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黑金父子相殘 特偵鎖定 李登輝飛龍案360億流向


遭阿扁舉發涉嫌洗錢、而怒指扁是「歹子」的李登輝,自己可能也不是「好老爸」。
本刊調查,李登輝涉及的弊案,有國安密帳、中廣售地弊案、主席專戶案、新瑞都案及陳水扁告發的洗錢案等,均和收賄、貪污、洗錢脫不了關係,特偵組接手偵辦後,首度將矛頭指向「飛龍案」,並在二○○八年十二月初由最高檢察署行文國防部,要求調閱採購幻象戰機、代號「飛龍」的相關文件,以釐清三百六十億元採購款為何在法方全數交機後,仍留在國內,懷疑是否涉及高層抽佣等不法情事。


前總統李登輝任內涉及國安密帳、中廣售地等弊案,一點也不輸給陳水扁。


據本刊調查,李登輝自總統卸任後,也曾因貪污洗錢醜聞,而遭檢調單位追查,李的犯案模式與扁案極為雷同,有海外洗錢案、中廣購地案、機密外交的國安密帳案,以及扁案所沒有的侵占黨的資金與軍購弊案,此次特偵組趁扁案發生之際將一併清查,資金龐雜將遠超過扁案。
曾在日文版新書《李登輝的實踐哲學》寫道:「貪污的人辭去黨職根本不夠,還應切腹自殺」的李登輝,最近已遭特偵組鎖定,追查他任內向法國採購幻象戰機、代號「飛龍」案可能涉及的弊端;據陳水扁轉述,特偵組檢察官林嚞慧曾告訴他,特偵組後來查到李登輝可能涉弊的金額,比阿扁告發的還要更多。李登輝原要用來嘲諷陳水扁「貪污就應切腹自殺」的名言,如今套用在自己身上,真不知該做何詮釋。


李登輝與陳水扁昔日「情同父子」,但2人為了官司反目,只可以父子相殘形容。

買幻象 飛龍抽佣
據調查,最高檢察署在二○○八年十二月初已發文給國防部,要求調閱「飛龍」案的相關文件,檢方在清查資料時,赫然發現幻象戰機早在一九九八年即已交機完畢,但二○○○年以後,卻還有高達三百多億元的採購款留在國內未給付,部分資金流向更顯得疑點重重,因此已不排除和李登輝任內可能涉及的其他弊案,一起追查。
知情人士說,檢方懷疑,當年空軍呈報給國防部的二二八億五六三五萬法郎採購幻象戰機金額,最後在高層「指導」之下,硬是把總金額增加到二九一億九四九萬法郎,足足貴了六十億法郎,依當時的匯率換算,就是新台幣三百六十多億元,這多出來的金額,與二○○○年留在國內的三百多億元未付款數字接近,檢方質疑這些錢可能與佣金有關。
據瞭解,最高檢要求調閱「飛龍」案的文件,包括當年負責建案的參謀本部聯五計劃次長室所有與本案有關的檔案,檢調想要瞭解的是,當年國防部為何「指導」空軍總部只能要求法方降價一六%,而不是更多?以及為何要求空軍一次買足九百六十枚雲母飛彈與四百八十枚魔法二型飛彈,而非國際間認可四百八十與二百四十枚便已足夠的數量?
因為飛彈有其使用的時效,超量採購過期都將報廢,此舉無異是等同於圖利法國。或者另有回扣隱情,最高檢將會進一步偵查。


空軍採購幻象戰機多花了360億元,特偵組懷疑與佣金有關,將深入調查。


空軍在國防部指示下,多買了一倍數量的雲母飛彈,也被質疑背後有問題。


特偵組檢察官林嚞慧告知陳水扁,李登輝涉及的弊案比扁告發的還要多。









劉泰英向檢調表示,陳國勝、李忠仁2人帳戶是李登輝委託他管理。

備忘錄 決策轉彎
針對上述疑點,監察院在二○○一年曾組成專案小組,調查幻象戰機的採購過程,以及可能衍生的佣金弊端。但歷時二年,仍無法查出關鍵的一九九一年八月,時任總統的李登輝,在總統府接見法國工業企業部長及達梭公司董事長,表達有意採購幻象戰機,並與法方簽下備忘錄的決策轉折。
監察院的調查報告指出,法方在一九九二年八月七日第一次提出報價,但空總專案小組參考美國SPC公司估價資料,希望飛彈減半採購後,法方能降價一百四十二億法郎,如果採購的飛彈數量相同,也希望法國降價九十八億六千餘萬法郎。
知情人士指出,空軍考量飛彈數量減半採購,是參考國際間普遍的算法,即每架幻象戰機可掛載四枚雲母、二枚魔法飛彈的一倍數量,即八枚雲母與四枚魔法飛彈為計算單位,六十架戰機的飛彈數量,分別是雲母四百八十枚、魔法二百四十枚。

