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金控賄款日本現形 扁家黑錢進三井住友銀行


扁家海外密帳有驚人發展,本刊調查,扁家為處理金控賄款,曾找鄭深池、黃芳彥、馬永成及中信大少辜仲諒組成「4人小組」,幫扁家處理金控合併及海外洗錢事宜。其中匯往日本的鉅款,包括紅火3億元,一大部分用來購買日本三井住友銀行股權,扁珍貪到成了日本銀行大股東。
目前金控賄款,除了已曝光的元大馬家送2億元現金外,根據辜仲諒提供給特偵組的「金控賄扁名錄」,國內大金控家族幾乎無一倖免,單單給扁家的前金就達30億元,這些都將是特偵組下波偵查重點。


中信大少辜仲諒回台投案後,成為特偵組突破二次金改弊案的鑰匙。特偵組掌握扁家部分鉅款購買日本三井住友銀行股票。(Reuters)


特偵組策反辜仲諒回台作證,最想知道的,就是扁在日本密帳到底藏了多少鉅款,之前外傳扁家在日本有三百億元存款,但據本刊掌握消息,扁家貪財不僅於把錢存起來而已,還把金控賄款三十億元匯往日本,其中大部分都拿來購買日本三井住友銀行股票,且實力足以拿下一席董事,而這也是扁家新的洗錢手法。


陳水扁在第二任總統時,曾下令要限時限量推動二次金改,如今卻爆發貪污弊案,吳淑珍拿了元大2億元賄款。

赴日買股 洗錢百億
根據特偵組掌握線索,扁家在日本的人頭帳戶,包括吳淑珍堂兄吳景林與台獨人士金美齡。其實,無論檢察官或辜仲諒,提及扁家「日本水庫」,顧忌都很多。「因為金額不小,洗錢案查下去,不但涉及很多人的人身安全,台灣金融業要在國際上鬧笑話(指本國銀行成了扁家洗錢管道),日本銀行界失面子,甚至日本對淪為洗錢中心也會受不了。」一位知情人士說,連日本首相麻生都十分關注案情發展。
根據本刊掌握的消息,購買鄭深池澄清湖大樓與紅火共有六億元,最後都匯往日本,其中購樓價差部分,辜仲諒已坦承曾陪鄭深池把一億元現鈔送進官邸給吳淑珍,其他部分則是分批匯往日本。這些錢最後均流向日本三井住友銀行,先前以為是存款,後來消息透露,是購買銀行股票,透過洗錢把貪污所得鉅款漂白。
權威消息指出,扁家在日本密帳起碼上看百億元,而這些錢除了中信紅火及購樓的錢以外,還有其他金控賄款,只要不被發現,陳水扁、吳淑珍及陳致中很可能成為日本銀行股東,陳致中也不用上班,每天只要在家就可以吃上好幾代。


前國策顧問金美齡,很可能是打開扁家日本密帳的另一關鍵人物。


元大創辦人馬志玲(中)在爆發行賄扁家2億元後,非常苦惱,當初陪同杜麗萍把現金送進官邸的馬維辰(右),近日內將被約談。




新光醫院副院長黃芳彥曾召集鄭深池、馬永成開扁家「搬錢會議」。

給扁賄款 金流日本
只是辜仲諒不解的是,他對扁家可說是盡心盡力,曾購買鄭深池大樓將款項給陳水扁,但最後還是落得逃亡日本的命運,這讓辜仲諒非常心寒。根據親近辜仲諒的人士透露,辜仲諒在回台前曾受到恐嚇,要他別回來,不然「乎伊死」。但還好在特偵組檢察官越方如苦勸下,他才對台灣司法重燃信心,決定回台面對司法。
本刊調查,二○○五年年底時,陳水扁一句「要不要玩大的!」授意辜仲諒讓中信金插旗兆豐金,同時,陳水扁也要辜仲諒買下鄭深池位於澄清湖大樓,原本只是六.五億元價值,中信經過二手、以九.五億元買下,創造三億元價差。至於中信透過海外結構債連結兆豐金,轉手賣給自己成立的紙上公司紅火,再轉賣,又創造十億元價差,其中三億元,辜仲諒的妹婿陳俊哲已承認匯往日本,除了少部分是公司開銷,大部分是「不可報銷的開支」,而這部分就是給扁家的賄款。
由於日本幾乎已成扁家最大金庫,這也不得不讓特偵組懷疑,元大馬家送二億元現金進入官邸,還協助扁家搬送七.四億元現金到元大,這些錢與原先曝光的瑞士七億元並不重疊,而是獨立的金流,最後可能都流向日本。

