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男綠女
浪漫遠颺 盧佳君


兩廳院董事長陳郁秀和已故立法委員盧修一的女兒盧佳君,最近拍了一支洗髮精廣告,讓她從小提琴家晉身為廣告明星。飄逸的長髮,自信地拉琴,從小學音樂的她,不諱言廣告讓更多人認識她,但她不想當藝人,也沒興趣跑趴。她說想做更多的音樂推廣工作,堅持父親認同台灣文化主體性的遺願。


盧佳君自從在洗髮精廣告被豔驚之後,也成為精品貴朵錶的代言人之一,但她說,並不想成為藝人,還是在音樂這個領域經營,或是當個推廣音樂的製作人。


盧佳君背著小提琴,身著黑色大衣,像極了紐約的樂手,她表情冷冷酷酷的,眼大得彷彿一瞪你就結冰了,她台灣藝術大學的學生衛俞霏說:「盧老師,超沈著冷靜的,即使笑都是微笑,從沒有看她哈哈大笑過,我們其實滿怕她的。」這位洗髮精廣告的小提琴家,在影片裡一身火紅,長髮飛揚,笑容自信,原來她所有的浪漫與熱情,全都藏在音樂裡了。


盧佳君的音樂專業和長髮讓她成為洗髮精ASIENCE的代言人。(花王提供)

冷靜與熱情
「我以前很愛撒嬌的,自從爸爸(盧修一)過世之後,又在紐約求學,就變得愈來愈獨立了。」身為已故立法委員盧修一和現任兩廳院董事長陳郁秀的小女兒,以前見証的是最熱情浪漫的家庭,盧委員從不掩飾對陳郁秀的愛意,我在十幾年前採訪陳郁秀,留歐的他們可以當場法式親吻,讓所有的藝文記者看傻了眼。講到這裡,盧佳君終於嘴角咧開大笑。
「爸爸超級浪漫的,當年追媽媽,放棄比利時的博士學位,跑到巴黎,寫情書,天天陪媽媽等車去巴黎音樂院。即使在家裡,爸爸對我們三個小孩也是又抱又親的,我高中時有一陣子很叛逆,還覺得討厭噁心,現在想想,其實現在是父女互動最好的時期,但他卻早已經不在人間了。」思念父親的盧佳君即使落寞,都看起來非常成熟,反而是擔心母親的心情比較多。
盧佳君和姊姊盧佳慧從小就跟媽媽學鋼琴,六歲則學小提琴,「我很喜歡小提琴的聲音,好像她在跟你說話似的,也很能表達自己的個性。媽媽幫我找了名師李淑德教小提琴,那時爸爸入政治獄三年,李老師雪中送炭,讓我繼續學琴,人家都說李老師嚴格,但我覺得她的課挺有趣的。其實我媽媽比李老師更嚴格。」盧佳君自稱,自從學音樂之後,每天都要練四小時,除了春節初一到初四可以休息,幾乎是全年無休。
她和姊姊後來都走上音樂之路,高中之後就到曼哈頓音樂院進修。「剛到音樂院時,爸爸已得肺腺癌,每次電話鈴聲響,我都相當害怕。後來爸爸是暑假過世的,我們全家都圍繞他身旁。其實爸爸是浪漫而幽默的理想革命家,他生命中最在意的是家人和台灣主體性,而我到了大學時才開始認同他的理念與堅持,他不像一般父親努力賺錢養家,他的錢都是大家的,但他會給予我們和台灣,人生和精神上的指導。」


