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與偏見
天使



插圖.劉志誠


金融海嘯,我的朋友虧損不少,非常沮喪。我安慰他:「你見過天使嗎?」他說未見過。我跟著說:「我見過,讓我給你講個被天使眷顧的奇遇吧。」
那時我才七歲。我的堂二哥帶我坐火車到一個離開廣州不遠的地方,他是要從那裡帶一些打火機和火石回廣州的黑市去賣。那時做這樣的炒賣活動是犯法的。他帶我去因為我是個小孩子,較易避過公安注意。
去到那裡,接頭人碰巧不在,要改天再跑一趟才有貨,可是這麼一來便要耽誤多一天才可以回家了。我不依堂二哥說的留下來,慌怕無緣無故不回家,母親會擔心死了,回到家裡她必然將我痛打一頓的。堂二哥莫奈我何,只好給我回程火車票,讓我先行返廣州。
到現在,我已記不起堂二哥帶我去的是哪個地方,我只記得在火車上碰口碰面的男男女女,頭髮蓬鬆,手腳口臉上都沾滿黑褐的油漬,原本寶藍色的衣服被油漬掩蓋得全無原色。
我其實不知道他們的衣服是否寶藍色,直覺上認定是那個顏色,因為那個時候大陸的工人全都是穿著寶藍色解放裝的。擠在車廂,這些人除了咳嗽、吐痰,便沒有別的聲音了。他們不是打瞌睡、抽菸、喝茶便是板起臉孔目光呆滯地坐在那裡發怔。
我不知道他們是否疲累或憂戚,總之車廂的氣氛令人既傷感又消沉。擠在車廂,我給那緊張的氣氛壓迫得透不過氣來。張望出窗外,只見到處都是在噴著濃濃黑煙的高聳煙囪。黑煙把黃昏的晚霞染得悽慘灰暗,很是恐怖,令弱小的我更是害怕,擔心這些人是不是要將我挾持到什麼地方去。
返回廣州那一程路上我歸心似箭,窗外天色逐漸被陰霾掩蓋,更令我心急如焚。原本的雙人座位坐了四個人,我擠在其中,身體僵硬、心情緊張,連偷看其他人一眼的勇氣也沒有。心裡慌得發毛,火車每到一個站,我便豎起耳朵聽廣播說那是什麼地方。
可是我愈是緊張便愈是聽不清楚廣播,也不敢問旁邊的人,自是慌張。到終於聽到廣州這兩隻字了,我便衝鋒陷陣穿過擠逼的人群跑落火車。好了,終於回到家了,心情頓然輕鬆,我感覺臉上的肌肉也鬆弛了,泛起了滿足的微笑。
哎喲,到走出火車站我才發覺,那原來這只是廣州近郊的火車站,還有好幾個站才到我要去的廣州市中心。我馬上掉頭跑回火車去,但火車已在轟隆轟隆的開走了,我慌怕得雙腿發軟,再也站不起來,跌倒地上喊出聲來。
天空被黑夜侵占,火車站的人都走光了,周遭寂靜得像是荒廢了的墳場。那一刻我彷彿跟埋在墳場裡的人一樣都被全世界遺忘了。到我再站起來,那個寂寞空虛的感覺直是像整個心也給抽走掉了那樣。我全身虛脫乏力,恍如給幽靈纏繞著,完全舉不起腳。可是還是要趕回家去,我於是鼓起力氣拖著蹣跚的步伐走出火車站。
走出火車站,正要找人問路,抬頭一望,見到路邊有賣燒餅的小食檔。那時我才想起自己虛脫無力,不是因為太慌張,而是一整天半粒米也沒有落過肚,餓得交關。向賣燒餅的人問路,可是飢腸轆轆,一聞到燒餅的油香味(那時他已收了爐,沒有在煎燒餅),便像是餓鬼投胎那樣,完全忘記了問路,只顧乞求他給塊燒餅我吃。


聽到我的哀求,那賣燒餅的有點驚訝,瞪眼望著我,良久沒有說出聲來。他未來得及開口,我身後忽然有把清脆的小女孩聲音:「小孩,我請你吃。」我回過頭來,看見一位肌膚皙白,一身雪白襯衫蔚藍色西褲的少女。她眼睛閃爍著柔和的光芒,臉上帶著微笑,伸手遞給我五元,接過她給我的錢,只見她指著左邊跟我說:「你買了燒餅,拿剩下來的錢到前面轉角坐公共汽車回家吧。」
拿了少女給我的錢,說聲「多謝」,便轉過頭買燒餅。買了兩塊燒餅,找了錢,轉身走往左邊的公共汽車站。到我回頭張望,那少女已不知所終了。我再回頭望那賣燒餅的人,他還是那個樣子,目定口呆地瞪著我。我原是想問他那少女往哪邊走了,可是見他呆若木雞的神情,問亦多此一舉,我便掉頭走了。(真可惜,買燒餅時我背向少女,沒有看到她離去時的背影,不知道她是否長了一對翅膀。我是說笑而已,據說降臨人間的天使是會收起翅膀的。)
回到家,已是十二點過後,母親做了飯在等我。看見我,她沒有出言責怪,反而一改常態笑咪咪的劈頭第一句話便問我:「為何你今晚滿臉通紅那麼開心?」我於是告訴她剛才的奇遇。聽我說過故事,她舒了口大氣,輕輕撫著我的頭說:「仔,那個少女可能是位天使,你是個幸運的人,今後要好好做人喔。」
現在想來,母親說那個少女是位天使很是不可思議。母親信佛,她的意識中從來都沒有天使這個概念。更奇怪的是,下筆寫這個故事,我問媽媽是否還記得那件事。她非但記得,更一五一十說出當時的情節。她已經九十八歲,五十多年前發生在我身上的事,她仍記得一清二楚,那不是太神奇了嗎!
經過那次奇遇,我開始相信世上是有天使的。自此每逢遇上給我伸出援手、助我一臂之力的陌生人,我都視他們為天使。因為我相信世上有天使,不管遇上什麼困難,我都信心十足,處變不驚,堅信天使會出手相助。
這一生我都非常幸運,我認定自己是得到上天特別眷顧的天之驕子,因為我相信自己是個幸運的人。要是心中有天使,陷入困境,天使便會出現;相信有天使便是相信自己是個幸運的人。
PS老圖,那天我在你家,看見你那蹦蹦跳跳的可愛女兒,我就認定她是個小天使。既然家裡有個小天使,你很幸運,還有什麼好擔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