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傳真
化名寫歌 周董力挺江語晨


「J女郎」江語晨出片,雖然極力撇清自己是靠周杰倫的護航,但本刊卻接獲爆料,江語晨雖然低調地將周杰倫為她譜寫的〈浪漫愛〉放在第三首,但實際上她的兩首主打歌曲〈我的主題曲〉和〈我太乖〉,也是周杰倫化名「陳少榮」,為緋聞女友打造的新作。對照在記者會上,跟周杰倫撇得很乾淨的江語晨,顯然經周杰倫調教有方,儼然成了新一代的瞎扯高手。


因和周董傳出緋聞而成了J女郎的江語晨,近日終於推出新專輯,雖然極力撇清和周董的戀情,但兩人的「好交情」,在專輯中卻頻頻露餡。


周杰倫(右)在記者會VCR上,抱怨江語晨沒用他的歌當主打。實際上,江的主打歌便是周化名陳少榮所寫,為她量身訂製。


周杰倫傳出緋聞而打開知名度的「J女郎」江語晨,盛傳由周杰倫全力護航的新專輯,終於在上月正式登場。有意和周董切割的江語晨,不但刻意把周董寫的〈晴天娃娃〉放在專輯裡的最後一首,另一首〈浪漫愛〉也不拿來當首波主打歌,反而是新人陳少榮所寫的〈我的主題曲〉和〈我太乖〉打頭陣,周董更在她的發片記者會上,公開在VCR上抱怨江語晨竟然用別人的作品當主打,彷彿有點埋怨江語晨罔顧兩人「交情」的味道。


有圈內人看中陳少榮的曲風近似周董,還透過關係向陳少榮邀歌,才發現原來陳少榮就是周杰倫本尊。

陳少榮 周董化身
不過,這個所屬在周董的「杰威爾音樂」新銳創作人陳少榮,作曲的韻味實在跟周董頗相似,而江語晨所屬的「巨室音樂」企宣總監鄭中庸還表示:「第一次聽到Demo時,我們也覺得很像,如果不去留意作者的名字,還真的會錯認。」這個神祕的陳少榮,在恍如得到周董的創作真傳之後,卻始終低調不現身。日前某大陸的製作公司,因欣賞這個「周董二號」的創作功力,興起想找陳少榮寫歌的念頭,四處託人打探陳少榮的聯絡方式和價碼,沒想到卻讓「周董二號」露了餡,原來這個「陳少榮」是周杰倫的筆名,〈我的主題曲〉和〈我太乖〉壓根就是周杰倫的作品!
消息人士透露:「沒想到,大陸製作公司打聽到的圈內人,早就知道陳少榮是周杰倫,還一臉促狹地跟對方說:『要找陳少榮唷!可能要十萬元喔!』令對方咋舌,才向他表明,這個陳少榮就是周杰倫,對方才意會過來難怪要這麼貴!」


江語晨看似神經大條、說話直接不矯情,但早已學會一身打太極的功力,跟周董有過之而無不及。

怕模糊 甘願埋名
在本刊打聽下,圈內人指出周董之所以想出用「陳少榮」的筆名幫江語晨寫歌,無非就是為了怕江語晨頂著周董女友的光環出片,反而會模糊焦點,所以刻意特地取的一個通俗名字。江語晨在發片記者會,更信誓旦旦地發誓,自己絕非周董女友,否則會「胖到要死」。如今周董更為了江語晨願意「隱姓埋名」,足見江語晨在周董心中的分量有多重。
如此算來,周杰倫在江語晨的處女作裡,包括先前公開發表的〈浪漫愛〉和〈晴天娃娃〉在內,總共為江語晨量身寫了四首歌。幕後人士也透露,在江語晨新專輯的製作期間,同時期也在替自己製作《摩杰座》專輯的周杰倫,只要有空一定會到錄音間盯梢,甚至大部分的時候,兩人訂的錄音時間也是重疊,形成一個在樓上配唱,一個在樓下混音製作,樓上樓下地一起開工,顯示小倆口的生活相當密不可分。


周杰倫不但跟江語晨一起合拍〈最長的電影〉MV(上),江語晨也在周杰倫的拉拔下,拍了大陸飲料廣告(下)。

學應對 調教打混
江語晨雖然打著外表溫柔嫵媚、個性則是有話直說且不矯情做作的形象在娛樂圈闖蕩,但實際上和周杰倫交往的這兩年來,早已被調教成了天后級的「打太極」高手。號稱已澄清一百次與周杰倫無情愫的她,更以「兄弟情」來形容兩人的關係,對周董的感情也不是曖昧而是對偶像的崇拜,在被問到江語晨是否拿新專輯給「好哥兒們」周董試聽時,江語晨還故做害羞狀地以「我臉皮薄…。」來表示不好意思請周董幫忙鑑聽。
據悉,周杰倫除了教會江語晨如何在被媒體逼問時「混」過去外,也教會粗神經的江語晨如何提升自我的防備力,像是走路注意鏡頭、開車注意跟拍等,發片後江語晨更不再開周董所贈的BMW車,改以搭乘小黃出入。
本刊向杰威爾音樂求證,杰威爾仍打死不承認地回應:「陳少榮是公司新簽的詞曲創作人,外人來詢價都是正常報價,請有心人士不要再編故事了!」而江語晨的公司則回應:「這個要問杰威爾吧!當初我們向各大公司邀歌的時候,杰威爾給我們的名字就是陳少榮,我們只是覺得歌不錯就收來用了,收歌過程一切交給版權公司處理,所以不是很清楚。」


江語晨最近發片,周杰倫卻遠赴大陸拍攝電影《蘇乞兒》,恰巧迴避,不讓兩人的緋聞模糊發片焦點。


江語晨多次被發現開著周董送的BMW車出入周家,但她不認車子是周董所送,更不認去過周家,如今改搭小黃跑通告。右:江語晨




地下情暗中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