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本經
女人心機 許茹芸


沒有背景、長得又不是頂尖美女的許茹芸,歷經娛樂圈的起落,去年因單曲〈好聽〉回歸樂壇,近月來卻因自行創作情慾新詩讓人另眼相看。
懂得善用女人的武器是許茹芸成功的手段,不是城府深或懂得算計,而是看起來沒有殺傷力、不給人家威脅感、笑臉盈盈說話輕柔,用柔軟的方式來取得她想要的,不知不覺、石怕水穿,再怎麼剛烈也難敵這種繞指柔情。


許茹芸非常享受談戀愛前期的那種曖昧感,可說是歌壇當中的發電女,除了公開承認的前男友怪獸,包括季中平、五月天的鼓手冠佑、仔仔、范植偉等都跟她傳過緋聞。


景氣不好大家叫苦連天,許茹芸出版詩集《小心輕放》,加料「翻雲覆雨後巫山雲雨的汗水味」這種字眼的新詩,居然賣得比上一本還好,她也因此被冠上「情慾作家」的名號。

喜歡 靈肉合一
「我自認還沒到情慾作家那個資格,但要被冠上這名字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那創作只是記錄我當下真實感受的一刻。」
是謙虛?也是以退為進!這個遊戲她向來玩得出色,許茹芸當年以玉女形象出道,卻懂得面對媒體環境隨波逐流,二○○○年金曲獎一襲低胸禮服,成為她脫衣轉型代表作,現在談肉體的快樂也不足為奇。
我問「情慾作家」現在是靈肉平衡的狀態嗎?是靈肉合一還是靈肉分開?
「我喜歡合在一起!但是我也很享受我自己的那部分,那個是可以拆開的。」
那你會因男伴床上表現差分手嗎?
「兩個人相處,精神上能溝通是最主要的,會帶動身體,如果精神上難溝通,就算有肉體的快樂也是瞬間的,精神會幫助我的身體。」
許茹芸不習慣跟媒體討論性生活,只強調很喜歡戀愛初期那種曖昧的感覺。「我從幼稚園就很享受被男生喜歡的感覺,喜歡enjoy在談戀愛的氛圍中,不見得真的要跟人家發生關係,精神上柏拉圖,我也很enjoy。」



現在的許茹芸是個不婚主義者,也不想要小孩,她說絕對不會未婚生子,因為爸媽的心臟都沒這麼強壯。

跟仔仔 還有聯絡
喜歡搞曖昧的許茹芸在拍《來我家吧》時傳出跟范植偉假戲真作,介入范植偉跟王心凌;也同時跟仔仔成了酒友,大S曾為此跟仔仔吵架,我問她現在還有跟這兩位男主角聯絡嗎?她睜大眼睛無辜地說:「有啊!仔仔還有,我看到范植偉完全不會尷尬耶,我不明白他為什麼覺得好像有什麼事情,那是拍那部戲的感覺,而不是戲拍完我們真的有交往。
「感情裡面沒有什麼對跟錯,對一個人有感覺是很正常的,大家都應該在年輕的時候盡量享受談戀愛帶給你的快樂,享受過後才能充分體會什麼才是自己安定下來想要的生活。」
許茹芸出道後跟音樂製作人怪獸(許經綸)談了七年戀愛,扮演黏TT的女友:「以前談戀愛比較黏不是故意的,我爸也這樣一直打電話給我,後來才知道這不正常。」

別用 騎馬方式交男友
黏得緊是因為沒安全感。高中時許茹芸早上還會叫男友起床,有次為免對方遲到被記過,電話打不通的她索性跑去按門鈴,男友隔了很久開門,還不讓她進去,理由是「裡面有另外一位女同學在」。
電話盯梢也不能改變怪獸主動提分手,現在許茹芸終於懂得跟男人相處。
「跟男人相處不能用駕馭的方式,不要用騎馬的方式交男友,最好就像放風箏給彼此空間,關係緊張就放一下、鬆了就拉一下,如果他要一直飛,我不會去拉到斷掉,就放手讓他飛,斷了剩個頭要幹嘛呢?」
從《慾望城市》裡黏著大人物的凱莉變成享受愛情的莎曼珊,許茹芸對愛情的改變不可謂不大,新書中談的三段愛情,高中的劈腿男友、相交七年的怪獸,以及上一段遠距離姊弟戀的Victor,現任男友John竟沒出現在書中。說到這裡,對答如流的許茹芸突然結巴起來。
「其實…嗯…這題有點難答,哈哈,我不知道我這樣講是不是好?我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他這段時間也被人家談論,這部分跟他能夠承受的界限已經差不多,我跟他之間的過程、感覺就保留給他,他的包容心很大,是我們現在相處的一種平衡。」
不再黏人的她連預留後路都想到了。「男友單獨跟女生去看電影,我OK啊!我這麼常不在,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分寸,看電影我覺得沒什麼,看DVD不是更慘?其實手一牽或對方的一個眼神,我就可以知道對方的心還在不在。」


現任男友John被許茹芸拉入鏡拍MV,她學會用「放風箏」的心態來面對John。(本刊資料室)


