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任我行
在那金黃樹林下 泰國呵叻


在泰國東北,窮人離開故鄉到異地打工,有錢人卻不斷地湧進來渡假。布萊德彼特住過的帳棚旅館、充滿牛仔的牧場,奢華渡假村讓富人有了場合展示他們雪茄和紅酒。而窮人也有窮人的快活,到大山國家公園把山神當財神膜拜,到碧邁遺跡公園野餐,眾生不一定平等,但笑容卻可以一模一樣。


泰國東北在西元十一、十二世紀為高棉王朝的國土,興建於懾耶跋摩二世(Jayavarman II)時期的碧邁神殿,素有「小吳哥窟」的美譽。


泰國人燦爛的笑容總讓旅人感到印象深刻。


一九九九年的秋天,阿楠來到了台灣。原本在泰航當空少的他因為和客人打架,搞砸了工作就跑到台北當監工。他和他的同胞就住在松山慈祐宮後面的舊公寓,六坪的房間裡架著四張上下舖宿舍床,睡下舖的阿楠拉上了活動簾子,也就擋住了室友們窺探的目光。在一張床的宇宙裡,阿楠彷彿一個國王,為我展示當空少時的名牌、 紐約大學入學通知書,還有小學當童子軍到大山(Khao Yai)國家公園露營的照片。阿楠躺在草原上指點滿天的星座,在樹上等候一群象的經過。阿楠的故鄉記憶裡充滿著許許多多漂亮的樹,清晨薄霧中的樹、夏日黃昏篩過金色陽光的樹,阿楠敘述時,眼睛總綻放炯亮的神采,而如今我也抵達他的回憶裡。


秋彩牧場出產的牛奶冰淇淋香醇濃郁。

山神 外務多
大山國家公園位於曼谷東北方約一百六十公里,初秋十月的陽光略帶透明感,枝枒在微風中輕輕顫動,我跳下遊覽車正快步走向遊客中心找地圖,卻一把被導遊拉住。「幹麻?」「別猴急,先拜山神呀。」導遊李昌往遊客中心對面一棟紅瓦白牆小屋順手一指:「 向神明祈求入山平安,這是風俗。」原本虔誠的祭拜,卻因信眾酬神的獅子老虎等泥塑動物圍繞著山神廟,讓空間瀰漫著童話故事的氣氛,我合掌拜拜瞥見香案擺了許多豬頭,納悶地問:「上個山需要這麼大的陣仗嗎?」李昌說:「那是有人中了彩券擺豬頭還願 。」「又管出入平安,又管升官發財,這個山神外務未免太多了吧?」
公園禁止大型車輛上山,我們搭乘改裝如電子花車般花哨的小貨車上山,導遊在車上說:「大山國家公園在一九五九年正式成為泰國第一座國家公園,全部山區面積共綿延逾兩千一百平方公里,這裡擁有亞洲內陸最大的原始雨林,孕育亞洲象、長臂猿、大嘴鳥等稀有動物。五十多公里的健行路線可都是野生動物在遷徙時形成的路線呢。」


遊客在大山國家公園健行時,總不忘在雙腳套上布套,以防止水蛭從褲管鑽進腿內。


導遊的解說,加上沿路不斷出現的彌猴、野鹿和野牛,讓我們對這個雨林健行期待不已,然而在雨林中連一根鳥毛都沒瞧見,水蛭反倒是看了不少。國家公園裡水蛭盛行,眾人在陰暗的密林裡行走,雙腳都得套上布套防止水蛭鑽上褲管,那懸疑的氣氛反倒增加了幾分像是印第安那瓊斯電影般的刺激感受,走著走著,前方女生突然尖叫,衝上前去才發現兩三隻水蛭如同蠕動的鐵釘鑽出土壤。




