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字號
鉛華落又起 皇家日用衛生品


20世紀初,它在繁華的上海市誕生,是千金小姐出嫁時的美容聖品;戰亂,它飄洋來台,拯救了同鄉周至宏搖搖欲墜的「皇家日用品」。
時代更迭,它總靜靜躺在架上,未曾改變,卻不敵舶來品,漸被遺忘。周至宏的兒子周和平承載二代使命,誓言延續這罐白熊脂潤膚霜。
淡淡清香與爽嫩膚感,終於贏回年輕人目光。周和平決定挺過景氣寒冬,等待獨子周以立學成歸國,傳承皇家與白熊脂近60年的三代情。


1945年,華興百貨在上海市最熱鬧的南京西路風光開幕,門前人頭鑽動。(周和平提供)


奮起湖瑪莉商店老闆娘李連枝大力推銷,讓白熊脂成了阿里山伴手禮。


阿里山奮起湖老街上,幾個年輕女孩圍在瑪莉商店前塗塗抹抹,「白熊脂潤膚霜是水性的,你看,抹了之後,皮膚摸起來幼幼,像擦了層保護膜。這罐阮賣幾十年了,卡早是千金小姐用的,一般人買不起。」七十一歲的老闆娘李連枝說。
新加坡的張小姐買了五瓶打算帶回去送人,她說:「台灣的朋友用過,介紹我買,試擦感覺不錯,一罐一百元很便宜。」
瑪莉商店的木櫃裡,除了成堆的白熊脂,還有繪著小鳥圖案的百雀羚潤膚霜,以及馬口鐵罐裝的貝林、皇冠痱子粉。李連枝說:「阮開百貨行五十幾年了,這些攏是阮從少年賣到現在的老牌子,真好用。」


一九四八年,富有的周家避居台灣,連私家三輪車都運過來。(周和平提供)


30多年前,周和平(右)退伍後,即跟在父親周至宏(左)身邊學做生意。(周和平提供)


第二代周和平坐在五十多年歷史的木製工作台前說,早期皇冠痱子粉全從這裡生產出來。

百貨起家 轟動上海
翻閱盒底製造廠商,全出自台北「皇家日用衛生品」公司。循線找到隱身木柵巷弄裡的皇家,門前斑駁的木製招牌,默默訴說著歷史。五十六歲的老闆周和平領我們進入工廠。
我們與一位汗衫短褲黑布鞋打扮、正把白熊脂裝箱的老人錯身。周和平介紹:「這位是廠長,也是我堂叔周祿山,今年八十歲了。」接著幾幅掛在牆上的黑白照片映入眼裡,「這是我父親、皇家創辦人周至宏。旁邊是他在上海開的華興百貨。」
照片裡的華興百貨座落在上海市最熱鬧的南京西路上,門前人頭鑽動好不熱鬧。那是一九四五年,中國剛結束長達八年的對日戰爭,民生物資極度缺乏,華興百貨開幕首日,吸引無數圍觀群眾。
周祿山回憶華興昔日的風光說:「戰後什麼東西都缺,生意很好做,每天收到的錢得用麻布袋裝。」周和平則指著牆上另一張照片告訴我們:「這是當時上海市青幫老大黃金榮的親筆簽名照片。聽我爸爸說,因為生意太好,擔心小混混找麻煩,有了這張照片比護身符還好用。」


白熊脂潤膚霜
1920年代創於上海。來台由曾代理高露潔牙膏、麗仕香皂的麗來化工廠製造。20年前皇家接手。(100元╱罐)


貝林痱子粉
20世紀初期創於上海,曾是台灣痱子粉第一品牌,1990年代皇家接手。(50元╱罐)


百雀羚潤膚霜
20世紀初期創於上海,曾是台灣痱子粉第一品牌,1990年代皇家接手。(50元╱罐)

戰亂來台 改行藥妝
一九四八年隨著國共對立,局勢混亂,周至宏嗅到危機。周和平說:「爸爸決定來台避風頭。因為來得早,船票好買,不但一家十幾口人,連私家三輪車、二個奶媽,甚至車伕都帶來了。」
抵台初期,周至宏落腳台北火車站旁,重操百貨舊業。周和平說:「我們在台灣人生地不熟,加上語言不通,百貨不好做。」看一些上海同鄉來台做化妝日用品,如明星花露水、貝林痱子粉,經營得不錯,周至宏決定改行。
一九五二年,皇家日用衛生品在台北誕生,生產指甲油、樂也髮油、皇冠痱子粉等。時髦的周至宏還參考當時正流行的美國迪士尼卡通,在痱子粉紙盒上印了白雪公主圖案。
但新創的皇家不敵成名已久的貝林髮油、痱子粉,不久,便耗盡上海帶來的盤纏。「爸爸賣掉北市仁愛路房子搬到木柵,家裡缺錢他從來不說,寧願苦自己。」周和平回憶,父親很寵小孩,「家裡八個小孩,過年一定是每人一套新衣、新鞋。」


