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扁遭追訴無期徒刑 自由時報陷外交洗錢醜聞


陳水扁所涉四大弊案開庭,特偵組及公訴組檢察官將再丟出震撼彈。針對龍潭案追加陳水扁一條藉勢藉端勒索強募財物罪,最重可處無期徒刑,加上國務機要費案,扁將面臨遭判處2個無期徒刑的危機。
然而阿扁面對的危機不僅在法庭,特偵組清查他總統任內的機密外交弊案,發現給FAPA的經費,有80萬美元經由FAPA前執行長陳文彥匯入其弟的貿易公司,部分經費甚至流入《自由時報》。


《自由時報》創辦人林榮三,長期以來與民進黨關係良好。


陳水扁將遭特偵組及公訴檢察官追加一條無期徒刑重罪,連他挹注FAPA的機密外交弊案,特偵組也持續清查中。(蘋果日報)


十月九日,台北地方法院召開扁家四大弊案準備庭,最高檢署特偵組與台北地檢署公訴組已擬好訴訟策略,特偵組檢察官朱朝亮、吳文忠、林嚞慧及周士榆,十五日也特地到最高檢向總長陳聰明報告論告內容,針對龍潭購地案,將追加陳水扁藉勢藉端勒索強募財物罪,多條無期徒刑重罪,給扁一個措手不及。

扁律師 害背二無期
陳水扁的律師鄭文龍及石宜琳,在扁二次的羈押庭中一再強調,陳水扁是總統不是公務員,而且總統職權根本管不到財經議題,總統府國家安全會議下設經濟顧問小組也只是諮詢性質,所以特偵組援引《貪污治罪條例》公務員對於職務上之行為收受賄賂罪,顯然有所違誤。
鄭文龍甚至抨擊檢察官,不懂陳水扁站在總統國家統治權的高度,才會有這樣錯誤的判斷。但這些話聽在檢察官耳裡很不是滋味,有檢察官調侃地說:「律師說那麼多,反而害慘陳水扁,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經讓他們的被告深陷更重刑責,給他輕的他還不要,那只好重刑伺候!」
公務員職務上收賄罪是七年以上徒刑,但藉勢藉端勒索強募財物罪卻是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重罪。知情人士透露,既然律師都說陳水扁沒有職權決定龍潭案的收購,那他剛好符合藉勢藉端強募財物罪的構成要件。很明顯的,扁藉「總統」之勢,趁台泥董事長辜成允面臨破產之危,以政府收購為由,強募辜四億元。
陳水扁觸犯這條法律,一旦判刑確定,最高還可併科一億元罰金;如果連同國務機要費所涉及的侵占公有財物罪,也是最高可處無期徒刑重罪,陳水扁一審很可能就要面臨二個無期徒刑的重判。
特偵組一方面在法庭對陳水扁發動攻勢,另一方在偵查上也再對他所涉的機密外交弊案持續清查,其中有關機密外交資金流入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的部分,也查出明顯不符合撥款程序的事實,資金流向更是處處啟人疑竇。


特偵組查出FAPA執行長陳文彥曾匯八十萬美元來台,該筆經費部分用在刊登《自由時報》的入聯公投廣告。


2007年民進黨政府推動「入聯公投」,運用大量公家預算宣傳。圖為在總統府前架設入聯的大型廣告。


特偵組檢察官朱朝亮、吳文忠在扁案首次開庭時,與公訴組檢察官聯手,追加陳水扁藉勢藉端勒索強募財物的重罪。




扁的刑責


《自由時報》創辦人林榮三(左)與陳水扁(右)關係不錯,如今機密外交經費流入《自由時報》,不免引人聯想。(蘋果日報)


