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怕遭不測 留訊息給子 黃芳彥:爸爸替人扛罪


為躲避特偵組調查而跑到美國的扁家友人黃芳彥,早知此關難過,因此特別交代祕書準備1千萬元現金,留著做為他自己、扁家或扁辦成員的保釋金之用。黃芳彥並說,如果他發生任何不測,希望祕書能馬上傳口信給他兒子,告訴他:「一定要相信爸爸,爸爸絕對不是那種會污錢或協助別人洗錢的人,落到如今的下場,只是為朋友扛下罪責使然。」
另為準備跟特偵組在法庭攻防,陳水扁現已無暇顧及黃芳彥等親信的感受,因為1月19日法庭硬戰在即的他,正面臨律師團成員鄭勝助陣前請辭的困境,目前已決定換上洪貴參上陣,而使「二鄭一石」的律師團,變成「鄭洪石」。


滯美未歸的黃芳彥,要祕書留口信給兒子,請他相信爸爸不是會污錢的人。


知情人士指出,因扁案滯美未歸的扁家親信、新光醫院副院長黃芳彥,目前情緒很低落,日前還留訊息給祕書,說他如果發生任何不測,希望能轉告他心中唯一掛念的兒子,一定要相信爸爸,爸爸絕不是那種會污錢或協助別人洗錢的人,落到如今下場,是為朋友扛下罪責使然。


鄭勝助不堪扁案負荷大,已向扁當面請辭。


左:陳致中
右:柯建銘
中:黃睿靚
陳致中一邊要顧及扁在獄中情況,一邊要在家照顧身體虛弱的吳淑珍。




圖左:洪貴參
扁案開庭在即,律師團成員卻再度變動,由「二鄭一石」變成「鄭洪石」(鄭文龍、洪貴參及石宜琳)。

洪貴參小檔案
年 齡:60歲
出生地:台灣彰化
學 歷:台灣大學法研所畢業
經 歷:律師、北社成員

黃芳彥 已備保釋金
黃芳彥也早就替未來可能發生的狀況做好因應,他交代祕書從銀行戶頭提款一千萬元現金出來,並交代萬一有一天,他被交保需要保釋金時,就從中支付,不只是他,連扁家及扁辦成員都在他庇蔭之內,只要扁家或扁辦幕僚需要保金,都可以使用。黃芳彥將一千萬元現金分成二筆,分別存放在家中和辦公室,並有部分藏在水果紙箱內。
親扁人士說,看到曾經權傾一時,政、商界人人爭相巴結,並使出渾身解數想要接近的黃芳彥,如今卻被迫避居海外,令人不勝唏噓。但不只黃芳彥,就連扁家在海外的親友,都因為扁案牽累而不敢回台灣。
被特偵組懷疑和扁家海外洗錢案關係密切,任職於日本三井住友銀行的吳淑珍堂哥吳景林,也考慮今年暫時不回台灣過年。
知情人士說,吳景林過去每年七、八月都會回台灣遊玩,而他每次回台都會住在玉山官邸的二樓,吳淑珍的媽媽吳王霞也會在吳景林回台時,專程北上。官邸人員以及扁親近幕僚就說,他們一直以為吳景林是在日本美軍基地工作的工程師,到現在才明白那只是扁家人替吳景林掩飾身分的說法。

鄭勝助 向阿扁請辭
被關在台北看守所的阿扁,已無暇顧及親友,除振筆直書寫信給馬英九等各方政治人物,並準備集結成冊外,也為扁案法庭攻防備戰,因為台北地方法院從一月十九日開始,將密集開庭審理扁案,但阿扁的律師團成員卻再度變動。
知情人士透露,由於鄭勝助以年紀大、不堪負荷龐大的卷證及密集出庭為由,日前在台北看守所辦理律見時,當面向阿扁請辭,並獲同意解除委任,因此空出的一位律師缺,將由洪貴參扛起。
鄭勝助是美麗島事件的辯護律師之一,曾經為施明德辯護,阿扁是在原辯護律師洪貴參、李勝琛接到最高檢察署來函,指洪、李同時擔任阿扁和幕僚林德訓、陳鎮慧的辯護律師,必須擇一委任,而終止與其委任關係後,拜託鄭勝助出馬,獲鄭勝助慨允,與鄭文龍及後來加入的石宜琳,組成「二鄭一石」律師團。
知情人士透露,特偵組偵辦扁案,早就認定阿扁不是省油的燈,雙方過招都是高來高去,扁案涉案人士所委任的律師,也是雙方角力的戰場。不只是檢方協助陳鎮慧刻意支開扁辦委任的律師,讓她暢所欲言,還有一次,檢察官曾突然問李勝琛,是否真心誠意替馬永成及林德訓辯護?還是阿扁請他來監視馬、林二人?當場讓李勝琛趕緊回答,自己不是扁的耳目,是馬、林的委任律師。
後來,最高檢察署來函,要李勝琛在馬、林及阿扁之間擇一辯護,李最後只好和同樣有此困擾的洪貴參律師,在獲得扁的同意下,一起退出替阿扁辯護的行列。


