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扁家保姆成元大管道 杜麗萍用珍姪當技工


本刊調查,扁家的洗錢網絡,將身邊人脈資源完全利用殆盡,連金孫趙翊安三兄弟的保姆何淑敏,都成了吳淑珍和商界聯繫的重要管道。扁家友人指出,何淑敏不只是保姆、陳幸妤家的總管,她的先生王厚元,更是世貿聯誼社副董事長杜麗萍專聘的技工,而王是吳淑珍的姪子,也是杜麗萍和扁家的重要聯繫網絡,常往來世貿聯誼社和寶徠寓所間,傳遞重要訊息。


元大證券董事杜麗萍與扁家經常往來,供認曾協助扁家運鈔票。


檢調抽絲剝繭偵辦扁家洗錢案,讓扁家建構洗錢網絡的重要關係人一一浮現。本刊調查,日前供稱曾替吳淑珍搬七億四千萬元現金的元大證券董事杜麗萍,之所以能獲得扁家信賴,擔綱運鈔的祕密任務,主要是她拉攏了一位吳淑珍重要的親信—扁金孫趙翊安三兄弟的保姆何淑敏。

保姆夫婦成親信
據扁家友人指出,何淑敏的先生王厚元不但是吳淑珍的姪子,也是杜麗萍聘請在國貿大樓工作的技工,沒有工程背景的他,最主要的工作是經常穿梭於世貿聯誼社、官邸和寶徠寓所之間,成為杜麗萍和扁家聯繫的重要窗口;吳淑珍利用親戚當人頭戶洗錢,也把他們當成和企業聯繫的管道,任由外戚專權而落得如此地步,恐怕是始料未及。
截至目前為止,外界對杜麗萍如何與吳淑珍建立深厚關係,大多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親近扁家的友人指出,王厚元是珍媽吳王霞那邊的親戚,要叫珍「阿姑」,他常駕駛一部車號87XX-CD轎車,進出扁家寶徠花園廣場,除了為杜麗萍及扁家跑腿,偶爾也會接送妻子何淑敏上班。
何淑敏擔任的工作,就是扁金孫趙翊安三兄弟的保姆,她和扁家雖沒有血緣關係,但比起先生王厚元,她與扁家的關係可說更為親近,不但和陳幸妤情同姊妹,也視趙翊安三兄弟如己出。


吳淑珍不但利用親戚當人頭戶洗錢,也把他們當成和企業聯繫的管道。

受幸妤母子依賴
本刊調查,住在石牌的何淑敏,每天早上六、七點鐘,就得從家裡出發,八點準時扺達寶徠,在準備完扁家人的早餐後,就得出門送趙翊安和趙翊廷到美語學校及幼稚園上課。
本刊曾多次直擊何淑敏帶著扁金孫上學的模樣,不是抱著就是牽著他們的小手送到校門口,狀極親暱,甚至還親自陪年紀最小的趙翊佑到幼兒音樂班上親子音樂課,完全取代了陳幸妤母親的角色。在三兄弟眼中,這位被他們稱作「舅媽」的保姆,就像是親生母親一樣,從出生到現在,一直陪著他們吃飯、讀英文、哄睡覺,比媽媽花更多的時間和他們相處。
不只趙翊安三兄弟,就連陳幸妤也相當依賴何淑敏,出國旅遊時經常都帶著她,把她當親姊妹一樣,無話不談,每回陳幸妤和趙建銘吵架,何也擔任二人的和事佬,而當陳幸妤遇到困難時,何也總是第一個出現的人,像八月十八日洗錢案剛爆發不久,陳幸妤因為受不了媒體包圍追問,在診所前發狂似的發抖、嘶吼「這是政治鬥爭,要鬥死我們全家」,何淑敏看到電視播出後,立刻拉著趙建銘急忙出門,開車到診所去接陳幸妤回家。


扁孫趙翊安3兄弟的保姆何淑敏,是吳淑珍和杜麗萍聯繫的重要關係人。


吳淑珍的姪子王厚元,不但替杜麗萍工作,還經常進出寶徠替扁家跑腿。


陳幸妤的護衛隊成員,有部分是趙翊安保姆何淑敏找來幫忙的朋友。




扁家正宮總管黃睿靚大鬥陳幸妤內務總管何淑敏,黃懷疑何對吳淑珍嚼舌根說她不是。

睿靚懷疑嚼舌根
知情人士說,何淑敏的保姆工作,現在已經從孩子進階到連大人都管的地步,陳幸妤、陳致中以及黃睿靚夫婦上班或出庭時,負責阻擋媒體拍攝、採訪的護衛隊成員,有些就是何淑敏找來幫忙的友人。
綽號「阿妹仔」的何淑敏,如今工作量又增加了。友人說,因為阿珍嫌印尼外傭煮的東西難吃,拜託何淑敏料理完趙家後,也替她和陳致中一家烹煮三餐,現在連吳淑珍都常常是「阿妹仔」東、「阿妹仔」西的叫個不停,讓何淑敏成了扁家最重要的內務總管,但這個角色,卻侵犯到扁家的正宮總管黃睿靚。
扁家友人說,黃睿靚看著原本待在十七樓陳幸妤家的何淑敏,現在天天往十一樓跑,指揮外傭做家事、採買家中必需品,一副總管模樣就算了,讓黃最無法忍受的是,何竟會認不清身分地以長輩口吻對她問東問西,黃有時耐不住性子,就會以不悅的口吻喝斥她不要問那麼多。黃睿靚曾對友人抱怨,她懷疑何淑敏一定很會記仇,並仗著有陳幸妤當靠山,常藉協助護士照顧吳淑珍之便,和婆婆嚼舌根,說她的小話,因此,她要丈夫陳致中出面,命她眼裡的下人們,以後沒事不要在家或對外說長道短。
儘管已感受到黃睿靚對她的不友善,何淑敏不但沒怨言還樂此不疲,一方面因為她的孩子已經上高中,基於愛屋及烏的理由,幾乎全部的心力都放在趙翊安兄弟身上,她也很感謝扁家給她薪水,並替他先生王厚元謀了一份安定的工作,在世貿聯誼社副董事長杜麗萍的引薦下,在國貿大樓擔任技工。


