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與偏見
恐慌 網路全球化



插圖.祝健中


今次的金融海嘯看來比初時估計要嚴重得多,連美國股聖Warren Buffett都押注得太早,看市看得太樂觀了。他兩個多月前買Goldman Sachs等金融股現已潛水,賬面蝕了幾成。不過他一向買股票都是長線投資,持有好幾年,賬面負數不能當是虧損,金融風暴過後(一定會雨過天青的),現在看來蝕了許多的投資,必定會賺回來。
但他入市太早,是真的看錯了。這正好反映了買股票這門功夫是沒有必勝的,連幾十年來投資股票所向無敵的股聖都損手,那些自詡股壇高手,不時賣出買入的大戶富豪,損失得有幾慘不忍睹,可想而知。
股票還是作長期投資的好,今天蝕得不管多淒涼,總有翻身的機會,幾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可是金融風暴悲慘到這地步,起初誰會想得到?全球市場集體恐慌,所有人都被拖落水,無一倖免,觸目驚心。
一九二九年美國的金融大災難,到一九三三年羅斯福接任美國總統時,失業率已高達二五%,全國人心惶惶,他在就職典禮呼籲人民振作,不要被滿目瘡痍的處境嚇怕。他說,因恐懼而被嚇壞是我們最大的危機(Our greatest fear is fear itself)。
七十五年後的今天,我們再次遇上金融災難,人們真的被恐懼嚇壞了。我們從未看過全球金融市場突然崩潰,價值連城的資產一夜間變成廢紙。金漆招牌的金融機構,如全球最大的保險公司 AIG,第三大的商人銀行Merrill Lynch,第四大的Lehman Brothers都一夜反肚,四腳朝天。世上哪一所金融機構比全球最大銀行Citibank的信譽更昭著?但這世界金融盟主,一樣焦頭爛額,癱在血泊中苟延殘喘。
沒有人想過,我們會這樣害怕。連股聖Warren Buffett也低估了這次金融困境的嚴重性。現在人人自危,誰都不敢做買賣,更怕被拖累,現金成了續命符,攬住打死不放。一個沒有信任沒有現金的金融市場,何以為繼?
如果世界上有顆最大最漂亮的寶石,傳說是從埃及法老王墓中偷出來,後來流入歐洲王室貴冑的圈子裡。所有人莫不為它古國的幽靈,神祕的莊嚴和目眩的艷光,神魂顛倒。
哎喲,但每個買了它回去的人都像中了魔咒,不久便大病死去。當謊言說多了都可以變成事實,死亡連續發生在同一件事上,便變成了令人毛骨悚然的魔咒。
於是這顆絕世的美艷寶石,不僅無人敢買,就連仍藏著那顆寶石的城堡,路過的人都不敢走近,古堡也成了魔咒的部分。絕世的瑰寶不用說分文不值,就是那古堡亦變成了魔咒棲身的墓穴,比一片頹垣更不值錢。
但真的有魔咒嗎?
有或沒有都好,我們現在都彷彿相信了。當今金融市場的慘況,嚇破不少人的膽,也令一般投資者著了魔,什麼都不敢碰,買賣幾乎停頓。要是可以抽身來看今日的金融市場,它也像極一潭反映著鬼影的死水。
最近幾個月所發生的事的確匪夷所思,不是嗎?兩個月前,金融海嘯發生初期,花旗集團出了事,但它規模太龐大,美國政府只能撐它,於是注資了二百五十億美元進去,給它續命。好了,命是保住了,儘管其他銀行倒的倒了,國有化的國有化去,它依然屹立不倒。股價雖然較年初跌了差不多六成,還是有能力去收購其他出事的銀行。它與Wells Fargo爭購Wachovia這美國國內第四大的銀行,便是很好的例子。雖然輸了,但當時的實力仍是可觀的。


