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國華台股教戰
買到低點一定好嗎


一家上市公司究竟是由哪些人組成?通常散戶們只想到「股東會」,所以當投資人思考到底值不值得投資一家公司時,往往只流於股東的層面而忽略到其他的因素;事實上,除了股東會、董監事以外,還有產能、工廠、產業地位、員工、債權人、上游供應商、下游通路以及政府等眾多組成份子。
當公司處於經濟成長的賺錢階段,股東有股利可分配,員工有工作與獎金,政府有課稅收入,整個產業有穩定產能,上下游的廠商有生意可作,債權人可獲得充分的償債保證,公司執行長(CEO)擁有崇高的社經地位。
然而,景氣一旦反轉,整個局面就完全一百八十度改變,股東除了沒有股利可發放外,還要面對股價的崩跌,員工除了獎金薪資縮水以外,還得面臨裁員與失業,供應商跟著勒緊褲袋,債權人開始擔心借出去的錢成為呆帳,政府除了沒有稅收以外,還要背負種種責罵。

眾多產業 面臨存亡
去年全球金融風暴引發景氣衰退以來,台灣許多產業面臨生死存亡的關頭,如整個產業合計虧損超過千億以上的DRAM、面板,還有金融風暴中心的金融業,此外,還有汽車業、鋼鐵業以及更令人擔心受怕的營建業。
持平而論,我不認為上述產業的大部份公司會面臨倒閉或破產,畢竟,只要還有其市場需求,產業就不可能會消失,一如DRAM與面板等。我也深信一旦這些公司面臨更險峻的狀況,產業的潛在併購者自然出面收購,而政府應該也會拿出資金與資源去拯救這些重要產業,不過,一個被投資人長期忽略的投資陷阱就在其中。
以DRAM來說,相關公司的股價全數跌到10元以下,且多數跌到每股不到5元,沒錯,這些公司倒閉關門的機率很低、很低;沒錯,此刻的股價很可能是最低點(起碼應是相對低點)。只是,就算能買到史上最低的股價,也有可能會賠錢,為什麼呢?

出資拯救 犧牲原股
我在文章開頭時提及一家上市公司的組成關係份子不單單只有股東,也就是說一旦有新資金需要金援或挹注之際,這些出資者或收拾善後的政府,其著眼點恐怕不在原有股東或股價上,新的金主所圖的是產能與上下游整合,政府圖的是產業秩序的恢復、債權銀行的保全或是勞工的就業,因此,在資源有限的狀況之下,原股東通常是會被犧牲的。
舉例而言,一家資本額100億元的公司,它在金融風暴下賠了其中的90億元,顯然地,它只有兩條路,一是破產倒閉、二是增加資金,而所謂的金援、紓困或產業整併,說穿了就是灌注營運上不可或缺的現金。
然而,問題來了,當購併者或政府拿著現金要入主或金援公司時,難道不會要求原有的股東認列帳上虧損,並要求原股東進行「減資」,將原100億元的資本減資成10億元的股本,而且,新的金主肯定會做「現金增資」的動作後,才會將公司所需的新資金(譬如90億元好了)匯進這家公司。
如果你是原有的股東,你的持股數量將減少9成,也就是說本來持有10張股票,經減資再增資以後,持股只剩1張,且公司的總股數沒有改變,就算這家公司幸運地整併成功,並恢復昔日的獲利水準,舊股東所能分配的股利也只有原來的十分之一。
此外,還有一些紓困的方法,如公司發行大量的特別股或條件寬鬆的可轉換公司債,以吸引新的資金,未來這家公司一旦轉虧為盈,大多數盈餘恐怕要先分配給特別股股東,或者可轉換公司債大量的轉換為股票,源源不斷地湧入股票市場,讓股價不易上漲。

千萬想清 莫賠本金
舊股東受到如此待遇相當合理,畢竟沒有笨蛋會拿出新的資金,去和一家早已虧損連連的股東們一起分享新的資本,舊股東必需在「面對虧損事實」與「步入倒閉」之間做出取捨,這將是那些千億虧損與百億缺口的公司們未來救亡圖存必經途徑。
所以,當投資人面對一個「不會倒」與「股價趴在地板」的公司時,千萬要想清楚,即使沒有下市倒閉的風險,但是若進入減資後增資的必要程序以後,股價或許會上漲,但是持股數或持股比率將被大量稀釋,那真的是「賺了股價、賠了本金」。

黃國華
台大經濟系畢。曾任大眾證券自營部副總,台股投資經驗二十一年。自二○○六年二月起,以「總幹事」為名經營部落格,著有《總幹事的投資筆記》、《金色巨塔》、《交易員的靈魂》、《收盤後的人生》、《台北金融物語一部曲—內線國度》、《台北金融物語二部曲—金控迷霧》等六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