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獄中揭瘡疤 扁痛批謝長廷虛偽


扁案發生後,始終和阿扁維持一定程度切割的謝長廷,這次終於被阿扁掃到。長期和謝有著「瑜亮情結」的陳水扁,在他的獄中著作《台灣的十字架》中,首度完整披露他和謝長廷的「長扁情結」。阿扁指出,謝每次爭輸,就說是他「讓」的,造成「長扁之爭」十幾年來,謝到處說是他「讓」扁的濫觴。
對民進黨去年總統選舉慘敗,阿扁說,早在2003年他挑選連任副手時,謝就對他說:「不是我,也不能有蘇(貞昌)就好。」到了2007年謝、蘇爭相出線,如果謝不選,可以回鍋兼任閣揆,有利選戰指揮及戰力集中,但最後卡在(謝)主席堅持選到底,經過二次協調無功,只好放棄。另外,阿扁也強調,候選人的「健康」也是問題,造成戰力折損,非常可惜。


扁案發生後,始終和阿扁維持一定程度切割的謝長廷,這次終於被阿扁掃到,扁指謝每次爭輸,就說是他「讓」扁的。


阿扁被羈押在台北看守所,仍不斷透過各種管道發聲,將批判矛頭指向謝長廷。


阿扁的新書《台灣的十字架》第二部《台灣萬歲》,對外界始終好奇的「長扁情結」,及去年總統大選民進黨慘敗的責任歸屬,有深刻的描述。扁說,他與謝既是革命戰友、亦是競爭夥伴。當年美麗島事件軍法大審,謝跟他坐在一起,「我為信介仙辯護,他幫嘉文兄辯護。台北市議員時代,我們共用一支麥克風。『蓬萊島案』他是我的辯護律師,『六一二事件』我也為他做辯護工作。」


阿扁獄中新書《台灣的十字架》中,對外界始終好奇的「長扁情結」有深刻的描述。


阿扁在寫作之前,曾先擬訂大綱。圖為阿扁親自草擬的「寫作大綱」手稿。


被羈押在台北看守所的陳水扁,書信往來都需經檢查,並蓋上「台灣台北看所守輔導科」的戳章。




1994年台北市長選舉黨內初選,謝長廷在第一階段初選輸給阿扁,扁說,謝知道之後的民調部分要翻盤更難,當晚宣布退選,「又『讓』了我一次。」(中央社)

長屢輸扁 吃豆腐
阿扁表示,一九九一年二月一日,他和謝一起到立法院報到,正式揭開「長扁之爭」序幕。他說,當時謝和他都有意爭取民進黨團幹事長一職,二人互不相讓,即使最後請出資深立委張俊雄幫忙協調,仍無功而返,後來張建議用抽籤方式決定,謝先抽沒抽到,就建議對外說是他「讓」給扁的。
接著,阿扁指出,一九九四年台北市長黨內初選,民調顯示如果他出線,比較有機會贏過趙少康。謝把希望寄託在第一階段初選∣幹部評鑑與黨員投票,這部分占五○%,假如謝贏了,第二階段民調部分還有機會一搏。但謝最有把握、也最具擅長的幹部評鑑輸了三票,黨員投票少了一百多票。謝知道之後的民調部分要翻盤更難,當晚宣布退選,「又『讓』了我一次。」
阿扁說,二○○二年一月內閣改組,他已決定要提名游錫堃組閣,當時謝以高雄市長身分兼任黨主席,基於尊重,必須事先告訴他,並希望他尋求年底市長連任成功,以後還有的是機會。「我看得出他的失望落寞之情,我鼓勵他不要讓人家誤會是市政不好、民調不高,畏戰落跑。為了證明高雄市政綠色執政是經得起檢視考驗的,應該留在高雄好好打拚,我在中央一定充分配合,全力支持年底的勝選連任。」