扁妹陳秀琴(左)及陳秀金(右)日前在扁媽的催促下,赴看守所探望阿扁。


看守所的菜不合扁味口,扁要家人多送家常菜給他。



222餐會小檔案
「222餐會」是美麗島事件後由陳繼盛律師倡議,參加人員有律師及學者等,每2個月第二個禮拜的禮拜二舉行1次,最早是在陳繼盛位於自由大樓的律師事務所集會,一起暢飲啤酒,又叫「啤酒會」。

洪貴參 回頭參硬戰
阿扁在與洪、李二位律師解除委任後,曾有一段時間沒有律師,後來有次他參加在北區海霸王舉辦的「222」餐會,與會人士問他需要怎樣的幫忙,他說他沒有律師,結果有人推薦鄭勝助,阿扁隨即親自前往拜託,鄭勝助一口就答應,而與鄭文龍一起為他辯護至今。
如今,鄭勝助解除委任,洪貴參的兒子洪勝偉原擔任陳鎮慧的辯護律師,雙方也已解除委任關係,因此,洪貴參再回頭為扁辯護,也已獲得首肯,而使扁的律師團由原先的「二鄭一石」,陣前換將成為「鄭洪石」。
另外,台北地方法院以「後案併前案」原則,將扁案併由蔡守訓審理,扁家人士就覺得不對勁,連扁嫂吳淑珍都說阿扁「穩死的」,早就抱定阿扁會再度回籠,只有阿扁老神在在,認為不可能被押。
蔡守訓開庭當天,果然沒給阿扁的「二鄭一石」律師團什麼便宜,鄭勝助一度不高興,還當庭向蔡守訓表示,如果裁定羈押阿扁,會讓人民笑掉大牙。法庭內的審辯氣氛緊繃,靠阿扁滔滔大辯苦撐也不能挽回劣勢。因此在實體審理時,扁方如果不重整旗鼓,恐難應付硬碰硬的法庭大戰。

扁傳話 想吃家常菜
在獄中,除了忙官司及出書,一度曾絕食的阿扁,這回卻相當在意飲食的問題。熟悉扁家的人士說,寒流來襲,扁嫂吳淑珍因為太冷而身體狀況不太好。陳幸妤及陳致中姊弟因擔心吳淑珍的身體,除非必要,否則很少外出,只透過律師及扁辦了解父親在看守所的狀況。
這幾天,阿珍幾乎都沒辦法離開房間,更遑論坐輪椅到客廳活動,但害怕孤單的她,有時還是會硬撐著,要護士抱她到客廳沙發上躺著,因為怕冷,就算家中開著暖氣,她還是冷得直發抖,一定要加蓋保暖的厚毛毯,旁邊再開一台暖爐,才會稍稍感到舒服。
少了親人會面,阿扁有時還會向來探視的人抱怨說,家常菜帶得太少,希望他們能轉告陳致中,下次多準備他愛吃的菜,他想留在午餐和晚餐時,配著看守所準備的飯菜吃,因為吃著家常菜才會讓他有家的感覺。


扁懷念家的感覺,要家人多帶一點家常菜到看守所給他。


扁媽因擔心兒子而吃不下飯,身體日漸虛弱。



妹探兄 教做伸展操
而扁家另一位也因擔心阿扁而身體狀況變糟的,正是扁媽陳李慎,最近她胃口不太好,常常吃不下飯,更因為擔心阿扁而時常獨自落淚,但這也讓本來就有眼疾的扁媽,視力越來越糟,每回想從報紙上看阿扁的相關報導,都覺得很吃力,還得請親友幫忙。但扁媽也顧不得自己,每天只想著託人打聽阿扁的身體好不好?有沒有穿暖、吃飽?
一月八日下午,陳水扁的妹妹陳秀琴和陳秀金在扁媽的催促下,北上探望阿扁,為了不讓阿扁擔心,陳秀琴告訴阿扁,媽媽很好,她們會好好照顧,請扁放心,但要他自己顧好身體,寒流期間放封時一定要穿暖,陳秀金還教哥哥如何在室內做伸展運動保健。


陳幸妤寒冬送暖,日前到看守所替扁送保暖冬衣。


低溫來襲,怕冷的吳淑珍,整天抱著毛毯。



再叮嚀 會面送食物
結束會面前,阿扁提醒妹妹們下回來多帶一點家常菜,不然就請陳致中他們多準備,但陳秀琴說,因為怕食物帶太多,吃不完放久會冷掉、壞掉,才沒有準備。阿扁回答,天氣這麼冷,食物不容易壞,何況他不介意吃冷菜,對他來說,吃到家常菜,是目前唯一能夠直接感受到家庭溫暖的媒介。
阿扁確定今年要在獄中迎接農曆春節的到來,因為台北看守所在大年初一、初四及初七才開放家屬面會,沒有開放面會,家屬也就無法寄菜。編號二一八五的阿扁,在獄中最渴望的就是午、晚餐能吃到家中寄送的乾煎虱目魚等家常菜,今年的大年夜,阿扁不僅不能與家人圍爐,而且年夜飯連乾煎虱目魚也吃不到,沾不上家味,也少了「牛轉乾坤」的泉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