周和平夫妻倆(左、中)站在皇家斑駁的木製招牌前,叮嚀獨子周以立(右):「這是爺爺畢生的心血。」

二代幫襯 按月環台
周和平長大後,才漸漸了解,父親肩上的擔子有多重,「一家十幾口人全靠他,加上母親中風,龐大的醫藥費壓得他無法喘氣。」退伍那年,他決定返家協助父親。
「三個哥哥都在外面工作,姊姊也嫁人了,弟弟還小,很自然地就回來,沒多想。」周和平說得淡然,他的妻子蔡寶琴在一旁補充:「我先生不好意思講,其實當時皇家狀況不好,他捨不得我公公獨自撐得很辛苦,才決定回來。」
早期沒有大型連鎖通路,製造商得靠各地經銷商,將產品舖貨到雜貨店或百貨行販售。「北部市場又長期被第一品牌像貝林、白熊脂占據,我們是二線品牌,只能從中、南部著手。」在父親的要求下,周和平開始下鄉勤跑基層業務。


資歷最久的員工周祿山(右一)現年80歲,從上海華興一路相隨到台北皇家。


「他規定我,每個月要環島一圈,拜訪全台四十幾家經銷商販售我們的商品,包括花、東、恆春等地。」周和平還記得,當時他不擅閩南語,只會說滷肉飯跟味噌湯,環島一次近二十天,餐餐吃滷肉飯配味噌湯,「吃到會怕!」
百貨出身的周至宏重視細節與態度,要求兒子周和平拜訪客戶時,「一進門就要面帶笑容,無論是對店員或掃地的歐巴桑都得打招呼;等待時不能閒著,要主動幫對方整理貨物,看到地上有紙屑要撿起來…」
態度誠懇加上利潤壓低,皇冠痱子粉逐漸在中南部站穩,「當時市面上的痱子粉跟粉撲都分開賣,很不分便,父親率先推出組合商品,很多理髮店使用。為反映成本,他順勢漲價,不料竟引起經銷商聯合抵制。」
「父親堅持了幾十年,但再怎麼努力,皇家仍只是隨時會被遺忘、取代的老二。」周和平無奈地說。

皇冠痱子粉 包裝進化史


一九五二年
周至宏參考迪士尼圖案做的紙盒小包裝。


一九六○年代
大家較有印象的馬口鐵罐裝,現仍持續生產。(40元╱罐)


一九七○年代
結合粉撲的嬰兒爽身粉,現已停產。




一九八○年代
加了薄荷腦配方的清涼痱子粉,曾在軍公教福利中心熱賣多年。(40元╱瓶)


針對嬰兒推出的爽身粉(右,40元╱瓶),另有植物精油新配方(左,200元╱罐),頗受消費者喜歡。



接手大廠 躋身一線
一九八○年代,生產白熊脂潤膚霜的麗來化工廠股東們決定拆夥,周至宏父子得知消息後,立刻前去拜訪老闆姚慎卿。周和平說:「姚伯伯其實捨不得放棄白熊脂。但他的子女不打算接班,公司又要改組。他跟父親是舊識,了解我會延續他的心血,才放心將白熊脂交給皇家。」
周和平說,早期商場上曾流行一句話:「二黑一白」。二黑指的是黑人牙膏與黑松汽水,一白便是白熊脂潤膚霜,足見當時白熊脂的知名度。
因第二代新血的注入,皇家又陸續接手中興化工的貝林痱子粉,以及復興化工的百雀羚潤膚霜。周和平說:「跟白熊脂一樣,這些長輩都因下一代不接,又不忍品牌就此消失不見,最後決定交給我們。」
有了第一品牌的加持,皇家總算擺脫老二宿命,但周至宏仍有遺憾。周和平說:「家裡會念書的都是女生,我跟哥哥學歷都不高,父親曾感嘆,好花總是開在牆外。好不容易七十多歲才盼到弟弟赴美留學,他也決定退休赴美,把公司交給我。」
正式接棒後,周和平的考驗才剛要開始。隨著進口化妝品選擇性增加,與傳統雜貨店舖通路逐漸消失,白熊脂、百雀鈴與國產痱子粉慢慢地被取代、遺忘。一九九○年代,銷量大幅萎縮五成以上。
周和平的妻子蔡寶琴說:「幸好,阿里山瑪莉商店的李婆婆將白熊脂當成主力商品在老街販賣,業績又回穩不少。」

白熊脂 60年前的舊器具


攪拌棒
刻度精算,才能乳化完全。


陶 缸
用於甘油與羊毛脂的攪拌乳化。

美鳳大讚 網友跟進
現今,這罐阿嬤級的潤膚霜,還成了熱門伴手禮。近年,因藝人陳美鳳在節目上大讚白熊脂便宜好用,進而在網路上刮起一陣美容復古風。
古早保養品再度翻紅,不少人找上門來,全被念舊的周和平擋在門外,「我要他們去找經銷商買。這些都跟我合作三、四十年了,皇家初創時靠他們幫忙,現在我們有口飯吃,也要懂得感恩。」
曾有同業質疑周和平太保守,他辯駁:「前幾年,朋友問我為何不建廠擴充?我常想,正因為保守,沒舉債擴廠,才能守住皇家的根,不被這波不景氣影響。」
去年,回到上海定居的周至宏因病過世,享年九十九歲。為延續父親的夢,周和平計畫栽培獨子周以立赴美攻讀企管碩士,「父親當然期盼孫子能傳承皇家。以立才二十四歲,我要他先出國磨練。趁現在我還做得動,先幫他撐過這波不景氣,等他回來也許寒冬就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