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珍絕情 扁家沒人送牢飯


因案被羈押禁見的前總統陳水扁,在台北看守所禁食16天後,11月27日終於恢復飲食,讓所方人員鬆了一口氣。
但令人不解的是,為了讓阿扁進食,所方還派出能講道地南部腔台語的管理員與扁搏感情;而口口聲聲要扁保重身體的家屬,不只在他禁食期間未曾送食物到看守所,連扁開始進食後,也未見家屬送飯菜,讓所方徹底感受到前第一家庭與一般普通家庭的不同。


11月12日,前總統陳水扁因貪污等案,被法院裁定羈押後,坐進警備車被押解到台北看守所,即開始禁食。


教化每個收容人是看守所管理員的工作,台北看守所在「天字第一號收容人」陳水扁開始禁食後,即全面警戒,「讓二六三○吃東西」成了所內上上下下的盼望,為此所方無時無刻不對阿扁用心機。


台語管理 誘扁開金口
阿扁所在的忠三舍本來有一名舍房主管,但這位管理員不太會講台語,平日點名、放封、律見時,都以國語和阿扁對話,但阿扁卻不太搭理,連點名都不答「有」。
如果是普通受刑人,老早就被管理員罵翻天,但阿扁前總統的身分,讓管理員只能以阿扁禁食,身體虛弱沒力氣喊「有」來安慰自己,後來即便他改用台語點名、講話,但阿扁還是不搭理。
所方後來認為,可能是管理員講的台語不標準,好笑的國語腔台語讓「為台灣獨立建國打拚」的阿扁聽不進去,於是藉著加派管理員的機會,所方特別選派一位台語流利的管理員,來輔助舍房主管。
新加入的管理員用純正南部腔台語,果然獲得阿扁好感。扁心情好時,還會跟他聊上幾句,是除了所方四位醫生外,與扁對話最多的人。


看守所內有醫務中心提供收容人藥品,阿扁喝的胃乳、藥品,都由該中心提供。


北所舍房內都有360度監視器,管理員從監視螢幕就可看到收容人的一舉一動。


阿扁禁食十五天後,在十一月二十六日喝了一百西西米水,逐漸恢復進食。



數度猶豫 主動喝米水
隔天一早,忠三舍的雜役到廚房用保溫杯盛了五百西西的米水,送到四十六號房內。
消息人士透露,阿扁看到保溫杯與早餐送進來後,只看了一眼就擺一旁,讓所方心想這回又做白工。
不過,沒過多久,阿扁卻打開保溫杯,但這次他也只是看了看杯中的米水幾眼,就蓋上杯蓋,原本燃起一絲希望的管理員再度失望;但就在管理員快死心時,阿扁突然又走到保溫杯旁,停佇了一會兒後,終於打開杯蓋後離去。
有經驗的管理員看到扁的這個動作,趕忙向所方高層通報,興奮地表示阿扁可能要吃東西了,因為打開杯蓋就是要讓滾燙的米水放涼。

全程監看 所方鬆口氣
阿扁隨後開始喝米水,雖然只喝了一百西西,但已經讓負責戒護的管理員高興了一上午。
中午所方又如法炮製,以保溫杯送米水,但這一次阿扁就直接打開杯蓋放涼,喝了二百西西。
阿扁食用米水大大鼓舞了所方,認定阿扁已經要開金口吃東西,不再禁食了。不過,因所方之前提供的食物根本無法下嚥,也無法消化,所以阿扁不敢吃、也不能吃,為此所方決定二十七日上午再讓阿扁喝米水,中午改提供拌鹽的清粥。
二十七日中午,是台北看守所與阿扁肚子作戰的重要一天,所方高層都到了台北看守所的戒護區,緊盯著監看螢幕,好像在看奧運棒球轉播般聚精會神。
不一會兒,阿扁打開杯蓋、看清杯中食物、放涼、拿起保溫杯、輕輕慢慢啜食著清粥,每個動作都緊緊牽動觀看者心弦。當阿扁吃完五百西西整杯粥時,眾人心情如同中華隊打了一支再見全壘打般歡欣鼓舞。


