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號頭條

假聊天真賣淫 鬧區性愛包廂直擊

大多數的色情特種行業都在晚上上班,但近年來,
有色情業者將早年的「情人咖啡座」經營手法加以翻新,
鎖定白天上班的業務、外勤族,在桃園市鬧區大行其道,
不僅無視於附近就有警察局,店內還把桃園縣長朱立倫核可的營利事業登記證大剌剌掛著,擺明了後台有人撐腰,囂張經營。


任何高難度性愛遊戲都願意配合,是「情人咖啡座」受歡迎原因之一。

接近桃園火車站的民生路上,一小段不到五百公尺的街道,聚集了近十家的「情人咖啡座」,其中有四家更全部集中在同棟大樓裡。近年來,這些咖啡座的業者大幅翻新舊式色情咖啡座的「服務內容」,有如鬧區的性愛包廂,已讓許多性好漁色的人趨之若鶩。


玩牌、聊天,小姐堅持和客人先「培養感情」。


「情人咖啡座」的小姐長相清純,沒有「職業味」。


咖啡座小姐在性愛動作上相當投入,希望藉此培養出熟客,才能穩定賺錢。

位鬧區 包廂一對一

業者除了將坐檯美眉年輕化,清一色是七年級、學生妹,還競相標榜提供客人「戀愛的感覺」。而包廂內「一對一」的服務,「要做什麼都可以」,更把消費價格壓得比酒店、摸摸茶、喇叭店還低,成為「妻管嚴」的上班族、業務、外勤人員等,大白天裡偷嘗「粉味」的地方。
非常諷刺的是,這些咖啡座附近不但有警察局、樓下有警察固定巡簽,大樓還設有「警民連線系統」,警察卻視若無睹。而業者把由桃園縣長朱立倫簽發的營利事業登記證高掛店內,更令人覺得縣府根本在縱放色情業猖獗。
六月十三日下午,本刊記者在熟悉這些咖啡座生態的小帥帶領下,進行實地調查。當車子進入桃園市的民生路,每隔幾百公尺,便會看到一、二家掛著「商務聊天」、「情人雅座」等招牌,但快開到火車站附近時,這些咖啡座招牌變得更為密集,車子最後在一幢住商混合的「東方明珠大樓」停了下來,這幢大樓裡竟就有四家情人咖啡座。


桃園民生路是「情人咖啡座」的最大聚集地。


新一代的咖啡座,都以年輕美眉為號召。


新一代的「情人咖啡座」買滿固定節數,就可把小姐帶出場。

夜校生 可驗身分證

小帥指著二樓、一家掛著「AV美女專櫃」招牌的店,告訴本刊:「這家在桃園可是『領導品牌』哦。」他解釋,因為這家店的小姐全都是可驗身分證的七年級生,沒有年紀大的熟女混雜其中,而且有些還是鄰近學校的五專生、夜校生,不然就是做過百貨公司的專櫃小姐。
進入大樓內,「本大樓設有警民連線系統」的鮮紅大字,就寫在管理員旁邊的看板上,但管理員對陌生來客似乎習以為常,根本懶得搭理;上到二樓,店內的「三七仔」馬上笑臉迎來,殷勤地招呼客人先挑小姐。循著三七仔的指示,便可隔著一整片的落地玻璃窗,看到在另一個房間內,正有四、五位穿著短裙的年輕女孩在裡頭看電視、聊天。
原來,這裡挑小姐的方式是模仿泰國賣淫業的「金魚缸」,必須隔著玻璃選自己中意的小姐來坐檯。小帥問:「今天只有這些小姐來(上班)嗎?」三七仔立刻陪著笑臉說:「『早班』有十幾個,但現在大部分人都正在包廂內『上工』,有些人則是被『帶出場』了。」