採購量 高層指導
在我方的要求下,九二年八月三十一日,法方以飛彈數量減半為計價基礎,向我方再度提出報價,共二百八十億四千餘萬法郎,但經過空軍計算,認為合理的價格應為二百二十八億五千餘萬法郎,並呈報國防部核定,不料,同年九月七日法國第三次報價,竟不按空軍要求的數量報出價格,反而恢復第一次報價的飛彈數量,提出三百零九億七千餘萬法郎的報價。
結果,空軍與法方僵持不到二十四小時,隔天,關鍵的九月八日,空軍總部接獲國防部命令,「奉國防部長示」暫緩進行深入議價,需俟政策指導確定後再議。
空軍九月十八日接獲國防部指示,不但飛彈數量依法方要求,連議價空間也緊縮,必須以法方第一次報價的三百四十八億五千餘萬法郎為基礎,酌減一六%,空軍無奈,只能依此原則訂出二百九十一億九百餘萬法郎,並獲法國軍備局同意,全案在一九九二年九月二十二日,由當時的空軍總司令林文禮與法方軍備局談定後成案。


李登輝在國民黨主席任內,將仁愛路中廣土地賣給宏盛集團,讓國民黨損失30億元,圖為中廣原址,現已改建為宏盛帝寶豪宅。


前總統府辦公室主任蘇志誠,一直是李登輝在匯錢上的重要角色。


宏盛集團負責人林堉璘,曾陸續匯給台綜院2.9億元,做為購買中廣土地的回饋。




2000年檢調清查拉法葉弊案,意外查出李登輝家族成員涉及洗錢,圖為李登輝媳婦張月雲(前)與孫女李坤儀(後)。

中廣案 金流台綜
此外,李登輝在國民黨主席任內,曾核示以八十八億元出售中廣土地給宏盛集團,使國民黨因土地交易至少損失三十億元,土地簽約後,宏盛集團負責人林堉璘,陸續匯給台綜院七十餘筆、共二.九億元,做為此筆土地交易的回饋;接著,二○○○年間,李登輝同意國民黨向東帝士購買台北市林森北路東帝士東星大樓,做為中廣大樓之用,但因價格高達三十三億元,檢調當初追查發現有五億元的佣金,其中二億元流入台綜院,也需要李登輝進一步說明清楚。
後來,因該地不適合中廣辦公使用,國民黨只好另覓其他大樓給中廣,幾經交涉,最後找上元大馬家,買下松江路現址大樓,馬家也「依例」,捐贈上億元資金給台綜院。


扁告發 人頭洗錢
另一件因陳水扁舉發、而使檢方重啟調查的洗錢案,則是李登輝執政期間,透過人頭戶陳國勝、李忠仁設於世華銀行信義分行的帳戶,將總數近十七億元的不明資金,分三十四筆匯往新加坡等多個國家,其中,除六億元匯回台灣外,餘十億多元至今仍下落不明,部分資金更被懷疑用來炒作股票,告發內容甚至具體列出陳國勝、李忠仁及李志中等人頭帳戶匯出及匯入的交易明細。
檢調掌握的資料發現,陳國勝、李忠仁曾先後進入憲兵特勤隊,專責反劫機、反劫持等反恐任務,退伍後則成為股市炒手「阿丁」陳賢保的隨扈兼司機,李登輝自一九九五年一月起,便透過中華開發前董事長劉泰英的關係,把這二人當成人頭,透過他們的帳戶將錢陸續匯往海外,至二○○一年一月,共匯出五千一百餘萬美元(約十七億元)。
據劉泰英供述,這些錢多是李登輝任內的辦公室主任蘇志誠交付支票,由他指示部屬軋入陳、李二人帳戶,再轉買美元匯出國。劉泰英並證稱陳、李二人的帳戶是李登輝委託他管理,他再交給祕書甯琪玲保管,有關陳國勝在中興票券亦開戶買賣債券事宜、且資金進出頻繁,動輒高達數億元,問他資金來源為何?劉泰英則說:「應該要問李登輝才和道。」


檢調查國民黨主席專戶的錢曾匯入李登輝女兒李安娜的帳戶,圖中為李安娜。(中央社)