陳幸妤因洗錢案情緒失控發飆當天,保姆何淑敏急著載趙建銘赴診所將她接回家。


陳幸妤和何淑敏情同姊妹,陳幸妤經常向她吐苦水。


何淑敏將陳幸妤的三個兒子視為己出,甚至取代母職,陪趙翊佑上親子音樂課。




何淑敏從小拉拔趙翊安三兄弟長大,每天必定親自接送他們上下學。

杜麗萍因扁升職
親扁人士說,杜麗萍也是靠著扁家的關係,在餐飲及飯店業界一路扶搖直上,吳淑珍推薦自己的姪子為她工作,杜麗萍不但欣然接受,更開心有了這麼一位可以和扁家保持親密關係的私人管道,讓她的座車成了隨時都可進出官邸的直通車。
無獨有偶,元大集團總裁馬志玲全家,對亞太飯店的潮州菜也極為青睞,在投資世貿聯誼社後,邀請杜麗萍前來擔任世貿聯誼社副董事長,打點餐飲業務,並順便替元大多搭了一條除馬維辰之外,進入官邸的管道。而杜麗萍最早展現和扁家關係深厚的時機,就在二○○四年農曆過年期間,扁家選在世貿聯誼社圍爐吃團圓飯,一場看似簡單的家庭聚會,不但給足了杜麗萍面子,也讓杜在元大馬家面前的身價水漲船高,進而成為元大證券的董事。

幫元大牽線送錢
知情人士說,元大馬家投資的世貿聯誼社請了杜麗萍之後,做什麼生意都有人搶著買單,例如聯誼社餐廳開發的附屬商品XO醬及果醬,當時的政商名流幾乎人人家中都有,不是馬家送來的禮物,就是衝著扁家面子,想和杜麗萍攀上關係而前來捧場購買。但廣開方便之門後,世貿聯誼社的經營模式已不具以往的高水準,為了衝業績,人人都可進出世貿三十三樓,還有人可以叫傳播妹入內陪酒,像檢調掌握的政商勾結弊案,有些交易地點就選在這裡。
元大馬家為了擴張版圖,不惜用金錢和扁家建立交情,杜麗萍和扁家關係越拉越近,請了一位珍的親戚當技工,自己也成了替扁家押運鈔車的車掌,換來的是跌進扁家洗錢弊案的深淵。從雲端掉到谷底的不堪,杜麗萍選擇以輕生逃避;而因洗錢案被羈押,最近才從牢籠解脫的扁核心幕僚、扁辦主任林德訓以及扁帳房陳鎮慧,則決定從此與扁家切割。


扁辦主任林德訓交保後,即向扁辦表示「不會再回到工作崗位」。


陳致中要母親託人和陳鎮慧及林德訓聯繫,安撫他們,並請其再回扁辦上班。


元大證券董事杜麗萍接受特偵組約談時供稱,曾替扁家運送七億四千萬元現鈔。




陳鎮慧解除羈押後,完全不和扁辦人員聯絡,自此失去音訊。

愛將躲離珍著急
扁家友人指出,陳鎮慧及林德訓雖先後獲得釋放,但已確定不會回扁辦工作崗位。據了解,陳鎮慧獲特偵組當庭釋放後,即不曾和扁辦聯繫,只有透過友人告知扁辦,不會再重回工作崗位,之後就沒了音訊;至於林德訓,在獲得交保隔天,雖立即和昔日一同打拚的同事取得聯絡,但同樣的,他也決定不再替陳水扁工作了。
這個消息很快傳到吳淑珍的耳裡,吳淑珍第一時間相當不能接受,趕緊透過扁辦及凱校系統、民進黨親扁立委、基督教長老教會的牧師,甚至是律師,分頭託人想辦法找到陳鎮慧和林德訓或他們的家人,務必勸二人重返扁辦公室,但陳鎮慧似乎有意躲著扁家,沒有人聯絡上她,而林德訓辭意甚堅,決心不回頭。
之後,吳淑珍的朋友向她分析林、陳二人不回扁辦,應是顧忌恐遭受外界批評串證,才會做這個決定。友人勸阿珍,此時應該體諒他們的立場,吳淑珍這才暫時打消勸回他們的念頭,並選擇面對昔日愛將林德訓及帳房陳鎮慧已離開扁辦的事實。

仰賴致中穩扁辦
沒了左右手的吳淑珍,用意志力打起精神,在陳水扁仍被羈押的情況下,她唯一可以信賴的,就是兒子陳致中。
現在珍對外的聲明稿,幕後文膽就是陳致中,他都在擬好文稿並和吳淑珍確認後,交由律師對媒體誦讀,或轉由扁辦發布,陳致中揣摩扁昔日作風,要母親一方面設法穩固扁辦僅存幕僚的向心力,一方面採地方包圍中央的方式,設法逼民進黨及呂秀蓮、游錫、蘇貞昌及謝長廷等四天王不能與扁切割,進而表態挺扁。


吳淑珍託人急著找陳鎮慧、林德訓等幕僚,重回扁團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