二樓店門口的迎客招牌。


一間包廂裡,只能有一個小姐和一名客人,是店家強調的消費模式。


金魚缸般的櫥窗,透過玻璃可以從外面挑小姐。


客人在店內「消費」後,店家不會急著送客,還可以在大廳泡茶小憩。

設鐵門 強調隱密性

這裡的小姐們穿著比較樸素,不濃妝豔抹,打扮較不「職業化」,一發現在外頭的客人正往裡面盯,有些人害羞地把原本坐著的身子彎得更低,但卻也有小姐故意站了起來,一邊靠在沙發扶手上假裝和旁人講話,一邊卻不經意地秀出短裙下又直又白的美腿,吸引客人點她的檯。
挑好小姐,三七仔便開始解釋這裡的消費方式。消費以「節」做為計算單位,一節是四十分鐘,要價一千五百元,買一節只能在包廂內跟小姐聊天;兩節有「打手槍」服務;三節可以「吹喇叭」;四節或以上才能在包廂內「做S」(性交),或者帶小姐外出找賓館休息。
三七仔還強調,因為「我們很重視小姐的隱私權,她們也習慣和客人一對一的相處。」所以無法和外面的酒店一樣,讓一群小姐和客人在同一包廂內一起玩。說完,他便在櫃檯邊按了一個按鈕,打開通往樓上包廂的鐵門,客人全部走上階梯後,三七仔便立刻在身後把鐵門鎖上。
樓上的包廂是二列成排約十來間,客人各自被自己選的小姐帶進包廂。二坪不到的包廂裡,只擺著一張長沙發,一個簡單的矮茶几,以及一部放在櫃子上的電視。進入包廂後,小姐馬上坐到身邊,盈盈一笑地開始自我介紹。


三七仔強調他們的「後台」很硬,不會被警察抄。

裝苦命 搏取同情心

小帥點的美眉叫「ELVA」,是七年級生,言談間喜歡「落」兩句英文。她像背書一樣,說著自己的「坎坷身世」∣「家境本來不錯,但爸爸的店倒閉後,只好輟學不回美國,下海負擔家計。」她說,她想先和小帥聊聊天,培養一下氣氛。但這些說辭很假,很難感動小帥。
ELVA聊了一陣子後,就說要出去上個廁所,回來時手上已多了個籃子,裡頭擺著護膚乳液、濕紙巾、衛生紙等東西,識途老馬的小帥馬上問她:「妳只能『吹喇叭』,不做S是嗎?」ELVA回答不是不做,只是她要買六節(九千元)才做,而且她有一個規則,就是「親臉不親嘴,親身體不親奶。」小帥一聽,心想這女的還真囉唆,手就往對方胸口伸了過去,「那我們不要浪費時間,還是趕快來吹好了。」
沒多久,ELVA已經在嬌喘聲中被扒個精光,她這時含情脈脈地看著小帥說:「那我可以開始『檢查』你的鳥鳥了嗎?」邊說邊替客人脫下西裝褲,還直說:「好健康、好雄偉。」
她先用身體不斷磨蹭,纖纖小手在小帥身上游移,直到他很興奮了,才緩緩蹲下身,開始用嘴巴替客人服務。完事後,還像小貓般蜷在客人胸前,告訴他替他做很有feel,因為自己喜歡「有年紀、成熟」的男人。


