該公司唯一取得認證的飛機,下雨天地上積水時不能起飛,飛行時起落架無法收入機身,以致一直沒人敢買。
他說,後來陳磊在華揚史威靈製造的SJ-30飛機,認證時程一延再延,預定第一架交給顧客的六號機,出現機翼不對稱的問題,竟還裝上飛機,導致試飛時摔了下來,試飛員因此喪命,但他卻未將這些問題告知繼任的郭清江,以致接手者組裝另一架原型機展開試飛,又差點發生事故;為了改進這些缺失,六號機的工時,由原先估計的四、五萬小時增至十四萬多小時,完工期限也延後約十個月,而使華揚史威靈的財務更雪上加霜,這都是尹啟銘縱容的結果。


尹啟銘(右)投資華揚史威靈,是前5年政府投資總額的2.5倍,他任內投資華揚史威靈達到最高峰。


陳磊寫信給蔡春輝談工作合約,要求公司10%的股票由他決定如何分配,附本逕送當時擔任經濟部次長兼耀管會主委的尹啟銘。


陳磊任華揚史威靈執行長,享受超高的待遇及配股,是由董事長蔡春輝及尹啟銘逕自敲定。



待遇配股 違程序
此外,尹啟銘給陳磊超優厚的待遇,也引人側目,除了平均年薪達三十五萬美元(約合新台幣一千一百六十萬元),還外加一百八十六萬股的無償配股,時值新台幣六億一千萬元,以及一百二十萬股的股票選擇權,可以○?五美元買進價值十美元的股票,價值超過三億七千萬元,二者加起來共超過十億元,是華揚史威靈四任執行長中,待遇最高的一位。
知情者指出,這些超乎尋常的待遇及配股,竟未循正常程序,先送董事會及股東會同意後執行,而是由董事長蔡春輝及尹啟銘逕自敲定,一年多後再把副本送給薪酬委員會。對於如此違反《公司法》的事實,尹啟銘卻從來不提。
該人士並說,經濟部前部長陳瑞隆擔任次長兼耀管會主委時,曾派二位代表到華揚史威靈,監理公司的營運;但尹啟銘任內,卻從未派人到公司,疏於監管而讓陳磊以公司的資金買房子、家具、儲蓄險等,甚至連到沒有任何業務往來的中國境內刷卡,也算在公司的帳上,違反契約合計花了公司約一千四百萬元,「如果是腐敗的官僚毀了華揚史威靈,這才是真正的腐敗!」

回應
經濟部長尹啟銘因公前往日本,他的幕僚請耀管會執行祕書杜紫軍代為回應。杜表示,尹啟銘到美國視察發現,當時的執行長Braly經營有問題,才會換上陳磊,陳是華人裡少數取得飛機認證經驗的,但他因設計疏失導致六號機墜毀,責任歸屬問題他們已報到監察院。
杜紫軍表示,華揚史威靈失敗的問題,不在陳磊,在於接任的執行長郭清江執行量產化的準備不夠,資金燒得太快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