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許惠祐急辦醜聞 國安局爆官員集體買春

國安局爆發官員集體買春醜聞。根據國安局政風處調查,今年2月,8名官員在KTV唱歌時,找來數名身材火辣的傳播妹陪唱,其中4人事後還與傳播妹發生性交易。
國安局長許惠祐得知後震怒,要求政風處徹查,並將帶頭安排傳播妹性交易的第六處李姓少校,記2大過勒令退伍。


對於國安局官員集體買春,國安局長許惠祐非常震怒,要求政風處徹查重辦。

「搖勒、搖勒、搖勒…」傳播妹穿著火辣,陪著男客在KTV大秀豔舞,男客在辣妹的挑逗下,完全顧不得「體統」,雙手在傳播妹身上四處遊蕩;沒唱幾首歌,穿著非常清涼的傳播妹,在男客要求下,已脫得光溜溜,還和男客大演「火車便當」,看得其他同伴個個血脈賁張。
這是本刊曾經直擊的傳播妹KTV陪唱實況,原本以為這只是一般小老百姓間的新玩法,沒想到,現在連講求紀律、忠誠的國安局也淪陷。

國安四官員 齊嫖妓

根據國安局調查,第六處一名李姓少校因資訊安全問題,被送到訓練中心「牛棚」隔離,今年二月看管期滿後,便主動邀約國安局內的同梯受訓同學,以慶祝看管期滿為由聚餐;在餐廳吃完飯後,大夥轉赴錢櫃KTV續攤唱歌飲酒。
這時,李姓少校竟然按捺不住心中慾火,在KTV包廂內以公務手機,打電話找來四位以上的傳播妹陪酒唱歌;在勁歌熱舞催情下,酒酣耳熱的李姓少校在歡唱結束後,便和其他三名國安局官員,帶著四名傳播妹到賓館「開房間」。其實,李姓少校早被督察室監控,他卻渾然不知,還縱情於酒池肉林之中。不過,他的荒唐行徑,也讓督察意外踢爆國安局官員集體買春的性醜聞。
據國安局高層人士指出,這起官員集體嫖妓買春的醜聞風暴,完全顯露出國安局內部管理缺失,有八名軍文職的中低階官員涉入,涉及人員橫跨第三處(國內處)、第六處(密碼處)、資訊室、訓練中心等,而這幾個單位,都是因主管長期出缺,無法落實風紀要求使然。


國安局爆發官員集體買春的性醜聞,讓國安局招牌再度蒙塵。


國安局官員就是在錢櫃KTV找來傳播妹陪唱,最後一起進賓館。圖為本刊曾直擊傳播妹攻陷錢櫃KTV的照片。


本刊曾直擊傳播妹與男客大秀「火車便當」絕技。(資料照片)


傳播妹常在螢幕前大方秀舞,姿態撩人,希望獲得男客青睞帶出場。

許惠祐震怒 要辦人

國安局長許惠祐從督察系統得知買春醜聞後,五月二十七日,從口袋內拿出涉案的八人名單交給政風處長汪兆華,並指示政風處徹查這八名官員涉及集體買春的情節。當天,政風處就根據許惠祐交付的名單,一一隔離偵訊。
據內部人士透露,這四名官員帶走的傳播妹當中,還傳出有一名未成年少女,使得集體買春的醜聞,可能涉及妨害性自主的公訴罪嫌。
不過,當本刊向國安局查證時,在國安局的正式發言中指出,這起風紀事件是國安局主動清查,早已對本案深入調查,並依法嚴懲,絕不寬貸。至於,是否涉及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關係?國安局鄭重否認,並強調這次是內部主動清查,沒有包庇的必要,完全是依法處置。
事實上,國安局政風處進行調查後,不但發現這起集體買春的事實,還在清查李姓少校資料時,發現在二○○六年底,李姓少校就和七名國安局受訓同學,在錢櫃KTV找來傳播妹陪酒陪唱助興,李姓少校並在KTV和傳播妹進行性交易;而去年底,也有一次找傳播妹到KTV唱歌陪酒後,就轉往賓館進行性交易的紀錄。
根據本刊調查,傳播妹如果純陪唱,一小時收費約一千元左右,有些為了多賺一點,很衝,還會全裸陪秀舞,這種通常價碼要加倍,至於帶出場性交易,價錢另計。

