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專題
砸80億 張安平挑日月潭飯店戰火


台灣休閒飯店一級戰區日月潭,去年在兩岸大三通隔日(12月16日),開了一間五星級酒店「雲品」。從「汎麗雅」更名而來的雲品,原由中信金掌門人辜濂松三子辜仲立主導,中信辜家因財務吃緊賣出持股,改由台泥辜家女婿張安平接手。
有辜家「救援投手」之稱的張安平,這次破例與人合資50億元,連同家族買下汎麗雅的30億元,共砸80億元大舉出征,一口氣推出3個自有品牌。在經濟寒冬中逆勢擴充,張安平的大手筆,為廝殺激烈的飯店業,再啟戰端。


有辜家「救火隊長」之稱的張安平,破例與人合資80億元接掌辜家飯店事業,一次打出不同定位的雲品、君品及兆品3品牌,企圖心引人關注。


新年初始,各方爭食島內旅遊大餅,日月潭畔一棟五星級觀光飯店「雲品」,搶在元旦假期前二週開幕。嚴格說來,這棟已有三十年歷史的日月潭首家觀光飯店,已是「梅開三度」,不變的是,它仍以二一一間客房在日月潭居冠;不同的是,酒店換了新主人─辜家女婿、前中嘉網路董事長張安平。
雲品最早為日月潭中信飯店,是辜家跨入飯店業的濫觴,九八年起中信金董事長辜濂松剛回國的三子辜仲立,接下全台中信連鎖飯店;隔年九二一大地震,日月潭中信飯店嚴重損毀,辜仲立想賣掉,但創辦人前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的遺孀辜嚴倬雲反對,因而原地重建。

不懂拒絕 接下雲品
去年十一月中,新酒店以「汎麗雅」再出發時,辜嚴倬雲偕辜仲立出席,盛讚姪孫辜仲立聽她的話,做得很好。言猶在耳,一年多後,酒店又換了名字,這次開幕酒會由張安平及辜嚴倬雲的兒子、台泥董事長辜成允擔綱,辜嚴倬雲因感冒臨時缺席,獨不見中信辜家人。
二個辜家進一步切割,原因是中信辜濂松家族近年金融版圖擴充太快,為緩解財務調度,去年三、四月間打算出清手中飯店持股,但不希望飯店易主,因此找上台泥辜家,以三十億元轉手。辜成允勉強代管三個多月,實在對飯店沒興趣,因而向妹夫張安平開口。
張安平日前在嘉泥大樓接受本刊專訪說,會接下完全陌生的飯店業,是因為「我答應人家。」他口中的「人家」,就是辜成允與丈母娘辜嚴倬雲。今年七月間,當辜嚴倬雲母子向他開口時,他考慮很久,但「我習慣不大好,不太say no。」一如昔日,辜家開口請他經營網路、有線電視等事業,他終會跳上火線。


1年前汎麗雅開幕,辜嚴倬雲稱讚姪孫辜仲立打理得好,不料辜仲立旋即棄守。


辜成允捲入扁家弊案後即鮮少露面,為了挺妹婿張安平,他與副總統蕭萬長夫婦共同為雲品剪綵。



五感經營 首重香味
就這樣,旗下共七家直營、六家加盟的中信飯店,加上廈門中信旅館的中信觀光,改組為「雲朗」觀光。一向不投資辜家事業的張安平,此次不但親自掌舵,還破天荒與人合資五十億元入股。他找來飯店業老手、前長榮酒店總經理楊啟東,從「品」(同台泥水泥品牌標誌)字出發,一手規劃三品牌,包括五星級休閒酒店「雲品」,○九年六月將開幕的新莊四星級商務旅館「兆品」,以及台北火車站五星級商務飯店「君品」。
曾在有線電視業呼風喚雨的張安平,轉戰飯店首役,就是一級戰區日月潭。外界等著張安平祭出震撼武林的數字,他卻高談抽象的感覺。
「五星級飯店不能談品質,那是該有的配備;(雲品)要談的是好的感覺、好的經驗。對我來講,它(指汎麗雅)不夠軟,建築角度太多,擺飾太雜,不同style、不同材質,全部混在一起,進去感覺不會calm(平靜)。我給team的目標很簡單,當旅客要住房時,會想起二家飯店,我們就是其中一家。」
自稱完全不懂飯店的張安平,從五感(視、聽、嗅、味、觸)切入。「所有感覺中,嗅覺是最高的知覺,好的香味最令人回味。我特別請來法國有機香精師傅,調製三種木果香,一進入雲品,就慢慢拉到度假的味道。」為了測試雲品的香味聞久能否接受,張安平和二位祕書在台北辦公室已經聞了二個多月。
「度假就是要心情relax。」張安平還將飯店門口長方形的石頭,改成有特色的原始巨石,原本綠色系大廳換成棕木色,並遠從紐約訂購樹枝燈,又從鶯歌買來一尊觀音沉思的大圓型雕像,擺在大廳入口,幫遊客圈住日月潭全景。