「Kirimaya」度假村的帳棚別墅佔地大約七十坪,要價三萬五千元新台幣的帳棚別墅曾吸引布萊德彼特入住。


渡假村的工作人員打扮成牛仔和印地安人的模樣,活力十足。

幻影 高球村
土壤貧瘠不利栽種,窮人不得不離開東北出外討生活,然而有錢人卻拚命跑到東北渡假。「Kirimaya」度假村、秋彩牧場(Chokchai Farm)、和Granmonte酒莊,境內奢華的渡假村讓泰國的新富階級有了場合展示他們的雪茄和紅酒。Kirimaya泰文的意思即「山的幻影」,和大山國家公園僅有一牆之隔,找來被譽為「世界上最偉大的高爾夫球選手」Jack Nicklaus來設計十八洞的標準高爾夫球場,而一晚要價要三萬五千元台幣的帳篷客房更讓渡假村鍍上耀眼的金光。
渡假村的公關得意地對我們說:「將原野自然的概念引進五星級的帳棚裡,聽著雨聲蛙鳴在柔軟的被窩裡入眠,這樣的魅力連麥可傑克遜和布萊德彼特都曾經慕名而來呢。」此時同行的旅伴卻在我耳邊碎碎唸:「露營就露營,住飯店就住飯店,搞帳棚飯店跟吃齋的人把豆泥弄成素鹹酥雞又有什麼差別呢?」
但這種「素食鹹酥雞」模式的渡假村顯然深受泰人喜愛,東北境內還有佔地三十二平方公里的秋彩牧場,露營區內的帳棚區均有衣櫃、書桌、冷氣等等文明設施,農場裡的工作人員一律做牛仔打扮,用一種DVD快轉的節奏說話和歡呼,那樣軟綿綿的泰語加上牛仔裝束,彷彿看到沈默的克林伊斯威特聒噪講著泰語那般突兀。
不過從農場前往呵叻(Khorat)的路上,沙漠般乾涸的黃土地,被太陽曬得疲軟的樹木,和浸泡在泥潭中的孤獨水牛,確實有幾分美國大西部的荒涼景緻。舉目荒涼也讓呵叻這個人口達兩百萬的泰國第二大城看起來,看上去像是個超大型村莊聚落。


呵叻的地標陶蘇蕾娜麗紀念碑,為紀念1826年率領娘子軍擊退寮國大軍的女英雄所建。

人妻 女英雄
我們是順著漫天的鳥鳴找到呵叻的地標陶蘇蕾娜麗紀念碑(Thao Suranari Monument)。紀念碑所在的廣場是呵叻最繁華的地段,然而黃昏時分最喧鬧的市聲卻是一樹鳴叫的八哥,廣場上有一尊貼滿金箔的婦女雕像,導遊說這個女人原為呵叻府副首長夫人,一八二六年曾英勇率領一班娘子軍,擊退入侵的寮國軍隊。
廣場邊有一群男女穿著泡泡袖的衣著,伊伊呀呀地唱著東北小調,當中有個擦指甲油的男人聽見我們用中文交談,口中蹦出華語說:「我也去過台灣。」他表示之前因為捷運工程在高雄待過幾年,我眼睛一亮,問他是否就是當年抗爭的新聞人物,誰知他纖細的手一擺,嬌噌:「討厭,不要說這個啦。」我問他們唱的是什麼歌,軟綿綿的真好聽,他說他們每天下午都來這裡練習,有人中了彩券,就請他們來唱酬神戲。
昔日民族女英雄如今變成了祈求富貴的財神,山神是財神,女英雄也是財神,廣場周圍盡是彩券小販和算命攤位,每個泰國人都希望發財,都希望變成可以去渡假村打高爾夫球抽雪茄的有錢人。


在碧邁遺跡公園裡,為砂岩所建的神殿頗為壯觀。

禮佛 小沙彌
或許正因為沒有無邊法力可以庇祐富貴發財,所以距離呵叻東北方六十公里的碧邁佛教神殿僅能是「遺跡公園」吧。前往碧邁的路上我皆在車上昏睡,到了遺跡公園看見砂岩雕塑的佛塔,我揉揉眼睛說:「請問這裡是吳哥窟嗎?」
泰國東北在西元十一、十二世紀為高棉王朝的國土,興建於懾耶跋摩二世(Jayavarman II)時期的碧邁佛教神殿,論歷史還較吳哥窟的建築群來得久遠。
神殿中央是一座高約二十八公尺的佛塔及兩座約八到十公尺的小塔,三座佛塔巍峨如山恰巧呼應了小乘佛教的宇宙觀—世界原本就是一座大山。東西南北四處入口,視線穿過重重迴廊,皆可一眼瞧見立於主塔內主祀的佛祖。


