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講
還好沒當總經理



何文賢 48歲 台北市
投資顧問╱文史工作者


六年前,我是一家投顧公司頗受倚重的主管,還常上電視分析行情。有陣子股市忽然大跌,客戶都跑了,以我多年的經驗還躲不過股災,讓我深深感到無常的力量﹔再加上這行只拼短期績效,我早就有點厭倦,也不曉得哪來的勇氣,居然拋妻棄女,一個人到美國住了半年。
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最容易亂想,活著的意義啊什麼的。有回我在西雅圖湖邊,忽然覺得,其實金錢對我的意義不大了,我想試試沒有工作的生活。回國後,我自己開了家小投資公司,追求長期利潤,不必再拼績效。
每天早上我上半天班,下午就去學東學西,還當起我們社區主委,忙東忙西。現在我們社區每坪房價比附近行情多兩萬,我算是有點功勞吧。後來我又動員大家做了一份文化地圖,不知不覺成了文史工作者,沒事我就騎著摩托車到處勘查。有次在夜市拍照,還被攤販當作政府衛生處派來的。親友發現我早上搞投資,下午搞文史,都很驚訝:「哇,怎麼那麼衝突啊!」
其實,同行數度找我回去上班,甚至曾用總經理職位誘惑我,還勸我:「你幫人家把錢增值,對社會有貢獻啊。」差點被說服了。說真的,說我完全不動心是騙人的。這輩子還沒當過總經理,總經理有配車什麼的,挺風光的。
還好我沒回去,否則生活又會只剩工作,很貧乏。最近金融海嘯,許多同行都很慘,相較下,我受到的影響算小,還有本錢繼續自在地「衝突」下去。看來當初的決定是對的,有衝突,人生才有平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