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與偏見

載滿一半水的杯

「Trailing clouds of glory do we come.」Wadsworth的詩句多優美,他筆底的人生多燦爛,多少人能像他那樣對生命如此樂觀地虔誠感恩,承受起「我們是帶着輝煌的雲彩而來」般對生命的讚頌?生命雖可貴,卻也帶着不少悲哀和痛楚。好事多磨,人生太多擾人惡事「That spoils the singing of nightingale」了。

黎智英

people@nextmedia.com.tw


插圖.劉志誠

很多人都想過幸福的生活,其實活得滿足不是很好了嗎?誰知道怎樣的生活才叫幸福?我們知道的是,跟相愛的人作伴做有意思的事,即使清茶淡飯,也可以活得好滿足,這難道不便是幸福嗎?
將擁有的東西及生命裡出現的人化作滿足感,那麼我們才會真正的幸福呢。幸福是得到幸運之神的眷顧。我們可以追求幸福,但幸福可不是我們掌控得來的。結果追求幸福反倒給我們帶來等候的焦慮,這樣的追求便不是幸福了。
沒有錯,幸福不可求,因為我們根本便不知道什麼是幸福。在我來說,滿足便是幸福了。若然能夠從擁有的東西、身邊的人找到滿足,我們便已擁有享受幸福的智慧了。這個智慧是上天賜予的恩典。既然擁有上天的恩典,我們便是個幸運兒;既然是個幸運兒,那還不是擁有幸福嗎?滿足其實便是幸福,我們是可以掌控滿足的,知足者貧亦樂也。
半杯的水,有些人看是半滿,也有些人看是半空。視為半滿的是樂觀者,因為他懷有希望;啊,半杯水已夠我解渴了。他的希望是解渴,那半杯水給他帶來了希望。
看見半空的人是悲觀者,因為他只知失望;唉,為什麼一半是空的?他口渴,但不是要解渴,而是渴求那一半並不存在的東西。他可不知道,生命永遠只是半杯的水,故此無論擁有多少,要是不知滿足,我們仍然是不會找到幸福的。
滿足帶來的幸福並不在乎我們擁有多少東西、身邊的人給予我們多少的愛,而是自己心中是否有愛。心中有愛,便會愛擁有的一切、便會愛身邊的人,便會有無窮無盡的愛,那麼不便會很滿足了嗎?
小時候我在工廠當童工。那時候我才十二、三歲,別的童工的年紀都比我大,起碼有十五、六歲。我們幾個較活躍的常常走在一起,除了互相幫助、安慰,我們還時常聚在一起講自己的人生見解、訴說對將來的願望。
他們當中有些想做工程師、醫生、老闆,甚至黑幫大佬。當時年紀小,故此他們的理想亦經常變;想做工程師的,突然間要去行船;原先想做醫生的則改以律師為志願;想做老闆的要做畫家;想做黑幫大佬的則以明星為目標。可我始終如一,只是希望第二天早上起來有五毫子買個熱騰騰的糯米雞做早餐。每次說到這個願望,我都感覺很滿足,因為每次講起糯米雞,我便流起口水來了。
那時的伙伴對我的理想都好生奇怪:看來我充滿活力,做人積極,為什麼理想卻是這般卑微?他們甚至對我不屑,覺得我根本便沒有理想,因為糯米雞不難得到,即使口袋沒有錢,也可以輕易向同伴借五毫子買個糯米雞。故此他們不約而同問我:「難道你對將來沒有理想嗎?」「不。」我說。「我有理想,我的理想是滿足眼前的需要,現在我最想要的是早上吃隻糯米雞;吃到糯米雞,我便滿足了。」
他們都寄望將來有某種成就。我的寄望是對未來充滿信心。我不去理會自己將來會做些什麼,會得到怎樣的成就。我只是相信明天會更好。我只是相信自己不是池中物。除了這個信念,我便沒有別的理想了。
為什麼要有理想?面前的困難尚且未解決,為什麼卻放眼將來?理想到底是什麼?那到底是我會得到的東西嗎?還是應該得到的東西?有了理想,便可以得到想得到的東西嗎?自己認為應該得到的東西便會得到嗎?我想不通這些問題,因為我根本便不知道理想為何物,故此我便不要有理想。

不過,我知道有哪些問題是要我去解決的。我亦知道,解決了這些問題,生活便會改善,我便會得到滿足。那個時候,我的月薪只是六十元港幣,不夠錢每天都吃糯米雞作早餐。我很愛吃糯米雞,我只是希望解決這個問題。故此,當同伴問我的理想是什麼?我就說,那是隻糯米雞。
這幾乎是半個世紀前的事了,當時以為我沒有理想故此無知的朋友,不知道他們在哪裡了。我幾乎可以肯定他們都已忘記當時說過的理想。今天他們的成就可能比當時說的理想更高、更好,卻不會是他們當時寄望的理想。如果他們碰巧看到這篇蕪文,還請跟我聯絡,好讓我知道他們現時在做些什麼,活得有多好。快五十年了,如果可以跟我聯絡上,跟我說聲Hi,那是劃過五十年時空的Hi,那會多好。
我快六十歲了,有糖尿病,連糯米雞也不能吃了。但我依然沒有理想,卻依然活得滿足,因為我依然對將來充滿希望。是的,我有個很苦的童年,但那是個令我滿足的童年。我知道我從那些艱苦的日子中得到鍛鍊,我知道那些辛苦的工作是要我面對要解決的困難,故此這些經驗是我學習和進步的機會。
我不知道將來的我是會怎麼樣,我知道的是,那些卑微的工作既是機會亦替我的未來打造好基礎。那時的生活很苦、很卑微,我卻有個滿足的感覺,令我相信磨練的背後是上天賜予的恩典。這些經驗令今日的我懂得感恩,懂得更愛惜生命中遇上的人。這是我一直的信念,故此我一直都充滿希望。
現實生活到處都是邪惡、虛偽和仇恨,不過那只是現實,是一瞬即逝的現實。面對這些困擾,我們好應抖擻精神,站起來昂首向前行。只要我們敢於面對現實,現實是什麼其實並不重要,希望才重要。有希望,我們便可以安然面對現實。有希望,我們便有勇氣看清楚現實,便會發覺現實生活是杯半滿的水。能夠為杯半滿的水感恩,我們一生都不會再口渴,因為這半杯水是長飲長有的人生甘泉。
我母親九十八歲了。她受過共產黨清算之苦,牢獄之災,跪過玻璃,也忍受過骨肉分離的孤獨。可是幾十年來,我未聽過她講任何人的壞話,或對任何事情埋怨過。我知道她活得無怨無悔,那是因為她對生命感恩之情太旺盛了。
對她來說,埋怨是對生命的褻瀆,她做不出,她因而開開心心地活着。是的,我們是帶着輝煌的雲彩而來的。信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