律師鄭文龍(右)已有遭法官留置的心理準備,將在扁案首開準備庭上大動作演出。



外交款 入自由時報
知情人士指出,特偵組在清查機密外交弊案資金時,發現FAPA前會長吳明基,在二○○二年至○五年擔任FAPA會長時,曾簽字領走機密外交經費;雖然吳明基隔海喊冤,強調從來沒有簽名領走機密外交經費,但領據上頭的簽名,中文就寫吳明基,英文也是吳明基的英文名字。
就在吳明基任會長期間,FAPA的執行長陳文彥由美國匯入八十萬美元到台灣一家公司的帳戶內,而這家公司就是陳文彥弟弟所開設的貿易公司。這筆經費後來陸續被提領出去,其中部分的金額由《自由時報》相關人員簽字領走,名目為入聯公投的廣告費用。
二○○八年十二月初,特偵組針對陳文彥弟弟的貿易公司,以及桃園住處發動搜索,在公司內部查到該帳戶的帳冊,以及使用經費的各項簽領單據。特偵組並在隔天傳訊陳文彥弟弟等親友,訊問有關這些資金的使用情形。
該名人士指出,陳文彥的胞弟等親人,在律師陪同下進入特偵組應訊時,神色都相當緊張。陳文彥的胞弟告訴檢方,二○○二年底陳文彥從美國打電話回來,希望他以公司名義開設一個帳戶供其使用,陳文彥強調,帳戶裡的錢是要拿來幫助台灣做一些事情,因此他才答應哥哥的請求。帳戶一設立後,陳文彥很快就自美國匯入八十萬美元。


扁案庭期


FAPA前執行長陳文彥將機密外交的錢匯入胞弟的貿易公司,有公私不明之嫌。(蘋果日報)

撇罪責 匯回百餘萬
陳文彥的胞弟向檢方強調,這筆錢是替FAPA在台灣做有意義的事情,經費的支出完全聽從陳文彥的指示。這些年來都是陳文彥先來電告知「何人會在何時,支領多少經費」,他再依照陳文彥的指示,確認來者身分後,將經費交付出去,並會要求對方簽寫領據,作為經費的支出憑據,他只不過是個出納。
陳文彥的弟弟表示,他純粹只是幫忙兄長,也只知道這些錢是FAPA的錢,後續完全依照兄長指示支付,其他就沒多問,也沒有聽陳文彥說起經費的來源。
由於帳冊中支出項目有記載著自由時報,而且領取數目不少,陳文彥弟弟還特地向檢方強調,扁政府在推動入聯公投時,陳文彥多次打電話來,要他將帳戶內的經費拿來支付給《自由時報》,做為「入聯公投」廣告的刊登費用。他表示,每次刊登廣告之後,《自由時報》就會派人到公司收取廣告費用,並簽領單據,這些帳目都非常的清楚。
知情人士指出,陳文彥的弟弟為了向檢方證明這些錢都是FAPA的財產,當庭出示FAPA的來函,證明該公司是受FAPA的委託。
由於該帳戶還有五萬美元的餘額,陳文彥胞弟認為當初只是單純的幫忙兄長,替台灣做一些有意義的事,卻惹來一堆麻煩事,因此經過檢方同意,已經將餘額五萬美元(約新台幣一百六十五萬元)匯回美國FAPA所指定的帳戶。
據指出,特偵組已掌握該公司帳冊經費支出的明細,正就支領的個人與公司進行清查,以瞭解經費運用是否涉及中飽私囊的弊情,或是與扁家海外密帳有所關連。


陳水扁任內大力推動入聯公投,但當時政府各部會都被要求撥款挹注,為何還要動用到機密預算,啟人疑竇。

扁推入聯公投 雷聲大
◎陳水扁在總統任內於2007年5月間,針對台灣連續13年未能以「中華民國」或「台灣」名義成為聯合國成員,提出以台灣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的公投提案,在2008年總統大選同日同時進行,國民黨立即提出重返聯合國公投反制,執政的民進黨更運用政府大量預算在國內外宣傳,並在7月、9月在各地舉辦百萬人支持入聯公投遊行活動。
◎因入聯公投觸及兩岸敏感神經,中國與美國皆表明反對;最後「入聯」與「返聯」2項公投案,均未達過半投票率,而宣告失敗。

