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男綠女
活在美好年代 陳香吟


美女畫家陳香吟,
自從被台灣首富郭台銘自曝是
曾經交往過的女友,
她就被媒體追著跑,
但她始終以一貫的優雅微笑不回應應對。
她還是喜歡窩在家裡畫畫,
偶爾出席慈善精品活動。
除了美麗、八卦之外,
她還是希望大家看到她的是作品,
現在整理畫冊的她,將儘快推出畫冊集,
完整地呈現她的代表作。


優雅的美女畫家陳香吟,像活在美好年代的女人,她的畫和她給人的感覺都是美的,但事實上畫畫的過程是漫長而寂寞的。


陳香吟的畫和她給人的感覺一樣,永遠是美麗的。
她筆下的花朵恣意奔放、飽滿充實;人物栩栩如生,總是帶著一點滿足的笑意。陳香吟的畫像她的世界一樣,總是活在美好的事物裡,而她本人也像極了活在巴黎美好年代的文藝沙龍藝術家,除了繪畫,就是旅行、美食、欣賞藝術和享受生命。即使已經離開巴黎那麼多年,她在台灣也能像巴黎一樣,過著流動的饗宴的生活。


陳香吟從小就學鋼琴、小提琴和畫畫,一直到高中時,覺得拉小提琴太辛苦,轉而朝向自覺比較輕鬆的畫畫。(攝影戴世平)

優雅 有童心
不過在那條寂寞的繪畫道路裡,她像古墓派小龍女一樣,總是在家裡畫畫,不問世事,也很少出來應酬,所以她年輕美麗保有童心。我常看她貴氣逼人的另一面是Hello Kitty的手機吊飾,泰迪熊的提袋以及不同節慶家門口的卡通人物氣球。最近幫化妝品品牌La Mer合作慈善限量商品,首次創作海洋作品,蒐集的資料裡還有她最愛的卡通《海底總動員》。
「以前我的創作多是人物和花卉,兩年前我去朋友的辦公室,看到一個很美的水族箱,裡面魚兒繽紛絃麗,牠們開心地游來游去,很吸引我,我就用遊戲的心情實驗兩幅作品,一直到了這次我才決定創作一個《絢爛的海洋》畫作,把水族箱的魚群延伸至蔚藍海岸的海底世界。我尤其喜歡海星,真的很漂亮,我自己畫完之後,真的感覺它好像在那邊動。」陳香吟像小女孩般地認真描述。
專攻寫實畫作的她,常常畫完就會在畫室用各種角度欣賞,甚至擺在鏡子前面看,當寂寞的創作完成時,她常會興奮地打電話給朋友,覺得她筆下的人物會跟她講話。但她不問世事的結果,就是台灣首富郭台銘在媒體自曝跟她交往過,她到晚上記者打電話詢問,她才知道。大概從那一刻起,陳香吟祇要聽到郭台銘三個字,就像被點了穴道的小龍女,一句話都講不出來。她最好的應對方法就是繼續在家畫畫,出門就微笑以對,保持她一貫的優雅。




陳香吟(後排右一)的父親是名畫家陳輝東(前排右),她的時尚受母親影響,弟弟妹妹也是從小學藝術。(陳香吟提供)


陳香吟小女孩時畫畫就相當專注。(陳香吟提供)




花卉系列反而是陳香吟近幾年的作品,牡丹花朵飽滿充實,美麗奔放,跟以前的花園系列不同。(陳香吟提供)

嚴父 力栽培
還好陳香吟有個萬能的父親,也是知名畫家陳輝東,見過各式場面,幫她應付媒體的騷擾。他強調,希望女兒有個幸福歸宿,一切平安就好,並不在乎女兒交往對象的貧富或權貴。但是美女畫家的愛情總是令人好奇,陳香吟追求者多,但她對感情的態度還是那句老話「隨緣」,「最重要的是,對於我的工作和藝術要能欣賞。」我問她:「這一年郭台銘的事很困擾嗎?」她笑笑說:「沒什麼困擾啦,祇要不要每次都問就好了,畢竟我的工作就是躲在家裡畫畫。」
陳輝東對於女兒的栽培和保護,相當執著。他嚴父的形象即使到現在,陳香吟還是很怕他,但相對地,她今日的成就,父親也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小時候我們家雖然是小康家庭,但爸爸對我們的栽培真的是不遺餘力,鋼琴、小提琴、書法、作文、畫畫學一堆才藝,尤其我是老大,學得更多更嚴格,媽媽常拿著棍子在一旁,我邊哭邊拉小提琴,跟爸爸的學生一起學畫,爸爸罵我總是特別凶,也是常常罵到我在哭。每次看到別的小朋友在玩,我都很抱怨,但長大之後,真的很感激父母,讓我們至少有欣賞藝術的能力。」
陳香吟自己笑說,高中時因為偷懶選擇繪畫,因為那時覺得拉小提琴很累,錯了一個音就錯了,但畫畫可以彌補,多一筆少一筆,你也不知道,好像比較好應付。
剛開始,她不覺得自己在美術方面有多大的天份,比賽也是銀牌獎沒拿過金牌,一直到考進師大美術系,越畫越有興趣,後來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去巴黎前還在美國文化中心辦了一次個展,當時甚至被雜誌選為明日之星。


擅長人物肖相的陳香吟,偏愛少女題材,在巴黎有專屬的模特兒,這是法蘭西少女系列之一。(陳香吟提供)


陳香吟這次為了La Mer 的慈善限量新產品創作了《絢爛的海洋》,這是她第一個海洋作品。(陳香吟提供)