不料,上月傳出次按衍生工具CDO出事,花旗試過股價一天內跌了二六%,更連續三天累跌五成,跌到只剩三塊多美金(和○六年底高位五十七美元比較,足足不見九成三)。到美國政府決定再注資二百億美元和擔保它三千多億美元的資產虧損,股價又可以一天內飆升逾五成。這種大幅的波動,不用說用Margin買股票的投資者早已破產,就算那些用現金買股的長期投資者,亦會被嚇破膽。連too-big-to-fall的巨無霸花旗都脆弱如斯,到底這金融市場信心盡失到怎樣的地步?
這是市場全球化首次出現的大危機:價格波動快,幅度大,兼且訊息變化不定,市況令人好陌生。愈是陌生的東西愈是難測,愈令人恐慌。別人恐懼自己就愈慌張,惡性循環,形成了市場價格向下墮的漩渦。
如果漩渦是局部的還好:就算香港金融市場有難,但其他歐美市場無事,你還放心。別的地方繼續蓬勃,不愁香港不再繁榮,縱有困境,或許很快便過去,你會這樣想,因為你安心。
但今次金融海嘯,全球金融市場像突然被關了燈,漆黑一片,看不見隧道的出口,更不要說有指路明燈了。一剎那資產價格消失的恐怖災情,前所未見;就是一九二九年的金融大災難,也沒有這次資產價格變化速度之快,幅度之大:現在的高科技全球化,金融市場快速透明,訊息資金以光速凌空一閃便貫通全球,人們沒有了時空之隔閡;交易沒有了距離,同一時間我們買賣同樣的股票:好的時候,興之所至,股價飆到比天高,壞的時候股票變作地底泥,大波動下超買超賣的現象隨時出現,因為我們都一齊喜一同憂。這資訊透明的世界,興奮時熱得像微波爐一樣快,悲觀時又急凍得似冰山一片。這種衝擊震撼前所未見,因此我們的驚慌亦前所未見。試想想,如果我們將恐慌比喻為一種傳染病,而這病毒可透過資訊網絡使全球的投資者都同時在剎那間感染,這全球性即時氾濫的瘟疫情形會是多恐怖,多震撼。現時全球金融界人士和投資者的恐慌情形,便恍如遭受到這樣的詛咒,多令人氣餒。
然後我們發覺,噫,這些資訊不僅是訊息,還有我們的情緒。資訊透明了事實,令人有同樣的看法,也同時令人有同樣的感受,因為資訊傳遞的不僅是我們的思想訊號,還有我們的情緒波動。
思想感情兩位一體,我們傳遞的訊息必然也是情緒的訊號,知識裡面滲有感情,明白時一齊起哄,混淆時一起慌張。看見整個世界陷入恐慌時,不由你不害怕。
國際金融市場不僅是個資訊系統,也是個情緒漩渦。股市不僅是個神機妙算的遊戲,也是場情緒的戲劇。一閃間連接起天涯海角的高科技,使全球的金融市場一脈相通,也令全球投資者的情緒連結成一股脾氣,一觸即發,全球投資者直覺連鎖反應,獸性一氣呵成,驚喜形於一色,一個壞消息足以令全球人人即時驚恐。但當市場的訊息也混淆不清,模糊不靈時,投資者也變得無所適從,更加恐慌。這全球連鎖反應的恐慌現象正在蔓延,金融市場幾時止跌回升,便要看這惡性循環何時了斷,人們的理性何時甦醒,戰勝情緒,拾回信心。壞事剎那令人心灰意冷,情緒直墮深淵絕境;好事亦會一瞬間令人從谷底反彈,晴空萬里,光芒四射,前程無限好。
當我們不再恐懼,這金融海嘯便會隨即結束。危機來時如大禍從天降,去時亦會霎眼間煙消雲散。若然不信世上有魔咒,不為滿目瘡痍金融市場的頹垣所驚嚇,擺在眼前的股票金融資產可能是無價的瑰寶。這金融市場淪陷得快,反彈時亦會是彈指之間。這是金融市場全球化的新現象,也正是我們擺脫魔咒,相信明天會更好的入貨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