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邱義仁汐止家中坐監 扁組二鄭一石律師團


行事風格轉趨低調的陳水扁,決定再增加一名委任律師石宜琳,和鄭文龍、鄭勝助組成「二鄭一石」律師團,協助阿扁打這場官司。至於扁辦,目前則以蒐集檢警調濫權違法事例為主要工作,就有外界人士戲稱,扁辦已成了「反偵辦」(反特偵組辦公室)。
另一位在阿扁無保釋放後,好不容易才獲得交保的邱義仁,原本就習慣獨居的簡單生活,在看守所內比阿扁適應得還好,如今交保返回汐止家中,從不曾外出,就有朋友戲稱,他簡直是從「台北看守所」移監到「汐止看守所」。


陳水扁前總統二度無保獲釋,行事轉趨低調,決定把重心從政治操作轉回司法。


國安會前祕書長邱義仁被羈押51天後獲得交保,回家後重回宅男生活,被戲稱從台北看守所轉到汐止看守所。


再度獲得無保釋放的陳水扁,除了行事轉趨低調外,也決定把重心由政治操作轉到官司上。繼委任鄭文龍與鄭勝助二位律師後,二十二日決定再增加委任蘇建和案被害人家屬委任的律師石宜琳,組成「二鄭一石」律師團,三人要和阿扁一起打這場官司。
依刑事訴訟法規定,被告選任辯護律師的人數最高可達三人,阿扁先前只委任「二鄭」二名律師,還留有一個名額,在幕僚的建議下,決定再委任一位專長刑事訴訟的律師,分攤後續的法律攻防事宜。

攻防戰 再添新律師
扁辦幕僚表示,經過內部討論,他們推舉蘇案民事庭被害人家屬委任的律師石宜琳,加入律師團陣容。據了解,蘇案再審時,石宜琳也受被害人家屬委任為告訴代理人,「二年內,他幾乎從不缺席,成為公認最盡責的告訴代理人。」蘇案再審更審時,他也再度受被害人家屬委任為告訴代理人。
律師團的陣容齊備,阿扁未來將密集與三位律師開會,討論法律的攻防事宜。由於扁案以阿扁為中心,衍生出不少案外案,因此,特偵組在偵查過程中,一有風吹草動,扁辦也都會隨時加以關注;就有外界人士戲稱,扁辦已成為「反偵辦」(反特偵組辦公室)。
另一方面,雖有卸任總統禮遇條例規定的待遇,但陳水扁要運用任何經費,仍然得像國務機要費般憑發票核銷,知情人士指出,扁辦為了不讓總統府掌握實際的運作狀況,在運用經費的名目上,都相當小心,甚至會刻意要求廠商開立商品及用途名目模糊的收據,像電腦及碎紙機就只寫辦公室用品,至於年節或送禮也不會出現容易讓人看出收受禮品對象的單據。


綠營高層多人因扁案遭羈押,在台北看守所內成為牢友。


陳水扁決定增聘專長刑事的律師石宜琳(左一)加入律師團,強化法律攻防陣容。圖為石宜琳重返蘇建和案現場重建。


律師鄭文龍(右)鄭勝助(左),二度和檢激辯,讓陳水扁無保獲釋,極獲扁的肯定。



石宜琳小檔案
年齡:1957年,52歲
學歷:東吳大學法律系、台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
經歷:蘇案民事庭被害人家屬委任律師,蘇案再審及再審更審,被害人家屬委任為告訴代理人
專長領域:一般債務債權、親子問題、暴力傷害、婚姻、夫妻財產、財產背信詐欺、名譽毀謗、婦女或少年保護、住居(公寓大廈)、工程營建、醫療

邱義仁 吃泡麵度日
除了幕僚隨時提高警覺,蒐集各方訊息外,阿扁自從再度獲法院裁定無保開釋後,倒是低調許多,二十二日搭乘高鐵前往台南,向女婿趙建銘的爺爺致祭,以及回官田老家探望母親,是唯一的下鄉行程,其餘時間已不再到處趴趴走,上班期間多在每天上午十點半左右抵達辦公室,晚上七點半前後離開,假日則全待在寶徠花園,沒有訪客,也足不出戶,十足宅男的模樣。
另一位在進出看守所前後,也做足宅男的國安會前祕書長邱義仁,則在阿扁獲釋後,好不容易才獲得交保,經過和律師多次討論案情,更確認特偵組對他的指控和羈押完全違法,邱將全力討回清白。
連五十萬元的保釋金,都是靠朋友臨時湊齊的邱義仁,在十九日交保後,回到汐止家中,吃過鄰居為他準備的豬腳麵線,就再也足不出戶,恢復宅男本色。不但記者在門外按門鈴,他完全相應不理、打電話也不接,只和幾位較親密友人聯絡,有朋友擔心他生活上會不會有所不便,他還笑笑地說:「應該沒問題,泡麵還很多。」


