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人
牽手協奏曲 山頂鳥總經理方顯裕


「山頂鳥」是第一個主攻台灣市場的羽絨衣品牌,老闆娘李雲霓出身光隆羽毛家族,和夫婿方顯裕胼手胝足,打下事業根基。

他們著手讓羽絨產品結合流行元素,聘歐洲時尚設計師坐鎮、請名模當代言人,想讓羽絨衣成為一種時尚記號。

二人成長背景和個性南轅北轍,女主外,男主內,互補成力量,缺了一個人,事業都不會是今天的局面。


山頂鳥羽絨衣加入不少流行元素,請來藝人阿布和Janet,擔任代言人。


李雲霓(右)的娘家是全球最大羽絨原料廠,是山頂鳥創立過程中的最大動能,但她為了顧及另一半方顯裕(左)的處境與面子,煞費苦心,自己僅屈就協理一職。

山頂鳥
◎總經理方顯裕
年 齡:1948年生,60歲
學 歷:高中
經 歷:光隆羽毛廠長
最喜歡:員工在工作中的付出與獲得,轉換為家庭的快樂與和諧。
最討厭:做事不能夠腳踏實地,好高騖遠。

◎協理李雲霓
年 齡:1948年生,60歲   
學 歷:高中   
經 歷:美容師  
最喜歡:目標達成   
最討厭:事與願違,原地踏步

冷風枯黃了人行道上成排楓香樹,「山頂鳥」總經理方顯裕搭著老婆李雲霓的肩,從冬日蕭瑟的街頭,跨進山頂鳥店裡,五彩繽紛的羽絨衣映入眼簾,暖意湧來,瞬息就和玻璃櫃外的冷冽成了對比。


1978年方顯裕全家福,如今兒女都成事業幫手。(方顯裕提供)

台灣品牌 家族後盾
方顯裕挑來一件羽絨外套,翻出裡層標籤。「一律9010(羽絨含量,指九○%羽絨,一○%羽梗),我們的衣服都是這種規格。」他拿起袖子抓了幾下,正要說,太太兼公司協理的李雲霓卻搶了話。
「輕輕抓,再放手,衣服很快回復原狀的,表示成份好。」李雲霓取下一件類似木村拓哉在《Hero》裡穿的亮面皮質羽絨外套,她說:「世界大廠都在做,但掌握羽毛的能力,我們好得多。」
其實,李雲霓家族經營的光隆實業,是全球最大精製羽毛廠,供應Columbia等全球知名羽絨衣品牌的羽絨原料,夫妻浸淫羽絨業三十多年。
李雲霓的父親李茂交出身貧微,十八歲和從母姓的哥哥詹發枝做煤炭買賣,三十多歲時發現羽毛產業前景好,集資開設羽毛廠,因搶對時機迅速發跡,一九六○年代,曾與前美麗華飯店董事長陳雲溪等人共同經營合隆毛紡,一九六六年拆夥,自行成立光隆羽毛。


走秀會前一天,方寶惠(右2)和模特兒公司人員商討服裝搭配細節,方顯裕夫婦(左2、3)在旁提供意見。


方顯裕平時不多話,說到他浸淫半輩子的羽毛,話匣子全開。


首席設計師Alain Wolf(右),是把山頂鳥導向時尚流行的關鍵,更是李雲霓(左)的「祕密武器」。

不甘安穩 自立門號
光隆羽毛現任董事長詹正華,是李雲霓的堂哥,她的哥哥和弟弟都是光隆董事,一共還持有二七%股份。然而李雲霓空有靈活的生意頭腦,卻進不了家族事業。她無奈地說:「女生比較不被爸爸那一輩重視。」
「爸爸反對我進來,常說這行業太辛苦。他把桃園市成功路上的房子過給我,要我每天安安穩穩,一覺到天亮就好了。」但那種生活從來不是李雲霓想要的。
她在朋友的聚會裡認識了方顯裕,才二年就結了婚。她沒好氣地回憶說:「那時二十七歲,我爸要我們趕快結,說是怕我沒人要。」李茂交在光隆羽毛幫女婿安了一個職位,從原料學到生產,李雲霓則用成功路房子賣起外銷成衣。
「光隆外銷成衣有一些庫存貨,堂哥們要我幫忙賣,一卡車就把客廳堆滿了。」李雲霓地說著:「夾克、羽毛衣都有,一件只賺二十元,早上六點就有人敲門,晚上十一點人還不走,晚上數鈔票,一張張一百元、十元,數到手都黑了。」
李雲霓一面帶孩子,還得親自去光隆挑貨。但光靠光隆的外銷庫存根本不夠,她說:「我們決定用他十萬元年終獎金當資本。爸爸反對我找苦受,怕他操心,都沒向他要錢。」