天王內鬥 呂出線
「長廷兄要我順便幫一點小忙,我說沒問題。他希望我在隔天宣布游錫堃組閣的記者會,特別提到,本來我是要給謝市長北上組閣,但考量謝市長與市民四年有約,不宜中途離開始作罷。我當然知道這樣的說法對游院長是不公平的,然而謝市長身兼黨主席,他的要求並不過分,游有裡子,謝有面子,歡喜就好,不要太計較。記者會的稿子,我真的按長廷兄的意思做了修改。」
阿扁表示,二○○三年他要尋求總統連任,呂、游、謝、蘇、蔡、葉,誰做副手搭檔,都有人提過,各有優缺點,私下的較量很激烈。「我有不同的看法,最主要還是勝選的考慮。所謂勝選關鍵,不是誰在大選比較可以加分,而是提名誰做副手,對大選的團結比較有利。二○○四年藍營的候選人連宋配、國親合態勢已定,民進黨要贏,內部的團結最重要,我清楚這幾位天王在盤算什麼,他們在意的不是自己出線,而是誰提前出線,會影響到二○○八年大選的布局。」
「所以二○○三年下半年,有一次在高雄與謝市長單獨聚會裡,我被問到二○○四年副手搭檔的可能人選。他說:『不是我,也不能有蘇(貞昌)就好。』我說我知道。我進一步告訴謝市長,我的決定是維持現狀最好。他完全同意。事後證明,我的綜合考量,基於平衡、穩定,繼續提名秀蓮姊為副手最安全最穩當。」

小辭典

蓬萊島事件
1984年,阿扁擔任《蓬萊島》雜誌社社長,刊登文章指東海大學教授馮滬祥的論文〈新馬克思主義批判〉是以翻譯代替著作,結果被馮滬祥控告誹謗。1986年5月宣判,陳水扁及雜誌社發行人黃天福、總編輯李逸洋等3人,被判處有期徒刑1年,附帶民事賠償200萬元,引起黨外人士的強烈不滿,同時導致黨外與國民黨原定舉行的第三次溝通流產。為表示抗議,陳水扁宣布辭去台北市議員職務,並拒絕上訴。本案後來被改判8個月,陳水扁等3人均入獄服刑,史稱「蓬萊島事件」。

612事件
1987年6月10日,民進黨謝長廷、洪奇昌與江蓋世等人,發起戒嚴以來最大規模的遊行活動,反對立法院制定動員戡亂時期國家安全法,後來3人遭台北地檢署以妨害公務、妨害秩序等罪嫌起訴。謝長廷另犯侮辱公署罪,併合處罰。6月12日上午,愛國陣線成員聚集群眾前往立法院門口,舉行反制民進黨的活動,情緒激動的群眾相互叫罵對峙,並有肢體衝突。雙方僵持至13日凌晨1時,始為警方驅散。這一事端,稱為「612事件」。


二○○四年扁尋求總統連任,提名呂秀蓮為副手,謝長廷說:「不是我,也不能有蘇(貞昌)就好」。


2002年1月內閣改組,扁已決定提名游錫堃組閣,謝長廷要扁幫忙,說本來是要給謝北上組閣的。


阿扁與謝長廷同為美麗島事件辯護律師,後來二人一起進入立法院,正式揭開「長扁之爭」序幕。(謝長廷提供)



初選互砍 難痊癒
對於去年總統大選,阿扁說,原先他們寄望藍營會分裂,如同二○○○年「連宋分」,二○○八年來個「王馬分」。所謂「王馬分」的王,不是王金平個人對馬英九個人的分裂,而是反馬、非馬、非主流勢力的分裂,包括王金平、連戰、宋楚瑜、吳伯雄等力量的集結,形成一股扯後腿的逆流。不過縱有此心,卻無此力。馬英九的勢起來,勢又不可擋,很容易就整合成功。王金平也許有些等待,最後無力可回天,沒有那個命,運自然也不會來。
對此情勢,阿扁表示,與其靠對手陣營的崩解分裂,不如尋求內部的整合團結來的實在。二○○○年大選民進黨沒辦初選,結果贏了;二○○四年大選,民進黨也沒舉行黨內初選,最後也贏了;二○○八年大選,國民黨也未辦黨內初選,他們當然也是贏家。「我這樣講,不是說有黨內初選一定不會贏,而是黨內初選,殺到見血見骨,會痊癒也不可能完全,不管誰勝出都贏不了。」
「本來我有一個贏的策略,民進黨必須打『台灣牌』勝於『個人牌』,打團體戰優於個人戰。前者我們提出入聯公投的推動,後者則是內部整合,協調產生候選人,大家分工合作,團結無間。最後,事與願違,只能徒呼負負。」


