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人
挖出黃金礦 金益鼎總經理張錦賢


出身新竹農家,張錦賢從外商電子廠基層一路往上爬,做到宏眥そ`,但轉戰大祥電子卻經營不善,最後連公司都被購併。
最困境時,張錦賢在別人不屑一顧的廢棄電路板、廢棄電腦堆裡看到商機,轉投入廢棄物回收行業。
靠著科技業經驗和累積的人脈,打入台積電、聯電、國巨等科技大廠,不但在垃圾中提煉出貴金屬,還把公司推上櫃。
不管是什麼行業,只要看得準,張錦賢說:「下腳料也能挖出黃金。」


工廠提煉出來的貴金屬,一小撮就價值數百萬元,即使張錦賢出入,也要接受金屬偵測。


張錦賢得意地舉著沉甸甸的金塊說:「高科技廠報廢的下腳料,別人看是垃圾,我們看來全都是黃金啊!」

張錦賢小檔案
出生:1946年出生
學歷:淡水工商(現改名為真理大學)
經歷:環宇電子經理、天美時、增你智處長
宏硍偎帡そ`,大祥科技總經理
婚姻:已婚,育有2子1女

「嗶!嗶!」金屬偵測器警報大響,警衛臉色冷然地對張錦賢說:「總經理,請把口袋的東西拿出來檢查一下!」張錦賢對我們苦笑說:「就算是我,也要按照規矩來。」
張錦賢指著一盆灰色鐵砂說:「提煉出的白金,五百克就是一百萬元,塞在口袋裡就帶走了!」


張錦賢(前左一)是宏硍偎峈漲悜工,經歷過宏硍}發小教授電腦的草創時期,在宏眳伝虧堨萿漱H脈,都成為他日後創業的資本。(張錦賢提供)

資源再生 高毛利
走進金益鼎位於新竹的廠房,一袋袋廢棄的IC電路板、主機板、電腦螢幕,原來做的是資源回收,四年前開始轉型,從過去的無所不收,鎖定高科技廢棄物回收,營收從二億元增為七.八億元,去年五月上櫃,稅前毛利率達到二六%,是科技公司的五倍以上。
金益鼎是台灣第二家上市的廢棄物回收廠商,比起主要競爭對手佳龍科技二○○七年營業額的三十六億元、毛利率一○.八一%,金益鼎營業規模僅有佳龍的二○%,但稅前毛利率二六%,卻是佳龍的二倍,張錦賢說:「佳龍還銷售金額高、但毛利低的金鹽(電路板材料上游),我們只做廢棄物回收(下游),台積電、聯電、國巨、華新科、聯發科、日月光、矽品等,全是我們的客戶。」
成立於一九九七年的金益鼎,四年前營收不到二億元,董事長莊清旗回憶說:「經營七年始終打不進科技大廠,聽到張錦賢有興趣投入高科技資源回收,二○○四年透過朋友介紹,挖他過來。」

估價透明 固客戶
張錦賢隨手拉出一片電腦基版,指著金屬接頭和電路線:「以前我就是做電路板,知道這些金屬部分不是金就是銀,刮下來,光賣黃金就比我賣電路板還賺,可是回收公司隨便報個價錢就標走,讓我覺得很虧!」
過去,廢棄物回收廠向高科技公司報一個概略的收購價,至於這批廢棄物真正價值多少,高科技公司從來不知道,但只要回收廠不隨便棄置、不洩漏公司機密,「反正都是垃圾,賺到算多的。」


張錦賢將名片依照地區、公司類別、業務性質等分類,他說:「要去北京,拿起北京地區的那盒名片就可出門了。」

善用人脈 業績揚
如果客戶不相信金益鼎對廢棄物的價值評估,金益鼎也歡迎客戶找工研院或其他第三單位驗證。張錦賢說:「過去這行資訊不透明,客戶不知道廢棄物價值多少,所以不知道該信任哪家公司?我們現在靠評估廢棄物價值的know how贏取客戶,只要業務量大,就能有經濟規模效益。」
財務協理楊馨堯說:「過去公司標廢棄物處理案,只能接觸到承辦窗口,但是總經理人脈夠多,直接從客戶上層建立關係。」
把客戶當作拆帳的事業夥伴,七年來,張錦賢讓公司營收翻了近四倍,前幾年,原物料與貴金屬價格大漲,去年五月,金益鼎搭著這班黃金列車上櫃,股價還一度破百。
但是二○○八第四季,高科技業景氣一夕反轉,金益鼎也相對受到影響,張錦賢說:「過去貴金屬走勢上揚,提煉出產品越晚賣越賺,但去年下半年銅價大跌,白金也從年初的每盎司二千二百美元跌到七百美元,加上高科技景氣反轉,廢棄物跟著減少,公司從二○○九年起跟客戶重新議約,依照提煉作業完成日為計價基準日,並在期貨市場預先賣出貴金屬,避免價格波動損失。」金益鼎二○○九年初股價,約為二十八元。


