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傳真
斷頭焚屍再飲彈 毒害二命


高雄縣大社鄉在耶誕節前一天,爆發一件手段殘酷的斷頭命案,雖然凶手隔天便主動聯繫,但他卻在警方趕到前也飲彈自盡。據警方調查,這二條人命可能與毒品交易有關。


在高縣大社鄉一處工廠前的排水溝中,有民眾發現鍾文信的斷頭屍體(箭頭處),相當駭人。


二○○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傍晚五點多,警方趕到高縣大寮台八八快速道路下方的鐵皮屋時,涉嫌殺人、斷頭、焚屍的凶手李明鴻(一九六九年次、毒品前科),已經用手中的克拉克九○手槍轟頭自殺。
李明鴻的自殺不是案件的結束,反而是另一團迷霧的開始。


鍾文信的刺青被李明鴻割除,還被淋汽油毀屍,手段極為凶殘。

無頭男屍 指紋遭毀
十二月二十四日,一向民風純樸的高雄縣大社鄉,被一起手段凶殘的斷頭棄屍案所震撼,當地的一位陳姓鋁窗工廠業者,上午七點多上班時,發現工廠前的排水溝內,竟躺著一具無頭男屍,嚇得趕緊報案。
警方到達後,發現斷頭男屍不但被砍頭,手上十指指紋和左半身的刺青也都被人用刀挖掉,全身還被人放汽油焚屍,死狀極慘,只能從遺體判斷死者身高約一百七十五公分,體重約七十公斤。
警方判斷,凶手可能是害怕警方查出死者身分,才故意凶殘分屍,但警方卻在驗屍後,意外在死者右手中指上,找到部分沒有割掉的殘留指紋,便立即將指紋採下送刑事警察局進行比對。
指紋比對的結果顯示,死者可能是高雄縣大寮鄉的男子鍾文信(一九五九年次、毒品前科)。警方調查,鍾文信是轄內列管的毒品人口,因毒品案進出監獄多次,今年四月出獄後就沒有跟家人同住,警方找來鍾文信同父異母的弟弟前來認屍。


李明鴻向警方投案前飲彈自盡,雖警方緊急送醫,最後仍不治死亡。


李明鴻




警方發現用黑色塑膠袋(箭頭處)裝著的鍾文信頭顱。

凶嫌匿蹤 電話投案
鍾的弟弟到警局後表示,無頭男屍的胯下到處都是針孔,與吸毒成癮的鍾文信相似,但仍不敢十分確定。不過,他將鍾文信失蹤前所留下的手機提供給警方,警方過濾電話之後,便發現鍾文信與李明鴻有密集的通聯,進而鎖定李明鴻涉案。
隔天中午,仁武分局的偵查隊內彌漫著一股嚴肅的氣氛,因為當地民眾都希望警方能早點偵破這起駭人的命案,還給地方安寧。忽然,一通電話打進分局,一名自稱叫李明鴻的人,向警方坦承自己是斷頭分屍嫌犯,也證實無頭男屍正是鍾文信,李明鴻自己送上來,更讓警局內氣氛緊張了起來。
下午三點及四點多時,李明鴻又二次致電仁武分局,表示鍾文信是自殺,與自己無關,自己只是因害怕被牽連才會分屍,並與警方約定要投案,但是傍晚五點多,當警方趕到約定的台八八線快速道路下方時,卻未見到李明鴻,打手機也沒接。
警方當場研判,李明鴻應是藏身附近的出租鐵皮屋中。一位員警試著打路旁房屋出租的廣告電話,詢問房東最近是否有人租屋,沒想到房東竟說:「半小時前才剛租出去一間鐵皮屋。」警方直覺不妙,趕快請房東拿鑰匙趕到剛租出去的鐵皮屋。

