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人

琉藏野心 琉園董事長 王永山

琉璃須經高溫,焠鍊而精,兄弟之情也是。
王永山以商業的角度加入琉璃工房,卻因財務認知不同,帶著弟弟王俠軍另創琉園打對台。
藝術要經市場檢驗,才得生存。王永山打破藝術品高價、獨特稀有性,吃下獎盃、獎牌的量產市場,雖讓琉園站穩財務腳步,但過度商業化的作風,跟弟弟王俠軍頻起爭議,甚至在內部引發藝術家離職潮。
創業過程中,兄弟爭議、磨合,至今仍在雕琢藝術與商業並進的模式。「我當初支持王俠軍做藝術創作,如今,我相信他是支持我的。」在這場高溫的試煉中,與其說,王永山圓了王俠軍的藝術夢,不如說,是王俠軍點燃了王永山事業野心的火種。

名義是為了四川地震賑災的慈善活動,琉園在百貨公司前找來一堆名人蓋手印宣示,隆隆鼓聲熱鬧地令人疑惑,歡慶的打鼓表演跟四川地震有什麼關聯。
「今年我們取消十四週年的慶祝活動,改以捐五百元、蓋手印送琉璃來幫助四川災民。」琉園董事長王永山講完,看到法鼓山方丈上台,我才明白,這是琉園配合法鼓山的募款。


站在琉園的藝術品前,王永山卻大談自己的生意經:「要推品牌就不能限量。」他把藝術品當商品,讓琉園成為唯一上櫃的藝術公司。

慈濟 法鼓山 是貴人

琉園草創初期,最大的訂單都是來自慈濟、法鼓山等宗教團體,王永山承認:「法鼓山跟慈濟還真是我們的貴人!就是靠他們,才站穩腳步。」也難怪琉園會積極配合法鼓山舉辦慈善募款,果真是個精明的生意人。
王永山為琉園創辦人王俠軍的二哥,在琉園掛名董事長、總經理,對外以執行長自居,琉園的財務、管理大權都在他手上;外界熟知的王俠軍則為「藝術總監」,僅負責藝術創作。講到兄弟分工,王永山:「你問俠軍公司的事,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講到創作,他就源源不絕了,哈哈!」
事實上琉園從一個僅有二千三百五十萬元資本規模的工作室,一路以盈餘轉增資的方式,到現在資本額已達二億五千萬元,成為國內唯一上櫃的藝術公司,每年營業額達三億元以上,確實都是王永山一手操作的成績。王俠軍不止一次對外說︰「如果沒有二哥(指王永山),琉園現在就是一個工作室而已。」
但沒有王俠軍,王永山也只是一個銀行員。

張毅 楊惠珊 過去式

一九八八年,王俠軍放棄導演的工作,從美國學了琉璃製造法回台,與張毅、楊惠珊一同創設琉璃工房,三人苦撐七年多,每天跑銀行三點半。王永山說:「那時候王俠軍常常跟我調頭寸。」
一九九四年,王俠軍帶著張毅、楊惠珊上門邀請剛離開銀行界的王永山加入,處理財務。不到半年,王俠軍卻跟張毅、楊惠珊不歡而散,跟著王永山出走,另創琉園。
回憶起這段與琉璃工房分家過程,王永山顯得緊張,先找祕書拿來錄音機:「我也要錄音,不然不知道你們怎麼詮釋。」接著又要我關掉錄音機,磨蹭了半天才說:「他們賣家當做琉璃,我只能講,工廠這部分完全不需要,開銷很小嘛。…一定要『公私分明』,所以我去第二個月就賺錢了。」
跟他們共事過的老同事說︰「王永山一來,張毅跟王俠軍二十多年的交情就毀了,他對琉璃工房有很多不滿。」王永山也自嘲︰「哈!現在回頭想,我可能是個禍端啊!」雙方關係到現在還是非常尷尬。提起琉璃工房,王永山連名字都不願意提,老是說「對手公司」。


王俠軍(右起)與楊惠珊、張毅合作成立琉璃工房,卻因王永山加入而分道揚鑣,王永山帶著王俠軍另創琉園。(本刊資料室,王俠軍提供)

贈品 千禧龍 拓名氣

雙方因對財務看法不同而翻臉,但王永山說得含糊:「我只想給王俠軍一個藝術創作的空間而已。」
於是王永山動用商界人脈,每人出資五十萬到二百萬元,募集二千三百五十萬元。「我告訴那些朋友,做不起來,就各自拿個三件作品回家,五十萬買三件藝術品,很划算啊!」
王俠軍把琉璃當藝術創作,王永山卻當成生意經營:「剛開始,銷售量很小,我每天想的都是業務。」一九九五年,琉園一連接了有廣大信眾的慈濟、法鼓山贈品訂單後,打開知名度;一九九九年,琉園接獲北京歷史博物館委託,創作迎接二○○○年的「千禧龍」作品,打開國際市場。
「那時候很光彩啊!到歐洲、美國展覽,人家都說我們是最好的,文建會還說我們是台灣之光,可是叫好不叫座,根本接不到訂單。有個美國人說要當我的總代理,還下了好大一筆訂單!過了幾天,卻變成買幾件紀念品就好。」王永山深入了解原因後才發現,歐美精品銷量大,一個訂單得要五百件以上才有經濟規模,琉園每件商品最多限量二百件,根本不符合老外的要求。