大山國家公園的山神廟因為擺滿了信眾酬神的泥偶,而瀰漫著一種童話故事的諧趣氣氛。


石牆浮雕刻畫著神魔大戰的故事,然而站在雲端上拿著閃電丟來丟去的神魔們隨著牆垣劫毀,皆成了青苔的回憶。一陣誇張的笑聲打斷了神廟的寧靜,轉頭看見一群妖精般的男孩正扶著斷牆嘟嘴翹臀,擺出嬌媚的姿態對我說:「拍我拍我。」
佛祖又能說什麼呢?佛塔中的坐佛雙臂已斷,低眉微笑看待這一切。
遺跡公園每年十一月皆會舉辦碧邁嘉年華(Phimai Festival),遊客可在佛殿一邊野餐,一邊欣賞大型歌舞和七彩燈光秀。然而廉價的燈光在佛塔上轉呀轉的,反而讓古神殿變得猶如台灣小廟酬神野台戲般的廉價, 我像是跟誰生著悶氣一樣地看戲,一邊暗暗祈禱,最好每年十一月碧邁都能下連月大雨,讓燈光秀無法舉辦。


香燒豬頸肉酸酸甜甜的,是典型的泰國東北菜。


嗆辣河蟹酸辣十足,是前往泰國東北不得不嚐的名菜。

窮酸 好滋味
碧邁嘉年華晚宴雖然豐盛,然而我們在呵叻吃過每一處不起眼的路邊攤都可以輕易將它打敗。阿楠在台灣打工時總思念著故鄉的烤雞、涼拌木瓜和糯米飯。泰國東北因物資匱乏,加上氣候炎熱,所以貧窮百姓多半以醃漬發酵的方式料理食物,口味也較其他省份濃郁酸辣。然而窮酸也有窮酸的華麗滋味,我在路邊攤夾起一塊蜜汁香燒過的豬頸肉,彈牙的口感蘸著酸辣醬,舌尖清爽的美味讓我理解阿楠的思念從何而來。
阿楠說:「我若離開了,必然是為了美味的食物回故鄉。」很久很久以前我記得阿楠這樣跟我說,如今我終於來到了他的故鄉。我在呵叻的飯店lobby嘗試著打電話給這個失聯多年的朋友。在撥電話的那一刻,我將抄在紙張上的電話握在掌心暗暗禱告,希望下一秒可以聽到他的聲音,希望這個久違的朋友已經衣錦還鄉。


旅遊資訊
◎航班:可搭乘華航(02)27151212班機前往曼谷。

◎國內:從曼谷Mochit車站先搭乘長途巴士前往呵叻府後,再包車前往各景點。或可由從曼谷Hua Lamphong火車站,搭往呵叻府的火車。

◎相關資訊:想參加泰國東北旅遊團,當地的華語旅行社金泰順,備有多種遊程,另七人座包車一天約五千五百元新台幣(含司機、導遊),可洽台北辦事處:(02)25415086。

◎簽證:可至泰國貿易經濟辦事處辦理,費用一千一百元新台幣 台北市松江路一百六十八號十二樓 (02)2581-1979
◎匯率:一泰銖≒0.98新台幣。

◎時差:一小時。

◎資訊:
.碧邁遺跡公園:於呵叻市區第二巴士總站搭乘往碧邁的巴士,約六十至七十分鐘車程。門票約四十元新台幣。
.大山國家公園:開放時間由早上六點到晚上六點,由呵叻搭乘往曼谷的巴士至Pak Chong後再搭迷你巴士至公園入口,車程約二小時;從曼谷可從北區巴士總站搭直達巴士車程約三至四小時。
.Kirimaya度假村:緊鄰大山國家公園,前往方式和國家公園一樣,訂房可上www.kirimaya.com查詢。
.秋彩牧場:門票大人約二百五十元新台幣、小孩約一百二十五元新台幣;二天一夜露營套裝成人約3735元起、兒童約二千零二十三元起,前往方式和接駁交通可上www.farmchokchai.com查詢。
更多旅遊訊息可洽泰國觀光局:(02)25021600或者上網www.tattpe.org.tw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