前行政院副院長邱義仁曾因一頭及肩長髮而著稱,但最近卻被北所推剪成平頭。


前第一家庭女婿趙建銘,也曾被羈押於忠三舍四十六號房,所內生活規律,加上有媽媽勤送飯菜,出所時體重反而增加。




阿扁入獄後,因禁食產生胸悶等症狀,一度被送到縣立板橋醫院戒護就醫。但他恢復進食後,始終未見家人送飯菜。

限量熱水 分二桶擦澡
十二月一日,這是阿扁在獄中難忘的一天,這天他洗了熱水澡,但過程蠻辛苦的。獄中所謂的熱水澡,並非牢房的蓮蓬頭會噴出層層熱霧的熱水,而是由舍房雜役從取水間提來一桶只有十公升的熱水,根本無法暢快淋浴。
雖然台北這幾天的天氣有回暖,但這十公升的熱水還是很珍貴,阿扁小心翼翼地分倒在二個空水桶內,再摻和著冷水,慢慢擦拭全身,連頭髮都捨不得洗,十餘分鐘就結束洗澡和洗內衣褲。
受刑人冬天洗熱水澡一事,在阿扁變成二六三○後,成為外界注目焦點。獄政官員說,法令規定「至少三天洗一次熱水」,也就是說,即使天天供給熱水洗澡也不會違背法令,但台北看守所除了病人外,一直是每週一、三、五洗熱水,所方不會為了阿扁改變這個慣例。
此外,剪頭髮也是一個大問題。前行政院副院長邱義仁進入台北看守所時一頭帥氣長髮,但因舍房沒有吹風機,洗了頭無法吹乾容易感冒,孝三舍主管為幫邱義仁解決問題,問他對剪頭髮有無意見,邱義仁稱沒意見,但看到雜役拿電動推剪時,叫苦也來不及了。


扁做新詩 獄警很不爽
看到及肩長髮變成三分平頭,邱義仁再也笑不出來。邱的律師見到落髮後的邱義仁,也對所方行為十分生氣,而綠營立委對主管獄政的法務部更是不滿。台北看守所頂不住壓力,孝三舍主管因而被換到其他舍房。
阿扁在看守所內聽到立德電台播放的台語歌〈家後〉,有感而發寫了一首新詩「給家後」送給妻子吳淑珍,但詩中將看守所比做「巴士底監獄」讓獄警很不服氣。一名所方人員說,〈家後〉這首歌只播了一次,阿扁就拿來做文章,他為什麼不拿北所台語歌曲點歌排行第一的〈落雨聲〉來抒發一下。
由方文山作詞、周杰倫作曲、江蕙主唱的〈落雨聲〉,是描述子女離鄉奮鬥時,思念母親的歌曲,其中有句歌詞「你若欲友孝世大嘸免等好額,世間有阿母惜的囝仔尚好命」,即在勸人孝順要及時,不見得要大富大貴。扁媽陳李慎非常疼阿扁,上週六台南挺扁大會上,她還以VCR出面幫扁辯護,要法院放人,不就是這樣的心境。
特偵組偵辦發現,扁家A的錢越來越多,俄國文學家普希金曾說:「人世間沒有幸福,只有平靜和自由」,阿扁在獄中雖然沒有自由,但將自己的所做所為說出來、講明白,起碼可以獲得平靜。

2630的吃喝拉撒睡


看守所用500C.C.的保溫杯裝米水、清粥,誘勸阿扁進食的招式奏效,讓阿扁結束半個月的禁食。


阿扁入獄後,十二月一日頭一次在獄中洗熱水澡,但熱水只有十公升,因此只能在狹窄的衛浴區進行擦澡,連頭髮都沒洗。


台北看守所的禁見房只有一•八六坪,吃喝拉撒睡都在同一個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