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人
惡浪度寒冬 台灣類比科技總經理劉紹宗


四十七歲那年,劉紹宗不願以工程師身分終老,自美回台創立類比科技,跨足當時少有廠商涉足的類比IC設計。
產品開發技術跟不上市場,讓類比科技慘賠三年;二○○二年轉攻LCD電源管理,搭上台灣面板產業興起的順風船,打入友達、奇美的供應鏈。昔日被員工嫌破爛的小公司,搖身一變成為IC設計股王,股價漲到四百元,一度超越聯發科。
成也面板,敗也面板,面板廠今年重傷倒地,類比科技的IC設計優勢難造高峰,當年四百元的股價如今面臨四十元保衛戰。劉紹宗雖自信公司前景甚佳,但當惡浪席捲時,他也不諱言,明年要準備充裕現金,開始度寒冬。


面板景氣驟降,讓提供電源管理IC的類比科技股價急凍。劉紹宗站在10坪不到的測試間說:「要有度寒冬的準備。」

劉紹宗 小檔案
年齡:1952年出生
學歷:台大物理系、美國加州大學爾灣分校電機博士
經歷:逢甲大學老師、類比科技總經理
婚姻:已婚,育1子1女
興趣:爬山、游泳 
最討厭:斤計較的人
最喜歡:敬業的人,把事情做很好的人
經營哲學:實事求是、一步一腳印

你不要看台北和竹科辦公室這麼大,我創業時辦公室設在公寓,廚房改成測試間,應徵的人看公司這麼破爛,一下樓就打電話上來:『還是不要來上班吧。』」
說起當年徵人處處碰釘子的慘狀,劉紹宗掩不住得意地大笑:「那時沒來的人,現在都虧到了喔!」


類比IC是啥
IC設計分為數位IC和類比IC。一般均不製造晶片,產品設計完成之後,交給晶圓代工廠(如台積電、聯電)生產成品。
數位IC代表產品是電腦的CPU(Central Processing Unit,中央處理器),但不侷限於電腦,像國內聯發科的IC,便專攻手機、光碟機之用。
類比IC用於電力、聲音等訊號,類比科技就是專門生產電源IC,置於面板後方,提供液晶面板電力升壓、降壓、穩壓之用。
數位IC的平均售價較類比IC高,以聯發科為例,產品平均售價約38元,類比科技的產品平均售價僅12元。


類比科技的電源IC,主要供貨給友達、奇美等LCD面板大廠,業績好壞得視面板景氣榮枯。(蘋果日報)

起步期 賣屋籌發薪
一九九九年成立的類比科技,研發電源管理IC,過去幾年陸續打入友達、奇美等面板廠商的供應鏈,是台灣最大的LCD面板電源管理IC設計公司,市占率高達五成。
類比科技過去四年每股稅後盈餘都有八元以上,二○○六年營收九.九億元,每股稅後盈餘一二.三九元,當年九月股價漲到四百五十九元,一度超過IC設計股王聯發科的三百二十八元。
但超越IC股王之前,劉紹宗的創業顛簸。當時台灣的IC設計集中數位IC,類比IC少有廠商涉足。雖然類比IC產品單價低,但所需研發團隊人數較少,資本額也比較低,口袋不深的劉紹宗還有切入機會。
一九九九年創立類比科技,研發主機板、筆記型電腦用的電源IC,但缺乏有經驗的技術團隊,產品打不進筆記型電腦大廠的供應鏈,資金卻已燒完。
「那時候我大概找過全台灣所有的創投,沒有一家要投資我們,我只好賣掉加州的房子,換來一百萬美元發員工薪水。」


劉紹宗(坐者)是技術背景出身,除了負責業務開拓,也會親自到測試間瞭解電源IC的測試成效。

搭友達 股價直線飆
劉紹宗於是找上當時擔任明基總經理的大學同學熊暉,透過熊暉的介紹,認識了明基董事長李焜耀,二○○二年獲得明基投資二千萬元。
搭上了友達這隻面板大老虎的線,劉紹宗重新調整市場的切入點,由筆記型電腦轉入面板電源供應。
加上友達在二○○六年併購廣輝,合併後的LCD面板月出貨量增加三○%,達到一百萬片,面板產能占全球一九.四%。類比科跟著水漲船高,電源IC晶片出貨量達到五千五百萬顆,比二○○五增加七四%,在國內市場占有率一舉突破四○%,二○○六年上市,股價曾飆上四百元俱樂部。
雖貴為上市公司老闆,但節儉成性的劉紹宗上班竟然是搭公車。「搭長途巴士到新竹,下車就是我們公司,票價只要一百元,上車還可以睡一覺。自己開車沒辦法休息,搭高鐵,還要轉乘計程車,所以巴士最划算啦。」劉紹宗喜孜孜地分析他上班的成本結構和時間最佳化。
「我小時候,過的是穿美援麵粉布袋當黃埔大內褲的日子。家裡的鋁塊鑄壓工廠,在我出國念書時,已經經營不下去,所以我留學靠的是一個月三百美元的工讀助學金,那時候台灣一個大學畢業生,月薪也才新台幣三千元,當我拿到第一張美金支票時候,好激動啊!」