任何包廂內被查獲的情色行為,店家都不會承認和自己有關。

先聊天 招式任擺布

另一個包廂內的美眉叫小薇,自稱是一九八五年次,約一六五公分高,白色短裙下有一雙傲人的長腿,胸部也很豐滿。與一般特種行業女郎不同的是,當客人說想一次付四節的錢,直接「做S」了事時,小薇卻出人意料用嬌嗔地口氣說:「不要嘛,我們就當是在約會,先聊聊天培養感情,等下再做嘛。」
接著她就開始說一些自己父母雙亡、看盡人情冷暖的坎坷身世來「培養感情」,在聊天、玩牌、喝喝小酒後,小薇才在微醺下開始輕解羅衫。她的身材一如預料般地標準,但上圍超乎預期,至少有D罩杯,不僅自己脫,還會溫柔地看著客人,然後跪下來慢慢服侍,幫客人脫衣服和褲子,再把男人的手拉到自己胸前、身上各處慢慢撫摸。
小薇的喘息聲隨著撫摸愈來愈重,表情也很投入,她說:「我半個月沒碰男人了,怕太興奮叫聲太大會被別人聽到,我們到外面(賓館)去弄好不好?」客人堅持不願出去,她也未顯露任何不悅,各種高難度的性愛遊戲,像用舌頭伸進肛門的「毒龍鑽」、將冰塊或熱水含在嘴裡交互口交的「冰火五重天」、或是懸空抱住做愛的「火車便當」、後背體位的「老漢推車」…等,全都任由客人擺布。

釣熟客 下班領現金

據本刊調查,情人咖啡座早期最大的聚集地,是在台北縣板橋的四川路,長江路一帶,但近年逐漸式微後,咖啡座業者就轉移到桃園市區靠火車站這一帶。
情人咖啡座裡的小姐分為早、晚二班,正職都是待滿八小時,早上十點或晚上八點到班,兼差的則自己選擇到班時間,待滿六小時即可,大部分都是夜校生,「公司」規定要穿短裙,穿褲子來上班就會被扣錢。
而抽成是採二一分帳,比如一節一千五百元,小姐拿一千元,店家拿五百元,而且是「領現」,當天做的酬勞,下班立刻就可數錢帶走,一個月大約可賺到十五萬元,一年就能拚到快二百萬元,還不包括愛慕的「老點」(熟客)送的手錶、金鍊子等東西。
在這裡上班的小姐,幾乎都會講些悲慘身世的還債故事,但其實是在「放長線釣大魚」,因為要給客人一種戀愛的感覺,客人再回來消費的意願才會高,才能擁有許多死忠的熟客。比起其他聲色場所,外勤上班族都更樂意來這裡開個小差,感受一下所謂「戀愛」的感覺。
色情業者敢如此大張旗鼓地將這種「假聊天,真賣淫」的店面,開在市中心的鬧區,卻不怕被臨檢、取締,實在令人嘖嘖稱奇。


「情人咖啡座」的美眉(左)下了班後,一般人不容易看出她是坐檯小姐。


小姐身後的證照,就是桃園縣長朱立倫核發的「營利事業登記證」。


情人咖啡座密集區附近的武陵派出所,就是之前的桃園警分局。


朱立倫曾發豪語要「威力掃蕩色情」,如今業者展示他核發的證照,相當諷刺。

後台硬 密道撇責任

其實,當咖啡座的三七仔拍著胸脯向本刊記者說:「拜託,我們在這裡開了快十年,『後台』很硬好不好?絕對安全啦。」就相當程度反映了這些色情業者的背後,根本是有人在護航、撐腰。
本刊發現,桃園這些情人咖啡座密集區的附近就有武陵派出所,桃園分局的巡邏車也會來巡簽,但警方卻對這些色情業者視若無睹。
此外,在這些店的櫃台後,都裝有一套監視螢幕對著各個樓梯間,一看到有狀況就可從密道「落跑」。萬一真被查獲賣淫或任何性交易,店家也一定會撇清關係,推說所有的非法行為「都是包廂內小姐和客人間的你情我願,和店家無關。」由於有這些安排及防備,這些業者才敢有恃無恐。
桃園的色情業者用咖啡座的方式假聊天、真賣淫,鎖定的不再是能有大把鈔票上酒家的火山孝子,而是經濟能力有限、甚至每天還要「爸爸回家吃晚飯」的一般外勤上班族。大白天在包廂內從事性交易,警方和縣政府如果一直不加強查緝,實在有縱放瀆職之嫌。

撰文:社會組 攝影:攝影組 繪圖:繪圖組 編輯:編務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