盧佳君(中)以前和爸爸盧修一(右)、媽媽陳郁秀(左二)、姊姊盧佳慧和弟弟盧佳德一同出國旅行。


從小愛撒嬌的盧佳君,就跟父親盧修一很親暱了,她笑稱高中叛逆時期,還覺爸爸對小孩又抱又親很噁心。右圖是盧佳君六歲就開始學小提琴。




盧佳君雖然外表很冷靜,但內在的感情豐富,全都表現在音樂裡,對於感情她沒有愛情幻想,她說能找到像爸爸一樣幽默又浪漫專情的人很難了。

愛情與幻滅
所以在盧佳君的成長過程,雖然父親入獄期間曾讓她有不安全感,但她的精神層次是豐富的,她的外祖父是名畫家陳慧坤,母親熱愛音樂,父親寫得一手好書法好文章,「我每次看爸爸寫給媽媽的情書,字字句句情感洋溢,都讓我相當感動。他當立委期間常忙於選民服務半夜才回家,他都會偷偷親我們,然後再放張卡片在我們床頭。他的卡片都不是一兩句話,而是一整篇文章。」後來他也是這樣要求我們,我們常常用卡片寫信,他說:「一個女孩子的字就像臉一樣,要寫得好看且用心。」
盧佳君笑著說:「從小我被人稱讚長得漂亮,很像媽媽時,爸爸就會質疑,『真的祇像媽媽嗎?應該是像我吧?』其實我小時候真的是比較像爸爸的。」曼哈頓音樂院深造之後,她獲得耶魯大學獎學金赴該校音樂院攻讀碩士,盧佳君感受到音樂院以外的視野,她覺得獲益不少。尤其在學術論文上,以前音樂院的報告要求沒那麼高,到了耶魯我第一次拿B-,才知學校對學術論文的重視。
外型的冷靜與音樂的熱情,美女音樂家應是很多人追求,我問盧佳君對感情的態度,她居然超成熟又幽默地說:「早已對愛情幻滅。我覺得我父母感情太好了,這個對我的感情觀影響很大,因為真的很難找到像我爸一樣,既幽默又浪漫專情的人,他們不僅是深愛對方而且是soulmate靈魂伴侶,相知相惜又互相祟拜。可能是音樂院的女生吧!我以前也是喜歡被人捧在手掌心,但我現在很獨立,很多事都自己來,能找個相知相惜、幽默有趣的人就好了,總之一定要為生活加分,否則沒有必要。」盧佳君冷靜的一面又跑了出來。


盧佳君長得漂亮常被人稱讚,她說小時候像父親,長大倒很像母親。(盧佳君提供)


思父之情,從盧佳君冷靜轉為溫暖的言談可以感受。




盧佳君在台灣藝術大學教授小提琴,學生說她是冷靜型的老師,對任何事都很有見解和想法。

理想與堅持
她說:「縱使再萬般不捨,對於病逝的父親還是得放手,但對母親則有更多的心疼。父親過世後的那段期間,媽媽常在房裡一坐就是一天,天黑了都忘記了開燈。常常以淚洗面,那時弟弟要考大學,常對媽媽說:『媽你今天不要哭好不好,我明天要考試,可不可以明天再哭。』後來居然是當上了文建會主委救了她,為台灣文化資產事業忙碌讓她整個人活了過來,我想這是因為爸爸的理想。」
也因為認同父母的堅持和理念,盧佳君耶魯畢業後就返台考上國家交響樂團,並在台灣藝術大學教學,還兼任白鷺鷥文教基金會的執行長,她笑稱,現在不祇是辦演奏會而已,有時也會擔任製作人做台灣音樂推廣的工作。
至於拍廣告呢?她笑是無心插柳,當初廣告公司找上她,因為剛開始拍攝的內容和產品極為保密和神秘,讓她家人一致覺得是詐騙集團,也擔心有裸露的鏡頭,或是甩個頭而已,後來發現這家洗髮精拍過很多女藝術家,包括日本的爵士樂手和大陸的芭蕾舞者,希望能夠拍一個屬於台灣的藝術家。
「我那時長髮留到快腰際,正想一下子剪得很短,試試不一樣的心情,後來拍完之後,大家都還滿稱讚的,我媽也很滿意。」學生對於這位年輕又漂亮的小提琴老師更充滿好奇,常常一開口沒問音樂的相關問題,就直接問老師的化妝品是哪家?「所以我在學校都板著臉,不怎麼跟學生嘻笑怒罵,真的有學生說看到我會發抖耶!」冷靜的盧佳君終於露出了頑皮的笑容。

盧佳君 profile
學歷:耶魯大學音樂碩士、紐約曼哈頓音樂院。
經歷:父親是已故立委盧修一,母親是現任兩廳院董事長,從小五歲與母親習鋼琴,六歲習小提琴,師承小提琴名師李淑德,留美期間多次受邀參加音樂節和參加大師班。2002年返台定居,2003與義大利鋼琴家Monopoli於義大利巡演;2004-06年進入國家交響樂團。現任白鷺鷥文教基金會執行長,並於台灣藝術大學、台灣戲曲學院、師大附中音樂班任教,並著有「張福興─情繫福爾摩沙」一書。


妝髮:林惟悌(0923167062) 場地提供:洋緹義大利餐廳(02-27213182)
服裝提供:LAVINS大安門市(02-877384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