斷頭棄屍示意圖


李明鴻所留下的遺書指出,他是和鍾文信一起去買槍後,鍾文信在車內試槍走火射死自己的,但這個說法警方高度懷疑。


鍾文信死後,李明鴻找到一家汽車旅館,將鍾的頭斬斷,並割下指紋、刺青,再澆淋汽油焚屍,意圖讓人認不出來。


李明鴻用電話向警方投案後,卻又在警方到達他租的鐵皮屋前,留下遺書,開槍自盡。留下疑團。




李明鴻自盡後,警方在他所租的鐵皮屋內搜證,要進一步追查命案的真正原因。

飲彈自盡 遺書玄機
眾人一開門,就看到李明鴻已經右手持克拉克九○制式手槍,從下顎開槍飲彈自盡,房間裡滿布血跡,李明鴻雖還沒斷氣,但已無法言語,警方雖然趕緊將李明鴻送醫,但他還是在送醫途中身亡。
警方在李明鴻自殺的現場找到了遺書,遺書中交代,鍾文信的頭顱被他棄置在大寮鄉鹽埕巷與和平二路交叉口,嘉隆宮牌坊下的水溝裡,當晚九點多,警方果然在該處找到用二層黑色塑膠袋包裹著的鍾文信頭顱。
雖然鍾文信的斷頭尋獲,而李明鴻也已自殺,但這個案子並未完全偵破,反而留下更多疑點。
根據李明鴻所留下的遺書,他與鍾文信是在十二月二十二日時,向綽號「上枝」的黃姓男子借車後,相約去買槍,買完槍後,鍾文信在車後第三排座椅的地方試槍,卻發生槍枝走火,鍾文信在車內打死自己。
李明鴻因為害怕,所以載著鍾文信的遺體一路從高雄縣開到恆春,回到屏東縣萬丹、潮州,再到台南縣新營一帶時,就找了附近的加油站購買汽油,投宿汽車旅館準備焚屍。


李明鴻的遺書中說,他和鍾文信買槍後,鍾就是在這輛黑色自用車後座把玩手槍時,意外打死自己的。

查無凶器 疑有共犯
李明鴻在遺書中表示,鍾文信身上的刺青是他幫忙刺的,因害怕被人認出來,才會在汽車旅館內拿小刀割掉鍾文信身上的刺青及頭顱,後又因害怕割得不乾淨,才會用汽油焚屍。
但根據檢察官驗屍的結果,鍾文信是頭顱中彈而亡,檢方認為槍枝走火打中自己的機率很低,而且警方不但找不到李明鴻用來切割鍾文信頭顱的凶器,分屍及棄屍的方式也不太可能是一人所為。
警方私下表示,一般的吸毒人口並不會購買制式槍枝,只有涉及販毒的人才會購買槍枝防身,而根據警方的調查,鍾文信今年四月出獄後,就一直跟著李明鴻,因此研判,李明鴻跟鍾文信應該是毒品買賣上、下線的關係。
警方調查,李明鴻住在高雄市小港區桂林里,家中開花店、背景單純,當警方通知家屬指李明鴻涉及分屍案後自殺,李明鴻妻子還一度昏厥送醫,李的母親表示:「李明鴻平日很乖,都在家中幫忙賣花,家人也不認識鍾文信。」

毒害二人 真相難清
案件因李明鴻的自殺而陷入膠著,警方只能確定鍾文信的確是李明鴻所殺,而李明鴻再自殺,但是否有共犯,亦或是二人涉及利益龐大的毒品交易,而成了代罪羔羊,這點還需要警方再清查。
警方從李明鴻的遺書中,找到了李明鴻及鍾文信最後乘坐的黑色豐田自小客車,也從車上所遺留的發票,找到了李明鴻購買汽油的加油站,目前正從這條線索中找出進行分屍的汽車旅館,並調查是否有共犯,要給死者家屬一個交代。
二十六日在驗屍的現場,鍾文信的弟弟表示,這個哥哥因為吸毒,從年輕時就常不在家,家人一年看不到他幾次,而李明鴻的家屬則是不敢相信,已經跟家人說要戒毒的兒子,最後又會因毒品而涉入殺人案。無論最後結果如何,毒品已害二人慘死,目前只能靠警方的調查,看能否讓真相大白了。


打死鍾文信的槍枝,是制式的克拉克90手槍。


警方並未找到李明鴻割斷鍾文信的凶刀,只找到凶刀的刀套。



近年恐怖斷頭命案
【時間/案情】
2008.06/南投縣草屯鎮農田水圳中發現1顆女性頭顱,約18~25歲,檢警疑是他殺分屍案,但沿溪搜索後未發現其他屍塊,至今死者身分不明。
2008.04/南投縣竹山鎮一群年輕人在山區玩漆彈時,發現身首異處的30歲男子翁錦充的屍體,現場有水果刀和半瓶農藥,由於死狀離奇,自殺或他殺警方調查中。
2004.12/台中市54歲男子顧炎成,在一汽車美容公司內遭砍頭殺害,頭和屍身分別被丟棄路旁,房客陳文雄拿走勞力士表及鑽戒並典當花用,後寫信向檢方承認犯案。
2004.07/台中縣女子黃麗燕不滿已婚男友趙寅昌提分手,迷昏他後以菜刀活生生切下頭顱,再與新男友林俊成共同棄屍,黃女後來被求處死刑,林俊成求刑8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