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觀點
追悔不及的民進黨


綠營大聲疾呼司法迫害,阿扁呼天搶地痛罵馬英九抄家滅族,其實,現在的體制,都是民進黨留下來的,這是對民進黨改革無方的現世報,現在怨天尤人,已經來不及了。




前國安會祕書長邱義仁被理了大平頭,引起綠營一片憤慨,抨擊它違反人權與無罪推論;質疑這是羞辱人的體制外處罰。這種批評都是對的,但卻像淋濕的爆竹,發不出響聲,激不起社會共鳴。因為下台後再談這些老問題,已經太遲了。
嫌疑人在看守所內,所受到的待遇,幾乎和監獄受刑人完全一樣,裸身體檢,戴上手銬,長期禁閉,禁止蓄髮,沒有熱水,吃喝拉都與人分享。這類制度行之有年,民進黨執政長達八年卻視而不見,如今以身試法,體驗到升斗小民的痛苦,才大呼小叫,以為國民黨的民主倒退,以為這是台灣司法的黑暗時期,實在可笑。
綠營大聲疾呼司法迫害,阿扁呼天搶地痛罵馬英九抄家滅族,其實,現在的體制,都是民進黨留下來的,包括特偵組的成立和檢察總長的任命都是民進黨時代完成。國民黨因勢利導,不必操縱,就可達到預期效果。這是對民進黨改革無方的現世報,現在怨天尤人,已經來不及了。
民進黨淪為在野黨時,其豐富的執政經驗,下台全變為包袱,這種例子不勝枚舉:野草莓要求把集會遊行從准許制改為報備制,這件事民進黨以前不做,現在沒有批評國民黨的立場。公營事業的績效獎金辦法,民進黨不敢碰,虧大錢的台電、中油和健保局,依然坐領四個月以上年終獎金,民進黨有何立場批評。蘇治芬和陳明文被押人取供,民進黨到國外控訴國民黨迫害人權,但自己剛下台半年,這些不良制度都是民進黨留給國民黨的政治遺產。
假如民進黨沒有執政,這些議題都是利器,可以義正辭嚴地要求國民黨改革,現在卻成為民進黨的負債,講起話來心虛。當然也有例外,像李鴻禧或呂秀蓮,他們為阿扁的人權大聲疾呼,好像在軍事法庭上替美麗島事件辯護,既是時光錯亂,也是顛倒黑白,令人莫名其所以。
阿扁一家用慘痛代價驗證權力使人腐化的真理,對台灣的民主有其意義,許多在金錢上或者在精神上依附他的大老和政客,均已現出原形,甚至那些喜歡談論愛與公益的牧師,也因阿扁而現出偽善的面目。這些人和阿扁一樣可能變成有機堆肥,為更好的明天提供肥沃土壤。
過去應該而未作的事太多了,民進黨在痛定思痛之餘,只要拋棄阿扁這個大包袱,應該會找到未來努力的新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