阿扁透露,特偵組去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到看守所偵訊他時說,如果沒有發生扁案,藍營高官第一批涉及特別費部分,原預計九月偵結起訴。

主席坐轎 促分裂
阿扁指出,當黨內有競爭,主席的角色扮演甚為重要,主席如果抬轎不坐轎,做桶箍來箍桶,黨內問題會單純很多。否則主席不是調解者,反而是競爭者,只是讓局勢更混亂而已。尤其是總統初選與立委初選同日舉行,兩者綁在一起、招兵買馬的結果,逼得大家在初選階段要選邊站,這是內部分裂的開始。
「如果(謝長廷)主席不選,主席最大,主席可以回鍋兼任閣揆,集黨政大權於一身,有利於選戰指揮及戰力的集中。要競逐大位者,全部離開院長的位置,公平競爭。最後卡在主席堅持選到底,他準備多時,希望給他一次機會。經過兩次協調無功,只好放棄。」
扁說,他相信有人一定認為通過黨內初選,代表黨拿到入場券等於拿到勝利券,為此他跟辜寬敏有過激辯。「甚至有人不知道哪裡聽來的謠言,說某人有案子,幾月以前一定出事,黨內初選生態一定起變化,他更有機會。其結果,沒有一個人願意退出,大家都沒有機會。『給別人機會,就是給自己機會。給別人空間,就是給自己空間。』雖不是什麼大道哩,仍然值得細心玩味。」


去年總統大選,阿扁說,原先他們寄望藍營會分裂,包括王金平、連戰、宋楚瑜、吳伯雄等力量集結成一股扯馬英九後腿的逆流,最後事與願違。

特偵:沒扁案 早辦藍高官
阿扁在新書中透露,特偵組在去年11月25日到看守所偵訊他後,曾私下和他交換意見很長一段時間,檢察官周士榆表示,如果沒有8月份發生扁案,藍營高官第一批涉及特別費部分,是預計9月偵結起訴的。阿扁在書中寫道:「其誰能信?」
他指出,閒聊中,檢察官林嚞慧說他也是淺綠的,「陳瑞仁檢察官也是這樣講的,少來了,我說我就是栽在您們兩位的手中。」
阿扁也表示,林嚞慧還告訴他,馬英九的特別費應該要判有罪,他對法院判決馬英九無罪的理由無法苟同。在特偵組內部,他就是這樣主張。甚至力主對馬英九無罪的確定判決應該提起非常上訴。「這樣的檢察官,我夫復何言?」

遊行成功 有拚面
阿扁強調,去年九月十六日的入聯公投大遊行在高雄極為盛大成功,讓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謝長廷的民調只落後馬英九七%,嚴格講起來,只差三.五%,非常接近,也是競選期間雙方陣營差距最小的一次。「可惜二○○八年一月十二日立委選後,由謝總統候選人身兼黨主席,並主導最後七十天的選戰主軸,他要大家兩張公投票都要領,這是幫馬陣營解套。」
阿扁指出,選舉本來就要區隔,完全一樣,人家不一定要選你。謝陣營認為入聯公投是票房毒藥,美方嚴重關切,導致最後七十天根本沒有公投議題,太可惜了。「二○○四年公投投票率過半的九個縣市,我總統得票率都是選得最好的。二○○八大選,儘管沒有宣傳,投票率只有三六%,贊成入聯公投票數還比謝候選人多出八、九萬票,顯然不是票房毒藥,這是評估及判斷的問題。」
對於候選人的健康問題,阿扁也頗多感觸。他說:「選舉無師傅,拚就有。」後來九月二十七日謝的「扭傷」開始,一直到三月二十二日投票,整整半年時間,候選人的活動、場次,包括拜廟、握手、照相、授旗、演講、掃街都沒辦法「正常化」,特別在最後一個月,每天看到候選人在台北競選總部跑十點半的記者會,著實令人擔心。


