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觀點
不要妖魔化扁家


輿論界對扁家的批判已走火入魔,扁嫂被形容為貪婪無度的巫婆,阿扁被形容為無惡不作的大壞蛋,這種妖魔化,無助於正義的伸張,只會扭曲正義。
扁家可受任何嚴厲的批判與懲罰,但妖魔化扁家,只會製造反效果。




兩度裁定陳水扁無保釋放的周占春法官,立刻陷入政治風暴中,綠營捧他為司法人權英雄,藍營懷疑他是民進黨暗樁,並對他展開各種人身攻擊,認定他的「縱容」,必有不可告人的祕密,在這種輿論壓倒一切的氣氛下,司法公信力顯得弱不禁風,有如風中殘燭。
扁家的貪腐超乎平常人的想像,起訴書一公布,即使有通天的本領,也難逃法律制裁。但是台灣如果要變成法治國家,必須謹守無罪推論的原則,依照正當的司法程序,一切在法律規範中進行,不應以輿論審判取代司法審判,不應以惡之欲其死的報復心理,取代司法正義,否則一定會產生政治副作用。
特偵組對於周占春無罪釋放的裁決,當然有權力提出抗告,但檢察官的抗告首重時效性,否則串供淹沒證據或者威脅證人的動作均已完成,才要求抗告,立論薄弱。不幸的是,特偵組兩次抗告都耗太多時間,這段時間,不是剛好給與被告逃亡或湮滅證據的機會嗎?
許多人以為被收押就等於判刑,無保釋放,就是無罪釋放,其實根本是兩碼事。被收押而無罪釋放的比例超過一半,無保釋放而被判有罪的不多,這對阿扁是一種特別禮遇,但在策略上這是先禮後兵的高招,將來重判,綠營要找政治迫害的口實就不容易了。
輿論界對阿扁的批判已經走火入魔,名嘴以為是正義化身,把任何未經證實的傳言當作事實,接著對著這個稻草人大做文章。扁嫂被形容為窮凶極惡,貪婪無度,動不動就殺人的巫婆,阿扁被形容為無惡不作,一腦子都想A錢的大壞蛋。幫幕僚聘請律師被懷疑是監視,記者找不到幕僚,即懷疑他們已經從人間蒸發,前外交部長黃志芳擔心人身安全,好像阿扁要派人殺他。阿扁比任何幫派老大還可怕,所有污點證人都需要派人保護,以免被滅口。
昨天的阿扁是國家元首,今天卻成為無惡不作的匪徒,這種妖魔化,無助於正義的伸張,只會扭曲正義。無助於法治精神的建立,只會破壞法治精神,最後只剩下嚴重的政治後遺症。
起訴卸任國家元首,是我們邁向法治國家的里程碑。這個案子如能依據法治國家的原理原則來進行,讓司法人權,無罪推論得到充分保護,讓檢察官依科學辦案所取得的證據說話,這將是最好的法治教育。
西諺云:「我痛恨罪惡,但我原諒罪人。」把罪人和罪刑分開,是法治的起步。扁家可受任何嚴厲的批判與懲罰,但妖魔化扁家,只會製造反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