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Y檔案
看飽噁客 按摩妹只愛氣質男


經濟蕭條,以為大家錢都花在刀口上,按摩妹諾諾(化名)卻說,理容院裡多的是你沒見過的花錢法。有人花幾千元,在包廂盡情舔小姐的腳,有人散財只為看鎖骨。年輕的諾諾原也是愛玩飛妹出身,進到這行真正見識到吃飽閒著的男人嘴臉,才發現自己其實更喜歡清新多一點。「我會自己去看獅子王音樂劇、大河之舞,喜歡看畫…。」她希望用藝術洗滌油膩。問她男友是哪型?她答:「當然是有文學氣質的那型。」


19歲的諾諾一笑露出兔寶寶牙,有點資深AV女優憂木瞳的味道。看起來開放的她,剛做按摩妹時,最怕被毛毛客揉胸。


二OO八最後一天,按摩妹諾諾(化名)也要去跨年。
她挽著貌似才華歌手方大同的男友,很幸福地說:「等會兒要開車去宜蘭跟朋友烤肉倒數。」不去台北市府看跨年演唱會、等101煙火嗎?「才不要,我花了七千元買自己外場才能提早下班,不是為了人擠人吵成一團,我要去安靜的地方點點仙女棒就好。」她的新年新希望是,早日離開那個鬼地方。


雖然男客常常醉翁之意不在酒,但諾諾仍覺得按摩就是她的一技之長。

裝高級 奶壓舒療館
她口中的鬼地方,就是她上班的理容院,「理容院很難聽耶,現在都講舒療館。」在沒離開那鬼地方前,還是要自我安慰一下。她上班的「舒療館」,其實滿高級。富麗堂皇的大廳,內設KTV包廂,選不到粗手粗腳愛踩背的油壓阿姨,全都是打扮入時的短裙美眉,讓人一時分不清是按摩妹,還是酒店妹。
「不一樣,我們還是有一技之長。」諾諾拉起記者的手,往弧口按,「痛嗎?這裡有個穴道,跟腸胃有關。」然後起身按起記者肩頸,節奏不疾不緩、力道相當適中,果然有放鬆催眠的功力。不過,就在她一俯一起地施力時,軟胸也不小心輕貼到記者背上,記者開始想像,男客到理容院、在那小包廂裡享受的,應該就是這種曖昧氣氛。尤其大眼、兔寶寶牙的諾諾,神似日本資深AV女優憂木瞳,能跟這樣的按摩妹共處一室,自然身心愉快。
想像果然只是想像,諾諾一年多的按摩妹生涯,已經看透了男人,「戀愛客比較會來曖昧這套,但也都是假情假意,前兩次先約你看電影、吃飯、兜風,然後就想帶妳去泡湯,最終只是想上妳。」諾諾實際年齡比她外型更小,才剛滿十九歲,但講起男人,一付了然於心的樣子。


在理容院上班的諾諾,已經習慣出門要化濃妝。

怪客多 靠鎖骨興奮
「進了這行,我對男生徹底改觀,我不知道哪來那麼多變態男,還是說,台北吃飽閒著的有錢男全都集中在按摩館裡?」諾諾說,毛毛客是最常見的,「就是那些會毛手毛腳的客人。妳幫他們按摩時,他們兩隻手就往後伸,也要幫妳按,按妳的胸。」她剛入行的前兩個月,經常夢到接了毛毛客,全身被胡亂摸,「有一次我講夢話,一直說不要、不要,後來睡在我旁邊的前男友搖醒我說:『厚,是我在摸妳啦。』已變成生活壓力。」
諾諾跟店裡其他同事,會幫熟客取綽號,「鎖骨吳,看起來滿斯文的一個人。他每次買兩個鐘,專門只為了看小姐鎖骨。他最愛一長根很利、很明顯的鎖骨,聽別的小姐說,他會貼很近看,然後聞一聞,然後愈來愈興奮,樣子很變態。但還好他並不會邊看、邊打手槍,算有禮貌。」諾諾說,可惜她沒什麼鎖骨,沒被選上過,不然做鎖骨吳算是很輕鬆的差事。
但有雙美腿的她,卻是另個怪癖常客「舔腳蘇」的菜。「客人一到,小姐要訪客,我們一進去,他就開始盯大家的腿看,他喜歡腿細的小姐。我第一次做他時,進包廂後,他就叫我把絲襪脫掉,然後說:『妳先去洗腳。』洗完,他還拿毛巾幫我細心擦乾,突然他就開始從小腿舔起來…。」


