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國華台股教戰
不存在的工作


去年以來,失業一直是眾所皆知的嚴重問題。目前台灣的失業人數超過70多萬人,放無薪假的勞工超過20萬人,農曆年過後的失業與無薪勞工將逼近百萬大關。或許,對於許多人而言,這只是一個數字、一個慘澹的總體經濟數字而已。然而,當我踏上第一線接觸求職市場時,這數字就在我腦中形成了無比的震盪與頭皮發麻,我只能吶喊:失業的情況比想像還糟糕。

畢業即失業
前一陣子我為了今年即將要出版幾本新書,徵求一名「行政助理」人員,我上人力網站登錄一則求才廣告,薪水2萬~2.2萬元。我的小辦公室不是大企業,無法讓人累積下一個工作的專業與資歷,絕對沒有大好前景,頂多圖個不會裁員與比較有人情的好處而已。沒想到,不過一個禮拜,履歷表就收到超過800封,把我的信箱差點灌爆,而且,我還不是到最大的求職網站登錄呢。
基於尊重每一個應徵者,我仔細地看過每一封履歷表,這也是我長久以來的求才習慣;可怕的是,這800多封求職信多數是大專畢業生,(其實我本來只想找個高職的,畢竟我給的薪水也蠻令人難為情的,)他們大都是從去年7月畢業至今,一直找不到工作的新鮮人,不然,就是去年9月~12月以來被解僱的上班族,被解僱者上一個工作比較集中的行業是:
1.不動產仲介業;
2.電信公司與金控的一線行銷人員;
3.竹科的生產線作業員;
4.旅館娛樂與其相關行業;
5.券商的行政與後勤人員;
6.媒體週邊如傳播、出版、美工、印刷、與行銷行政等;
7.進出口貿易、代理與買賣業。
除了觸目驚心以外,似乎找不到形容詞可以陳述我心中的寒意。當然,我只能約其中幾位進一步面試。關於面試,我回想以往的經驗是,遞履歷表的人不見得每個都會來面試,譬如我在1999~2001年擔任券商主管時,幾度徵試一些債券交易員與證券研究員,薪水有3.2萬元,碩士還可以給到3.5~3.8萬元。
換成現在,一家中大型券商的債券交易員或自營部研究員的工作,肯定搶破頭;然而,當年來投遞履歷表的大約僅50、60人,獲通知面試的十來個人之中,頂多來6、7個,而6、7個當中往往會有1、2個因為有更好的工作而不克報到上班;也就是說,當年只要能面試,十之八九都會被錄取。
2005年我也曾徵求過一位助理,到人力網站登錄了老半天,只來了4封應徵信,挑了其中兩個通知面試,有一個放我鴿子,有一個嫌我給的薪水太低。

提早 學謙卑
然而,這次通知其中幾個人前來面試,竟然全都準時出現;我的同事開個連我都不好啟口的試用期薪水2萬給對方,我還一度想躲掉對方不屑的眼神,沒想到,她們全部答應。
更心酸的還在後面,公司老闆想在農曆年前找人,當然是過完春節後再來上班,不然只報到幾天就要休年假,不會有這樣大方的老闆,更沒有這種必要;不過,大多數面試者竟然開口希望可以提早來報到,薪水卻可從放假後的2月1日開始算就可以了,我笑著說:「妳這樣會不會太吃虧了。」她們異口同聲告訴我,這個面試機會是她們3個月以來的唯一機會,無論如何...
聽了以後,我強忍著鼻酸!我寫文章很少提到政府,但是這次要破例了,政府!你在幹什麼!失業的問題是20年來最慘的一次。我認為政府在這樣的風暴下唯一有能力做好的,只有就業市場的穩定,因為出口必需看國際環境,紓困會有道德風險,救股市會成為外資提款機,消費券也無法一再發放吧。
請政府人為地創造一些工作,畢竟有工作帶給一個人的價值感是不一樣的,每天早上出門上班帶來的不單單是那份薪水,而是希望、尊嚴與信心,也連帶改善恐怕即將惡化的治安。
失業或許和股市沒有太大的相關,但是再惡化下去,整個世代的年輕人信心會崩塌,一旦年輕人的信心崩潰,就會發生如日本一樣「失落的十年」。在此呼籲企業主或老闆,今天的7年級生在失業海嘯的衝擊下,我從他們的眼神中看到了他們已提早學會謙卑,也不再是所謂的草莓族,如果你的公司有能力的話,不妨在這個物美價廉的就業市場多聘用一些優秀年輕人。

黃國華
台大經濟系畢。曾任大眾證券自營部副總,台股投資經驗二十一年。自二○○六年二月起,以「總幹事」為名經營部落格,著有《總幹事的投資筆記》、《金色巨塔》、《交易員的靈魂》、《收盤後的人生》、《台北金融物語一部曲—內線國度》、《台北金融物語二部曲—金控迷霧》等六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