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人
憨勁搏出頭 天和生物董事長劉天和


90年代跟上竹科的發展,劉天和的機電環保工程大發利市,踏著浪頭濤金累積數十億元身價,卻也操勞過度,罹患大腸癌,讓他領悟到生機飲食的重要,砸下十餘億元,踏入農產養殖。
劉天和三顧茅廬到處請教,總遭奚落:「撒錢的笨金主。」花5年時間建漁場、農場。不懂英文的他,勤跑海外展場拿訂單,營運正要上軌道,卻遭遇寒害與龍捲風襲擊,事業一夕翻肚。
人生波折如海浪湧入,他卻始終深信:「天公疼憨人。」「從5萬元,到今天10億元規模,老天爺對我足好啊!」僅國小畢業的劉天和,感謝上天眷顧,雖然這份眷顧充滿磨難。


因為罹癌而踏入生機飲食市場,卻又碰上寒害,養殖投資付之一旦,面對上天考驗不斷,劉天和抿嘴苦笑:「打有機品牌不容易,第六年了,還沒損益平衡。」

劉天和 小檔案
生 日:1951年
學 歷:台中縣大安鄉海墘國小
經 歷:天和工程公司負責人、宏瑞製程工業公司董事長
婚 姻:已婚、育有2子1女
興 趣:閱讀管理書籍
最 喜 歡:有健康的身體
最 討 厭:好吃懶做
經營哲學:差異化的商品才有生存立基

餵養魚隻的工作船才剛靠上海上的箱網養殖場,劉天和就等不及跳上海面漂浮箱,摘下寄生在漂浮箱上的海藻:「這褐藻多好ㄋㄟ!用來養豬、養雞,富含Omega-3跟不飽和脂肪酸,還可以提煉褐藻精,日本一罐賣歸萬,歸ㄟ澎湖只有我這兒有,我就說天公疼憨人!」

生產循環鏈
劉天和找來美國哈佛大學生技研究中心合作,在澎湖外海養海鱺、龍膽石斑等高價魚類,每條要價上萬元,並從養殖場採摘褐藻當有機飼料。


1


褐藻


劉天和還自行培育蚯蚓,做為雞飼料,號稱地龍雞,每隻1,500元。


2


蚯蚓


劉天和摘下菜直接往嘴裡塞,他說:「蔬菜肥料來自漁場廢料與蚯蚓。」他也與阿里山農戶合作,收購巴掌大的高山碗豆(150元╱斤),打算外銷日本。


3


高山碗豆

波折不斷 當因果
看他如此謝天,我忍不住問:「寒害、龍捲風,還有你得的癌症,天公也疼你?」劉天和臉上的笑意,連一秒的猶豫都沒有:「那是我前世做壞代誌,我這世人愛好好做。」
人生的波折,劉天和總能換光明的角度看,困難在他身上就不會長大,而縮小到可輕易跨越。
即使務農的家境,窮到得讓他國小畢業就從台中鄉下北上當冷凍設備學徒,他還是可以躋身科技新貴的行列,創立宏瑞製程工業公司,接下聯電、鴻海、友達、群創等科技大廠製程排氣系統的規劃與製造,最好時,每年營業額達三、四十億元。
二○○二年,劉天和跨行開設天和生物公司,養殖的高價海鱺、紅魽、龍膽石斑等高價魚類外銷歐美、日本、新加坡等地,每年創下近十億元的營業收入,加上豬、雞、有機蔬菜等產品,天和生物已經成為國內最大的有機農產生產公司。


每條魚動輒數萬元,為了防賊,劉天和在辦公室設置望遠鏡,隨時監控海上動靜。


「二十四歲時,阮舅舅標會拿五萬元給我開公司,七○年代台灣到處在建設,空調設備承包不完,創業第一年就賺幾百萬元;後來愈來愈多人搶,整個產業下滑。」一九九一年他成立宏瑞製程工業公司,轉進竹科。
「阮願意二十四小時配合,吸引了其他大廠跟我合作。」園區的生產最怕地震與停電等意外造成生產線停工,他與公司的工程師都隨傳隨到,手機絕對不關機,讓他的客戶幾乎囊括了竹科各半導體大廠。他同時投入研發,自行設計機械設備,成為全亞洲第一家擁有此項技術的機電環保公司,鴻海、聯電都是他的客戶。「一個月有二十五天攏在應酬喝酒。」那幾年錢像潮水般湧進來:「二○○○年以前,在竹科賺錢多容易!」
踩著浪頭數錢的同時,卻賠上健康。一九九八年他罹患大腸癌,二年內動五次手術,最後將大腸全部切除,「那時候死死ㄟ卡快活。」「我沒有大腸,裝人工肛門,常常噴得滿身都是排泄物,實在沒尊嚴,也沒法出差。」