邱義仁連50萬元的保釋金都是朋友幫忙湊齊,交保當天,鄰居為他煮了豬腳麵線去霉運。


陳水扁辦公室隨時關注特偵組的偵辦行動,致外界戲稱其為「反偵辦」。


土城看守所囚房設備簡陋,對遭羈押被告的生活構成壓力。



態度變 積極討清白
前立委林濁水透露,邱義仁在獲交保後,經過和律師深入討論案情,態度已從消極轉為積極。剛被羈押時,邱曾自況為「半死之人」,心情非常沮喪,尤其面對「貪污」的指控,他完全難以接受,不但對司法調查消極以對,連在看守所中遭剃髮,都逆來順受。但在羈押一段時間後,邱已逐漸想通,交保後和律師不斷討論案情,邱更確認特偵組違法,因此決心積極面對司法,討回清白。
林濁水說,邱義仁遭調查羈押的過程,完全違法。特偵組一開始就張冠李戴,把安亞專案收款人蘇帕猜的簽名,誤認為邱的人頭,在發現錯誤後,特偵組又不肯承認,持續違法羈押邱義仁,結果羈押了五十一天,只傳訊四次,每次傳訊時問的,都和安亞專案無關。
據了解,邱義仁向友人透露,特偵組藉羈押他,目的是希望套取更多扁案內情,所以每次傳訊他,問的都是扁案,尤其是有關機密外交部分,希望從邱義仁口中,收集到扁犯罪的事證。
邱義仁的律師謝穎青也說,邱義仁堅持,特偵組對他的指控,無異於人格謀殺,他堅信有一天司法會還他清白。


扁案偵辦範圍不斷擴大,連小人物都遭偵辦搜索。

遭羈押 三餐有著落
由於邱義仁原本就習慣獨居的簡單生活,十月三十一日被羈押後,雖然心情沮喪,但對看守所內的生活,卻比阿扁適應得好,而且三餐還有人打理,比他在汐止一個人住,常常「三餐不繼」的情形較好。
邱義仁住在孝三舍,和一位詐欺嫌疑人同住,因為孝三舍走廊正在整修,邱義仁剛被羈押時,押了一個禮拜後,才被放封一次,邱在看守所大部分時間,都靜心讀書,讀了《西藏生死書》還有《哲學二十六講》等。
在交保後,邱義仁的短髮終於逐漸長長了,但要恢復往日及肩長髮的招牌形象,恐怕還要一段時間。
和邱義仁不同的是,陳水扁有扁辦作奧援,隨時蒐集各方資訊,如十七日上午特偵組發動第十波搜索,被列為搜索對象之一的前《新台灣週刊》主任陳宗逸,立即在部落格貼文〈今天早上調查局搜索我的住處〉,訊息一出,扁辦也立刻掌握,並為陳宗逸的遭遇大表不平。

護人權 扁辦新議題
與扁辦合署辦公的凱達格蘭基金會執行長王時思表示,這個消息讓她真正擔心了起來,「雖然之前扁案鬧得天翻地覆,但畢竟他是陳水扁。」這起並未引起媒體關注的搜索,主因竟是陳宗逸的伯父長期擔任FAPA(台灣人公共事務會)會長與執行長,「這種表面民主和平之下,對小人物發動的突襲,似乎暗示了一個更大危機的到來。」
另一個引起扁辦關心的話題,則是資深評論員林保華的遭遇。林十二日前往台北地院聲援陳雲林來台期間,遭警方暴力對待的黃怡翎等三位受害人;林保華說:「可能事情比我想像的還快。」十五日林住處管區派出所警察便來找他,要他填寫「大陸人士」的資料,「因為我是香港人,根據台灣法律,我是港僑,根本不是大陸人士。」所以拒絕;扁辦對於林保華控訴警方濫權,以及陳宗逸遭搜索,除立即向扁報告,也決定提高關注層次。
主辦單位指出,明年二二八將舉辦的「台灣建國會議」,除了將討論獨立建國等議題外,也不排除列入人權保障以及如何反抗國家機器濫權等議題,以實際的行動聲援遭檢警調不當侵擾的各行各業人士。


扁辦將在明年228舉辦「台灣建國會議」,人權保障議題將納入討論。


香港籍資深評論員林保華控訴台灣警方濫權,引起扁辦關心。


已停刊的《新台灣週刊》前採訪主任陳宗逸,住處也遭調查局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