民進黨去年總統大選慘敗,阿扁說他身為八年執政者要負最大責任,但謝長廷的選戰策略,也絕對值得檢討。


阿扁說,謝長廷前年九月二十七日「扭傷」,造成總統大選時戰力折損,非常可惜。


阿扁指入聯公投大遊行極為盛大成功,可惜去年立委選後,由謝長廷主導選戰主軸,他要大家兩張公投票都領,「這是幫馬陣營解套。」



切割團隊 損戰力
選後始終未曾對大選慘敗公開發表看法的阿扁,也在書中表示,二○○八年大選的失利、大敗,他身為八年執政者要負最大責任,「但敗選責任完全由我一人承擔,而忽略了應該客觀公正的看待這次大選的種種問題,亦有失公允。」他並批評謝的選戰策略,至少有三點絕對值得檢討。
一是三大切割對不對?阿扁說,謝切割立委選舉,切割行政團隊,切割總統,這種切割策略,使得戰力變小,不會變大。「八年政績,大家都參與過,每一個人每一棒,大家都有貢獻,為何沒有信心,一定要切割?否定八年,等於否定自己,切割行政團隊,無異切割做過院長的自己。」
二是不打團體戰、只凸顯個人人格特質好不好?阿扁表示,馬英九是政治明星,是政治藝人,想和他比個人人格特質,包括他在內,必輸。「選總統不比中央執政,去比地方市政就很奇怪,除非綠卡可以致命一擊,打了二個月,歹戲拖棚,大家也見怪不怪了。」


謝長廷向阿扁說,根據新聞局統計,東森的違規紀錄比T台多,所以是政府首要開刀的對象。圖為時任新聞局長的姚文智。

公投縮手 變毒藥
三是放棄入聯公投的訴求,聰明不聰明?阿扁強調,國民黨以返聯公投反制入聯公投,足見入聯公投的厲害與重要。「有人在美中聯手打壓下怕了、退縮了,甚至認為入聯公投是票房毒藥,造成最後的七十天,入聯公投的台灣牌不見了,只剩下綠卡,終於卡住綠營的綠色執政。」
談到任內關掉部分電視頻道引發軒然大波,阿扁則把責任歸咎於謝長廷。他說,謝當時任行政院長,在每週一次的例行會面中,曾提到要對電子媒體開刀,對象是東森,「我還反問為何不是TVBS,院長說是根據新聞局統計,東森的違規紀錄比T台多,我沒有多講話,這也是東森第五十三台被停播一個月的緣由,害得當時主持五十三台政論性節目的黃越綏老師對我多次抱怨。」


2008年大選,贊成入聯公投票數還比謝長廷多出8、9萬票,對此,阿扁說,公投顯然不是票房毒藥,是評估及判斷的問題。

不提四不 美不派AIT代表
資深外交界人士指出,2000年大選,美方極為關切阿扁如果當選,對一些重大政治議題有何看法和主張,尤其1999年7月9日,前總統李登輝提到「兩岸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儘管5天後,立即收回,美國方面仍然非常在意。
阿扁表示,他選前向美方保證,當選總統絕不宣布台灣獨立、不把兩國論入憲及不舉辦統獨公投。加上李前總統在他當選後,2次在大安官邸提醒他,做總統有2根柱子不要碰觸它,這2根柱子是中華民國憲法及國統綱領,「四不一沒有就是這樣來的」、「主要是講給白宮那些人聽的。」
對此,資深外交人員表示,阿扁書中未透露的是,如果不提四不,美方可能就不派美國在台協會(AIT)代表。

媒體撤照 未干涉
阿扁指出,T台涉及港資、中資介入,引發是否違背廣電法令、應否撤照的爭議,新聞局與T台業者各有說詞,主要是法令適用及證據是否充分的問題,「我未加以干涉。我反對T台批評政府或污衊總統被撤照,但如有任何違法,嚴重到必須處以撤照處分,我不會有意見。後來因為NCC國家傳播通訊委員會成立,新聞局對媒體的處分權移到NCC,國民黨控制的NCC,以獨立機構的立場不予處分,不論原因為何,均與總統無涉。」
他強調,時代不同了,新聞媒體事業這麼發達,電子頻道超過一百個,有時一家電子媒體擁有五個以上的頻道,「撤照可以關掉所有頻道嗎?抑或只是其中一個頻道被關閉,尚有其他頻道可以轉換,有用嗎?我認為大有為政府的時代已經過去,對新聞媒體的制裁,不是依賴政府的公權力,而是依靠閱聽人的公斷及廣告業者的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