為了讓家人認同他的生機事業,劉天和(後排左二)特地選在母親(中)八十大壽時,請全家族到餐廳用餐。

有機養殖 虛心學
醫生建議他摘小腸取代大腸,「接好的前半年,連內褲都不能穿,只能吃流質食物,每十分鐘就要跑廁所,肛門也因為沒有大腸吸收胃酸而常常潰爛。」「我出差超過三天,就要帶我太太出門幫我擦藥。」「因為太痛苦(很少人敢嘗試),全台灣我是第二個小腸移植成功的病例。」
因吸收困難,醫生建議他多吃營養成分較高的魚類,他才發現市面的深海魚非常少。生病帶來苦痛,卻也開啟他轉向生機事業的念頭,選定少人餵養、經濟價值又高的海鱺、石斑等高價魚種。
「阮啥米攏不懂,常常被笑:『你嘸法度做啦!說什麼都聽不懂。』」劉天和說:「去一次不願意教,去三次、四次總會點頭。」巨農有機農場的創辦人周俊吉就說:「他來農場找我不下數十次,每次必定帶著筆記來。」
不只外援難找,家人也反對:「阮媽媽、太太及三個孩子都叫我嘜做,一直罵我,我在厝攏頭低低。」


這條重達七公斤的海鱺魚,從捕撈到真空包裝後急速冷凍,不超過四小時,要價約五萬元。

轉當漁夫 賠數億
「我鎖定的客層是金字塔頂端重視健康的人,所以一定要乾淨的海域、有機的飼料養魚,才能打出我的養魚招牌。」劉天和說。
他踏遍台灣各沿岸,發現澎湖是僅剩的乾淨養魚地點,最後落腳澎湖外海,投資十多億元轉行當漁夫,「第一年光飼料就賠了好幾億元。」
劉天和轉而尋找外援,找來海洋大學水產養殖中心進行產學合作,「我才知道餵太多飼料沒用,魚沒辦法吸收長肉,只會排放掉,不但造成浪費,還會污染養殖海域。」於是他更改養殖法,從每天餵養二次改成一天一次,每三天停餵一天,原本每天高達二百多萬元的飼料費,一下子省了五分之一。
此外,他將工業管理的方法運用在養殖場,每條魚都打上編號,請潛水夫下海追蹤、觀察,再輸入電腦進行分析,隨時做出餵養調整,「幾千條魚,哪一條怎麼了,透過網路馬上知道。」


外行入門,劉天和(左)年年勤跑世界各地水產展,不懂英文的他,還帶著國外留學的女兒幫忙翻譯,到第四年才接獲第一張訂單。(劉天和提供)

海外參展 掙訂單
經過三、四年的調整,劉天和終於成功飼養出可做生魚片、每條價值數萬元的高級魚類,接著他開始拓展行銷通路,「我一開始就鎖定國際市場,海外水產展覽都去,我太太去幫忙切魚、女兒當翻譯,跑了三年展覽,第四年才接到第一張訂單。」
好不容易每年都可接獲歐美等地三、四億元的訂單,劉天和本來預期可以轉虧為盈,「二○○七年四月,澎湖海上出現龍捲風,魚網被捲起,魚都游走了。二○○八年二月的強烈寒流,更讓魚都死光光。」「我是拿錢填海啦!」說起經營了六年的水產養殖業,劉天和承認現在還在虧損。
「他出身貧微,事業做這麼大,全靠他強韌意志力,但公司一直在錯誤中嘗試。」同業形容,澎湖海域風險高,不適合養殖某些魚種,但劉天和堅持要養,碰上寒害損失慘重,他只好另闢墾丁漁場,而嘉義農場的雞,每隻最高要價上千元,恐有行無市。劉天和投資三千萬元、亟欲在台北開設的餐廳,忽略消防安全,菜色齊全了,卻無法開幕,「也許他歷經病痛,覺得時間有限,做事很急,導致決策錯誤不斷。」


劉天和打算開設餐廳,主打自家食材,他說:「主要是讓消費者可以試吃我們的產品。」1客套餐要價8百多元。

開拓市場 差異化
前二年,油價飆漲,遠洋運費成本隨著上揚,劉天和轉而開拓國內市場:「各地的市場攏有,才可以分散風險。」劉天和一家家拜訪國內較大型有機商店,「我發現有機商店包括里仁、聖德科斯等七成都是乾貨,僅三成生鮮食品,因為有機蔬菜、魚、肉等穩定貨源不容易尋找,所以穩定的生鮮產品,成為最大的利基。」
二○○八年劉天和開始建立自己的通路,在台北設二家直營門市,「還是差異化,別人七成乾貨,我就七成生鮮。」至今天和已成為最大的有機食材生產商,只是數十億元的投資,還未見到回收的曙光。加上電子產業蕭條,劉天和賺錢的宏瑞製程工業接單只到五月,「嘸煩惱是騙人的,不過生機食材這塊都沒影響到,更讓我覺得食材才是百年事業。」
「我可以做到今天的規模,老天爺已經對我足好啊!」在往嘉義農場的路上,劉天和不停感嘆說。只看人生好的那一面,他臉上的微笑,雖帶著苦澀,但始終沒被逆境捲走。

後記
坐在餐廳內,不管我問的問題再怎麼尖銳,劉天和始終微笑以對,沒想到前一秒鐘他還客氣地跟我說:「妳到處參觀沒關係啊!」下一秒卻轉頭罵服務生:「已經半小時過去了,還沒人來點菜是怎樣?我坐在這裡真是氣得快抓狂!」

開往澎湖漁場的車上,劉天和對員工變臉一樣快速:「要跟你說幾次,這條路比較快,怎麼都聽不懂?」過沒多久,卻往司機嘴裡塞番茄:「阿你開車卡辛苦,我餵你啦!」

這種又酸又甜的番茄,司機果然不敢吃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