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專題
高利保單吸金 壽險業爆危機


在央行不斷降息下,大型行庫的1年期定存利率將跌破1%,但市場上利率近3%的高利保單仍滿天飛。本刊調查,經過去年金融海嘯的肆虐,整體壽險業淨值縮水9成,剩下不到4百億元,第四季淨值幾乎皆為負數,但因政府昔日對保險業採低度監理,且未建立完善退場機制,因此目前只能在財報上放水,幫業者過關。
然這些已沒有獲利能力的壽險業者,卻逆勢吸金,大賣高利率儲蓄險保單。面對高利誘惑,保戶只能自求多福,並祈禱新上任的金管會主委陳冲安全拆下這顆未爆彈,不縱放違規業者。


國泰金董事長蔡宏圖領軍的國泰人壽,在金融海嘯吞蝕下,雖小虧17億元,但打破47年零虧損紀錄。



這個週末保險業「不平安」。壽險龍頭國泰人壽公布,去年虧了十七億元,打破四十七年零虧損紀錄;新光人壽則大虧一百九十七億元,虧掉三分之一個資本,刷新自己的紀錄。而最令人頭皮發麻的是,一向保守嚴謹的國泰金策略長李長庚,上週竟發出警訊:「現在是壽險業危急存亡之秋。」


新光人壽去年大虧一百九十七億元,創一九六三年成軍以來新高,新光金董事長吳東進認為,景氣好轉,還要好一段時間。

投資虧損 淨值呈負
究竟情況多危急?據官方統計,去年十月底,全體二十三家壽險業,總資產八兆八千多億元,淨值卻從二○○七年底的四千多億元,縮水剩六百二十一億元,到年底,剩下不到四百億元,蒸發九成。而這數字,還是保險業去年總計增資一千四百億元,加上官方緊急放水,讓業者在隱藏鉅額投資虧損之下所交出的成績,實際狀況,可說慘不忍睹。
一位大型保險公司董事直言:「去年底淨值為正的保險業,不到一家。」壽險業是高槓桿事業,一百元股本可做十五倍生意,也就是一千五百元,依法可投資股票、債券、不動產及海外資產,分散風險;不幸的是,去年金融海嘯,全部遭殃,約七成投資受傷,三成虧損;若嚴格計算,去年全體壽險業的RBC(資本適足率)都低於法定的二○○%,甚至不到一五○%。


這張第一年解約金比所繳保費還高的保單,十分熱賣。

無力增資 政府束手
依歐美規範,淨值為負的保險業,不是退場,就是經營者換人或被併,這波金融海嘯後,歐洲還實施更嚴謹的IFRS4(國際財務報告準則),母公司設在荷蘭的ING安泰人壽,即因無力提存一千三百多億元責任準備金,才併給富邦金,成為「台灣人」;但在台灣,因政府「束手無策」,竟讓淨值為負數的業者,猶能「無照駕駛」。
一位官員私下透露:「政府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他點出,銀行有存款保險機制,RTC(金融重建基金)可接管善後,唯獨保險業沒有完善的退場機制,單靠規模百餘億的保險安定基金,根本是杯水車薪。也因此,主管機關無計可施,既怕業者垮掉,又無力強制業者增資、被併或退場。
據壽險公會統計,整體壽險業資金缺口高達五百億元,尚需增資,但有些壽險公司已無力增資,「『資』要從哪裡來,是很大的問題。」一位資深保險人說,目前大環境惡劣,大家連保險都不敢買了,更別說投資保險公司股票。
更扯的是,金融三業中,對保險的監理是最低度。「主管機關對保險業投資放款監理專業,不及對銀行業,保單設計的把關是仰仗保險公會,而公會又由壽險業者支持。」


財報放水 暫穩局勢
「以國華人壽為例,淨值早就是負數,且RBC長期低於二○○%,但因無退場機制,加上保戶龐大,業務單純,就像中風的病人,比較耐命,不會有立即危險。」資深保險人說。「但以建設營建為本業的保險集團,若有多數資金部位為房地產,當保險與不動產二產業巿場都不佳時,就會流動吃緊。」
日前,保險局即對幸福人壽投資單筆不動產超限、遠雄人壽取得土地二年沒有收益及與利害關係人交易超限等,分別開罰四百五十萬及二百七十萬元。
由於保險不比銀行,沒有立即的擠兌危機,因此,金管會矇著頭「大放水」,先穩住局勢,幫業者過冬。例如放寬三十四號公報,將「交易項目」下需認列跌價損失的股票與債券,重新分類到不必認列損失的「非交易目的」;並放寬RBC計算,將股票未實現損益認列比率,從一○○%減為二○%,以及股票及重大事故準備金調整新制展延一年,到今年十二月底才上路。
一家金控高層說:「這是掩耳盜鈴,對存戶、投資散戶,甚至整體金融業,並非福音。」業者私下擔心,四月底前要揭露去年度財報,一旦數字曝光,恐怕會引發大眾信心不足,提出保單解約或質押,加上過去的高利保單今年進入到期給付高峰期,屆時會有流動性需求。