劉紹宗不愛拍照,幾經要求,終於給了一張他在日本北海道作原住民打扮的照片。(劉紹宗提供)

老實說 自言是太笨
在七○年代,那個「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的年代,出國賺美金是窮苦人家改善家境的一條出路。
為了供給家計,劉紹宗留學後,選擇繼續待在美國,這一待就是二十二年:「年輕時比較容易滿足於物質條件,但是年紀大了,捫心自問,在美國當『老中常常受委屈』的中常委,我快樂嘛?」
「我記得很清楚,那是一九九三年的七月三十一日回台,因為八月一日就要到逢甲大學報到,否則聘書就失效了。」「我一九九三年回台灣時,只想回學校教書、過與世無爭的生活,但是發現台灣沒什麼人做類比IC,才會拿出九百萬元積蓄創立類比科技。創業,只是因緣際會。」
放下教鞭創業,劉紹宗缺少生意人那份精明。台積電高階主管形容他:「典型的工程師性格,有什麼就說什麼,卻被外界放大解讀。」「有時他公司營收的衰退幅度,跟同業相比是最少的,但他在法說會上老老實實說衰退,結果股價立刻大跌。」
對於外界說他老實,劉紹宗哈哈大笑說:「我不是好人也不是老實,我是笨啦!」但傻人有傻福,「當時賣掉的美國房子曾經飆到二、三百萬美元,我那時還想,如果沒賣,現在就可以退休養老了,沒想到現在房價跌到剩二十萬美元。」

總座 宅生活


贈品當背包
劉紹宗身價上億元,但穿著打扮相當普通,背著台積電贈送的環保袋趴趴走。


廢甕當擺飾
辦公室擺著一罈酒甕,他說:「人家送的茶葉,我覺得罐子不錯,就擺著當裝飾。」


證件隨手掛
劉紹宗習慣將每次與會識別證留著,他說:「隨手放上去,沒有紀念意義。」


穿著省麻煩
辦公室衣架上,掛著數條打好結的領帶,可以套了就走。




辦公室白板上,黏著家人和員工到夏威夷的旅遊照。劉紹宗得意地說:「這是我出錢給他們去玩的喔。」(劉紹宗提供)

面板跌 掃到颱風尾
「結果當初不解我回台創業、堅持留在美國的朋友,都因把退休金投資在股市和債券上,血本無歸。」回台灣的劉紹宗自認傻人有傻福,至少目前無須擔心退休問題。
雖然不用擔心個人退休問題,但是科技界在這波金融海嘯中也傷痕累累,尤其類比科七成以上營收仰賴面板廠訂單,如今台灣面板業嚴重衰退,類比科技也跟著重感冒。股價從今年年初的上百元,跌到十一月的四十元。
為避免過度依賴單一產業的風險,類比科技開始跨入數位相機和GPS衛星導航的電源管理IC市場,但起步甚晚,且過度集中單一客戶。今年六月,數位相機的主要客戶華晶科技的訂單,被對手立錡科技搶走,公司營收立刻少二%。

學聰明 嘴巴上拉鏈
劉紹宗也深知公司發展的障礙,年近六十的他,每天還是要工作十二個小時。問他公司未來產品規劃,他卻再也不肯透露內情:「之前媒體和法人來拜訪我,我都老老實實回答,讓對手知道我們的計畫,這次我可不能再說了。」
我繼續追問:「就這樣?你們仰賴面板廠這麼深,面板景氣這麼差,公司不會垮?」他老實回答:「所以我說明年不是度小月,是度小年,但我們有八億元現金啦,依照公司每個月一千萬元的開銷,就算沒有任何收入,也足夠我們撐八十個月了。」
看來老實的工程師吃虧上當幾次後,也學會把錢和商業機密藏好,有些東西,還是放在口袋裡最保險。


後記
56歲的劉紹宗,一對兒女應該可以接棒了吧﹖聽到這問題,他難得的靦腆了一下說:「還早啦,一個高中,一個國中而已。」原來他在美國工作時候,既沒身價又不是帥哥,直到38歲結婚,40歲才當爸爸。
我心想,你老婆比當年轉頭離去的求職員工聰明,懂得等待績優股翻身,才有機會當上億萬老闆娘。

劉紹宗習慣早起搭頭班車到公司,先到辦公大樓健身中心的游泳池游個幾圈,再開始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