諾諾身材超好,除了D奶之外,沒什麼其他贅肉。

砸大錢 玩比手畫腳
舔腳蘇也是一買起碼兩個鐘,諾諾不懂,為何有人花錢是想幫人舔腳?「不是隨便舔,他舔得整個很賣力,是舌頭還會鑽進趾縫來回弄的那種,好像是我付錢請他舔似的,然後一直會問,『覺得舒服嗎,感覺怎樣?』每次我都是做一個鐘就受不了,整隻腳濕答答地太噁了。」諾諾都要叫姊妹來請煙,看能不能插花救她一下。
「還有賽車陳,每次都直接『走外』,要妳陪他去賽車,有時他還一次帶兩個小姐,才顯得罩。撲克林,就要你跟他玩撲克牌,輸了要脫掉身上一樣東西,小姐後來都學乖,跟他出去,都先披披掛掛穿一堆。
「還有個遊戲王,真的是遊戲王,他會在家自己先做好道具,像比手畫腳的成語題目,然後來店裡一次找十個小姐,分兩隊玩,當然邊玩,還是會邊對每個小姐摸來摸去。」諾諾算,一次叫十個小姐最少都要花到兩萬元,她常想,怎會有錢沒地方花到這種地步?
成天看這些揮金如土的怪咖,諾諾現在超討厭那種俗氣的感覺,「我第一眼見到男友時,整個就被震懾住,他是我客人的大學同學,坐在大廳等那客人時,就靜靜地在沙發一角翻汽車雜誌,沒有東張西望,很專心地翻。」她說,她是被男友的文學氣質所吸引,記者開玩笑說,看汽車雜誌無法證明有文學氣質,她則大叫:「不管啦,反正我在店裡那麼久,沒看過這型。」


諾諾(左)的理容院同事,多是年輕美眉,聖誕節時,他們還有變裝活動。(諾諾提供)

愛輕功 專長難施展
雖有一技之長,但諾諾在店裡,似乎能展現她專業的時候並不多。「還是有啦,就正常的按個兩、三節,不過其中也有一半是海邊客,不要妳的力道,只要妳用輕功。」輕功跟調情沒兩樣,諾諾講了半天雖沒講明,大家也早知道,舒療館,舒解的當然不止是疲勞。
當初,諾諾是看報紙應徵行政助理,但一進去,經理就跟她講按摩的錢比較好賺,接著就要她先上訓練課程再決定,「訓練的時候,都是跟我年紀差不多的女生,感覺很好玩,而且真的是教按摩,就不覺得恐怖。老板也會講有哪些客人,但他說,妳要做就做,不做也沒關係。
「店裡當然有小姐私下接S,我自己百分之一千也經常有『乾脆再做多一點,接S算了。』這樣的念頭出現,但想做,不一定做得到。畢竟對一個沒感情的人,不管是打手槍,還是打砲,都非常痛苦。」諾諾說,店裡有一兩個像她這樣,看起來愛玩歸愛玩,但事實上,比自己想像中要保守的女生。
諾諾國二就有性經驗。她是獨身女,三歲時,媽媽被爸爸打跑,爸爸又不負責任,從沒養她,她是由奶奶帶大。「我歲就算出社會了,半工半讀,除了不想給奶奶負擔太大,其實主要就是我喜歡跟外面朋友和在一起的感覺,一個人在家真的很孤單。」