(圖一)
二個辜家風格迥異,中信辜家手上的汎麗雅(圖一)是綠色系、擺飾多;台泥辜家女婿張安平花四個多月改裝,現在的雲品(圖二)採木色系、簡單乾淨。(雲品提供)


(圖二)




嗜讀哲學的張安平,將觀音「沉思」作品擺在雲品大廳,大大的反問號,幫旅客圈住後方的日月潭湖景。

親入廚房 指導餐飲
一位資深員工說:「以前中信金管飯店時,飯店規模小,不比金融業,要裝修調整不容易;張董接手後不但大幅裝修,若菜色味道不對,也會進廚房做菜。」張安平曾親自煎牛排給旗下飯店總經理嘗,「我十幾歲出國,一人在國外十幾年,又喜歡吃,燒菜經驗是戰場得來的,用到好的材料,就告訴他們去哪買。」
張安平認為飯店的最高境界是,「心情不知不覺放輕鬆,又完全感覺不到它的存在。」看似漫步雲端的張安平,其實很務實,學財務的他,早在金融海嘯掀起巨浪前,就為他擔任副董事長的台泥與嘉泥調整財務,「把短債變成長債,手上保留現金等併購時機。事業經營人的責任之一,就是要看懂經濟變化與發展。」
「從美國銀行法拍屋與房貸催繳的數字觀察,現仍看不到景氣復甦跡象,但對我是好的timing,可以去買東西。」張安平透露,雲朗還會有新案,而原有的中信飯店在兆品推出並調整後,將全面改名,「兆品是商務飯店,要便利、homelike。」張安平開心地說,兆品的設計很現代、有趣。
張安平是嘉新水泥創辦人張敏鈺的幼子,十四歲時因個性叛逆被丟到美國,因不服父親管教,曾在紐約當搬運工、上山砍樹謀生,後來娶辜振甫么女辜懷如為妻。


張安平見廚師用叉子煎牛排,工具不對,立刻買來專用夾子替換。
(雲品提供)


2003年和信電訊賣給遠傳時,徐旭東(中)特別拉「中間人」張安平(右)與辜成允(左)合照。




日月潭畔的雲品,曾是辜振甫夫婦做國民外交的據點,也見證了辜家的合與分,幾番滄桑人事已非,唯有天地潭水依然悠悠。

無聲幫手 守護辜家
在龐大的辜家王國裡,張安平平日沒聲音,但關鍵時刻少不了他。辜振甫長子辜啟允過世後,將投資百億元卻財務困頓的和信超媒體與中嘉交給他,他整合原本你爭我奪的同業,還帶頭抗議中華電信撈過界推出「大電視」,贏得富邦大董蔡明忠稱許。
二年前,張安平觀察到有線電視產業的變化,以總價三百零九億元將中嘉六成股權賣給外資,創下每收視戶四萬七千多元的新高價。張安平善於談判,四年前和信電訊賣給遠傳,即是他居間撮合,辜振甫過世後冒出的鄧香妹母女爭產事件,也是他建議打官司驗DNA解決。辜家次女趙辜懷箴曾說:「我們家能走過來,有百分之八十是張安平的功勞。」
○八年底,二個辜家因開發龍潭工業區而債台高築的達裕公司,雙雙捲入扁家貪污弊案,「(達裕跳票時)我跟銀行一家一家談,債務展延一年,後面我就沒參與。」對行賄扁家一事,張安平說:「做事方法有很多,但做人有對錯。」


張安平長女張倚蘭曾入時代華納工作,現在美國攻讀MBA。


次女張倚竹在倫敦研究古蹟修復,讓醉心古文明的父親張安平很開心。



張安平小檔案
現職:雲朗觀光集團董事長
生日:1952.6.8
家庭:嘉新水泥創辦人張敏鈺之子,妻子辜懷如為已故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三女,二人育2女
學歷:美國紐約大學工商管理碩士
經歷:
1978年父親召回,出任嘉泥副總,一路做到副董事長
2001年掌理岳家有線電視系統中嘉、台灣慧智(已併入致達資訊)等科技事業
2003年應岳父之請出任台泥副董,助妻舅辜成允接班
2006年起高價出售中嘉,之後退出經營
2008年接手中信觀光,更名雲朗


台泥辜家事業版圖
資產規模:2,131.8億元
資料來源:公開資訊觀測站、香港證交所
註1: 除了景德製藥、能元科技為中橡的轉投資,中信觀光為家族另行投資,其餘都是台泥子公司或關係企業。
註2: 事業資產規模是將台泥和中橡合併總資產相加得出。


日月潭高檔觀光飯店比拚
資料來源:各飯店網頁
註1:各飯店房價報價有效期限至2008年底。
註2:最新優惠案所列最低價格平日適用,元旦等假期將加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