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講
不願再當小女人





六年前一個下午,我接到男友的電話,他說心情很不好,回高雄老家了,從此他再也沒出現。他失業,投資的股票慘賠,留下以我的名義陸續跟朋友借的近六百萬債務,就這樣一走了之。
我們從高中開始交往。高三那年,父親忽然過世,我成了家裡的支柱,他則是我的支柱。看我因悲痛而暴瘦,他帶我去吃牛排;我在學校發高燒,一通電話,他就在校門口等著送我回家…。我一直覺得,我們兩個會是傳奇,從十六歲開始廝守到老,可是他卻跟爸爸一樣,說走就走。我無法理解,不知該不該生氣;別人問起,無從解釋;和他通電話,無法溝通,我的感情就這樣懸空。
多年後,我們終於有辦法長談。我問他:「你這樣一走了之,有沒有想過我的處境?」他老實說:「沒有。因為妳沒有我,也可以過得很好。」
認識他時,我像個小女人,脆弱又無助;出社會後,我變得獨立又幹練,很多事他會問我意見,有什麼事需要辦,他一通電話我幫他搞定。沒想到,他對我放心的同時,也失去了對我的呵護和牽掛;原來,男人最疼的還是小女人。
不過,如果一切重來,我還是選擇做現在的我。雖然曾被壓力和傷痛折磨到麻木,雖然一度擔心自己不再會哭會笑,雖然每個月得獨力還三十萬的債,但我居然撐了過來,也為自己的韌性感到欣喜。我發現,獨立的我才是真的我;小女人的我其實是他的投射與想像。這些年來的成長和領悟太寶貴,若要用來換回他的柔情,我可不願意。到頭來,還真被他說中了:沒有他,我依然可以過得很好。

小檔案
徐憶佩,四十一歲,台北市,保險公司財務規劃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