集體買春 示意圖


8名國安局官員在KTV唱歌,用公務電話電召數名傳播妹到場陪唱,讓國安局官員又摸又親。


有4名國安局官員唱歌後,按捺不住心中的慾火,直接帶傳播妹到賓館開房間。


國安局長許惠祐得知醜聞事件後,非常震怒,找來政風處長汪兆華徹查全案。

色毒淵藪 傳播妹

傳播妹指的是到KTV、夜店等場所陪酒、陪唱的年輕美眉,通常出入都有經紀人接送,每次服務2小時索價2千至3千元不等,脫不脫衣或做不做S(性交易),由傳播妹自行決定。通常帶出場做性交易,價碼在6,000~12,000元不等。目前傳播妹乾脆下海做S的愈來愈多了,和賣淫無異。
傳播妹看似比酒店小姐「清純」且自由,客人花費也低,但仍與色情及毒品脫不了關係。還有傳播妹染上毒癮不可自拔,只要能拉K(吸食K他命)或嗑搖頭丸,不惜賣身以求,賠上青春與健康。

嫖幼齒 送吃牢飯

現行《刑法》的「妨害風化罪」及《社會秩序維護法》的「妨害善良風俗罪」,都只處罰賣淫及媒介賣淫者,而不處罰買春者。但根據《刑法》的「妨害性自主罪」,18歲以上成年人,若與未滿14歲之男女性交,處3年以上10年以下徒刑;與14歲以上未滿16歲之男女性交,處7年以下徒刑。
另外根據《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與16歲以上未滿18歲之人性交易,處1年以下徒刑、拘役或新台幣10萬元以下罰金。尤須注意的是,只要是中華民國人民,即使在中華民國領域外犯以上罪行,不問犯罪地之法律有無處罰規定,均依前述法令處罰。所以即使是到中國大陸或東南亞嫖雛妓,都還是可能在台灣吃牢飯。

掌控採購權 遭舉發

據國安局官員表示,督察室是透過監控李姓少校,才清查到這起國安局有史以來最大宗的集體性醜聞,掌握相關名單後呈交許惠祐,再由許指示政風處調查;至於,如何掌握李姓少校的行蹤?內部指出,最主要就是電話監聽手段,才能揪出集體買春的元凶。
可是,內部還有一種說法,就是李姓少校掌握第六處的採購案利益,由於國安局內有另一批人想爭取這項採購生意,但遭李姓少校阻撓,所以他在外買春事件才會遭到檢舉。
這也是許惠祐在今年一月宣示,只要國安局內部或局外人士檢舉國安局內部風紀問題,經查屬實就有五萬元獎金後,第一次透過這種檢舉機制,查出內部的風紀案件。
對於這起買春案,許惠祐指示首席副局長蔡得勝召開「人事評議會」,對涉案的八名官員做出懲處;其中四名因與傳播妹發生性交易醜聞,情節重大,許惠祐還要求「不要重重拿起,輕輕放下」,必須依法論處。


本刊曾直擊傳播公司經紀人(右二)帶著傳播妹,到KTV讓男客挑選。(資料照片)

霹靂斷尾法 保官位

六月六日,國安局人評會結果出爐,只將買春元凶李姓少校記大過乙次,結果並簽呈給許惠祐。但許對此處分頗不滿,不但將案件退回,也指示六月十日再開一次人評會,並對集體買春的四名官員都要加重處分。
六月十日,國安局再次召開人評會並做出決定,買春元凶李姓少校記二大過撤職;其他三名則記大過乙次,並得在最短期內到訓練中心的「牛棚」報到,進行隔離看管。其他參與錢櫃聚會的四位官員,因無性交易,只記申誡乙次。
據國安高層人士表示,許惠祐處理這件內部性醜聞,手法相當明快,前後三週就解決,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正值政黨輪替的敏感時刻。許惠祐的人事案在五二○後,雖由馬英九重新任命,但整個人事案還未塵埃落定,在這個節骨眼上,爆發了集體買春的弊案,讓許惠祐不得不以霹靂手段處置這八名中下階官員,以免事態擴大,危及他的職位。


國安局是國家最重要的情治機關,攸關國家安全,卻驚爆官員集體嫖妓買春醜聞,完全顯露出國安局內部管理缺失。

性醜聞外傳 挫形象

為了坐穩局長位子,許惠祐更透過管道,找上內定為考試院長的台聯黨主席黃昆輝。
許惠祐與黃昆輝二人長期以來不和,然而,因馬英九希望透過台聯來拉攏綠營勢力,做為牽制國民黨內連戰的力量;所以,許惠祐日前特別透過媒體高層約黃昆輝餐敘,化解歧異,更借由黃昆輝向馬英九說項,以確保國安局長的職位,不會隨著政黨輪替而調整。
同樣的馬英九就任後,許惠祐也恢復每週一次向總統報告國際、國內重要情報;而現階段的觀察重點,就是馬英九是否會承襲陳水扁做法,除每週徵詢國安局長外,每週四會見警政署長和調查局長、每二週約見國防部總政戰局長,由不同情治首長彙報來收集情資,而不是由國安局長統合整理後,做為情治單位對總統的唯一窗口。若許惠祐無法做到這點,隨時有可能面臨遭取代的命運。
如今,國安局內部好不容易才平靜,卻又發生集體性交易醜聞,不但讓許惠祐頓時陷入尷尬的處境,更讓國安局的形象再度蒙上醜聞的陰影。