賄扁名錄 點名國泰
特偵組是以違背職務行賄罪偵辦杜麗萍,這也顯示元大馬家不能像台泥董事長辜成允一樣,以證人身分逃過刑責追訴。
在特偵組眼裡,元大馬家的行為已觸犯行賄罪,最高可處七年重罪,而那個與杜麗萍一起送錢進官邸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元大馬維辰。
元大馬家最近上上下下神經緊繃。一位馬家友人說:「杜麗莊(馬志玲妻)半夜常睡不著,找友人哭訴。尤其馬志玲近日記憶力衰退,體力大不如前,讓她更是憂心不已。」但目前憂心忡忡的人不只元大馬家,根據本刊調查,上週因中信大少辜仲諒返國投案,二度偵訊超過二十個小時,讓特偵組大有斬獲,辜仲諒提供給特偵組一份「金控賄扁名錄」,讓陳水扁八年任內有過併購或經營權之爭的金融業老闆無不「挫咧等」。
其中,國泰金控因為元大證董事杜麗萍從國泰世華搬走七.四億元現金事件,而遭特偵組鎖定可能賄扁。根據特偵組掌握的情報線索,國泰大股東送給扁家的賄款高達五億元,九月二十五日,特偵組搜索國泰金控的保險庫,為的就是要查扁家存放在國泰的鉅額現鈔,如今杜麗萍的證述,讓特偵組不得不懷疑,這筆七.四億元是否包含了國泰自己送的五億元在內,近日內將約談蔡家釐清疑點。


國泰金控董事長蔡宏圖(左)與堂弟富邦金控董事長蔡明忠(右),外傳2人都對扁家捐輸不少現金。


總統府前副祕書長馬永成是扁二次金改非常重要的操盤手,與金控的窗口。



高層配對 圖利財團
「有關國泰蔡家的消息有幾分可靠。在當時公家配對的氛圍下,要作為或不作為,都必須考慮官方的看法。」一名金控高層人士說。
陳水扁第一屆總統任期內,頭一樁金融合併大戲,就是二○○二年國泰人壽拿下世華銀行。世華銀行原是各大銀行搶親的美嬌娘,不但國泰蔡宏圖與弟弟蔡鎮宇看上,他的堂弟、富邦蔡明忠也看上,並祕密發債籌好銀彈,雙龍搶珠,互不相讓,阿扁幾經斡旋,才由台大法律系同班同學的國泰拿下世華銀行。事後,阿扁的學弟蔡明忠吐露一段祕辛,富邦已發債籌好銀彈,足以拿下世華銀,但當時財政部長顏慶章說,禁止現金併購,只准合意併購,富邦才搶輸。
但富邦並沒有失望太久,不到二個月,台北銀行便以六千億元資產,下嫁給資產四千億元的富邦銀,使富邦一舉擠進資產兆元俱樂部。二樁喜事才辦完,又喜上加喜,同一年年底中華電信釋股,總金額上看六百五十億元,包括外資等共有四組人馬競標,不料開標結果,竟由國泰及富邦二大集團聯手標得一三.五%,此舉引起朝野譁然,當時立委陳文茜即公開指控,「扁政府圖利特定財團。」


辜仲諒的妹婿陳俊哲是紅火案關鍵人物,辜仲諒供稱,只有他知道整個詳情。


元大證券董事杜麗萍(前)因為供出替馬家送二億元進官邸,因為壓力過大輕生獲救。





台新金控董事長吳東亮欲吃下彰銀,外傳也是扁家在幕後大力幫忙。

金控捐輸 越玩越大
而這些喜事,「也養大了阿扁的胃口。」知情人士說,特偵組已掌握國泰與富邦蔡家對阿扁自願性捐輸,其中蔡明忠的「貢獻」不小。有了與扁家互動的經驗,蔡明忠後來在台新金吳東亮標下彰銀以及華南金民股董事長林明成的保衛戰中,扮演穿針引線的角色。這也是為什麼吳淑珍有一次在公開場合中,點名蔡明忠是財政部長最佳人選,所以特偵組很可能在近期會約談蔡明忠,請他作證說明金控合併的內幕。
金控三十億元震撼彈爆炸力有多驚人?「牽涉範圍,不只二次金改。可以說,這幾年有併的、有拿到經營權的,幾乎都中獎。每個都有數字,行情一億、三億、五億到十億元不等,且很多人領現金進去官邸,不能用一般袋子裝,要用名牌旅行箱裝著,才能進去,有金控家族成員直言:『有被勒索的感覺。』」知情人士說。有一次辜仲諒用水果盒裝了二千萬元現金進官邸,還當場被吳淑珍嫌棄:「人家都拿LV或愛瑪仕手提包,你拿這個很難看耶!」
玩金控玩上癮,阿扁第二屆總統任期,玩得更大,要求限時限量推動二次金改。
先是二○○五年七月,財政部競標彰銀公股,由台新金得標,同年底,又敲定國內最大樁金控併金控案∣中信金插旗兆豐金。期間,也穿插著○五年春,元大馬家擊退辜家,拿下復華金。