在王永山的領導下,琉園積極開拓禮品市場,平價的獎盃、獎牌也做。

量產 制度化 引反彈

「我們都以為藝術品就是要限量,後來才發現,樣樣限量根本不能成為品牌。」王永山於是著手推動取消部分商品限量,卻引來藝術家反彈,「當時很多人覺得原來琉園不是做藝術,是要做生意。」
王永山還將一般消費品的預測銷售方式導入製作流程中:「我們東西都是手工的,如果訂單來才開始做,往往客戶要等三、四個月,那時候常常遇到交不出貨的情況,我後來改變做法,依照銷售情況,先開模製作,才解決問題。」
這些商業化、制度化的作為,在王永山引進專業經理人時引起大風暴:「我想把琉園轉型成行銷、品牌公司,並且撤換掉八成的公司主管,卻引爆離職潮。」最後王永山承認失敗,決定尊重藝術工作者,重新調整管理方式,才讓公司回歸穩定。
在王永山的商業導向經營下,從宗教團體的紀念品到機關學校的獎盃、獎牌,甚至婚禮的伴手禮,都可見到琉園的產品,二○○三年琉園上櫃,站穩在台灣市場的腳步,進軍大陸後卻碰壁。


看著公司員工製作琉璃,王永山(右二)自承:「這些我都沒碰過,製作我不會,但是銷售我就在行。」

連戰 宋楚瑜 助登陸

「琉璃工房占據大陸一線、二線城市,受限排除條款,我們只能在三、四線城市遊走。」王永山說,「我跟王俠軍說,別急,我們先站穩腳步,他們不懂經營,遲早要賣掉!」(琉璃工房日前以股權交換模式,與奧圖瑪科技合併)在大陸苦蹲好幾年馬步,琉園始終沒沒無聞,直到三年前連宋帶著琉園作品到北京,當成拜會胡錦濤的伴手禮。
「連戰一直是我們的客戶,但我想他兩邊都有收藏,我沒特別運作,只能說我們東西比較好!」王永山極力撇清。
「我承認我們的形象跟知名度都落後競爭者好大一截。」王永山因此花了二、三年,力爭奧運琉璃製造商的許可證。但琉園的奧運商機,卻引起藉此炒股的爭議,有投資人四處投訴,琉園奧運商品根本賣不好,卻四處宣傳,股價從二十六元,高漲到七十六元。目前奧運商品只賣了約新台幣三十二萬元,對此王永山說:「琉園本來就不寄望能賣出多少,我看上的是後續影響,對品牌知名度與形象的提升等周邊效應。」


這座「美麗勝境」藝品,要價二萬多元,是琉園近期的熱賣商品。


琉園的「迎賓風光」長賣10年(要價138萬元),當初王永山卻反對製作:「那時我考量成本太高反對,沒想到還是王俠軍有遠見。」

藝術 商業化 傷手足

看王永山精算著各項琉璃作品的商業價值,市儈的模樣很難跟王俠軍的藝術氣息聯想起來,我好奇兄弟倆難道不曾為了藝術品商業化的做法爭吵?「當然有啊!他想到什麼就去做,不考慮成本就算了,也不先知會我一聲,這樣我怎麼管理?後來想想,創作靈感不能等,一討論靈感就沒了,我只好讓步。」
兄弟兩人的感情在藝術與商業路上也面臨考驗,王俠軍今年以來鮮少露面,也一改過去站出來代表琉園的做法,婉拒所有媒體採訪。這次,記者希望可以跟王俠軍做個簡單的電訪,拖延了好幾個月的琉園,居然回答:「聯絡不到王俠軍。」
「王俠軍真的很有創意,我雖然也很會畫畫,就沒他的創意,呵!呵!」王永山乾笑兩聲。看著他在博物館認真試做玻璃杯的模樣,原來,不是他成就了王俠軍的藝術夢,而是王俠軍圓了他放棄藝術創作的缺憾,更讓他揮灑了事業野心。


「我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思考怎麼推動琉園這個精品品牌。」對王永山來說,琉園是類似LV的精品公司。

王永山 小檔案

出生:1949年
家庭:已婚
最喜歡:寫書法、歷史文化
最討厭:做事沒規劃
學歷:台大經濟系
經歷:雀巢公司管理部經理、華信銀行管理部經理

後記
站在琉園的博物館中,王永山指著牆面上的中西琉璃歷史侃侃而談:「這些歷史文化,很多王俠軍都不知道啊!這方面,我可就比他了解了!」整座琉園博物館幾乎就是王永山的收藏展示間:「那個裸女,是我在威尼斯的地下室找到的,還有那邊那個作品,是捷克的藝術家感謝我捐贈藝術大學助學金的謝禮。」
王永山驕傲地說:「對國際琉璃藝術的了解,還有跟藝術家的交流,我肯定比王俠軍還深入。」看來長期在王俠軍的光環底下,即使兄弟情長,王永山仍不免有一較長短的瑜亮情節。

撰文:鄭心媚 攝影:陳肇英 
設計:張達偉