國安局理應是最講紀律的單位,如今卻因管理疏失,爆發性醜聞。

國安局風紀 屢出包

.2007.11
呂秀蓮副總統的貼身隨扈組長張文彬,偷拍總統府女職員如廁,被記大過勒令退伍。督導不周的國安局特勤中心副指揮官許立孟中將,因此遭到撤換。
.2007.11
總統隨扈周紹禮等4人互保聯貸,卻因投資失利,遭銀行追債,保人房舍遭查封。
.2007.11
總統隨扈陳明書在外結交幫派友人,印名片打著國安局名號在外「喬事情」。
.2007.10
支援國安局特勤中心的憲兵上尉警衛官陸增祥,在總統玉山官邸執勤時開槍自殺,特勤中心遭批紀律廢弛。
.2007.9
玉山警衛室便衣指揮部行政小組長張萬元上校,醉臥街頭遭報警,被記申誡1次。
.2007.4
玉山警衛室警衛官曲孟宣中校,被元配檢舉與6名女子婚外情,遭到調職查處。

破解 國安局牛棚

2005年4月間因國家安全局內部頻頻洩密,當時國安局長薛石民指示人事處研擬成立,針對內部不適合情報工作,或有洩密之虞者,全部集中到訓練中心的「職能訓練組」進行看管,集中管理管制進出,從事再教育、再改造的訓練,內部戲稱是「牛棚」或「岩灣管訓中心」。
凡遭點名進「牛棚」者,不能接觸情報業務,並扣除每個月2萬多元的工作加給,還必須集體打卡進出訓練中心,不得單獨行動。進入「牛棚」後8個小時都不能出來,並且由政風處及督察組派專員看管。

國安局人事大空缺

國安局身為情治龍頭,卻因政黨輪替人事輪動停滯,至七月一日為止,逾十名少將或文職十一職等以上高階主管職缺待補,而這也造成國安局的情報作戰和研析業務的空前危機;內部管理上,也因缺乏督導,造成風紀廢弛,爆發集體買春醜聞。
據國安高層人士透露,國安局副局長兼科技中心主任王偉先中將,六月一日退休,職缺由國安局駐美特派員楊國強中將接任,但楊國強七月一日也將屆齡退役,已處於「不接密」的隔離狀況,與退休無異。


國安局人事大缺口,讓國安局長許惠祐有安插人事的機會。

多職懸缺 逾數月

據內部指出,總統大選後,王偉先頻頻傳出與馬英九關係密切,有望升任國安局長,不少高層主管私下也都拱王偉先。
但在王偉先五月底的退休歡送會上,許惠祐致辭時,很不客氣地當面揶揄了他一頓:「很多人以為是王副局長會送我,結果竟然是我送王副局長…」甚至以「這是王副局長在國安局的告別式」,諷刺王偉先過去白費二個月,準備接國安局長的政治動作。
此外,內部負責情報作戰與情報研析最重要的二處主管也懸空;第一處(國際處)是國安局國外派遣蒐集情報最重要的單位,前處長雷光陸升任主任祕書,進而轉任駐美特派員後,空缺約五個月;另外,第四處(戰略情報處)處長,也因侯水源不適任去職,而懸缺近四個月。


資訊室主任曹潤青(右)調升「安康」(密碼破譯)中心主任後,空缺未補。

群龍無首 風紀糟

在國安局的培訓機構主管也出現群龍無首局面,訓練中心主任彭壽山七月一日屆退,四月就已調回國安局局本部隔離,主任一職由副主任王述安代理。
同樣的,國安局會計長三月一日以後,因前會計長陳天送升任國安局主任祕書,遺缺也沒有補實。據國安高層人士表示,陳天送掌管國安局內部和局長的用錢,他的人事調升免不了有「瓜田李下」之嫌。
在科技單位,第六處(密碼處)處長退休後,沒有適當人選出任,這次由六處李姓少校帶頭的買春醜聞,就是因六處長期沒主管,導致風紀廢弛,才會捅出的紕漏。
另外,資訊室主任一職,也因原主任曹潤青調升「安康中心」(密碼破譯)中心主任,空缺未補。


國安局副局長將由國安局駐美特派員楊國強中將接任。

撰文:朱明、謝忠良、吳明儀 
攝影:攝影組、蘋果日報 
資料:白裕承、楊米
繪圖:林佳欣 
編輯:吳宜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