嚴控製程 打開名聲
一九八三年,他們成立「依賞企業」,以二人去日本黑部立山時看到的雷鳥為靈感,品牌取名為山頂鳥,採用光隆生產的羽絨,再找下游廠商加工做羽絨衣。當時國內羽絨衣都是主打外銷市場的光隆、合隆等大廠所生產,山頂鳥是第一個主攻台灣市場的品牌。方顯裕負責後端生產,李雲霓管門市營運,她說:「剛開始公司就我和一位門市小姐,光靠秋冬季賣半年,整年都OK了。」
夫婦二人「龜毛」出名,哪款布該配哪種針,一般都由加工廠自己決定,但代工業者說:「他們連使用哪種代號的針都要管。」
因為製程管控嚴,山頂鳥的羽絨衣很快打開知名度,雖然衣服都不二價,惹來抱怨,但因那年代出國留學都帶三寶:電鍋、睡袋和羽絨衣,業績和營業據點仍逐漸增加。「信義路美國在台協會附近那店,屋主店面空著也不管,我去敲門他不理,要我知難而退。」李雲霓連敲了幾天門,終於簽下租約,成為第一家進駐當地的休閒旅遊服飾業者。
一九九一年,山頂鳥拓出六家直營店後,業績沒有太大突破,李雲霓心灰意冷起來。「我是十足保守的人,每一步都很小心,一年做六千萬元業績,不大不小,孩子又小,於是有了收掉的念頭。」她去找堂哥詹正華訴苦,詹正華說:「繼續做就對了,有問題我都挺你。」
堂哥一句話,讓她繼續把頭洗下去。他們找來會計師,從借貸平衡學到如何分析財務報表,又找資訊公司寫POS進銷貨管理系統,解決盤點費時的問題。方顯裕說:「土法煉鋼時代,每個月盤點都要一天一夜以上,弄得店裡小姐哭哭啼啼。」


兒子方碩蔚負責行銷創意,在走秀會前盯場。

多元穿法 結合流行
管理上軌道後,自己形容「喜歡做『前面的東西』」的李雲霓成天想新點子。她嫌當時羽絨衣和其他登山休閒服飾笨重又單調,要設計師設計雙面都能穿的羽絨衣,又想出多元穿法的點子,讓一件衣服拆掉領子、拿掉袖子、加上帽子都能穿。
詹正華全力相挺,光隆生產的羽絨幾乎都外銷全球,台灣只供貨給山頂鳥。「光隆沒有給我們特別價格,想生存,你要自己找辦法,這是我們家族成員間的默契。」李雲霓說。
然而機能休閒服飾(以防水透濕等機能性紡織品為原料生產的服飾)普及性不如流行服飾,加上全球暖化效應,都限制了羽絨衣市場。山頂鳥試圖打破羽絨衣只能在寒帶地方穿的迷思,擔任生產經理的女兒方寶惠說:「我們不能不跟流行結合。」
方寶惠自美國帕森設計學院畢業後,和弟弟方碩蔚都進了山頂鳥,姊姊負責生產和設計,弟弟負責行銷。方寶惠找了她在帕森的學長、幫Hugo Boss設計精品的華裔德籍設計師Alain Wolf,擔任首席設計師,方碩蔚則陸續敲了藝人東明相、Liz和Janet擔任產品代言人,辦了幾場走秀會,拉近品牌和年輕人的距離。

區隔市場 年輕客層
「他們的觀念很新,不會停留在傳統台灣化的想法。」Alain用文法不精確的國語形容方顯裕夫婦,「做服裝最重要的是熱情,從沒看過一個老闆早上很早來,最後才離開。」
隨著國人休閒旅遊風日漸興盛,山頂鳥、歐都納和旅行者三大機能服飾品牌不時短兵相接,戰場從店面打進百貨公司。方顯裕說:「隨時要知道別人在幹什麼,有沒有比你好,真是四面楚歌呀!」
山頂鳥二○○八年營收約五億元,目前有九個直營門市和二十四個百貨專櫃。三家公司卻都刻意迴避評論對方,方顯裕說:「教育訓練時,我們一再交代門市人員不可說別人不好。」旅行者行銷企劃主任黃威菱聽說要談山頂鳥,連忙推辭採訪。
記者實際走訪賣場,發現山頂鳥和旅行者都走時尚路線,色彩變化多,年輕客層居多,通路短兵相接情況也較明顯,歐都納走專業登山路線。但曾赴南極探險的自助旅行專家鄭有利則說:「八千、一萬元的東西,除非產品力和設計感很強,否則我還是比較信任外國品牌。」
李雲霓是急性子,她形容自己:「比較直接、比較嚴,交代的事馬上要去做。」方顯裕則完全是另一個型,他愛讀書、不多話,加上山頂鳥的資源多來自李家家族,看來是太太一方強,實情卻又不如外界想像。

吵架溝通 個性互補
太太家財力雄厚,方顯裕也不算太差。他是雲林人,父親當過鄉代會主席和地方農會主席,家裡曾經有過二、三十甲地。
方顯裕坦承:「對外,她的確比我強。」其實他也有堅持,二人一路走來,經常意見相左。「我們的溝通比較直接,意見不同就吵架解決。」李雲霓說:「其實我做很多事,他都支持我,給我空間。如果他是另外一個人,今天事業可能不是這樣。」
方顯裕口才拙實,李雲霓常跳出來把話圓完,機靈活潑的她,總設法把光環做給先生。
「無形壓力的確有,他們(李家)也知道這一點,反而給我和太太更多照顧。其實到頭來,我們表現得不錯,不是嗎?」二人的好朋友、桃園卡門藝術中心老闆林辰陽說:「方先生是穩定軍心的最大力量。」
十二月中旬,山頂鳥在信義計劃區辦新品發表會,Discovery《瘋台灣》主持人Janet在冬陽下穿著腰身簡裁合宜的長版羽絨外套走秀,方顯裕坐在最前面的位置,上台致辭前,李雲霓細心地幫他拉平外衣上的縐折,他拍了拍太太的肩,雖然僅僅幾秒,還是窺見了夫妻的濃情密意。

如何選購 羽絨衣


比標籤
填充物標示的含絨量是指羽絨和羽梗比例,9010是最高等級,含絨量愈高愈保暖。



9010等級(右)含絨量高,保暖性佳;6040以下等級(左)羽梗多,保暖性較差。


看格線
羽絨衣會縫成格子狀以固定羽絨,車縫品質差會降低保暖度。


測彈性
抓皺後再鬆開,愈迅速回彈為原狀的,代表品質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