拒囚服 要體面出庭
特偵組除了在法庭的大動作,偵查也持續發動攻勢,目的就是要讓扁屈服認罪;但特偵組雙管齊下之策,似乎無法動搖阿扁律師團所採取的「焦土」辯護策略。
知情人士透露,一月十五日下午,阿扁及鄭文龍、洪貴參、石宜琳等律師團成員,在台北看守所討論訴訟攻防時,就認為現階段形勢非常險峻,從審判長蔡守訓在羈押庭審理就可看出,因此決定在準備庭時,採取激烈方法。一月十九日的準備庭上,阿扁先主張無罪辯護,全盤否認檢方起訴的事實,律師團則在過年期間不休假,全面檢驗檢方起訴扁案的證據,在法院調查、辯論階段進行反擊。
律師團強烈認為,阿扁這場官司是「不公平的比賽」,但要堂堂正正、體體面面的面對,所以律師團也嚴正向台北看守所強調,阿扁一月十九日出庭時,看守所絕對不能讓有著卸任元首身分的阿扁穿著囚服,及看守所提供的白球鞋出庭應訊,扁一定要穿西裝、打領帶及皮鞋,而且不能再對扁上手銬。律師團認為,這是維持阿扁卸任元首的尊嚴,也是對被告無罪推定的尊重。
阿扁被起訴、羈押、上手銬,在法界掀起尊重被告司法人權的聲浪,這也迫使法務部長王清峰下令進行改革,不只監所立即在冬季實施非假日提供收容人熱水洗澡,也對三十多年未修的《羈押法》進行修改,準備在農曆年後將草案提交行政院研議。


吳淑珍是否出庭將是扁家四大弊案的重要關鍵,但檢方已經定好策略,將在辯論終結前,一次搞定吳淑珍,速審此案。(蘋果日報)

吳淑珍 恐直接拘提
其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律見,由於律師界及人權團體嚴重抗議檢方對禁見被告的律見實施錄音錄影,無異將辯方的訴訟攻防曝露在檢方的監視下。此事不僅阿扁律師團曾出聲抗議,還有其他被告的律師也不滿而提出釋憲,法務部對此已打算修法廢除對禁見被告律見時的錄音錄影。
不過,諷刺的是,這項對禁見被告錄音錄影的措施,竟是現任總統馬英九一九九五年一月十九日在法務部長任內,發文各監所辦理。
其實從阿扁律師團種種動作看來,阿扁最重要的辯護策略就是,打程序不打實體,要以程序拖延審判,並且讓吳淑珍以身體健康為由,請假不出庭,以達到無法審判的結果。
不過,檢察官也不是省油的燈,面對律師可能的策略,檢察官已做好萬全準備。
知情人士透露,檢察官已擬好在辯論終結前的準備庭及審理庭,排除傳喚吳淑珍,直到辯論終結再由法官直接拘提,一次搞定吳淑珍,讓吳淑珍到庭後,只能陳述認罪與否,以及對證據清單表示有無意見,然後結束辯論,直接進入宣判。
由於審判長蔡守訓在審理國務機要費案時,傳喚吳淑珍十七次,她都請假未到,嚴重影響訴訟時程,這也讓法官與檢察官已有因應對策:吳淑珍準備庭不來,將等於自動放棄為自己辯白的權利,法官將直接進入實體審理程序。
檢察官也知道,吳淑珍最在意的人是兒子陳致中,特偵組和公訴檢察官已決定在陳致中所涉洗錢罪上,完全不退讓,陳致中只有認罪一途,不然絕不協商。


陳致中所涉洗錢罪,特偵組不準備妥協,他只有認罪一途。

陳致中 難逃牢獄災
檢方立場堅決,認為陳致中遲遲不明白交待五億七千萬元的資金流向,將讓他自陷另一起洗錢罪,除了海角七億元的洗錢罪最高可判五年,依照一罪一罰,五億七千萬元部分可再判五年以下。這樣一來,陳致中若不認罪,一定遭到重判,二罪相加非得要坐牢。
扁家現已顧不了扁的死活,但吳淑珍為搶救陳致中,勢必要有更積極的動作。如果真的窮得只剩下錢,還不把錢匯回台,重判已無可避免。

回應
自由時報﹕廣告費來自合法公司

自由時報表示,截至目前為止,沒有任何人或任何單位,就FAPA刊登入聯公投的廣告問題,詢問過報社相關人員。
此外,因目前廣告環境,收得到錢相當重要,就經營的立場來說,只要是來自合法公司行號,報社不會去質疑經費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