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最前線
意外的空白 無薪假


以前,滿手股票分紅的科技新貴,只有錢,苦無假;如今,在金融海嘯衝擊下,無薪假成為常態,宅男宅女被迫走進這場意外的假期,修正生活步調。
在台積電工作,原本投資早餐店當副業的陳怡文,只好把兼職變正職;擔任人事主管的艾麗,一個月休半個月,只好找外快幫其他公司砍人事。
不過,無薪假也不全然是灰暗。漢磊科技的謝倩瑩,把無薪假當成天上掉下來的禮物,騎車千里環島;SIP單身俱樂部擠滿了急著聯誼的科技新貴,工作徬徨,人生的另一端,還是有值得期待的春天。


休假的竹科人沒事做,只好到海邊釣魚打發時間,記者上前攀談,他們開口第一句:「你哪家的?現在休幾天了?」


正職副業 都叫苦
陳怡文(化名)
年齡:40歲
職稱:台積電技術員
無薪假:週休3天
薪資變化:原月薪5萬多元,現減5千元
因應:到自己投資的早餐店打工,減少人事成本,貼補家用

在台積電上班的陳怡文本想投資早餐店賺外快,公司無薪休假,就連早餐店也生意冷清,望著空蕩蕩的店面發愁。



「哇!小姐,你開SMART送三明治啊!身價這麼好還需要打工?」陳怡文(化名)送餐時常遇到客人好奇地探問,她說:「開三明治店原本只是投資,沒想到景氣變壞,公司無薪休假,我只好自己下來做,省點人事成本。」
「我們走精緻路線,小小一個要價三十元,我覺得可以吸引重視品質的竹科人,八月開幕時生意還不錯,店裡客人多,每天也有兩、三個外送單子;沒想到十月後,景氣下滑,客人開始嫌我們的餐點吃不飽,寧願買隔壁美而美的大漢堡,就連外送單,一週也收不到一張。」

本來抓緊竹科高消費群,推出兩口吃完的精緻三明治,加上小杯飲料60元,現在卻無人問津,「大家寧願買吃得飽的美而美。」陳怡文說。


過去徵人廣告沒人理,現在卻是求職電話接不完,「可是我們生意不好,也不想找人。」看到記者拍攝,店家隨即撕下。


生意差了,上門應徵工作的卻變多了,「前幾個月,都找不到願意來打工的人,現在每天都接到好幾通求職電話。可是生意不好,我自己也在休無薪假,根本不需要人手。」
陳怡文在台積電做了六年的技術員,本來以為進了台積電,就等於捧到了金飯碗,不過現在不但得輪流休無薪假,辦公室內也厲行節約,走廊燈四盞剩二盞,影印、列印文件都有管制。
「雖然公司說不裁員,但事實上所有約聘人員都已裁掉了。我工作的部門,十三個員工只剩八個。」過去台積電最喜歡的團購、外送,現在也少了很多,即使忍不住團購,還要偷偷藏起來帶回家,避免太過招搖。
「台積電的員工不太可能沒錢花,主要是整體氣氛影響,讓大家節衣縮食。」「大家休無薪假出去玩,也選一天來回,過夜成本太高。」
即使身處景氣寒冬,陳怡文對未來還是充滿希望,她說:「起碼台積電願意讓員工預支分紅,代表公司對員工還是很照顧。反正景氣本來就是高低起伏的循環,只要撐過這段時間就好了。」


謝倩瑩(前)是竹科單車推廣社社長,平時就喜歡邀集同事騎車上班、旅遊,準備利用無薪假,出發環島。

單車環島 換心情
謝倩瑩
年齡:四十二歲
職稱:漢磊科技行政部副理
無薪假:週休三天
薪資變化:原月薪六萬元,現減 一萬元
因應:騎單車環島改變心情

是我在聖母峰基地營拍的照片,當初總經理還問我登什麼山,一次去二十二天?」謝倩瑩談起當初請假過程,樂得直笑。
「這次加上放無薪假,那正好!我就連同歲休假,共十一天,準備騎一千公里去環島。」
聽到放無薪假,公司氣氛頓時降至冰點,謝倩瑩卻當成天上掉下來的禮物,聯絡車友、準備行囊。
謝倩瑩認為無薪假對薪資的傷害是其次,殘忍的是資遣手段殘酷:「很多人到了公司,發現自己的電腦被鎖住,接著人事主管通知你打包。想起來,都會做惡夢。」


為了登聖母峰基地營,謝倩瑩今年一口氣請了22天假。


許多竹科人放無薪假還是去公司坐困愁城。謝倩瑩認為,「老是面對同樣的環境,心情無法轉換。我心情不好就出來騎車,看到活跳跳的台灣獼猴就近在眼前,路上不管認識或不認識的車友,都和你打招呼喊說:『小姐你好厲害』,聽了整個人都放開了。」
目前單身的謝倩瑩承認沒有家累,但她自認不算科技新貴:「我如果真的有那麼多錢,早騎車去西藏,但我還是要工作才能餬口。」
無薪假已成科學園區的常態,改不了環境,就改心境。「我開始運動之後,物質欲望變低,錢夠用就好了。如果我沒有開始騎車運動,我可以告訴你,現在遇到無薪假我會很恐慌,天天作惡夢,夢到電腦被鎖住,人事部門通知結算……但是現在的我體悟,工作只是短暫,人生才是永遠的,重新開始的本錢和心情,那人生自然海闊天空。」


