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焦點
百家阿公店 爆惡警集體收賄


專以「阿媽級」小姐招攬阿伯、阿公的「阿公店」,是萬華地區頗具「特色」的情色場所,近年來為拉尋芳客上門,還找了不少大陸妹、越南妹坐檯,愈玩愈辣。不過,最近當地的阿公店業者與警察卻都已經「剉咧等」,因為檢調已深入調查一樁員警集體向阿公店索賄的弊案,一旦爆開,將是場不小的風暴。


現在萬華的阿公店為了招攬生意,到處可見火辣、積極的越南妹坐檯。


二○○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晚上,平常在當業務的小蔡,為了招待一位澳門來的客戶,另外帶了二位同事,前往華西街巷內找樂子。熟門熟路的小蔡,指著滿是霓虹招牌的二十六巷內一棟三層樓房說:「這家很有名哦!」有同事好奇問他:「這種給歐吉桑玩的『阿公店』有什麼好玩的?」小蔡卻只露出副「待會你就知」的詭異微笑,帶大家進去。


調查局大規模搜索阿公店後,近日約談桂林路派出所員警,搞得整個派出所人心惶惶。

收費低 春意盎然
在北市萬華區,超過上百家的阿公店,是頗有「特色」的情色場所,從前坐檯的都是年過四、五十的「阿媽」,而客人也多半是上年紀的阿公、阿伯;但近來已有不少年輕的妹妹坐檯,而且和酒客愈玩愈辣,消費卻比一般酒店便宜許多。
媽媽桑安排小蔡等進包廂後,五位穿短裙、馬靴,露出雪白大腿,看來約二十幾歲的小姐也堆著笑臉進來,她們不是大陸妹就是越南妹,幾杯黃湯下肚後,四個男人的手開始不安份,恣意揉摸美眉們的大腿、酥胸,後來大家起鬨玩「十八豆」,講好輸一次脫一件,結果澳門客人手氣差,美眉上衣都還沒脫完,他已脫到只剩一件內褲,惹得眾人笑彎了腰。
還有一位美眉拚命扭著纖腰、俏臀在小蔡下體磨蹭,搞得他慾火焚身,但這時小蔡瞥見店家已趁high,偷塞了三名長相平庸的小姐進來,想多撈點錢。老江湖的小蔡看在眼裡,不想點破破壞氣氛,硬是壓下慾火,玩了近二小時後就回家。
結帳時,四人共花了六千多元台幣,比起酒店動輒上萬元便宜許多,也讓澳門客人感受到所謂的「阿公店」裡竟然也春意蓬勃。
不過,最近不少阿公店業者都議論紛紛,因為有件勢將影響他們生意的弊案即將爆開。


敢脫敢玩的越南妹,玩「十八豆」輸到讓酒客伸進裙底摳摸下體。


07年底,萬華的阿公店就曾遭媒體踢爆,以34F的豪乳越南妹露乳幫客人「洗奶澡」。(蘋果日報)


阿公店裡的越南妹主動積極,只要給小費就任人上下其手。




萬華阿公店近年改變形態,現多由大陸、越南年輕女子領軍,阿媽級的小姐趁機混在裡面賺檯費。

收油水 管區騷動
本刊調查,二○○八年十月底,大批調查局幹員分持十四張搜索票,前往萬華區十餘家「阿公店」進行大規模搜索,查扣多家業者的帳冊資料,並將當地「萬華飲酒店業協會」的理事帶走,經偵訊後,這名理事被依「行賄」罪嫌收押,震驚當地上百家業者,「警察收錢出事了!」的說法就甚囂塵上。
這場大搜索後不久,十二月初,萬華分局桂林路派出所的一名楊姓員警,又遭到調查局約談,雖然最後被飭回,但已讓派出所人心惶惶,員警私下表示,現在很多人都已「剉咧等」,等著這樁集體收賄案大爆發。
遭檢調盯上的桂林路派出所,目前編制約有三、四十位員警,早年管轄俗稱「寶斗里」的火紅買春區,這裡除了合法的公娼外,更有數以千計的私娼和雛妓,每晚都能見到大批嫖客穿梭來回,因為這個轄區是非多,員警在這裡容易立功記獎、有助升遷,有些不肖員警還拿阿公店業者給的「油水」,桂林路派出所也因而成為員警口中「最肥」的派出所。


