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行各業

路邊理髮

美美 41歲 台北縣 從事現職一年

美美是一年前才加入這條「挽面巷」的行列,不過她做的不是挽面,是新興行業:路邊理髮,一次100元。「沒辦法吹、染、燙,只能剪喔。」所以九成是男客。
板橋林家花園旁有條羊腸小徑,約6年前,一位挽面師傅來到這兒擺攤,一傳十十傳百,許多失業或店面倒閉者紛紛聚集過來,種類琳瑯滿目:紋眉、修指甲、護膚…,這兩年還新增路邊理髮。算一算,不到一百公尺的小巷擠了快二十攤,被稱「挽面巷」。
美美原本自己開家庭美髮院十多年,但7年前政府實施騎機車戴安全帽後,生意暴跌,「頭髮吹得再好,安全帽一戴就壞了,後來大家乾脆自己洗,也不燙了,難整理。以前約會、唱歌,大家都來洗。」生意差時一天3個客人,剪加洗每人300元,但光店租每月就要2萬。


「政府實施騎機車戴安全帽以後,美髮業就很慘。」

低價攬客 受歡迎

她苦撐幾年,還是收了。一年前,她扛著工具箱來到挽面巷,巷子已擠得滿滿,幸好一名做彩繪指甲的婦人好心分她一半位置,她十分感激,幫忙掃地作為回報。
「一個月賺1、2萬,但不用房租,比開店好。」客人也樂,物價高,能省則省,假日她的手經常沒停過。由於生意好,挽面巷像她一樣的路邊理髮如今已有3攤,還曾有人削價到80元攬客,幸虧她以技術取勝。最近80元的也漲到100元了。
看在便宜的份上,客人多半要求不高,她剪一個頭只需15分鐘,還不必吹,不像過去在美容院,客人常東挑西嫌,一修再修。
路邊攤夏天酷熱、冬天嚴寒,「最近還梅雨季,一個月有半個月不能做生意。難得好天氣,警察又來開單。」但她終究又補上一句:「有個地方做就很高興啦。」為了討生活,別無他法。挽面巷,不過是整體經濟的縮影。


理髮需要電動剃刀,得自備小型發電機。

撰文:簡竹書 攝影:賴智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