艾麗電腦檔案裡的每個數字,就代表每個員工強迫休假的天數,上至總經理,下至產線員工,都難以倖免。

幫忙砍人 賺來補
艾麗(化名)
年齡:36歲
職稱:機台維修廠人事主管
無薪假:現月休15天
薪資變化:原月薪4萬元,現減2萬元
因應:承接其他公司的人事精簡方案來賺外快

打開電腦,叫出Excel檔案,艾麗(化名)將人事資料經過加總、彙整後,每個名字旁會跳出一個數字,五天、十天、十五天…這個科技人膽戰心驚的數字,就是老闆心中盤算的無薪假天數。
「自己的公司已經放了十五天無薪假,為了補貼家用,我只好去接外包的案子。結果接來接去,都是叫我精算無薪假的人事資料。」


在今年高科技徵才博覽會上,科技新貴忙著投遞履歷,希望能找個不受無薪假影響的新東家。


艾麗的公司是園區裡,專門承接台積電、聯電、力晶等半導體廠機台設備保養維護廠商,公司原本十月還正常營運,結果十一月業績垂直掉落,跌掉八成。
擔任人事主管的艾麗奉命清算公司人事成本,向老闆提出每個人該放多少無薪假。
「我先根據訂單推估未來營收,算出公司未來一年營運的現金流,再從客戶應收帳款和公司銀行存款,計算出未來一年可運用的資金,不足的差額,就必須算出需扣減多少薪資人事成本來彌補。」
「公司政策是,薪資高的主管扣假多一點,產線和基層員工扣假少一點,讓基層員工起碼可以保住最低薪資一萬七千二百八十元的標準,這樣公司也才不會觸法。」
當她算到自己的無薪假數字時,發現一個月竟然要休半個月,她無奈地說:「就好像自己拿刀砍自己。」艾麗說:「景氣會低多久也不知道,但我們園區人自己的估算是會低迷一年。」
明年一月,有元旦假期及農曆春節,又碰上台電年度維修,半導體廠配合停工,艾麗調出人事資料說,當月只要上班七天,一個月只剩一週有工作。問她要怎麼因應?她說,只能繼續找人事外包的兼差來補貼家用,殘酷的算出別人的無薪假。也只有算出一連串砍人的數字,她才能補貼自己被砍的那一部分。


袁友竹發現,以往多金的科技新貴,受無薪假影響,現今的擇偶對象偏好軍公教女生,麵包比愛情優先。

麵包扁了 找愛情
袁友竹
職位:SIP科學園區 單身俱樂部經理
公司成立:十年
會員數:原本會員二萬人,近期增加六千人
營收:增加三百萬元(一人入會費五百元)
因應:每月加開三至四場活動,場場爆滿

「今天需要為你準備幾份餐點?桌椅先排五十人可以嗎?」咖啡店的店長熟門熟路地詢問來舉辦聯誼的袁友竹。
「今天有六十人來參加!」袁友竹興奮地說:「科技人整年都在忙,非常難喬時間,但這幾個月科技廠放無薪假,一堆人都跑來聯誼,今天有一半都是新面孔。」
過去SIP科學園區單身俱樂部一個月只辦四場聯誼會,自從科技廠開始放無薪假之後,老會員回鍋,新會員增加,十二月已加開二場聯誼活動,還是有人排隊等候。
但受無薪假影響,科技新貴身價縮水,希望女生是收入穩定的教職或金融人員,但過去聯誼時是男方挑女方,如今身價逆轉。


科技廠放無薪假之後,聯誼的人數也爆增,每15分鐘就要轉一圈,加快男女認識速度。(SIP提供)


袁友竹說:「最近女生也變得更加務實,會要求先提供男方的月收入、職位,以及存款數字。就算名下有房子,也要問清楚房子的坪數是多少?還有多少貸款?」
當天來參加聯誼的敦陽科技工程師阿偉 (化名)說:「今天有認識不錯的女生,不過女方要求比較多,要有房子和存款,我條件配不上她,只好謝謝再聯絡。」
原本在聯誼場合最吃香的科技新貴,是三十二歲以下的年輕男性,但現因職位較低,員工分紅還沒拿到,沒有積蓄,身價暴跌,「反而是年資十年上下,年紀三十五到四十歲的男性,因為之前有分紅與獎金支撐,經濟基礎較穩,最受女生歡迎。」
女生擇偶條件變高,男生只好亂槍打鳥以量取勝,有科技新貴利用無薪假,一次報名台北、桃園、新竹三場聯誼活動。
袁友竹說:「這些科技人精打細算,想說一場認識三十個女生,三場就是九十個,打個八折,也能拿到七十位女生的聯絡電話。」
問到這些聯誼場合,大家通常會聊什麼呢?袁友竹笑嘻嘻地說:「你也知道,工程師都不太會說話,所以我們會幫他們擬定聊天主題,像今天談的主題就是無薪假,這樣應該不會太冷場。」


1111人力銀行營運長 吳睿穎

未探底 休假別太爽
目前竹科已裁員16%,我預計12月底到過年前,還會有一波裁員潮出現,人數至少會接近4成。
徵才部分,竹科廠商的徵才大幅度減少3成,而本月求職者卻暴增6成,還有很多人找不到工作,就先找兼職工作,因此兼職求職者暴增8成左右。
景氣還沒探底,建議休無薪假的竹科人,不要太樂觀的放大假,最好放假還是到辦公室上班,提醒老闆自己的重要性,減少被裁員的機會;同時多留意其他工作機會,騎驢找馬,以免被裁員時措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