萬華區阿公店全盛時期共有四百多家,現在只剩一百多家,但員警收賄的消息仍時有所聞。

藉罰單 強索規費
據透露,調查局追蹤、監聽這件集體收賄案已長達一年多,目前掌握部分桂林路派出所的前、後任員警,多年來以「違規開罰單」的方式,迫使「阿公店」業者按月繳交規費,每家店金額從三千到五千不等,每個月粗略估計,至少都有近二十萬左右的不法賄款,長年累月下來,金額相當驚人。
在調查局搜索之後,部分牽涉到的阿公店業者最近都低調許多,十二月二十七日晚,本刊記者在三水街附近採訪一位出外拉客的阿媽級小姐「麗麗」,她一邊向記者表示:「我們的小姐都是大陸的,保證年輕漂亮!」一邊也謹慎地表示,風聲比較緊,「最近沒有做那個(打手槍)啦,不過看你的手段,多給點小費還是有小姐願意…。」
據本刊調查,調查局這次會追查員警集體收賄案,主要是因為去年連續爆出兩件大事,破壞了當地員警與業者原本恐怖平衡的生態。
知情人士向本刊透露,萬華的阿公店和警方,十幾年下來一直有一個不成文的微妙默契,因為阿公店絕大部分的營業登記執照都是「小吃店」或「餐廳」,「這些店根本不允許有女陪侍,裡面的裝潢也不准隔成包廂。」但實際上當地的阿公店幾乎每家都有小姐坐檯陪酒,而且每家都有隔間,阿公店的營業項目與實際狀況不符,就成了部分不肖員警藉機索賄的空間。警方因有「臨檢開單」的生殺大權,把業者吃得死死的;而業者因有利可圖,也會針酌情況,給予相對合理的「公關打點」。
按正常程序,派出所員警必須定期臨檢,發現違規就要把情形寫在「臨檢表」裡,然後再向上舉報,並由分局發公文給市政府,最後開出罰單,「每張罰單都要一萬多塊,抓到第三次,還得強制換老闆!」因為罰則相當重,所以業者乾脆花錢巴結管區員警,希望他們臨檢時能「睜隻眼閉隻眼」,不要開單開得太厲害。


位在三水街、華西街的阿公店,多數都有女陪侍和隔間,營業項目都和實際狀況不符。

遭檢舉 業者反撲
當地阿公店表示,調查局這次會查,原因之一就是「管區要得太狠」。據了解,二○○七年有一家阿公店業者被不肖員警找上,要求調漲規費,但當時景氣已開始走下坡,業者認為無法按月支付,希望能改以「三節付禮金」的方式打發。
該名業者拒絕後不久,員警就上門開單,連開多張後,受不了的業者終於妥協,同意按月給錢,但似乎員警仍嫌太少,繼續開單,逼得業者最後含恨關門,業者極度憤怒之下認為警察「又要拿又要殺」,最後向檢調具名檢舉,還提供相關證物給調查局偵辦。
一名阿公店業者向本刊表示,這裡每家店設備多半老舊,通常只要集資五十萬左右辦頂讓和申請執照,再找一批小姐便能營業,就因投資成本不多,「條子把業者逼急了,大不了就關門跟你拚!」

自治會 醞釀風暴
引起調查局追查的第二個原因,據說是「業者內鬨」。據本刊調查,由於華西街附近居民,常因卡拉OK的噪音及垃圾等問題,向阿公店業者抗議檢舉,二○○六年,當地上百家阿公店業者便聯合組成所謂的「萬華飲酒店業協會」,打算成立一個自治會窗口,與政府單位調解各種問題。
熟悉當地生態的業者「勇哥」向本刊透露,這個自治會裡包含不小的利益,除了有市政府多次道路美化工程的撥款,阿公店內的水果、瓜子和菸酒各有不同勢力把持,自治會成立後也有相當權力,統籌協調這些資源的分配。
但去年自治會改選理事,一名原本呼聲極高,人脈、實力兼具的地方人士,卻意外落馬,敗給另一名候選人,這次調查局搜索,就有人懷疑是選舉引發落選方不滿所生的糾紛。
搜索事件發生後,調查局最近仍不斷約談周邊的阿公店業者,桂林路派出所及其上級單位萬華分局,也呈現一股山雨欲來的氣氛,隨著案情明朗,將會有一場更大的風暴來襲。


阿公店內的小姐穿著短裙玩刮刮樂等客人。


警方掃蕩萬華地區的色情業,將一些娼妓帶回問訊。


阿公店的小姐坐在客人的大腿上磨蹭。



員警索賄 遭檢舉



不肖員警向阿公店業者索討規費,業者心有不甘,向調查局具名檢舉。



調查局幹員經一年多的監聽追查,日前大肆搜索阿公店,並將其中一名自治會理事因行賄罪被收押。


回應
本刊向桂林派出所所長陳永昇查證,「是否有員警跟阿公店索賄,遭業者向調查局檢舉」,他表示調查局只是來查人蛇集團或外籍人士非法來台,就他所知,和「員警索賄」無關。
至於是否有一名「楊姓員警」遭調查局約談?陳永昇說:「我不適合講,這是當事人自己的問題。」是否有任何員警拿「開罰單」威脅阿公店業者繳「規費」?他表示違規營業的主管機關是「商管處」,警方只能「移請主管機關處理」,不可能拿罰單當工具來威脅。
「如果真有員警索賄,我們一定會依法辦理,不會包庇。」他強調,但子虛烏有的事,調查會還原真相,不過,最後陳永昇表示:「調查局如果在監聽(人蛇案)過程中,聽到什麼案外案和公務人員有關,就不是我們所能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