官邸路線 元大加碼
其實,元大馬家與扁家的關係,從台北市長時代就建立起來,馬志玲在扁擔任市長時,曾分別安排扁和馬英九到元大演講,兒子馬維辰更與扁市長時代的親信幕僚建立起良好關係;二○○○年扁當選總統,在隔年搬入玉山官邸後,杜麗莊帶著二個兒子馬維建和馬維辰進入玉山官邸見吳淑珍,馬家母子三人最主要就是和珍談股市的問題,珍也留下連絡電話給馬家母子,從此元大就和扁家建立起直接的連絡管道。
二○○四年,扁競選總統連任,元大馬家並不支持扁,馬志玲還當面向扁幕僚說,扁連任很困難。可是在三一九槍擊案後,扁連任成功,元大馬家對於政治押錯邊感到很深的不安,便在扁第二任時加倍「回饋」扁家,由馬維辰負責全力改善和吳淑珍的關係,這也種下後來元大馬家捲入扁家弊案的因子。
尤其在陳致中夫婦由美返台之後,馬維辰和陳致中更建立起直接的關係,而馬志玲深知自己的深藍色彩不受扁家喜愛,也退居第二線,改由馬維辰跳過總統府幕僚,直接透過吳淑珍、陳致中的影響力讓馬家在扁推動二次金改時,迅速擴展事業版圖,拿下復華金控。○六年華南金改選,民股董事長林明成為爭取連任,也不得不尋求扁珍的支持。


華南金董事長林明成為了鞏固董座位置,也得看吳淑珍臉色。


扁家大帳房陳鎮慧,已一一交代帳冊隨身碟每一筆款項,其中就包括元大馬家的二億元。


特偵組當初宣誓會在年底前結案,如今已完成一大半,未來針對金控弊案、外交弊案和企業賄扁,將繼續偵辦。




前兆豐金控董事長鄭深池(左)是陳水扁(右)執政時期最倚重的金融教父,他負責替扁海外洗錢。

海外密帳 真相漸明
每一樁牽涉公股釋出與支持的戲碼,特偵組後來根據辜仲諒的供詞與其他線索,都發現背後有「公定價格」,而且幫忙處理這些金控合併的主要軍師,除了馬永成、黃芳彥外,還包括前兆豐金董事長鄭深池,他們常會在總統府裡開會密商,對於每一件金控合併案都知之甚詳,有時還會找辜仲諒一起開會。辜仲諒的友人戲稱這個聚會「根本就是扁家洗錢會議,後來辜仲諒怕有麻煩,都會藉故不出席。」
論淵源,鄭深池與阿扁最深也最親密。陳水扁早年是長榮集團的律師,與長榮張家駙馬爺鄭深池交好,後來陳水扁台北市長連任失敗,鄭深池雪中送炭,而○一年鄭深池與丈人張榮發失和出走,陳水扁也把專業擺一旁,安排鄭深池空降交銀董事長,後來還當上兆豐金董事長。
這份交情,使得鄭深池在阿扁二次金改中扮演吃重角色。「外界以為馬永成是金控地下總司令,小馬雖知細節,但關鍵人物是鄭深池。後來,民間反貪行動展開,扁家啟動『海角N億搬錢計畫』,鄭深池也是要角。辜仲諒雖與阿扁及扁嫂走得近,一切知情,但沒有參與。」知情人士說。直到○六年下半年,陳致中返國,擔任財務操盤手,鄭深池也因與辜仲諒結盟,逐漸被扁家一腳踢開。
鄭深池今年初驟然請辭,金融圈盛傳鄭深池與丈人張榮發修復關係,將重返長榮集團。「這是亂講話。老先生不喜歡他和阿扁的事,他不可能回長榮,就算女兒回來哭訴求情也沒機會。」一位張家友人說,「張家人心裡有數,已做了最壞打算。」也就是說特偵組在偵終國務機要費等四大弊案後,還會再找上鄭深池,追查扁家更多不為人知的海外密帳。


扁執政時代,玉山官邸成為金控老闆非走不可的「後門」。




三井住友銀行小檔案
隸屬集團:三井住友金融集團
設立沿革:2001年由住友集團下的住友銀行與三井集團下的櫻花銀行合併而成
總部位置:日本東京都千代田區有樂町
員工數:22,113人
總資產:約35.4兆元
淨收益:約289.8億元
關係企業:三井住友信用卡、三井住友銀行信貸、日本綜合研究所、大和住銀投信投顧、大和證券

各金控回應
◎針對賄款扁家,各金控都低調處理。元大金控發言人莊有德說,與扁家的往來是元大金控大股東的個人行為,與公司無關。對於馬維辰是否進官邸送錢,莊有德則表示:「此刻不便回應。」
◎另外,國泰金策略長李長庚表示:「與公司無關的事,他不清楚。」
◎台新金控總經理林克孝則說:「台新金控所作所為,就法律上都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