任期滿 錢匯星國
此外,劉泰英也供出,李登輝還有陳瑞珍及陳鍾勉二個人頭戶,而陳瑞珍正是他在台綜院的祕書陳瑞惠的姊姊,陳鍾勉則是陳瑞珍的母親;至於陳國勝在接受偵訊時,對於他帳戶裡巨額資金往來的日期及用途,均推說忘記了;當問到敏感的問題,例如他及李忠仁的帳戶,是否都是李登輝在使用時,陳國勝則罕見地表示,他拒絕證言。
辦案人員更查出,陳、李二人帳戶裡的資金,在李登輝總統任期屆滿前夕,已多數轉出或結匯新加坡,未再有交易,而使檢調人員更加懷疑李登輝在本案所扮演的角色。
特偵組為了追查這些案子,已將五名可疑的人頭一併限制出境,同時透過司法互助管道,請求新加坡等國家協助清查資金流向,而調查局台北市調處查出,其中有部分人頭帳戶,是供劉泰英及開發金前總經理胡定吾使用,胡定吾到案後,特偵組也數度派人前往台北監獄密訊劉泰英,據表示,劉、胡二人的證詞,均對李登輝十分不利。
市調處也曾約談陳賢保到案,陳辯稱這些錢只是單純給李登輝的政治獻金,並無任何不法的對價關係。不過,檢調對陳賢保的說詞高度存疑,因李登輝卸任總統後,並無參選其他公職計畫,而陳賢保過去並無特定政治傾向,突然大手筆捐贈政治獻金給李登輝,顯然不合常情。


1994年李登輝訪問南非,答應祕密援助1,050萬美元,即為「鞏案」的由來。圖為李見曼德拉。(中央社)

奉天案 密帳炒股
李登輝自總統卸任後也曾喧騰一時的國安密帳案,源自一九九四年李登輝訪問南非時,為了要鞏固與南非的邦誼,答應祕密援助南非一千零五十萬美元(約三.四億元),給南非執政黨非洲民族議會黨(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同時慶賀南非首任黑人總統曼德拉就職。此一金援南非的機密外交案,被稱為「鞏案」,代表鞏固邦交。
結果,這三.四億元其實已由國安密帳支付,但李登輝又在一九九九年間,要求外交部編列「機密外交」預算墊付,這筆錢撥下來後,先是由與李登輝交好的潤泰集團董事長尹衍樑提供人頭帳戶,匯往新加坡,再洗回台灣進入潤泰集團的人頭戶,最後由這些人頭戶捐給李登輝任榮譽董事長的台綜院,其中一億多元用來購買台綜院大樓,另一億多元被用來炒股,其他的一億元則被匯往美國。
檢調人員也查出,國安局以奉天密帳款項代墊外交部援助南非後,為補足奉天密帳的本金,將一九九七及九八年度預算及專案結餘款共約二億元,挪移到奉天密帳內。據透露,專案小組曾偵訊國安局前會計長徐炳強,追查挪移這二億元的過程,徐供稱:「這些錢因為是當時總統李登輝要的,國安局沒有人敢動這筆錢,因此絕對沒有中飽私囊,完全是照總統的指示進行。」



台綜院位在北縣淡水,購樓經費部分來自國安密帳,後來國安局打官司追回。


潤泰集團董事長尹衍樑,也曾提供人頭帳戶協助李登輝。




特偵組傳訊開發金前總經理胡定吾,證詞對李登輝相當不利。

主席戶 錢進李家
國安局前局長薛石民也曾在立法院表示,外交部撥下來的這筆錢進到台綜院後,台綜院曾動用若干款項從事投資和購買股票,要不是「劉冠軍案」爆發,所有人都還不知道台綜院有把錢拿去買股票,對此,立委則是痛批,國安局只管付錢給台綜院,卻不管台綜院怎樣用錢,連買了多少股票、做了多少投資都搞不清楚,國安局控制機制顯然出了嚴重的問題。
檢調人員表示,上述這些證詞,加上李登輝曾任台綜院名譽董事長,成立台綜院是他的主意,李登輝在本案的角色不言可喻,甚至向外交部A錢來蓋台綜院,可能也是李登輝在幕後主導。部分辦案員更私下表示,根據國安密帳等案的資料顯示,他們懷疑有部分資金已流向李登輝的親戚,這個部分需要李親自說明。
檢調人員指稱,最明顯的例子,是二○○○年政府全面清查「拉法葉購艦弊案」,高檢署檢察官洪威華意外查出李登輝家族成員,涉嫌從一九九○年至九七年間,透過蘇志誠從國民黨主席專戶挪走六千餘萬元。這筆錢經時任台灣工業銀行高層買賣股票協助洗錢,整個過程長達七年。九七年六月連本帶利共約一億餘元,悉數匯入李登輝次女李安娜,及李登輝媳婦張月雲的胞姊張桂芬帳戶內。

頻轉帳 千萬蒸發
更令人意外的是,檢調單位雖已掌握本案的完整證據,竟未予法辦。調查報告顯示,李登輝家族從一九九○年起,就涉嫌從國民黨的主席專戶挪錢,當時國民黨財委會從帳戶中提撥六千一百七十七萬元轉成定存,九一至九三年間再將定存解約,把五千三百六十三萬元轉存入蘇志誠的三個帳戶內。
弔詭的是,財委會奉李登輝指示,從主席專戶匯出的錢再轉匯入蘇志誠帳戶的過程中,竟憑空短少上千萬元,是否另有人「捷足先登」搶扮強樑,扮演起扁案中的蔡明哲角色?頗值得玩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