金益鼎的保險箱滿滿都是提煉出來的黃金,即使總經理要開箱,也要銷售、管理及財務部門的負責人在場。

美商歷練 進宏
出身新竹佃農,只有淡水工商畢業,既沒學歷也沒家世的張景賢,能夠讓各高科技廠買單,靠的是過去二十年累積的人脈。張錦賢在台灣第一家IC封裝公司∣環宇電子擔任主任,隔年施振榮才從交大研究所畢業,也進入環宇電子擔任組長。
後來,張錦賢轉往美商增你智、天美時,擔任品保、生產線處長,一九八四年又被施振榮挖角進宏痋A當時宏硈苭艉K年,「之前我在外商公司工作,薪水比本土公司高,當施先生發下第一個月五萬元薪水時,還跟我說,你是全公司最高薪的人。」
出道比施振榮早,既非交大幫嫡系子弟、也不是開國元老,張錦賢拿著美商標準,替宏眱堨葝郱リう漣@業流程,張錦賢說:「當時施先生要我來,就是覺得需要美商經驗。」
現任建皉瞉P長蔡溫喜一九九三年在宏眳氶A曾是張錦賢部屬,他說:「對宏硌磣魕M物料體系最有貢獻的,一個是黃少華(前宏眥そ`經理),一個就是Gens(張錦賢),他培養出很多資材體系的人才。」
但是張錦賢有砲就放的刺頭個性,在宏硍偎庛旼蓎o特立獨行,即使面對施振榮,他也不給面子。「那時在宏痋A大概就我和李焜耀最不聽話,每年初一,宏硍偎峏狾陸そ`都會到施先生家堳籉~,只有我一次都沒有!施太太也勸過我幾次,我回她:『工作會成功,不是領導者的功勞,而是屬下的努力,如果要拜年,也應該是施先生來跟我拜年。』」
問到張錦賢為什麼沒有繼續待在宏痋H他說:「我年紀跟施先生相近,不可能被栽培當接班人,我在宏痐Q六年,好像救火隊一樣,哪邊有需要去哪邊,沒有自己的事業,始終只是個副總,才選擇離開。」


金益鼎工廠位於新竹西濱公路旁,遠眺過去就是高聳的風力發電機。

黑手翻身 變黃金
離開宏痋A張錦賢受大祥董事長邱羅火和萬海少東陳致遠邀請,擔任大祥科技總經理,他更透過人脈,讓宏硍偎峈煽韭憫賳磥j祥科技三.五億元,但受限於早期投資生產設備錯誤,產品良率始終難突破,二○○三年每股仍虧損九.二一元,最後大祥被併,張錦賢也黯然去職。
自認在宏硍偎峔S受到重用,但張錦賢與老東家的情誼還在,並非如外傳的與施振榮鬧翻:「就算大祥最後被全懋合併,宏硍偎峈漣賳篪椄O有獲利。」
在宏硍偎峇u作期間,張錦賢認識施振榮、李焜耀、宣明智等科技業大老;在大祥科技期間,也和萬海少東陳致遠建立情誼。張錦賢靠著人脈,把過去被視為「黑手」「黑道」的資源回收業,轉變成跟高科技緊密聯合的產業,張錦賢說:「現在哪家科技廠高階產品出貨多少、低階產品出貨多少,我們都一清二楚。」
在宏砦犐t人馬眼中,張錦賢自立門戶又把公司搞垮,或許也是個不堪使用的下腳料,不過下腳料只要找對方法,一樣可以垃圾變黃金。張錦賢也用他自創的方式,證明他還是有價值的黃金。

廢料變黃金
高科技廢棄物的含金量依電路分布、黃金電鍍層數、用料好壞,可回收的貴金屬含量差異甚大,以500公斤電路板為例,回收黃金重量從50克到1公斤不等。

回收


PC電路板上的金屬線路和接點都是以黃金電鍍,金益鼎回收的就是這些金屬部分。


將一包包的電路板扔到類似大型洗衣槽,裡面裝有剝金劑的容器中,可將貴金屬成份溶出。




電解
對貴金屬液進行電解,貴金屬便會附著在電解棒上成為糊狀物質。

化學精練
將糊狀成份加入酸液,予以加熱精煉,持續將其中的水分與雜質分離,得出砂礫粉狀的海綿金。




海綿金高熱熔煉,去除更多雜質,得出塊狀的黃金。




張錦賢和妻子結婚36年,2人是青梅竹馬。(張錦賢提供)

後記
談工作,張錦賢滔滔不絕,但談到自己私人事情,他就開始左閃右躲。
談到家堙A他就說:「家媞堨苤A沒什麼。」問他哪裡畢業,「學歷不要談啦,工作經驗比較重要。」說到老婆就說:「小時候認識的。」;連問到興趣,也只說:「打麻將啦,這個不能給你拍啦。」
兜了半天,張錦賢才說出他當年大學聯考三民主義考20分,所以只考上淡水工商三專部;家堿O佃農,工作後還要回家幫忙,結婚前,岳父母還擔心女兒嫁過來要下田,婚事差點告吹。
不就是家境貧困+青梅竹馬+力爭上游+創業有成,最典型的勵志嘛,這些你不想說的,才是本刊最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