美女畫家陳香吟的愛情總是特別受人注目,被郭台銘自曝與其交往,讓她很無奈,而迄今未婚的她,對愛情的態度隨緣,且一定要正直善良。

巴黎 受薰陶
「我很喜歡人物,除了受爸爸畫風影響之外,人物在繪畫裡是最難的選項也是我最想挑戰的,從小我就愛畫娃娃和人,即使風景我都會在裡面加個人物。所以我一畢業就開始賣畫了。」陳香吟留學巴黎時,即接受國內收藏者的訂單,到現在也是求畫者甚多,其中多是政商界名人,想要一幅美女畫家的作品,價格約四十萬以上。「通常一幅畫約一個月完成,有時視內容而定,有時畫畫剛開始很順暢,畫到一半會遇到瓶頸,我就會出去走走。」我問那瓶頸是什麼?「有時是技法,有時是調色,雖然都是人物肖相,我還是希望每次都有突破,但一旦感覺卡住了,我在巴黎時會去羅浮宮和奧賽美術館逛逛,看一下別人怎麼呈現;在台灣我就旅行或是吃美食,聽聽音樂會,轉移一下心緒。」
所以每當一幅作品完成,陳香吟慰勞自己的方式就是旅行,在約訪的一年裡,她常常美國、法國、日本到處跑,通常祇有慈善的精品活動才會曝光。陳香吟剛從巴黎回來時,她最常被人叫「香奈兒小姐」。她說,從小就愛漂亮的她,愛看媽媽在泊來品店買的衣服,剛去巴黎時看到法國女人愛穿套裝,優雅又合時宜,覺得很美,她便買了很多套裝,回到台灣,凱渥老闆黃永洪卻老是嫌她穿得太老氣,一直到這兩年,她才開始穿牛仔褲。
陳香吟雖然留學巴黎,算是西化很早的藝術家,但她滿保有台南人傳統的作風,事親至孝,也對拜拜一事很在意。父親對她的呵護像是撒下天羅地網般全面掌控,一天好幾通電話,從她離開家的那刻開始。她笑著說:「以前沒有手機,我和妹妹在巴黎逛街,逛一逛看到路邊公共電話,就要很緊張地打電話跟他報平安,不然他找不到人就會很擔心。我到了國中高中騎腳踏車出去上學或補習,我爸還會騎摩托車跟在後面,他就是這樣個性要求完美的人,凡事想好不能出錯,他因為是白手起家,沒有失敗的本錢,所以我們從小他就把路都給我舖好了。」


以陳香吟畫作的慈善限量商品,La Mer將捐做兒童聽障教育費用,她跟小朋友一起作畫。


陳香吟還有令人想不到的嗜好,就是看棒球和相樸,講到喜歡的選手相當開心而熱情




陳香吟每次出席精品派對都貴氣逼人(攝影林東亮)

人生 無大志
「那妳們不會抗拒嗎?」
「有啊!但我們的抗拒也祇是發發牢騷,因為每次事後都驗証他是對的。」
「那妳到現在還沒結婚算不算也是對他的叛逆?」
「不算吧!他如果真的很push,怎麼會放到現在呢?還是緣分啦!尤其現在一個人都自由慣了,有時會想多一個人管多不自由啊!」
「妳的條件是什麼?」
「沒有條件啦!但一定要正直善良的人。」
即使在巴黎留學多年,她結婚對象也不考慮外國人,她說會考慮到文化差異、語言不通的問題,「跟父母不能溝通,我還要居中做翻譯,想到就累,而且我希望我的婚姻會受到祝福。」
事實上,陳香吟也有很豪邁的一面。她非常喜歡棒球和日本相樸。「從巴黎回來後,開始喜歡上日本料理,漸漸接觸日本文化,開始愛上日本。我第一次在福岡看大榮鷹和巨人隊的職棒比賽之後,我就愛上了棒球,以前因為祖父和爸爸的影響,祇是喜歡而已,但身歷其境之後,我已經是粉絲了。」
很難想像她在觀眾席大聲嘶吼的場景,但她可是講起棒球語調就很high,「我最愛的投手是巨人隊的城島健司,現跑到美國大聯盟職棒西雅圖水手隊了。相樸也是,起先我也覺得就是兩個胖子在推來推去,後來發現它是藝術,它不是靠蠻力,很講究體型和美感。」
陳香吟的富足生活人人稱羨,但在默默繪畫的孤寂之路上,她每天還是花六個小時,安靜地專注地完成她人物的肖相。尋常日子裡,她偶爾跟法國主廚討論到巴黎什麼好吃?什麼是她最愛的?她就覺得好開心好滿足。她爽朗地說:「我生平無大志,胃大志小,所以人生這樣就很開心了。」


優雅貴氣的陳香吟很有童心,她的手機還有粉紅色Hello Kitty貼紙和吊飾


陳香吟與孫芸芸、廖鎮漢出席微風活動。(攝影林東亮)



永遠28歲 陳香吟
生日:7.2
星座:巨蟹座
經歷:父親是名畫家陳輝東,台南人,從小習畫和鋼琴、小提琴,後考上師大美術系,以西畫組第一名優異的成績畢業,並在美國文化中心舉辦首次個展,後任教於台南師專(現為台南師範學院),再轉赴法國巴黎高等藝術學院研究,旅居法國十一年,曾是台陽畫會、中華民國油畫學會、台南美術研究會會員,並入選法國藝術家協會沙龍。現是專業畫家。多次舉辦畫展或參與慈善精品活動。


場地:Joyce CAFE(02-27139388) 提供:雅第家飾(02-2713-8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