跟製作人前男友怪獸相交七年,許茹芸曾是個黏人的女友,走星光大道拉著男友的手都喜不自勝。(本刊資料室)


許茹芸(前)從小跟姊姊感情就好,長大了還指明要姊姊幫她化妝。(許茹芸提供)




許茹芸在圈內人緣不錯,她說話語氣溫柔笑臉迎人,不給人威脅感就是她在演藝圈的生存方法。

有辦法 搞定老闆
許茹芸剛出道時是幸運的新人,公司找來廣告公司替她包裝,首張專輯《討好》花兩千萬元只賣五萬張,公司副總也不生氣,隔週就叫她進錄音室繼續錄音,第二張專輯《淚海》大賣,打著玉女形象的的許茹芸,上節目碰到豬哥主持人吃豆腐,藉故坐她旁邊貼緊緊。
提到這段過去,當時明明很不舒服的許茹芸,卻以不得罪人的方式解釋,說有多小心就有多小心。「還好,沒那麼嚴重,我也小,不知道怎麼處理那種情緒,當時我覺得很嚴重的,現在我覺得其實人家也沒有要幹嘛!有一點嚇到!但還好!現在看真的還好!」
演藝圈處處機鋒,許茹芸說:「女人的武器就是那個柔軟吧!」許茹芸的前同事透露,每次許茹芸都能比同公司藝人要到更多的東西,就是她懂得跟老闆講話的時候撒嬌、露出無助的神情,老闆就忍不住自動跳出來幫她解決;或是同一件事情為了確保達成,她會不厭其煩交代四、五個人去做,這樣就萬萬不會遺漏。
許茹芸坦承:「我不是那麼容易相信別人!」以前許茹芸是指定姊姊當她的化妝師,親姊妹絕對比外人來得可靠。預計明年要舉辦的演唱會,她也沒坐在家裡等著唱片公司老闆搞定,自己找製作單位、樂手,開始設計丟點子,看不出來唱〈如果雲知道〉〈日光機場〉那個氣音如此空靈飄渺的許茹芸,對自己的事業竟是如此地有主見跟想法。


二十九歲時因事業跟感情的不順利,讓許茹芸遠避紐約,回台前夕卻還是在日本崩潰,每天醒來就想哭。

從貶值 到增值
掌控慾強、難相信人,許茹芸難免在一些關卡前會突然崩潰:「那時間我剛跟前男友怪獸分手,工作也遇到波動,從上華到環球到EMI、又碰到自己二十九歲有危機感,不知道怎樣面對三十歲的來臨,整個心態混在一起。
「我在紐約待了一年多要回來台灣前,轉去日本待了幾個禮拜,到了日本可能是因為跟台灣比較靠近,我突然有種很壓迫透不過氣的反應,發現要面對這些事情了,就像是打開一個盒子那個光冒出來。
「那段時間我每天打開眼睛都很想哭,看《六人行》那個菲比結婚也好想哭,我想:『天吶!看《六人行》都想哭,我生病了。』」
回台後許茹芸「不務正業」演舞台劇、電影,專輯出得比以前少,常唱大陸商演賺飽了荷包,卻也不免被人質疑高峰是否已經過去?許茹芸說:「每個人都有一個黃金時期,幣值都有高低,更何況我們是人性的事業。每個事情都有保存期限!不管是愛情、人,或青春。但時間可以讓它貶到底;也能讓它增值!」
早就看透的許茹芸,對於自己人生的掌握度,看來也不輸她對男人的掌控力。

黏爸達
許茹芸是么女,加上出生時後背有一大片血管瘤,爸媽特別疼愛她。
「爸爸在我高中時還在幫我穿襪子」,就連現在已經34歲,「爸爸剛剛也來載我去銀行。」訪問中途許爸爸還打來問到了沒?深怕這短短距離,女兒就不見了。
「我的對象一定要接受我爸每天打給我、跟我爸有我鑰匙、常來我家這些事情。」
許茹芸要去紐約的時候,29歲的她在機場抱著老爸哭成淚人兒。「我抱著我爸說:『爸!你要照顧自己喔!』我爸完全就是不好意思,『好啦!你又不是要去哪!』很好笑。」
許茹芸從幼稚園就不斷收服男人的心,她老爸應是她一輩子的情人!

肉體歡愉 許茹芸
本名:許宏琇 
英文名:Valen Hsu
暱稱:琇琇 
生日:1974年9月20日
星座:處女座 
身高:158公分 
體重:40公斤
學歷:國光藝校音樂科
經歷:畢業後在民歌餐廳駐唱,後簽入上華唱片推出專輯《討好》,找來意識型態廣告公司合作,想仿王菲塑造成個性派女聲卻市場失利,第2張專輯《如果雲知道》改走空靈路線創造出「芸式唱腔」走紅。
專輯:《北緯六十六度》《好聽》《日光機場》《如果雲知道》《淚海》《討好》等。
戲劇:偶像劇《來我家吧》、電影《父子》、舞台劇《戀人絮語》等。
書籍:《小心輕放》《五感美人》《此時快樂的代價》。


妝髮:小董 造型:佘筱茵 服裝提供:Dior、Loew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