由遠雄集團董事長趙藤雄跨業經營的遠雄人壽,日前因取得土地二年沒有收益等因素,遭保險局開罰。


淨值長期為負數的國華人壽,去年底由前監察院長陳履安出任董事長,跌破眾人眼鏡。





去年美國國際集團(AIG)爆財務危機,一度引發旗下南山人壽的台灣保戶信心危機,保戶湧至公司了解狀況。

高利保單 周轉現金
本刊調查,包括國泰、南山、新光、台壽保、富邦及宏泰等多家保險公司,在二○○三年熱銷的六年期儲蓄險,今年起到期,須支付滿期金給被保險人;另外,如中國人壽等所發的二十年前利率高達八%的保單,也將於今、明或後年到期,金額驚人,令資金有限的保險公司傷透腦筋。
一位資深保險人透露:「有家保險公司,六年前推出的增額型保單繳費期滿,此時解約,拿回的錢比所繳的保費還多,如果保戶爭相解約,就會如同銀行擠兌的狀況,讓保險公司面臨流動性問題。」因此,有些保險公司先搶先贏,大發高利儲蓄保單吸金,以解燃眉之急。
「以新光人壽推出的『新光威利九九』保單為例,宣告利率有二.九九%,宣布在去年十二月底停賣,一天就創造二十五億元的保費收入。」一位保險經紀人說。
另一張幸福人壽銷售的六年期儲蓄險『新幸福人生』,則更有玄機,第一年存入保費八十二.三萬元,第一年解約,可以拿回八十二.八萬元的解約金,比保費還要多,「我們公司特別熱賣這張,可以幫客戶套利。」一位保險代理人說。
這波壽險業搶發的高利率保單,以短年期儲蓄險為主,險種包括利率變動型年金、養老險、萬能保險,賣點是宣告利率比定存高,最高可達三%,把保險當作儲蓄商品來賣,業績嚇嚇叫。由於保險商品採報備制,主管機關後知後覺,日前因主管機關「關切」,還意外造成一波「停賣效應」(賣得更好)。


新任金管會主委陳冲呼籲保戶不要解約的同時,也背負強化監理壽險業的社會期待。

預期過高 同行納悶
某銀行顧問說:「我覺得很奇怪,現在投資環境這麼不好,過去一年共同基金的報酬率為負四○%,有些保險公司卻還敢推出『連六年保證報酬三%』的保單,我覺得有問題,趕緊請對方提供財務報表給我看。」不過他也坦承,即使看了財務報表,也無法判讀這些公司的財務狀況會不會出問題。
一位外商保險公司總經理則納悶的說:「我向幾家本土保險業者請教,在這種投資環境下,怎麼有辦法推出高於市場預期的保險商品?」一家回答說:「我們正在看一些有興趣的案子,覺得有機會達到預期報酬率;再說,經濟不景氣時,保持現金流量是比較安全的做法。」另一家則說:「目前公司帳上,還有一些資產可以彌補保單預定利率與市場利率之間的利差損。」聽完之後,這位總經理還是半信半疑。



政大教授彭金隆提醒保戶當心高利保單,也呼籲主管機關要關注。(蘋果日報)



學者建議 三招自保
連保險公司總經理都得不到答案,更何況一般保戶,因此當保險公司出問題,保戶肯定最後一個知道。「主管機關的確要關注這個問題。」政大風險管理與保險系教授彭金隆說,政府應要求這些保險公司提供投資計畫,並找到再保公司承擔風險。
彭金隆建議,保戶買儲蓄險前,有三個自保動作:一、查詢保險公司財務強度:RBC係數有沒有合乎政府規定,長期營運狀況是不是穩定,虧損是因為資本市場表現不好,還是長年期虧損?二、流動性:保戶要確定這筆錢短時間用不到,否則若中途解約,可能連本金都拿不回來。三、補償機制:萬一保險公司真的倒閉,由政府提供的安定基金,依理賠或滿期的保險額度打九折給付,最高只賠三百萬元。高利保單如裹著糖蜜的毒藥,保戶投保前宜先自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