諾諾滿早熟,身形也已發育得十分有女人味,她覺得自己應該適合國外生活,很嚮往到澳洲念書跟媽媽相聚。

靠藝術 洗滌油膩感
因為怕孤單,她早早就交男友,但這初戀卻非常糟糕,「上完就被甩,交往不到一個月。」之後陸續交過五、六個男友,但她不認為自己性關係亂,「我怕寂寞,所以從來沒有空窗期,不過認真的也不多啦,還是會抓個浮木過日。但我不劈腿,原則問題。」
看得出來諾諾很早熟,雖然在外面混,但不是很沒分寸的那種。「我爸最近說想多了解我,要跟我聊天,但沒講兩句,他又開始訓我,說我認識的都是嗑藥、吸毒鬼,本來我很想跟他說:『拜託!你到底懂不懂自己的小孩?』但,我想想,我都很難懂自己是什麼樣的人吧。」
就像她最近才發現,除了眼中只看得見氣質男,以前愛跑舞廳、KTV的她,竟然還變得喜歡藝術活動,「獅子王、大河之舞都是我一個人去看,太陽劇團我買不到票,氣死了…。」可能,她是靠藝術洗滌店裡帶給她的噁爛油膩感。「真的,現在待店裡,愈來愈容易有受不了的感覺,還好我媽快回來過年了,這是難得的好事。」
諾諾的偶像是媽媽。她媽媽後來出國唸書,改嫁到澳洲,還生了混血弟弟妹妹。她小三時,媽媽也接她過去同住過一年,兩人至今仍常通email,「她超強,敢追求自己要的生活。我也打算趕快存到錢,就可以去澳洲唸書,所以,會再忍一忍。」諾諾的媽媽可能不只她的偶像,也是一盞希望。

按摩妹工作術語解析
訪客:客人進店,有些舒療館會安排三到五個小姐進廳讓客人選,有點類似酒店模式。
一個鐘:一節三十分鐘,一個鐘就是一小時。一個鐘約1200元,若按舔腳蘇買兩個鐘算,就是他要花兩千四百元幫人舔腳。
請煙:這是店家遇特殊情況下,監督包廂的方式,趁進包廂送煙時,觀察現場狀況。
插花:小姐請煙時,若客人願意,就順便加入按摩行列。
走外:類似酒店的框出場。走外一個鐘比內場貴,要1400元,且通常要一次三個鐘起跳,也就是走外的基本費是4200元。
輕功:以指尖輕滑,以達酥麻效果。
海邊客:海邊指鼠蹊邊,海邊客,是指想要調情的客人。會以輕功遊其胸、肚、腿,主要是遊其大腿內側鼠蹊邊。


看多了怪咖噁男,諾諾超欣賞新男友的書卷氣。拍照時,她男友靦腆到隨手抓本書翻,但好像是諾諾的羅曼史小說。


喜歡跟朋友相聚的諾諾,只有回家時常常是孤單一人。


愛情對怕孤單的諾諾來說很重要,她透露與新男友還處「純純的愛」階段,這表示她是很認真的。




待久了彌漫性、金錢、油滋滋的理容院,一放假諾諾只想去郊外看海,她說可以淨化心靈。

男友看諾諾
諾諾的新男友小剛說,除了汽車雜誌,他也會看財經類的刊物,自認不是文學氣質,勉強算學院氣質。他說自己不太想知道諾諾工作時會發生什麼事,他其實也可以想像得到。不過,他滿相信諾諾,諾諾跟一般年輕辣妹不同,從不講粗話,而且非常孝順奶奶。他知道諾諾想出國唸書,他很支持。

拒油諾諾
年齡:19歲 
身高:161
體重:50 
三圍:32D 23 35
興趣:看藝術表演、看海
平均收入:四萬多元。曾經月收七萬。
最滿意處:胸部、腿
最討厭:油膩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